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你這女子中極美麗的(六)

王一婢 編寫

  九、我想要回家

  2003年1月底,正是農曆小年夜那天下午,七十多歲的胡姐妹拿了燒好的菜送去給王頌靈,門鈴按了好久,王頌靈慢慢地出來開了門,面容十分憔悴、十分軟弱。進屋後王頌靈坐在床沿,頭直垂到膝蓋處,說不出話來。胡姐妹仔細一看,只見王頌靈頭上佈滿汗珠,雙手發顫。胡姐妹又急又痛,立刻跪倒在旁邊,淌著淚呼叫:「主耶穌啊!求你救救王姑姑啊!」過了一會兒王頌靈的疼痛平息了,氣也緩過來了。王頌靈囑咐胡姐妹不要告訴弟兄姐妹,因為正值過年,大家都很忙的。但是胡姐妹忍不住告訴了幾位姐妹,熟悉王頌靈的弟兄姐妹都知道,王頌靈素來不肯麻煩人,想要幫她做些事總被她婉言謝絕。王頌靈多年以來早就憑信心將身體交托給主,正如她寫信給一位主內小輩說:「早已將性命置之度外,只求行完自己的路程。」

  弟兄姐妹很惦記她的健康,只有互相轉告,迫切為她代求。

  到了2003年3月,王頌靈的腸病發得厲害,吃下去一點點食物便要不停地瀉,半個小時就要上一次廁所,夜堣]是如此。因此她睡覺便不脫衣服,和衣而躺。這一年的冬寒又是奇冷,不得已,王頌靈在廁所埵w插了一只小小的電暖器。有時病情卻又相反,吃下食物後幾天便秘,肚子漲得硬硬的。王頌靈原來就吃得少,這一來更不敢吃東西了。在這反覆無常的病痛折磨下,王頌靈說她在學習新的功課:「從心底堣ㄦ陑慼A服在主的手下,不發怨言。」

  那時她有一位大學堛漲n友,寄了一張用毛筆寫的經文來:「鼎為煉銀,爐為煉金,惟有耶和華熬煉人心。」王頌靈看了很喜歡,覺得正對著自己現狀有幫助,就壓在書桌玻璃底下。

  2003年5月,幾位姐妹同去看望王頌靈,這幾位都是向王頌靈學道的學生。王頌靈平靜地對她們說:「我想要回家了。」姐妹們默然無言,臉上都露出難過不捨的樣子。王頌靈微笑著說:「過去在青海勞改時,那麼苦的日子,我從來都沒有想過要回天家。現在我的心情好像是從前在讀書時,住在學校堙A到快要放暑假時想要回家的感覺一樣。」

  2003年5月底,在廣東有一位與王頌靈相識半個世紀多的姐妹,收到了王頌靈寫給她的一封信,也是她收到的最後一封王頌靈的信。

  王頌靈在神面前的謙卑在信中流露出來:

  「……年來各種舊日的慢性病,過去的勞損傷痛之類逐漸一一發作。年青時覺得還不困難的,現在年老或心力不足,甚感力不從心。這還不僅是外體的病痛問題,而是心靈當經的試煉,認識人的實質,自己內在的實況。若僅活在主格外賜給的平安、安寧中,自己難以省察得到,甚至漸漸放鬆、後退。如今主教誨、訓戒,我從心靈深處被主鑒察。要認罪、當悔改,主向七個教會的使者豈不是如此召喚!……

  需要愛心的代禱……」

  到2003年6月,大家看出王頌靈的健康每況愈下,人很消瘦,雙腿雙腳卻都腫脹。有次她的學生去,王頌靈高興地告訴她:「我樓下那個小攤販處,進了一些山東做的布鞋,其中竟有一雙40碼的,我可以穿得下,這是兩個禮拜來,我頭一回可以穿上鞋。」

  那些日子,王頌靈的禱告墊子一直放在床前,沒有人去的時候,她抓緊生命最後一段時間禱告、再禱告。

  王頌靈一生儉樸,但對人十分關愛,在施捨時從不願別人知道,只有當領受的人事後說出來,別人才得知。那一段日子堙A只見她不斷將衣物用品請人取去轉送貧苦的人。姐妹們擔心她以後或許要用,遲疑著不肯拿時,王頌靈一反常態,著急地催:「快拿去快拿去。」

  那時,王頌靈特別會回憶童年歲月中的一些事,半個多世紀的往事彷彿就在她眼前,她對主耶穌救贖她、揀選她、保守她的恩典充滿了銘心刻骨的感激和喜樂。講到童年往事時的表情,王頌靈猶如孩童一般的單純可愛。

  回想到在青海三十一年的生活時,王頌靈神色凝重,她語調深沉地說:「在那堙A有好多弟兄我們都不知道的,在那堿陞D的見證擺上性命。」她說有一位關押在男監的弟兄,為著吃飯時持守謝飯禱告,而不准吃飯,結果餓死了,當幹部叫人在荒原上去埋葬他的屍身時,埋葬的人草草了事,埋得很淺。結果隔了好長一段日子,這埋葬的人看見這弟兄露在沙土上的臉面竟如生前一般,也沒給狼吃了,結果這個埋葬的人後來信了耶穌。

  王頌靈一直惦記著青海那邊的教會,有人告訴她,在西寧有一位她熟識的裁縫姐妹,曾蒙過主特別的恩典:從一字不識到能讀聖經。現今竟被「東方閃電」迷惑了去,許多人去勸也勸不醒。王頌靈是既詫異又掛念,但在禱告時王頌靈仍滿有信心:「深信保守我們到底的主必將一切被擄的領回。」

