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何謂教會復興

芬 尼

  「耶和華啊,我聽見你的名聲就懼怕。耶和華啊,求你在這些年間復興你的作為,在這些年間顯明出來,在發怒的時候以憐憫為念。」(哈三2)

  據推測,先知哈巴谷與耶利米興起於同一時代。哈巴谷預言以色列即將被據,眼看神的懲誡就要臨到他的國家,先知憂心如焚,不禁發出痛苦的呼喊:「耶和華啊,求你復興你的作為!」他好像在說:「耶和華啊,求你懲誡不致使以色列荒涼。在這些可怕的年間,願你的作為成為我們信仰的復興之法。在發怒的時候,以你的憐憫為念。」

  信仰的復興有賴於人的工作。復興是值得人去禱告祈求的。信仰的要旨在於順服神,教會復興即神藉著祂的靈激動人心,影響人的行動。倘若人毋需神的影響便自動願意順服,那麼就不必禱告說:「耶和華啊,求你復興你的作為!」正因為人嚴重的敗壞和頑梗悖逆,所以才需要這樣的禱告。除非神的靈介入人心中,否則地上絕沒有一個人會永遠順服神的旨意。

  一、復興的認識

  (一)何謂復興?復興乃是基督徒恢復當初的愛,罪人覺悟過去的光景而悔改。

  復興在任何社會媯o生,就喚醒復甦並矯正了幾分退後的教會,因此多少引起了普遍的警覺,使人注意到屬神的事。世人有無覺悟,常視教會是否復興。神那最自然,而且據我們所知,也是神唯一用來折服轉變罪人的方法,就是基督耶穌的形像得以在基督徒身上更新彰顯。最能吸引失喪罪人的,是基督徒的容貌,誠懇和日常的態度。如果基督徒對著所信的有深切的感覺,無論他們何往,都會產生深刻的印象。否則就有相反的影響。【註:「你們的光也當這樣照在人前,叫他們看見你們的好行為,便將榮耀歸給你們在天上的父。」(太五16)】

  (二)復興不是神蹟,正如撒種和收割不算神蹟一樣。普通來說,神蹟乃是一種干涉,排除或者取消天然律,因此是超自然的。可是復興並不包含這種性質,復興可以說是人的工作。

  它的發生全是因著基督徒順服了神的旨意,合法的運用了神的諸律,恰如農夫收穫一般。收成當然有賴於神的祝福,但是它並非神蹟,排斥了天然的律。照樣一個復興,也似收成,是運用合宜方法的結果。可是今天人仍舊以為助長復興總有奇特的成分在內,而不肯用平常因果的律來測驗它。你豈用求神使神願意拯救人?當然無此需要!任何人,在任何地點,只要悔改,接受基督耶穌作救主,神立刻拯救他,並沒有其它條件。所以,基督徒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都可助長復興,只要他們運用神所指定的方法。

  (三)人有應盡的一分,來帶進新鮮的屬天感召。當人履行他的分時,神就要完成祂的工作。

  這一分是什麼呢?不是禱告!你要說:「但是以利亞豈不禱告麼?」是的,他曾禱告,然而以利亞的禱告著重於和以利亞同樣性情的人,過於地上的塵沙或提哥亞的風暴。「所以你們要彼此認罪,互相代求,使你們可以得醫治。義人祈禱所發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雅五16)你看見這堛滬咫艉ㄕb人的禱告,而在人的公義。禱告是復興的空氣,但是禱告的功用,不在帶下復興,而在預備神的百姓,活潑的運用合宜的方法。

