2022年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寶石與玫瑰

巴布.強生

  「當那日,耶和華他們的神必看祂的民如群羊,拯救他們。因為他們必像冠冕上的寶石,高舉在祂的地以上。」(亞九16)

  我們的教會乃是流動式的在大街上。無論我們走到哪堙A都會看到神的作為。當我進入這一職事,獲得了祂的應許;將舊金山這個城市交給我們。不過,祂的應許是有條件的。

  「假如你能把地獄的垃圾,像對待天堂的寶石那樣,深愛我的兒女,我就把這個城市交在你手堙C」

  這就是祂的條件跟應許。於是當我在舊金山的大街上事奉時,便求問祂,我怎樣才能增加我的資本?我怎樣才能接觸更多的人?結果,我們一切主動出去接觸人們的構想,就是來自神的啟示。祂告訴我,該做何事才能對大街上的那些人有意義,有幫助,以致有回應。

  我們開始由灣區坐捷運來到舊金山市區堙C帶著的是幾紙袋的三明治,和幾暖瓶的熱咖啡。在路邊就開始了主日學;當時,只有一把椅子,和一架伴唱機。後來,我們在大街上主動接觸人的職事,演變成為一輛如商用提供熱食的旅遊車;如此一來,可以讓更多的人吃飽。那時,在我們的諸多計畫中,竟有五十到一百名義工參與發展「聖經俱樂部」。

  我們另外還有一輛理容車,如此我們可以接觸更多的那些愁苦而髒兮兮的無家可歸之人;為他們理髮,修剪鬍鬚,洗頭,順便向他們介紹主耶穌那充滿憐憫的撫摸。

  有一天晚上,在預定的行程中,我們的理容師不克參加事奉,而我想我曾經剪過狗毛,可以權充一下理容師;洗個頭有什麼難為的?

  當晚,頭一個進來的,是一個喝得爛醉的男子。我想,這樣可好,不管我在頭上的功夫做得多差,他大概都不會留意。於是,我請他坐下,放輕鬆些,便為他理髮。

  維納是當晚進來的第二位客人。她只有一條腿,另一條腿在數年前被前男友開槍擊斷。為了節省開支,她現今已改吸海洛英了。維納是一個坐在輪椅上,從垃圾堆媥葹鼓咱H求活命的人。她將輪椅移動到車堙A說要洗個頭,而我說我非常願意為她洗頭。

  但她又問:「你能為我洗兩遍嗎?」

  我說:「當然可以。」當我將她頭髮堛漲蔚砲H及打結的髮絲洗淨之後,便對她傳述耶穌基督的故事。可是她順口便那麼一說,請耶穌快來為她洗一洗,進入她的生命,洗淨她的罪,以及在大街上那種流浪生活的絕望。

  外面天氣很冷,我不要她濕著頭髮出去,所以又加倍的為她將頭髮吹乾。

  當我為她吹頭髮時,她已睡著了。而我這時,也魂遊體外。

  那實在難以想像,在你手媮椪陬菃j風機時,竟能進入一個異象。

  我去了天堂,看到有數千人在那空曠的廣場上閒蕩。大約距我五十公尺遠的距離,有一位女士,就在那瞬間,我們的眼神相遇。對方認出了我,向我跑來。她又蹦又跳,緊緊摟住我。

  「還記得我嗎?」她問道:「那天晚上,在你們的理容車堙A你為我洗頭,並講述耶穌的故事?我因為那天晚上,我才能站在這堙C我真要謝謝你。」

  只是一瞬間,我又回到了我的身體,異象已過,吹風機還開著,懸在半空中。我眼中充滿了淚水:「噢,父啊!在今後的兩週內,頂替那個人,我還要做理容的事。」

  由於這個異象,我如今有了新的看法:神給我們的,還是大街上那些無業遊民,而是祂的寶石。在大街上事奉是相當困難的。有時我們要跟神工作二十四小時。但當最艱困的時候,我就會想起像維納和巴布這一類的人。他們都是值得紀念的寶石。我偶爾也會想起這些故事,以提醒自己:他們都是神眼中的寶石。

  巴布是一個酗酒,無家可歸的越南退伍軍人。由於殘障,他必須坐輪椅。有一天晚上,在我們的特別聚會中,由加州首府沙加緬度來的一批義工,專為巴布禱告,結果神醫治了他,至少他不再需要輪椅,可以走路。他十分感恩,便在每週五都來幫我們佈置晚間的聚會。雖然他已蒙恩得救,但他仍是一個無家可歸的人,而且仍舊酗酒。不過他的確與神有了一次真正的接觸。有一天晚上,他沒有來會場,我便問巴布到哪兒去了。他的朋友說,巴布已經去世了。不過在他死的前一天晚上,他曾說:「我們在那邊見。」

  我們儘可能接觸每一個人。在舊金山的潑克街上的流鶯,都知道我們是給妓女送玫瑰花的人。當我們給她們玫瑰時,我們會說:「當你看到這枝花,那就是天父看你們,如這朵花一樣的美。」
有一天,我問一位年輕的黑人女孩,可否為她禱告。她拒絕了。過了一會兒,她解釋說:「我爸就是牧師。」她說這話時,有些尷尬,也感到有一點羞恥。最後,她還是讓我為她禱告。

  於是,我就很簡單的為她禱告,類似這樣的話:「感謝主,你愛她。」

  在下一個禮拜,我們又到了她的地盤,她卻不在那堙C我就問其中一位妓女,她去哪堣F。她們說,她不再幹這個了。她回到她爸媽那堙C主的手堣S多了一顆寶石。

  那些都屬隱藏的寶石;一天晚上來到我們的聚會,但第二天就消失了。我們曾向許多人傳福音,但結果怎樣,我們完全不知。但另外一些人,無可否認的得到了那充滿慈愛之神的醫治;神接觸那些人如同地獄的垃圾,卻將之像天堂的寶石一樣對待他們,這使我們驚嘆不已。

  在我們的聚會中,曾見到一位女士從死奡_活;五個人離開輪椅,起來行走;瞎眼的人完全復明;耳聾的人完全得到治癒。

  有一天晚上,一位殘障的女士同她眼瞎的丈夫一同來到我們的聚會。他們進入禱告的帳篷。當人們為她丈夫禱告,她丈夫的眼睛立刻就復明了,而她因為她丈夫能看見,異常興奮,也從輪椅上站了起來。能夠行走了。

  我們每個人都需要神介入的那種時刻。當神彰顯祂的大能,我們實在驚異寶石又出現了;珠寶開始發光;玫瑰放出屬天大愛的香氣;而我們的熱情又重新點燃,與天父同在城市的大街上事奉。當然,祂也要送給你一朵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