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馬利亞福音姊妹會天使救助的見證

  這數則皆為天使較近救助所發生的事,原文均列有詳細出處,譯者在此從略。

  一、在帖撒羅尼迦的經歷

  當我們修女院的一群修女在希臘北部帖撒羅尼迦城服事時,有兩位修女被邀,去一位對她們工作極感興趣的教師家塈@客。瑪格達黎納修女是最近才從德國的聖母院派去工作的;她只說德語。不過,她先前曾去過那位教師家一次,所以她有信心自己一定可以找到路,前去赴約。另外一位修女朱迪,因有事要先辦,所以她們倆同意分別前往。

  數小時之後,朱迪修女在教師的公寓外面,焦慮的在等候瑪格達黎納修女。天色已漸黯淡,而瑪修女仍無蹤影。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朱迪警覺瑪格達黎納一定被困在一個陌生的城市中,而又言語不通。「主啊!」朱迪修女遂向主耶穌禱告:「求你差派天使幫助我們。」

  剎那間,她內心產生奇怪的想法,認為瑪格達黎納是往相反方向,往大學那邊走去。於是她當機立斷,也往大學那個方向走去。她肯定自己的推測。半小時後,她在那條通往大學的路上找到了瑪格達黎納。

  「當我發覺我迷了路,便向主呼求幫助。」瑪格達黎納解釋說。她起初未察覺與正確方向愈走愈遠。最後,竟到了大學校區。那時,有一位面貌和善的年輕女孩出現在那堙C瑪修女十分驚奇,怎會有一陌生女孩卻向她講德語:「你是不是在找朱迪修女?你只要沿著這條路,往那個方向走,就能遇見她。」那年輕女孩說完這話,便消失無蹤。

  不一會兒,兩位修女相遇,但誰是那位年輕女孩呢?她們卻再也沒有見到。

  二、在贊比亞的經歷

  又有一次,有兩名修女被派往非洲贊比亞工作。在該國,她們已準備出發,前往北部某地報到,在旅途上所發生的奇事,茲列述如下:

  汽車的車箱堙A每個角落都擺滿了紙箱;紙箱堨是書籍。此外,還有一架影片放映機以及其他價值不菲的裝備。熟悉我們所要採取的路線的朋友們都警告說:「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要停車。」

  我們採取的是一段最危險的道路,以劫匪經常出沒聞名。在這個偏僻荒涼地區,過去發生許多搶劫殺人的案子。然而,我們深悉我們是被神所呼召,便信任神會保守我們的平安。於是,我們唱著讚美詩上路。

  車子開了數小時之後,我們發現車子正經過危險地區。當人們說這段路是如何的荒涼,他們並沒有誇張。就我們視線所及,看不到一處人家,只有叢林。

  突然間我們聽到有不妙的啪嚓、啪嚓的聲音。我們繼續往前開,方向盤已難控制。身子伸出窗外,發現有一個輪胎爆破了。我們別無選擇,只好把車子停下來。

  我們有備胎,可是卻壓在那些紙箱及包裹下面!於是我們只有將每件東西先搬下車,堆在路上;我們那些珍貴的器材、書籍等等。

  突然間,我們聽到車子聲音。我們於是趕緊揮手,要對方的汽車停下來。使我們更為放心的,那是一輛警車。然而那輛警車沒有慢下來,對方反倒將藍色的自動閃光燈伸出手置於車頂,飛馳而去!

  這時在我們身後叢林發出沙沙響聲;素常我們所聽到的公路上搶劫故事猛然浮上心頭。我們定睛在那發出沙沙聲音的方向,原來由業林堥咱X來是一個年青人,身穿藍色的連身工作服。他是獨自一人;他打量著眼前的情景:兩個修女,加上一輛拋錨的車子。於是,他衝我們友善的一笑,自我介紹,名叫派屈克,可以來幫助我們。反正我們沒有什麼好損失的,就問:「你能換輪胎嗎?」
「噢!能!」他回答:「我是修車的技師。」

  於是一會兒功夫,他就把輪胎換好。我們謝謝他,並問他是否認識耶穌。

  「認識,非常認識。」他答覆說,然後便消失在叢林中。他是以人之形像的一位天使?直到今天,我們也不知道,因為我們再也沒有見到他。

  三、在耶路撒冷的經歷

  從1962年至1998年,修女們一直在橄欖山上服事。她們居住之處,可遙望聖殿山。不過在六日戰爭時,曾被炮彈擊中,尤其在巴勒斯坦與以色列在邊境之爭期間,其景象更為慘烈。

  雖然我們沒有親眼目睹天使,但確有人見過。比方說,在1980年代,大約在巴勒斯坦與以色列爆發邊境紛爭之際,一位陌生人由東德(譯者按:那時東、西德尚未統一。)寫信給此間的聖母院。但她本人從未來過耶路撒冷,可是她在信中卻準確的描述與金門對面的一座房屋,以及我們修女會的名稱。在房屋的外面,她看見了一位宏偉而強有力的天使在站崗。在德國另一處的一位牧師的太太,在信中也同樣說:「每當我為你們禱告,我就看見天使們在你們的房屋外面守衛。」

  四、在斯里蘭卡的經歷

  我們在澳洲服事的修女們,她們有一位好朋友尼里雅牧師,他在他的家鄉斯里蘭卡經歷了天使介入的一段非凡的事例:

  在一個家庭教會聚會之後,我一邊騎著機車,一邊唱著讚美詩歌回家。聖靈看來是要狂吹那座在稻田中間的小木屋。許多病人得了醫治;一些被鬼附的人也得釋放。我對神在這間小木屋教會所做的一切,喜樂至極,暫且忘了死亡在威脅著我的生命。新成立的教會,在斯里蘭卡這個小國家如雨後春筍;從而使武裝的佛教徒又來反擊,我的兩位牧師朋友已經被害。

  忽然間,在那荒涼的路上,由暗處竄出四條大漢,手持大刀,擋住我的去路。這時,四把大刀,刀起刀落,我這時才把機車完全剎住,刀刃距我的脖頸不過數吋之遠。「奇怪!」我心想。次日,我聽說那四條大漢的背後,都被強而有力的男子給遏制住。事後,他們向後看,卻又無一人。他們完全被嚇住了,便跑到那小木屋的教會,跪了下來,懇求屋主:「請你求求你們的神,饒恕我們吧!我們跟他無冤無仇,是我們拿著人家的錢,屢行合約而已。」

  當這件事情在鄉間傳開,許多人都歸了主。神為了祂的榮耀,利用這場不得逞的襲擊,奇妙的成就了在我傳道前,神所給我的應許:「孩子,有一千人在你的身邊,那一萬個仇敵在你的右邊也要倒下。沒有人能傷害到你。奉我的名去吧,我會搭救你的。」

  五、結語

  耶穌祂自己也預測在未來,將有極大的艱苦與災難。祂給約翰在拔摩海島的異象,描述天使與群魔的爭戰。願神開啟我們的眼睛,正如祂開啟以利沙僕人的眼睛,能看到:「與我們同在的,比與他們同在的更多!」(王下六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