  我們應當點著燈,搜查我們個人的生活,每件罪惡必須放棄。我們應當為著這個竭力禱告。讓以利亞為著同樣性情的人代禱;只要這個憑著神的恩典得到解決,人就已經踏上復興的路。祈禱並非為要改變神,乃為改變我們。禱告是叫我們堶掠_了變化,以致符合各種合宜的條件,使神能夠做事,否則祂無法做。因為我們的光景與祂不一致神就無法動工。來吧,仰望主耶穌基督在多坍山上,那些火車火馬。止住哭泣,要求復興。這是天上的事,況且天已經準備好了。我們正當的禱告該是:「神阿,求你鑒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試煉我,知道我的意念;看在我堶惘酗偵繯c行沒有,引導我走永生的道路。」(詩一三九23-24)

  二、復興的內涵

  復興就是教會從退後的光景轉回,且有許多罪人悔改信主。

  (一)復興常包括教會為罪自責。冷淡退後的信徒不能醒悟而立刻事奉神,除非先省察己心,中斷罪的泉源。真正的復興中,基督徒常有這樣的覺悟,他們受光照看見自己的罪,甚至不敢期待神接納他們。真正的復興雖然不是常常到這種程度,但基督徒卻常常會為罪深深自責,甚至有絕望的情形。

  (二)冷淡的基督徒必定悔改。復興只不過是重新開始順服神。正如一個初信的罪人,第一步是深深地悔改,撕裂心腸,在神面前極其自卑、離棄罪惡。

  (三)基督徒的信心得以更新。當基督徒在冷淡的光景,他們漠視罪人的狀況,他們心硬如石,聖經的真理似乎是夢,他們接受聖經完全正確,他們的良知和判斷接受聖經,信心卻不以為然,不認為有永恆的事實。但是當進入復興,他們不再看人像「行走的樹木」,而是看到事情的真相,更新他們愛神的心,努力領人歸主,因為他們很愛神,看到別人不愛神心奡N悲傷。他們自動地勸鄰居把心獻給神,他們愛人的心得到更新,充滿了愛人靈魂的熱心,他渴望全世界的人得救,並為要帶領信主的朋友、親戚、仇敵感到擔憂。他們不只會勸這些人將心獻給神,還用信心的臂膀將他們帶到神面前,流淚哀求神施憐憫,救他們的靈魂脫離地獄的火。(提前二1-5)

  (四)復興使基督徒脫離世界與罪惡的權勢。復興帶他們到有利的地位,他們得到新的動力往天堂,在與神和好後預嚐天恩,有新的願望,因此世界對他們沒有魅力,罪的權勢被征服。

  (五)當教會甦醒而奮起,接著就有罪人得救與更新。他們的心破碎、被改變,最常被放棄的放蕩者成了信主的人。妓女、酒鬼、無信仰者以及各種被放棄的人都被喚醒、悔改歸主,最壞的人軟化、歸回,化為聖潔美麗、可愛的人。

  三、何時教會需要復興?

  (一)當教會的信徒間缺乏弟兄般的愛心,和基督徒所應有的確信,便是需要復興的時刻了。這時,就會有呼求神復興祂作為的聲音。當基督徒已下沈到一個萎靡、退後的光景中,沒有也不能再有像昔日過活潑、積極與聖潔生活時那樣,彼此互以愛心、信心相待了。神以慈悲之心關愛全人類,但除了過聖潔生活的人之外,祂對其他任何人的愛都不能令祂滿足。同樣的,基督徒也唯獨站在成聖之立足點上,才能以令人心滿意足的愛心彼此相愛。

  如果基督徒的愛是由神子民的基督的形像所發生出來的,那麼顯然唯有在基督形像真實或顯然存在之處,才可能有愛的實踐,在其他基督徒能以完滿的愛愛人之前,人必須先反映出基督的形像,彰顯出基督的靈。當信徒們已沈墜至愚昧糊塗的狀態中,還大力呼籲他們要以完滿的愛彼此相待,這必然會徒勞無功。因為他們看不出對方堶惘酗偵禰i激發這神愛的成份存在。他們並不感覺對弟兄姊妹與對不信的罪人其間有何不同,只知道大家都同屬一個教會,偶爾在聖餐桌前彼此照一下面。但,他們若不能在彼此身上看到基督的形像,斷不會產生基督徒。

