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你這女子中極美麗的(七)

王一婢 編寫

  十、後記

  有一本屬靈書上說到「見證」這個詞的解釋:希臘文中「見證」這個詞與「殉道士」是同一個詞。因此在《使徒行傳》第一章8節中,主囑咐門徒:「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並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作見證的意思是不問代價地向主忠誠。所以,凡見證都是十分神聖的,無論見證的事大或事小,時間長或短,都要從見證中見到神的慈愛、能力、權柄和榮耀。也能見到人對神的絕對相信、絕對依靠和絕對忠誠。

  王頌靈姐妹,這一位至高神的使女,她就是用一生的光陰,盡一切的努力,不問代價地作成主耶穌的見證。

  她外表柔弱,但內心卻似一個剛強壯膽的戰士,為了她摯愛、敬慕的主耶穌基督,她如書拉密女一樣緊緊地追隨主。從二十世紀五十年代直至生命最後,她肯為真道爭戰、肯為真道捨命。她一生在心靈上、肉體上受了許多的苦,但是她一生特別有福、有榮耀,因為她深知自己被主耶穌選上、被主耶穌驗中,主帶領她經歷水火之地,成為特選的貴重器皿。(詩六十六10-12)

  王頌靈的日常生活是住在至高者的隱密處,每時每刻活在與主的相交之中,她擺脫名、利等一切世俗漩渦,她也支取了全能者蔭下的能力。(詩九十一1,約壹二28)

  她一生光陰沒有虛度,她的教訓、品行、志向、信心、寬容、愛心、忍耐以及她遭遇的逼迫苦難,令認識她的弟兄姐妹深受感動、生發羨慕、得到激勵並願意效法。

  與王頌靈姐妹一同禱告、查經、交通,猶如享受天上屬靈的宴席,感到甘甜和滿足。

  但因王頌靈平素不多講自己的以往,以上見證有的是她敘述的,也有是她的學生、難友們敘述的。就王頌靈的一生,這些見證是不完整的,惟願這短短的見證能榮耀耶穌基督,王頌靈一生甘願默默無聞,然而她不愧為耶穌基督榮耀的見證人。

  附篇(一)頌靈的信

  1957年冬,王頌靈寫信給當時在香港的父親(王又得牧師)。信的內容如下:

  親愛的父親:

  我十分想念你,尤其掛念你的健康,冬天已到,務請多保重!我蒙主不斷祝福,內心滿了平安。(這平安是主同在的確據)收到母親來信,得悉你掛念家人,謹附上此信給你。

  祖母身體欠佳,渴望見到我,母親也催促我回去,我曾在主面前多多哭泣,我實在想念她們,也甚願回去。然而,主深厚的大愛圍繞著我,使我不能絲毫動搖(對神旨意的絕對)。我唯有求主使我有更深,更徹底的奉獻。在不尋常的時代,主有不尋常的要求。主要求我把自己作超乎尋常地獻上,我若不順服,便沒有平安。唯有當我完全順服下來,才能得到主堛漲w息,才有力量走祂要我走的這條道路,直至路終。

  我深知在你為我的禱告中,一定能明白我當何等戰兢恐懼地持守那交托給我十分寶貴,神聖的福音職份。

  在蓋恩夫人略傳《馨香的沒藥》(俞成華譯)的最後一頁發表了她在獄中所寫的一首詩:

  我是一隻籠中的小鳥,
  遠離了佳美的田野、山林、花草;
  因著你--神--被囚,我心何等高興,
  所以我終日歌唱,向你吐露柔情。
  你用慈繩愛索捆綁了我浪漫的翅膀,
  卻又俯首細聽我幽靜的歌唱。
  哦,甜美的愛,激勵何其深沉,
  甘作囚奴,不願高飛遠遁。
  誰能識透,此中鐵窗風味,
  因著神旨,竟會變成祝福和恩惠?
  親愛的主,我尊重、敬愛你所定的道路,
  但願萬有,舉起心口,向你讚美,直至永古!

