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復興的禱告



  大復興的禱告 賓路易師母

  賓路易師母為二十世紀初復興的推動者。她的十字架信息帶來了教會的復興。

  耶路撒冷第一個五旬節

  當主耶穌經過了加略的苦難後,祂在榮耀中復活升天,如今祂坐在全權者的右邊,從父神領受了「所應許的聖靈」,賜給祂所救贖的百姓,這些百姓是祂從十字架苦難中所結的果子。祂把聖靈澆灌在耶路撒冷內馬可樓上的人們身上。

  當祂還未升天以前,「藉著聖靈」曾吩咐他們說:「我要將我父所應許的降在你們身上。你們要在城媯平唌A直到你們領受(穿上)從上頭來的能力。」(路二十四49)

  門徒們從橄欖山回耶路撒冷後,他們順從主的命令,同心合意的琱謄咩i,直到最後一天來臨,聖靈「像一陣大風吹過」。

  約珥的預言

  讓我們來看看,這對今天神的百姓有什麼重大的意義。

  使徒彼得說「這正是先知約珥所說的」,不是說「這個預言已完全應驗了」。聖經上說「我要將我的靈澆灌凡有血氣的」,是指比一百二十人還要大的範圍。是的,它比三千、五千人大多了。因為聖經記載,不久有極多的人歸入主堙C約珥的預言無疑的告訴我們,將有比五旬節更大的應驗要來臨。

  約珥說:「在那些日子,我要將我的靈澆灌。」希伯來文的語意是指一個繼續進行的動作,字意是一種接踵而來、未完成及繼續的澆灌。所以「那些日子」顯然是指從五旬節起的一段很長的日子。神的旨意是從耶路撒冷馬可樓上,有聖靈的顯現,並且要繼續擴大它的圈子,如同生命的河水一直湧流「直到地極」。但是,教會不但沒有站在五旬節的光景中,反而隨流失去了起初的光景。然而神的話是永遠立定的。當教會發現了她的需要並轉向主時,她必被帶回到五旬節的光景中。

  在約珥的預言中,我們看見必有聖靈工作像「雨」一樣的預兆。約珥說到,主回覆祂百姓的呼求,必為他們降下「秋雨、春雨」,以後必將聖靈澆灌凡有血氣的。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在他們身上必有聖靈超然的工作。在巴勒斯坦地,「秋雨」常是使種子長大而至成熟,「春雨」則使穀子達到豐滿能夠收成。這個預表,對神賜聖靈給祂子民的旨意上是一種很清楚的預言。

  我們需要追溯第一個五旬節的過程。我們之所以如此行,乃是要找出今天的基督教會在彌賽亞降臨前,與當時在猶太的教會有什麼共同點。

  從約珥的預言,我們有足夠的證據顯示神的兒女如何預備領受聖靈,乃是藉著一種向神尋求的禱告。我們看到,在神的安排下使百姓們感覺到自己的需要,於是他們便離棄自己的喜好,同心一致地尋求祂的面。然後,主便答應他們的呼求,將祂的靈澆灌下來,使世人受到震動,罪人便呼求主的拯救。在耶路撒冷的第一個五旬節,正應驗了這個預言。這小群門徒們,因著失去了在肉身上與他們同在的教師及引導者,且又面臨了往普天下傳福音使萬民作主的門徒的命令,同時他們也沒有世上的地位、學問及財富能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他們同心合意的禱告,直到他們得著了從上頭來的裝備。

  禱告是在第一個五旬節之前,所以禱告也必須是在末日聖靈大澆灌之前。所以,全世界基督的眾肢體必按著聖靈的催促,同心合意地祈求神,求祂按著祂的話將聖靈澆灌下來。信徒的度量必能影響別人的度量,因為禱告者預備了聖靈所要充滿的器皿,並能流出進入這個世界。

  問題是,在近代是否有跡象顯出教會曾否有特別的預備,為了約珥之預言更廣泛的應驗呢?如果我們發現了這個特別的預備,我們的信心必得堅固。我們很清楚的看見,威爾斯的復興可能是「春雨」的起始,這是為了預備神的教會,迎接主的再來,並使所有得救的人得以進入神的國度。