  (二)當教會中滲入了屬世的靈。當你看到基督徒順應潮流趨勢,熱衷於屬世的服飾、妝扮、宴樂,追求世俗的娛樂享受、看小說和其他屬世書刊時,就能確定這個教會已甘趨下沈、墮落,遠離神的旨意,極需要屬靈的大復興了。

  (三)當教會發覺其會眾已落入明顯、可恥的罪惡中,就是到了該覺醒、向神哭喊、祈求復興的時候了。當諸如此類的事情發生時,就是拱手賜給仇敵羞辱的機會,這就是向神求告說:「你為你的大名要怎麼行呢?」的時候了。

  (四)教會復興是洗刷教會所蒙羞辱、非難,並使其恢復原有受眾人尊重地位的唯一道路。若沒有復興,教會會被愈來愈多的非議所覆蓋,直到完全被遍滿世間的侮辱所淹沒為止。你也許能隨心所欲做任何事,也許能在許多方面略為改變社會的狀況,但若缺少教會復興,你非但不能帶給社會任何真正的益處,反而會使它變得更糟。你也許可以興建一座嶄新宏偉的禮拜堂,椅子上都鋪上綢緞,綴以彩飾,並購置一座昂貴的講台和一架最華麗的風琴,……等等,再作一場突擊式的宗教表演,這也許可從那些不道德的人身上買得一些對宗教的敬意,但卻毫無實質上的益處。相反地,它甚至可能會造成一些傷害,誤使他們以為這就是信仰的真正本質;這不但不能使他們得救,反而會將他們驅離了主的救恩。不論何處,當你看到人們圍繞著基督教的祭壇炫耀自己時,你就會發現所給予世人的印象,是與信仰真正的本質正好背道而馳的。因此,在基督徒這方面,極需有能力的甦醒、神聖靈的澆灌,否則教會將會貽羞。

  (五)若要使教會避免神的審判,那麼此時的復興就是絕對必要的了。如果有人說,復興只是一些神蹟、教會所有的本事不過有如製造大雷雨一般,這樣的說法就太奇怪了。我們固然不能對教會說:「若是沒有復興,你們就只好等待審判了。」但,事實上,基督徒若沒有被復興,比罪人的不悔改更可責。並且倘若他們一直不肯覺醒,則可確知神的審判終有一天會臨到他們。我們從舊約歷史中清楚看見,神的審判多次臨到猶太教會,正是因為他們面對眾先知的呼籲,卻始終不悔改、不覺醒。我們也看到許多教會甚至整個宗派,遭受咒詛,因為他們不肯甦醒過來尋求主,並禱告說;「你不再將我復興,使你的百姓靠你歡喜麼?」

  (六)除了復興以外,沒有其他方法可使積弱不振的教會免於滅絕。衰微的教會若不經復興,斷無繼續生存的可能。即使有新血加入,他們絕大多數也將被塑成不合神心意的人。在未復興之前,每年得救的人數經常趕不上基督徒的死亡率。在我國的某些教會,其會眾逐年死亡,並因沒有復興使當地的人得救,於是教會就日漸萎縮,直至整個組織土崩瓦解為止。

  有一位傳道人曾告訴我,他曾在維吉尼亞從事佈道工作;所在之處就是當年有如一把熾烈燃燒之火炬的戴維斯帶起復興的地方,而且那弟兄還是一位有色人種。這個教會太驕傲了,所以就陷於衰微。

