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我們被天使守護

湯姆.郝夫塞賓

  神人說:「不要懼怕,與我們同在的比與他們同在的更多。」以利沙禱告說:「耶和華啊,求你開這少年人的眼目,使他能看見。」耶和華開他的眼目,他就看見滿山有火車火馬圍繞以利沙。(王下六16-17)

  我身為職業棒球手,達十四年之久。儘管我是在教會埵赤曭滿A也認識了主耶穌,但似乎一切運動都比任何事情要來得更吸引我。可是正當我的職棒生涯處於高潮期,主卻「呼召」我進入祂的職事。我求主再給我五年時間,而祂卻說:「孩子,就是現在。」人拗不過神,在這件事上,我別無選擇。

  在我脫離職棒不久,我的妻子與我便將我們的家開放給年輕人聚會。起初,我們認為辦一個簡單的查經班就算不錯了,但神另有打算。當時,我們並不知道神的心意;但祂卻在我們這個小小的聚會當中,彰顯了祂的大能。參加我們聚會的人數愈來愈多。奇蹟也不斷在發生。聾子能聽見;腫瘤得以消失;年輕人紛紛蒙恩得救;聚會的人被聖靈充滿;邪靈也都能被趕出。

  我們這個家庭聚會影響之大,使得本城販毒的數量減少了一半。因此當地的販毒集團非常不悅,便寫信警告我們,如不再停止聚會,他們就要殺掉我。我當時並未在意這種威脅;神既然如此的看重我,我這條命就非我所有。

  大約就在那時,我十二歲的大女兒,有天下午匆匆跑進家門,告訴我一件驚人的事故。當她騎單車離開朋友家返回時,發現身後有一輛黑色汽車跟蹤她。起初,她沒有在意,心想身後的汽車一定會超前行駛。但過了一哩路之後,那輛汽車仍然在她的身後。她感到好奇;便在這時車子慢了下來,想看個究竟。然而汽車的車窗皆為暗玻璃,好像電影堥犖媞j手的座車,無法看到車內。這使她更緊張,便決定加速騎著單車回家。

  她不時轉頭向後觀看,那輛汽車仍在她身後。可是突然間,那輛車子粗暴而發瘋似的從她左方超過她,停在路邊。這堨翱O馬路上坡的陡峭之地;左方有很高的築堤;右方則是深谷。通常,她騎單車到這堙A都要下車,然後推著單車走路而行。她這時留意到汽車門打開,一個男子走出車來。這時,她有些畏懼。這婼T實是被逮的理想之地,因為路的兩旁都沒有房舍人家,並且又是一個大轉彎。

  就在此刻,她耳邊聽到了一個聲音告訴她:「跑!」她有些猶豫,不想丟掉單車而逃。但那個聲音又改口,命她跑向築堤跳過去。我女兒這時仍考慮推車走上坡路。但那聲音卻嚴厲的命令她:「丟掉車子快逃!」這時,那男子已擋住她的去路,她便丟棄單車,爬過築堤。此處卻是她跟朋友常來玩耍之地,所以每一腳踏之處,她都十分熟悉。當她在築堤之外爬上路坡時,仍覺得身後有人,但她頭也不回的一直跑到家中。

  對於我女兒所遭遇的,我十分煩惱,但卻不動聲色。結果,那當地的黑社會又有恐怖的警告送來,以阻礙我們的聚會。多年之後,我女兒才知道我當時遭受警告與威脅的原因。但那時我看到神在當地的年輕人當中,作了奇妙大工,我沒有理由不相信神會在那些毒販子的恐怖威脅當中保護我們的。

  在我女兒遭到跟蹤的兩週之後,我又收到一信。這次那販毒集團的威脅已加碼,所以使當時的情勢很糟。來信中,附有一張地圖;標明我的三個女兒在哪堣W學,在哪堣W校車,在哪堣U校車;我的妻子在何處購物也列在其中。信中指出:如果我不停止摻合他們吸毒的客戶,他們就要綁架、強姦,以及殺害我的妻子與女兒們。

  這時,真是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相信神對我為祂所做的,祂一定會保護我們的安全是一回事;但由於我所要做的,使我的家庭都陷入極度危險之中是另一回事。我需要告訴你我是何等的苦惱嗎?我手堮陬菬澈坅H,走向高爾夫球場,因為我家就在球場的邊上。有一個剛得救的年輕人,名叫法蘭克的,他對信中的內容一無所知,因為那些當地黑社會販毒集團的恐嚇信,我沒有告訴任何人。法蘭克隨我走向球場的平坦區。他看出了我為某一件事情煩惱,便問我是何事。我只能說:「法蘭克,就為我禱告吧!」

  當我來回踱步,內心在向神呼喊:「主啊!我是願意順從你的旨意,可是我不能再做下去了,我的信心實在不夠呀!」突然間,在我身旁的年輕人喊著說:「看!你的家!」

  我於是轉頭望我家的那個方向,不超過五十碼遠,便問道:「看什麼?」

  法蘭克卻專注的指著我家說:「難道你沒有看見嗎?」

  於是我再度的觀望,奇怪他在說什麼,「法蘭克,我什麼也沒看到呀,到底是什麼?」

  他說:「你看看那兩個巨人站在你家前門;還有一個站在你家的後門;他們的個子比你家房頂還高,手媮椪陬裗_劍!你整個的房子都被火焰包圍守護著!」

  我當時竭力的觀望,卻一無所見。但我已瞭然於心;這已足夠了。一種平安的雲霧覆蓋著我。當然,我本人以及我的全家都不會受到傷害。這乃是神對我那殷切禱告的回應。

  我將那封信丟掉,也沒有再收到任何威嚇的信了。我們繼續主動的接觸年輕人,又有十一個月之久。在這段期間,我們看到有無數的人蒙恩得救;在我們家的游泳池堙A實際上就有兩百人受洗。內人和我都稀奇在這段時期,有一些蒙恩得救的年輕人,在他們自己的領域堙A已取得全國性的崇高職位。就像大衛在很久以前所說的:「因祂要為你吩咐祂的使者」,在我們所行的一切道路上保護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