  對現今的世代,王頌靈說恰如《但以理書》上的預言:「必有多人來往奔跑,知識就必增長。」她說:「現在的人往來奔跑得多厲害啊!講道的知識也比我們年青時多,但要注意追求主自己的生命啊,恩賜是要過去的,但生命是存到永琲滌琚C」(太七14)

  她知道一些帶領聚會的弟兄姐妹十分忙碌,就勸勉大家:「要注意內室的與主親近交往,不要只顧忙外面。」

  2003年6月底,王頌靈的大弟弟、大弟媳從北京專程來看她,帶來了兄、姐、小弟三家的問候。王頌靈對手足的靈魂得救負擔很沉重,平時一直為此禱告不息。王頌靈對她的一位學生回憶起自己大哥年輕時單純愛主的見證。那時王頌靈的大哥是位年青醫生,當遇到危急病人時,他不顧一切地在診療室婺髐U為病人禱告。王頌靈說:「我知道我大哥心堿O有主的。」

  7月初,王頌靈已十分虛弱了,嘴唇乾枯,說話時氣息很急,聲音很輕,她輕聲地對一位學生說:「我們的一生好像一滴水一樣,若滴落在地上,一下子便乾了,沒有了。但蒙主揀選後,我們這一滴水便流入了主的大海中,這一滴水在大海被包裹了,永不會失落,更何況這平凡的一滴水竟被主變成了一顆鑽石。」

  那次,王頌靈環顧著室內桌上櫥頂上擺放著各種的營養藥品、水果、點心等食品,輕聲又動情地說:「主真是用祂的大愛厚厚地包裹著我啊!」

  在自己病重之際,王頌靈仍關懷著青年同工,有一位青年弟兄剛開好腦瘤,那一位去探望她的學生也開過腎癌,王頌靈對她說:「主需要有肯在內室中付上代禱的人,如果我們的身體不能作外面的事工時,我們要留心主的旨意是否要我們作一個在內室中代禱的人。」臨別時王頌靈對學生說:「聖經上都說人對身體要保養顧惜的,(弗五29)你要注意啊,我在這方面做得太不夠了,也受了虧損啊。」

  7月17日晚上七點多,一對老年傳道人夫婦受聖靈感動,從上海的浦西趕到浦東去探望王頌靈,他們是同齡人,也是同年代的同工,見面時王頌靈躺在床上兩天了,三位同工依次在主前禱告,臨別時老姐妹與王頌靈拉手道別,返家後發覺手指上原來長著的一只疣竟沒有了,原來凸起的部位平整光滑,一點痕跡也沒有。老姐妹對人說:「神藉著王姐行的最後一個神跡是醫治了我手上長了多時的疣。」

  7月18日,住在上海最西端的林姐,她早上起身讀經時,聽見心堶惘麥n音說:「雲彩來接。」

  她立時明白王頌靈要回天家了。她急忙去約另一位姐妹,在那姐妹處耽誤了時間,等趕到浦東王頌靈處,王頌靈已經被主接走了。

  7月19日王頌靈的同工楊培滋弟兄主持了「與王頌靈姐妹的暫別會」,楊弟兄用詩歌、經文勸勉安慰大家,王頌靈安祥躺臥在美麗、潔白、芳香的百合花瓣之中。

  楊培滋弟兄說:「王姐一生很愛主,也很愛人。我們紀念她就是要學習她的愛主和愛人。」
王頌靈愛主,她以金子般的信心,絕對地跟隨主,在狂風暴雨之中她不計代價,定意遵照真理來行事為人。她像《雅歌》中的佳偶,用她項上的一條金鍊奪得了良人的心。王頌靈愛人,她不僅深愛與她同一心志、同一腳蹤的弟兄姐妹,她也憐愛軟弱的肢體,她不願主的見證受虧損,也不願弟兄姐妹靈堥虧損,她肯當面規勸提醒、並付上暗中的代禱。

  在物質上,她記住外婆的榜樣:將好的送給別人。甚至在青海勞改時,生活用品極其缺乏時,她見別人沒有肥皂,肯將自己的送人。當她癱瘓躺臥在地上時,見一個難友只有一條被子,很冷,王頌靈將自己一條毯子用竹竿挑過去,送給那一位難友……,以致同監難友中有人說:「就衝著王頌靈這個人,我也肯信她的耶穌。」

  晚年在上海,神給她的預備豐富了,她益發的賙濟人、幫助人,生病的人、貧苦的人、遭難的人、孤兒寡婦……。

  有一個家庭,從湖南長沙來到浙江寧波探親旅遊,一次上山採食野蘑菇後,丈夫、小兒不幸中毒死亡,留下妻子偕大兒媳。大兒腎臟受毒後在上海中山醫院搶救,大兒媳剛生好嬰兒,有人去醫院傳了福音給他們,王頌靈得知後便請大家為這不幸的一家代禱。當王頌靈去世的消息報給這家的妻子時,她頓時在電話中哭出來了:「我怎麼來報答王姐啊,她幫助我們三千元錢我原本要送去還她的啊……。」

  王頌靈一生以行為和誠實來愛人,且作在暗中。(約壹三18、太六3-4)

  在暫別會上,弟兄姐妹淌著一串串的淚水,真是捨不得王頌靈離開啊,然而使大家內心得的安慰是:王頌靈朝見她一生最親愛的朋友、最心愛的良人、最親密的伴侶——救主耶穌基督去了。
(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