  四、當教會有下列情況發生時則可預期復興時機來臨

  (一)當惡的不道德行為令基督徒感到極度憂傷、謙卑至極、痛苦不堪時。

  基督徒有時似乎不太在乎環繞於他們周遭的一些不道德事物。即使偶爾談及,也是一副冷淡、無動於衷和漠不關心的態度,好像他們對改革這些事已絕望了似的。他們只是一味地指責那人,而絲毫沒有感覺到神兒子對他們的憐憫。然而有時候,不道德的行為卻能驅策基督徒去禱告、謙卑俯伏、破碎自我,使他們的心因憂傷而柔和軟化,日夜地流淚,不再光是嚴厲譴責,而是迫切地為罪人代禱。然後,你就可預期會有復興來臨。事實上,它已經揭開序幕了。

  (二)有時,這些惡人會建立一股對信仰的反對勢力。

  而當這些事驅使基督徒屈膝下來呼喊流淚祈求神時,你就可以確定復興已在眼前了。即使放眼所及,罪惡充斥,甚囂塵上,也絕不意味著不會有復興臨到。反而,這通常是神作工的時刻。當仇敵排山倒海而來時,主的靈必立刻高舉起旗幟對抗牠。

  而常常復興的第一跡象即是,魔鬼會應用新的戰術來攻擊。然而其結果總不外乎下列二者:驅使基督徒更加歸向神,或是將他們遠遠引離神、隨從出於肉體的辦法和其他會使事情更糟的手段。往往緊隨著昭彰惡極的罪行與悖逆神的劣跡之後,就是復興的曙光。如果基督徒們能因此覺悟除了神以外別無盼望,並有足夠的感情來關心神的榮耀,以及冥頑罪人的靈魂救贖,那麼就必然會有復興。任憑地獄喧囂沸騰,噴吐出像馬路上的石頭那樣多的魔鬼,但若這些只是促使基督徒歸向禱告,那就一點也不會攔阻教會的復興。

  任憑撒但「擺開陣勢」,把號角吹得震天響,只要基督徒能謙卑禱告,必然很快看見復興中耶和華的膀臂。我知道許多的實例,復興有如迅光急電,挾其雷霆萬鈞之勢衝破仇敵的陣勢,驅散牠們,捆綁其魁首為戰利品。頃刻間,百萬魔軍便土崩瓦解了。

  芬尼必然對這一點感觸良深。在他真正得救之前,他所在教會的幾位會友曾提議別再以他為禱告目標,而且由於芬尼極其剛硬,以致牧師也勸他們把心力花在別處,他宣稱:「我絕不相信芬尼會得救!」曾幾何時,芬尼居然成為一個基督徒,這消息不脛而走,傳遍了整個亞當斯城,聞者莫不興奮。雖然並未散發邀請函,人潮卻於隔天晚上蜂擁進入教會。芬尼按時到會,訴說主如何施恩於他的經歷。之後,這位牧師站了起來,愧疚地承認自己的過錯,並說在當天稍早時,他還大放厥辭:「我絕不相信!」這真是滿了神成就應許的事實。從這次聚會起,當芬尼宣告他是基督的僕人之後,復興彷如巨浪排山倒海而來,吞沒了許多鄉鎮。

  (三)當基督徒有為復興而禱告的靈時,便可預期復興的臨到。也就是說,當他們的心專注在這件事上。為它禱告。

  有時,基督徒即使禱告很熱烈,卻非明確地投入為復興祈求。他們的人專注在別的事物上,他們在為其他的事祈求--諸如使不信的外邦人得蒙救恩--而非為他們當中的復興禱告。但當他們覺得有復興的需要時,就會為此祈求;他們覺得要為家人與鄰居禱告,以免他們遭受棄絕。

