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代禱的使者-戴妮的禱告生活

以禮譯著

  戴妮乃一生以禱告為職事的非裔姊妹,她經常徹夜不眠地在神面前禱告等候,睡覺對她來說,只是為了恢復疲勞,以繼續禱告。她每日定意只簡單的進食一次。她從不輕率地與任何人談話。每逢聚會,她總是提早一小時到達,靜靜地在禮拜堂禱告。聚會結束後,她又靜靜地回到自己的房間開始她真正的職責--為許許多多失喪的靈魂迫切禱告,直至深夜。

  筆者於一次與戴妮的私人談話中,得知她是如此進入這種為拯救靈魂的實際工作。

  以禱告復興了教會

  她的丈夫是一位傳道人,從費城一間興旺的教會,被派往某一荒涼的教會工作。最初,聚會只有幾個人。她知道這種工作極其艱難,因為那堣D是全城最敗壞的區域。她知道除了禱告,別無方法可以改變這種惡劣的景況。她下決心奉獻自己,專心於禱告。

  她向神許願:如果神肯召聚罪人來到他們中間,且拯救他們,她願在三年內每週獻上三日三夜的時間,專心為教會禱告,同時在這三年中有兩年的日子,用以禁食禱告。

  當她將這種意念告訴她的丈夫時,她的丈夫並不贊同。後來她丈夫也明白了那是出於主的旨意。

  當戴妮開始獨自為他的工作禱告後,神就開始動工了。罪人陸續不斷地湧來,很快地他們的會堂就擠滿了人。她的丈夫請她為有較大的會所這件事禱告。於是神就感動一位商人,將附近一座房子奉獻給教會。

  她仍然繼續不斷地禱告。不久,這所房子也容納不下了。她的丈夫再請她為聚會所禱告。經過再三祈求,神果然又賜給他們一所又大又好的禮拜堂。以後每次的聚會,總有許多罪人蒙拯救。信而受洗的人數亦就不斷地增加了。

  一天早晨,當她到禮拜堂門口要履行她許願的禱告時,主向她顯現說:「回家去吧!」但她不想回家,仍想禱告。這時,主問她今天是什麼日子。她打開皮包一看,原來今天剛剛是她許願禱告三年期滿的日子。此時戴妮又想進禮拜堂去頌讚神。但是,主仍對她說:「回家去吧!」於是,她乃聽從神的話,決定回去了。她的靈因著主的同在而充滿了喜樂。接著主又對她說:「進到地下室去吧!」這話使她遲疑了一下,她不敢進到那個黑暗的小室堨h。惟恐在這樣的大喜樂中,主要接她回天家去。她對主說:「主啊,如果你要接我回到榮耀天家,就求你讓我先見見我的丈夫和兒子。」不過,她仍然照著主的吩咐進了地下室。出乎她意料之外,不是黑暗,卻似充滿著奇妙的光。這時,主對她說:「你實在已經傾盡身心於禱告中,現在我來乃是要賜福給你。」

  就在這時,似乎從屋頂上有泉源不斷流出活水,越漲越高,戴妮彷彿就置身於其中。主親自應許她:「無論她在何處禱告,祂必拯救許多罪人脫離罪惡,且以聖靈充滿凡信祂名的人。」

  得著加倍的祝福

  二十五年來,神的應許未曾一次失信過。無論戴妮去到那堙A她一禱告,就有許多罪人蒙拯救,信徒得復興。她無需講道,只要將他們帶到神面前迫切祈求,直到尋著耶和華。(路十一9-13、賽五十五6、7、何十12)

  從下面的信件,可以洞悉她私人禱告生活的點滴:

  一、「今晨,我整個人都像被一件重擔壓著,幾乎要死,我的心似乎要破了。這是我從來沒有經歷過的。為罪人靈魂得救的負擔緊壓著我,我好像日夜都聽見那些將要滅亡的靈魂,所發出的哀聲。」

  「聖靈也極欲大大傾降在地上,神的大收割日子快臨近了。在這日子來臨前,神把我們看作配受這種如同死亡般的痛苦,致使許多可憐的罪人蒙恩,這都是神的恩典。」「看哪!新郎來了。」

  「那是一個可畏的日子。現今,有多少人肯忍受痛苦,而使別人得見主耶穌的光呢?有人渴慕聖潔,然而,更多的人乃為滿足『己』的慾望而活。因此,我們應當以加倍的時間,為許多靈魂爭戰。」

  「面臨那要來的可顫慄的日子,我們所能做的惟有禱告。感謝神,在所有的禱告服事上,也有我的一份--得以在聖靈與神同在的『山上』親近。」

  二、「來吧,親愛的弟兄姊妹,與我一同去吧,在那堨D耶穌要因著你為萬人代禱,也因著你的禱告,而拯救罪人。如果你肯與我一同進入禱告的園子,你會感謝我這樣催促你將整個生命奉獻於禱告;祂有禱告的園子給你,那是別人從來未曾佔有的。祂有禱告的山,那是別人從來沒攀登的,你的腳能天天站在高原上。」