  在過去兩年中--尤其在最近,我把自己完全奉獻給主時,--我學會了唱這首詩歌,心靈深處十分喜樂和鼓舞,我能完全體會到保羅和西拉,怎麼會在監獄埵P心歌頌讚美主。(徒十六25)

  你工作怎樣?忙嗎?願主祝福你,使你得到更多悔改的靈魂,好作為你馨香的祭物獻給神。(弗五2)當我們看到無花果樹發嫩長葉時,便知道主近了。(太二十四32-34)讚美主!我知道一切的預言必將應驗。

  1957年11月29日

  隨後王又得牧師得知頌靈身體欠佳,如不能回家(北京)省親,則建議她設法赴香港,在信中王又得牧師有兩句話:

  「福音的種子是神的子民所撒的,需要被澆灌。」

  頌靈的回信說:

  「如今我們要用生命和血來澆灌了,你是我的父親,我當聽從;要不然,就得主親自命定(我的道路)。」

  後來1958年4月7日王牧師再給他的女兒去信,卻退了回來,信封上附有一小條:「查無此人,請退回」(想必她已流放青海)。

  附篇(二)頌靈的信息

  苦難常常讓人知道自己離不開主。勞改農場的生活是艱苦的,頌靈知道自己每時每刻要倚靠主。她常說:「我用禱告來面對一切的困難和需要。禱告不是一種恩賜,乃是每個基督徒的必須。」只有在禱告中,她才能在苦難中嘗到屬天的平安,並持守永生之道。她很喜歡一首何受恩教士所寫的詩歌:

  以利沙代 EI Shaddai

  神啊,你名何等廣大泱漭!
  我今投身其中,心頂安然;
  有你夠了,無論日有多長,
  有你夠了,無論夜有多暗。

  有你夠了,無論事多紛煩;
  有你夠了,無論境多寂寞;
  有你,我就已經能夠盡歡,
  有你,我就已經能夠歌唱。

  你是我神!全有!全足!全豐!
  你能為我創造我所缺乏;
  有你自己,在我回家途中,
  無論有何需要,都必無差。

  我的神啊!你在已過路上,
  曾用愛的神蹟多方眷顧;
  故我再敢投入你的胸膛,
  因信心安,讚美你的道路。

  她說:「我那時最怕與主失去關係。主在十字架上,因我們的罪,神離棄了祂。但那時人恨我、罵我,我卻在主的懷中。若與主失去關係,得罪主,我便如赤身露體,那個羞恥感遠比死更厲害。我多次昏死過去;死也不過如此。撒但常常攻擊,但弟兄勝過牠,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見證的道。(啟十二11)有主的寶血遮蓋我,不需要我去做什麼,撒但見了已經退逃。」這是住在基督堛漱H的奧秘!

  當跑的路她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也已經守住了。

  她常常語重心長地對弟兄姊妹們說:「一個人有無基督的生命,以及這一生命的大小,是衡量每一位信徒靈命成熟度的標準。基督徒的事奉,不是憑熱心,不是憑才能,不是憑努力,而是憑信徒堶掠繴的生命。這個基督的生命才是信徒事奉的根據、起因、動力、和最終的榮耀。信徒事奉的能力是在乎神的恩典。」

  經過了三十一年的曠野經歷,她懂得了堶悸犒D路。她雖經過死蔭的幽谷,但她諄諄告誡年青的弟兄姊妹,主是絕對的慈愛。神對人的揀選從不後悔,信徒的軟弱,撒但的攻擊,都絲毫不能改變神的定旨先見。我們常常是軟弱的,是失敗的,但我們儘管把我們的軟弱和失敗,坦誠地交給主,這就是在恩中行走。她認為人不能靠自己得救,同樣,人也不能靠自己成聖,而是「歸耶和華為聖」,是將自己完全奉獻在祭壇上。「『己』是我們行走天路的重擔,不是事工,不是環境,而是我們這個『己』。」這位傑出的老姊妹認為,我們不是努力成聖,而是靠主向己「死」。「使我認識基督,曉得祂復活的大能,並且曉得和祂一同受苦,效法祂的死,或者我也得以從死奡_活。」(腓三10)

  對於禱告,這位與主同行幾十年的神的使女說的更絕對,「禱告就是工作,沒有禱告就沒有工作。」神是工作的主,不是人的計畫,智慧,和才能,而是人的謙卑順從。禱告載著她度過了苦難,禱告讓她真正認識了自己,認識了神。「真正的禱告是在聖靈堛爾蛝蛫篧磢疑咩i」。

  「弟兄姊妹們,要藏在主堸琚I」一位曾為主受苦三十一年,在人看來是剛強的「女英雄」,卻在她的晚年,公開了她得勝的秘訣,「藏在主堙v。多少為主受苦、經過水火之災的屬靈長輩,儘管他們原來所屬的宗派背景所教導的不同,經受的苦境也不相同,但他(她)們被釋放出來後,卻都異口同聲地向普世教會發出同一個呼召,「住在基督堙v。這是神藉著祂所愛的僕人使女,用生命換來的呼召!有耳可聽的就應當聽。(參約十五5、約壹二28)(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