  禱告的靈是由什麼構成的呢?是不是要有許多禱告詞和熱烈的字句呢?不!真正的禱告乃是內心的一種狀態。禱告的靈就是心靈中有一般持續的期盼和渴望,要見到罪人得救。禱告也是某種令他們覺得有沈重負擔之物。從心靈的狀態而言,和世人為屬世利益而擔憂的情形很近似。一個具有禱告之靈的基督教,必然會為罪人的靈魂憂傷。他的思維不時縈繫在這個問題上,以致他的外表與行為看起來都像心負重擔似的。他必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亦即是名符其實的「不住的禱告」。(帖前五17)他的禱告如同活水從心中湧流而出:「主啊!求你復興你的工作。」有時這種感覺是如此深切,使人折腰俯伏而無法坐立。我可說出某些人的名字為證,他們的精神毫不鬆懈,品格高超,且終日為罪人而哀傷得喘不過氣來。儘管在他們身上,這種感觸並非總是如此強烈,但卻比一般人所想像的要頻繁常見得多。1826年的大復興中,上述的情形很普遍,那絕非一時的狂熱而已。保羅曾說:「我小子啊,我為你們再受生產之苦」,(加四19)真是一語道出了個人感受。這種為靈魂所受的生產之苦,是如死般深切的苦楚。他們緊抓住神,要求一項祝福,除非得著,否則絕不放手讓神過去。我並不是指,要有禱告的靈,一定非得承受這麼大的痛苦不可。然而,這種為救贖罪人所具深切、持續和熱烈的渴盼,是構成復興所需禱告之靈的要素。(當教會中有這個感觸存在時,除非因犯罪而讓聖靈擔憂,否則一般而言,基督徒都必然會有復興,並使罪人蒙恩歸向神。)

  在芬尼的經歷中,1826年的大復興也許和其他時候的復興同樣地突出。復興事工極其徹底有效,在紐約州的奧蓬發生的情況是最具震撼力的明證。原先當地的反對復興聲浪甚為劇烈,一群結黨紛爭、不肯悔改的會眾離開,重組了一個新的教會。約過了五年之後,芬尼又再度蒞臨奧蓬。當初那群敵對的人,竟為自己先前的行為道歉,並邀他到他們的教會。他欣然前往,而先前攻訐他的人也全都悔改,回到主的面前了。

  (四)有時,傳道人為他們的會眾難過心痛,所以深深感到若非眼見復興降臨,否則他們就活不下去了。有時是長老、執事,或教會中的信徒(不論是弟兄或姊妹),開始為教會復興而禱告的靈,就緊抓住不放,直到說服神將祂的聖靈澆灌下來,否則絕不罷休。

  一般而言,只有極少數信徒真正明白什麼是這種說服神的禱告之靈。我很驚訝地常看到一些有關復興的報導。其中的說法好像復興是無緣無故就臨到似的--沒有人知道為什麼或來自何處。有時,我深入探索這些個案:在一無所知、毫無特殊跡象之下,突然某個主日,他們從會眾的臉上看見神的同在,或在他們的會議室、禱告室堿搢麈囿漲P在,上帝神蹟式地以祂的主權臨及他們,帶來一場復興,而卻無任何事先顯明可尋的軌跡。

  現在請注意聽我說:若你進到這些教會中去詢問一些籍籍無名的會眾,就總會發現,有某些人一直默默地為復興禱告,並熱切地期盼著--有些弟兄姊妹甚至為罪人的得救聲嘶力竭地哀痛禱告,直到祝福降臨為止。你也可能會看到,傳道人及整個教會原本都沈睡在夢鄉中,一時間卻突然醒過來,揉著惺忪的睡眼,屋堳峊~忙得團團轉,把各樣東西撞得東倒西歪,卻不知自己為什麼會突然興奮抖擻起來。但,雖然鮮有人知,你卻確定必然有人站在「守望樓」上,日夜不斷祈求,直到主賜下施恩的明證為止。通常,復興會有或多或少的延長性,而其程度則視有多少人具有這種禱告之靈來決定。