  為要得著廣大的異象,我們要存心進入至高者的隱密處,放膽無懼地憑著耶穌的血進入至聖所,與祂一同觀看世界,並察看主的聖靈是如何地在祂子民中運行。我們可以從掀開的幔子,瞥見一些祂的作為,但這些已足夠讓我們看見,祂為全地是如何的預備,為要使祂的旨意得以成就在世人身上。

  現在,我們要追溯到1898至1899年的事。那時在美國有一個聚會,他們在每個禮拜六晚間聚集了三、四百人為著世界性的復興而禱告。我們發現,這個聚會中的弟兄姊妹,每個人都尋求得著裝備以傳揚福音。他們心中切望本地及世界各地必要得著所祈求的祝福。過了一段時間,有少數人晚間便留在禱告會中禱告,直到主日早晨。在這一些人中有一位帶領的人,他覺得他們的禱告是要有器皿預備好以使禱告得著答應。所以他將自己獻給神,為著帶進復興所需要的特別服事。

  另一面,我們越過重洋到偏遠的澳洲。在那兒,我們也發現有一些傳道人和信徒,他們整年的每禮拜六下午聚集在一起,禱告祈求神賜下大復興。在這神聖工作的奇妙連鎖下,我們看見在美國的禱告團體中,有一位使者被呼召出來,在澳洲成為神答應這些禱告的器皿,這人曾將自己放在莊稼之主的腳前,預備好接受祂的命令。

  1901年澳洲的墨爾本有五十位傳道人在市區的五十個中心點服事主。當時大約有四萬信徒,在二千個家庭的禱告聚會中,以禱告環繞這個城市。許多禱告會是從半夜開始,於是整個墨爾本被神聖靈大大的搖撼。

  再者,1902年7月在英國的開西,有五千多基督徒的大聚會。會中人們開始傳述墨爾本家庭禱告小組的情形。說到墨爾本傳道人心中的重擔和憂傷,他們疲憊於組織的工作和努力,卻得不著新鮮「同心合意」的代求。這些負擔成了火花落在許多信徒心中,他們成立了許多家庭禱告小組!於是「兩三個人」真正有負擔地為著「世界性的復興」禱告。這必是神的呼召!假若一個城市能夠束起腰帶來禱告,為何全世界不能呢?很快地,神呼召人禱告的信息傳遍了全地,直到全地被信徒的禱告所環繞。這是神所引導的禱告聯合,沒有組織,沒有職員,也沒有基金,只有少數以「愛靈魂的工人」為名的人參與。並且,這時禱告的題目轉成求主「將聖靈澆灌下來」!換句話說,就是給神的教會有另一個五旬節。還有,正在一個月以前,在遠遠的印度,聖靈把重擔被在神的僕人身上,引導他們成立禱告小組,為著本地的黑暗和需要祈求聖靈的澆灌--他們與別處的禱告運動絲毫沒有一點連繫。顯然地,是神的聖靈同時在世界各地推動神的百姓為同一件事禱告,呼求神作成祂所將要作的事。

  禱告小組

  1902年,我們看見禱告小組成立,有全世界性神百姓的禱告--包括許多禱告團體及許多個人,在全地形成了一個看不見的連鎖--同心合意祈求降下五旬節的應許。

  這情形非常明顯,所以在1902年,有一本小冊子名叫「致眾教會--復興的呼召」發行了,並獲得廣泛流傳。還有另一小冊子「回到五旬節」也是同年發行,指出神如何引導祂的百姓歸回,預備他們得蒙祂的恩典。

  就是在這情況下,我們是否立刻看見這全球性儆醒束腰禱告的果效呢?沒有。在這一年內,雖然在各處已開始有了復興的跡象,並且「神的聲音已在大水之上」,但我們還未看見有如五旬節一般聖靈的運行。

  正如在耶穌降生以前的日子堙A耶路撒冷的亞拿和西面是神所隱藏的器皿。有一位在開西聚會呼籲信徒禱告的姊妹,她的經歷正和亞拿、西面一樣。她在兩年以前就將自己獻給神為代求之特別服事。我們可以從她所述說神對她的帶領中看出,她說:

  我曾讀過一篇信息上面說:「如果有一個人絕對順服神,願意答應祂禱告的要求,那將要有何等奇妙的果效呢--祂真正地需要這樣的一個人。」於是我跪下謙卑地對主說,如果祂需要用我來禱告,我願意。當我全心向主說,主啊!我願意時,似乎有一隻手按著我,於是我降卑,更降卑,直到我整個生命被倒空--並且哭泣。有好幾個月,我為一些小事情禱告,但是大約六個月以後,我進入了完全的黑暗中。當時我照常地到主面前,但這黑暗持續了有一個禮拜,然後,在一個早上大約十點鐘的時候,痛苦變得很可怕,我呼求主:「主啊!這到底是怎麼了?」祂回答:「到我這堥荂A我要指示你此地的罪。」我們似乎到了一個全然荒涼的地方,在那兒我看見了前所未見的罪,我便開始為百姓呼求。我禱告說:「主啊!求你賜這地有一個復興。」然後,我得了完全的平安,第二天早晨同樣的時間,主又來呼召我,帶我進到更遠的地方,如此的情形持續有一個禮拜之久。後來祂帶我到福音未傳過的地方,我便痛苦地呼求主賜下「全世界性的復興」。然後這種情形便不再發生。

  從那時起,我便儆醒等候復興的來臨,要看主如何帶領祂的復興,每當我聽見有人特別被主使用時,我便到主面前問說:「主啊!這人到底是不是你復興的器皿?」主回答:「孩子,他只是其中的一個。」當我再為另一位被主大用的僕人求問時,主的回答還是一樣。主又說:「我還有其他更多的器皿呢!」

  1902年開西聚會,我第一次參加「禱告小組」,為世界性的復興禱告。後來,我到主面前求問:「主啊!為什麼我們要為你所已經應許的事禱告呢?」祂說:「這個復興是為要成全我的國度。」又說:「我已預備好了,但是我的兒女還沒有預備好,在這事未成之前--他們必須傳講十字架的信息--就是加略山的信息。」

  重新傳講十字架

  「我已預備好了,但我的兒女還沒有預備好。」這句話指出世界性的禱告小組乃是神在祂子民中運行的主要工作,為著預備好成為將要降下「恩雨」的導管。「他們必須傳講十字架的信息」這句話也告訴我們,神不能賜下復興,除非等到加略山的福音被傳講。

  現在他們同心的呼求升到天上,基督在祂寶座上已預備好要賜下祝福。那曾經被人「踐踏在腳下,視為平常」之神的兒子的血,將要在天上重新作見證。

  當我們轉眼注視祂的工作時,我們是否看見十字架的信息被人重新傳講呢?是的,確是如此。早在1903年在信徒的各種刊物上,神帶領傳講的信息都是重新傳講加略的福音。在年度的特會、公開聚會及特別聚會中都一再地強調「需要直接的傳講十字架的信息」。當時有一份著名的刊物標示著:「我們因重新傳講加略山的福音而感欣慰」。

  1903年的開西聚會,當時天上的窗戶打開了,聖靈像洪水般掃過參加聚會的五千男女信徒--許多人從地極而來,尋求聖靈的能力--神向他們啟示出加略山十字架是新鮮活潑的大能。幾乎所有神的僕人,都被祂託付,同心一致地傳講「十字架道理」。這信息是神的能力,為要救人脫離罪的捆綁和纏累。「與基督同釘」是得救的秘訣。