  「傳道是好的,教訓也是重要的,但禱告卻有隱秘的能力。一個蒙神垂聽而應允的禱告,能將萬事改變。」

  「神的靈在為萬人的得救而擔憂。」

  「人們已聽到許多真理,但他們需要的是,幫助他們脫離捆綁。他們需要有真實的公義和聖潔來事奉神。傳道,唱歌和教訓都不能使地震動,不能釋放在罪孽中的億萬生靈,從罪的監牢,死的墳墓中出來。」

  「我們極需要上頭來的能力來幫助這些人。要打破撒但在罪人心中所封的印,這惟有藉著禱告--與神無止息的交通。」

  三、「禱告的人很多,但能為神的榮耀和旨意而禱告的卻很少。主耶穌在客西馬尼園禱告時,雖然極其傷痛,以至汗流如血,但仍求照父神的意思成就。主的禱告是我們該效法的。」

  「這是極其艱難的工作,神要我們每一個人去做。我好像一個農夫,日夜要掘地,地堛齯F小灌木,雜草和石頭,土埵釵U種蠕蟲、蛇蠍生活著。你隨時都會掘到這些不愉快的東西。挖掘甚是艱難,這就是我的工作。」

  「億萬生靈哀叫的聲音,整日整夜在我耳中,我不得不傾心在神面前禱告。這也是我常拒絕接見客人的理由。除了禱告,我別無一樣好處。我已完全將自己奉獻在禱告中。這負擔一直在我身上,沒有片刻可以放下或停止。」

  主的靈在我身上

  下面又是她所寫的:--

  「無論清晨,日午或午夜,在禱告中,主總是將我舉起,放在一個新的境地。昨夜,我被主的榮耀覆庇,我的身體如同死去一般,我被引到一個禱告的樂園,是我從未嘗到過的。我聽到主的靈呼叫:『億萬人都要得救。呼求我,我必拯救!』接著我又聽到許多哀哭的聲音,我在主前流淚禱告,直到祂的心願得到滿足。」

  又一段記著:--

  「我有一個負擔,要呼籲婦女們起來禱告。我就求主選召一位肯犧牲自己,而為祂的榮耀來禱告的人。主帶領我在清晨四點聚集他們來禱告。還只有三點半時,卻已有約三百五十人在那堣F。當我四點鐘到達時,主已在殿中,向祂的孩子顯現祝福。」

  禱告的樂園

  姊妹們因與我一同進入「禱告的樂園」而歡呼。祂的榮耀充滿整個的會所,每個人都被祂覆庇。主以膏油豐盛地澆灌在我們頭上,並呼喚每個人復興,要更新的生命。主的心意不要我們在「禱告的河」堙A而是要進入更深的「禱告的大海」中。」

  我們的神並非死的,亦非受縛的。過去祂怎麼樣成就大事,今日,祂仍然願意施展祂的大能。祂既然會為了一個人,而能使日頭停留;祂既聽了一個女人的哭聲,而使她的兒子從死奡_活。今日,難道祂不願意為你我改變萬事麼?有誰肯去請那些在路上和籬笆那堛漱H,來赴神所擺設的大筵席呢?

  是的,祂是聽禱告的真神,我們只要為許多靈魂向神大大張口,不斷向祂傾訴,直到祂帶著榮耀降臨。祂要向你向我證明--祂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來十三8)

  為將亡之城代禱

  再沒有更大的福氣比得上與神親近的福氣。主恩在我身上實在豐盛。

  啊,祂賜給我的權利何其大!使我與祂有無止息的交通!每天來赴這清晨禱告會的人數,經常在四百人以上,全城都因此被震動了。

  神每日都親自臨到祂的禱告樂園。有些人從來沒有缺席過一次,無論陰晴,總是聚在一起禱告。有兩天早上,我特意步行去教會,以便親眼看到這些人怎樣在四點鐘以前,從各方趕來赴這禱告會。每條街都看見許多人奔跑,好像過了時間就看不見神了。

  會堂有五個門,每扇門都有許多人湧進來趕著要在四點鐘迎見神。他們跪在神面前,禱告的聲音如同馨香之氣,蒙神悅納。神在這敗壞的城市大大動工。許多人認識了主,許多信徒也被聖靈所充滿,而大大復興。

  既然神這樣的聽禱告,這是你我所當重視的何等大的責任!每一個基督的精兵,你肯否在這危機中犧牲自己獻上禱告呢?你肯否像亞伯拉罕,以愛心為受咒詛的所多瑪城而代禱呢?

摘自:詩篇月刊:第八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