  1902年聖靈吸引祂的百姓為世界性的復興禱告。1903年永遠的聖靈倒在由全地聚集而來神百姓的身上(開西聚會),引領他們回到加略山。

  所以,真正的禱告必預備神的兒女前往領受五旬節聖靈的大能。並且聖靈來了是要為加略山作見證,如同當日在耶路撒冷的第一個五旬節一樣。

摘自:大地覺醒

  摩拉維亞復興之禱告

  如果我們探討親岑多夫成功的秘訣,從兩段經文可看出一些端倪,那就是:「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靈,方能成事。」(亞四6)「禱告完了,聚會的地方震動;他們就都被聖靈充滿,放膽講論神的道。」(徒四31)親岑多夫伯爵早年就學得推行禱告此一秘訣,一向致力於建立禱告小組,十六歲那年,當他離開哈勒學院時,他遞給有名的夫蘭克教授一份列有七個禱告組織的名單。如果是在今日,他一定能在學生圈中引領許多人信主!禱告能夠多麼快的解決所有不分年輕人或成人的問題!1727年在翰胡地方,這位年輕貴族所面對的不是理論,而是一種實際的狀況;如何以信心、愛心去團結並服事這群敬虔但意見分歧,且原來各擁胡斯、路德、喀爾文、慈運理(Zwingle)、士文克斐特(Schwenkfeld)等人以自重的信徒?這看來的確是個除非神親自干預,否則毫無希望解決的問題。神回答了這位年輕伯爵熱情洋溢的不間斷禱告,超人的智慧指引他採用了一些效力宏大的方法。漢彌爾頓主教(Bishop J. T. Hamilton)在一本叫「摩拉維亞人」的刊物中曾撰文促請人注意這些方法。文中首先提到親岑多夫起草弟兄盟約,呼籲大家「尋求並且著重彼此意見相合之處」,不要強調彼此間的歧異,接著文中又述及伯爵親自與每一位居住在翰胡的成年信徒面談。漢彌爾頓主教說:

  但是遠較這些更為重要的,是大家都在5月12日這天,和親岑多夫共同締結一項神聖的盟約,眾人決心像他一樣的真正獻上自己的生命,各人依其所蒙特殊的呼召,在自己的職份上事奉主耶穌基督。這項盟約其實就是今天的弟兄協定的藍本,也是個人之間與會眾之間合而為一的銜接鏈環。

  「接下去的工作就是選舉十二位長老,使翰胡的靈性生活建立起完備的組織,並依照盟約規定,指派信徒分掌各種職務。這種秩序本身,就是進一步的彼此信任,以及對彼此的信仰熱誠認同所帶出來的成果。有了秩序為基礎,接著就能展開聖經研究和頻密的小組禱告聚會。這些不啻是領受聖經洗禮的開路前鋒,而靈浸是以蒙福的8月13日那天,會眾都領受了從天而來的能力達到高潮。這股能力推動翰胡的男女信徒極為有效的服事他們的世代,將福音廣傳至基督教國度和異教徒之地。同樣也是這股能力,保守他們在理性主義盛行、人際關係普遍疏離,教育界鼓吹教化人心、理性至上與道德淨化的年代中,仍能保持熱烈的信心。」

  禱告時期

  確實,以1727年的8月13日為高潮的摩拉維亞大復興,無論其先前或日後都接連著一段非同尋常的禱告時期。施恩叫人懇求的靈在該年年初即已顯現。親岑多夫伯爵最初給予一班共九名,年齡在十至十三歲的女孩子靈性方面的教導。當代史家告訴我們:「伯爵時常向他的夫人抱怨說,雖然這些女孩的外在表現極為優異,但是他找不出任何蛛絲馬跡足以證明她們有自己的靈修生活;並且無論向她們講論多少關於主耶穌基督的事,這些教導似乎都無法深入她們內心。在這心灰意冷的時刻他藉禱告藏身主懷,以火樣般至極的熱情乞求恩主將祂的恩典和祝福賞賜給這些孩童。」

  這真是個奇觀!一個稟賦不凡而又富有的年輕德國貴族,居然為了區區幾個女學童的悔改而屈膝在主面前,心力交瘁的不停禱告!我們接著可以讀到以下的話:

  「7月16日,伯爵以全心全意作披肝瀝膽的禱告,與之俱來的,是泉湧般的淚水;這次的禱告發揮了巨大的功效,也是日後賜生命與能力之聖靈動工的開始。」不僅只是親岑多夫伯爵,就是許多其他弟兄,也展開了前所未有的禱告行動。在「摩拉維亞教會復興的那些可資追念的日子」一文中,可以讀到以下的記載:

  7月22日--許多弟兄自動相約要時常在赫特堡(Hutberg )聚集,以同心祈禱並歌頌讚美神。」

  「8月5日華登(Warden),也就是伯爵本人守望通宵,和他在一起的,還有十二或十四位弟兄。子夜時分赫特堡舉行了一埸大規模的禱告會,全場與會者都大得感動。」

  「8月10日是主日,約中午時分,若特(Rothe)牧師在翰胡主持聚會時,覺得自己被一股出於主的奇妙而無法抗拒的能力所淹沒,他整個人俯伏在神前,在場的全體會眾也渾然忘我的跟著他俯伏下來。他們就在這種心境下,祈禱唱詩,哭泣懇求。」

  「在那著名的蒙福之日,即1727年8月13日,施恩懇求的靈澆灌在翰胡的會眾身上。那天過後,一個意念臨到某些弟兄姊妹心中,他們覺得撥出固定的一段時間來禱告是很好的。在這關鍵時刻,大家都對禱告的絕佳效果記憶猶新,並且受到琱謄咩i必得到應許的感召,每個人都願意在主面前傾心吐意。」

  「遠較一切更重要的是,舊約時代祭壇上的聖火是永遠不准熄滅的。(利六13、14)同樣的,一群會眾就等於是永生神的殿,其中有神的壇和祂的火,聖徒們的代求應該像聖香一般,一刻不停息地上達到祂面前。」 

  「8月26日那天,二十四位弟兄和同樣數目的姊妹聚會,互相約定推行從午夜到午夜的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禱告,每天分成日夜二十四班,由大家抽籤決定班次。」

  「8月27日這個新計劃開始付諸實行。很快的就有更多人加入陣容,代禱人數因此增加為七十七位,甚至有些靈性痛悔的孩童中,也自動展開類似的計劃。每個輪班禱告的人,在他們當值的一小時中,無不慎重其事的妥為運用。這些代禱者每週聚會一次,聽取一些特別需要在主前代求並記念的事項。」

  「無分男童或女童都同樣感受到一股強烈禱告的衝動,聽著童稚們的禱詞而不深為動容者簡直是不可能的。8月26日晚間,孩童們有一次蒙福的聚會,而後在29日從夜間十時,直到次日早晨,有人目擊了一幅感人萬分的景象,來自翰胡和伯帖勒多弗(Berthelsdorf )的女孩子們在這段時間中聚集在赫特堡祈禱、唱詩並哭泣。同一時間內,男孩子們則聚集在另一處懇切禱告。施恩叫人懇求的靈當時傾倒在這些孩子們身上,來勢強大並且滿有果效,簡直無法以適當言語來形容。這情景真的可以說是天上的喜樂臨到翰胡的會眾中間;大家都渾然忘我,拋開世上短暫的事物,一心只渴慕到天上與基督他們的救主同在,享受永遠的福分。」

  另一位目擊者說:

  「我無法將翰胡孩童們的大覺醒歸因於任何理由,我只能說是聖靈奇妙的澆灌在當時聚集同領聖餐的會眾身上。一時之間無分老幼都同樣的蒙受到靈風的吹拂。」

  以上所述,就是本章章題--「聖靈何時來臨」的答案。

  我們再度引用哈斯主教的話:

  「從整部教會史中,還找得到其他像始於1727年,接著又延續一百年的這麼驚人的禱告會的例子嗎?這是獨一無二的。這種禱告會稱為『鐘點代禱制』,意即藉著弟兄姊妹的輪班,使為教會所有聖工及需要而發的祈禱能夠毫無間斷的上達於神。這種禱告到後來必然導出行動。如在翰胡的例子中,禱告點燃了一個火熱的期望,就是把基督的救恩傳揚給異教徒,它也促成現代海外宣道會的成立。一個小小的村落,在二十五年間就派出了百餘位宣教士,你如果想在其他地方找到任何就各方面都足堪比較的事例,最後必將徒勞無功。

  摘自:當聖靈降臨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