  1859年愛爾蘭北部的阿爾斯特(Ulster)大覺醒,是這真理的極合適例證。無疑地,適時的環境甚為有利,熱切地傳講健全的教義,已將正確的福音立論深播於人們心中。再加上1857年美國大復興的消息傳來,使他們心中油然萌生嚮往之靈。儘管如此,這個復興卻是由一群無名、毫無影響力的年輕人所組成之禱告會開始的--但這卻是英倫三島有史以來最受人矚目、最大的一次復興。歷史屢屢昭示,每次復興都是因著信徒謙卑禱告而來的。萊斯頓(Lethington)的梅特蘭(Mitland)拿著一張傳道人的名單,與諾克斯(John Knox)討論時,曾以冷嘲的口吻說:「哈,一群無名小卒!」諾克斯卻回答道:「您說得沒錯,但他們卻都是神重用的僕人!」

  (五)當傳道人的注意力都定著在復興上,他們的信息和努力目標也特別指向罪人之得救時,就是另一個可預期復興來到的時機。大多數時間,傳道人似乎都在忙其他的事物。他們的信息與事工既然都不是特別為了要罪人立刻得救而安排的,當然不可能期望在他們的講壇下會有復興了。除非有某些人開始特別為此目標而努力,就絕不會有復興。若一個傳道人的注意力轉向會眾家庭中的情況,若他的心充滿對復興的呼求,並為此目標而竭盡心力,那麼你就可預期復興會來到。誠如我前面所解說的,在使用正確方法促使復興發生與復興之間的因果關係,就像合宜方法種植穀物和收穫之間的關係一樣。事實上,我相信前者(復興)的因果關係比後者更確定,更不會有失誤的情況發生,只要正確地種下因,其效果是指日可待的。也許,在屬靈事物上的因果律,比在大自然事物上,更不易有偏失,所以例外的情形當然較少。因為屬靈事物有最高的重要性,所以,它有這樣的特性是可以理解的。

  羅契斯特的大復興,就是在令人難以想像的最不利情況下展開的,當時,似乎撒但已設下每一種可能阻擋復興的障礙。三所教會的光景各有不同:一所沒有傳道人,一所已分裂且即將辭掉傳道人,而第三所長老教會的某位長老則在控告另一間教會的牧師。復興工作開始後,首先發生的大事之一就是,教會的大石塊崩塌,造成極大的恐慌,然後,一所教會在復興期中仍然繼續惡化,辭退了他們的傳道人。還有許多其他事件陸續發生,好像撒但有意要將會眾的注意力從復興上挪開似的。但卻有不少人具有超卓的禱告之實,使我們確信神是在那堙A於是繼續堅持下去。撒但愈攻擊,主聖靈的浪峰就愈高,直到最後,這個地區終於被救贖的波濤所淹沒。

  1830年芬尼在紐約州的羅契斯特講道時,所開始的一次復興。這次復興的規模在美國廣受注目,所以(芬尼說)其聲譽在神聖靈的手中成為促進復興的最有功效的工具,也是多年來美國僅見的最大復興。多年之後畢查博士(Dr. Lyman Becoher)在論到復興的範圍時,曾就此事對芬尼說:「這是全世界所見過在最短時間內造成最大影響的復興。根據報告,約有十萬人加入教會,而這在以往的教會歷史上是獨一無二、無可匹敵的。」

  (六)當基督徒彼此認罪時,教會的復興就有希望了。在其他時候,他們只是籠統地認罪,好像只有一半的真誠。他們可能用一種扣人心弦的文辭來認罪,卻無任何實質的意義。然而若有真正的破碎,從心底湧流出悔改、認罪,那麼水閘必被沖開,救恩的洪流也將瀰漫遍地。

  (七)當發現基督徒們願意為持續復興工作之必要而自我犧牲時,復興可能就要臨到了。他們必須願意為了推展這個事工,而犧牲自己的情感、事業與時間。傳道人必須願意盡心竭力,即使危及健康和性命也在所不惜;他們必須願意以坦白和信心的態度來面對那些冥頑不靈的人,或許也會得罪許多不願投入此事工的信徒。他們必須立定心志與復興站在同一陣線上,準備承受任何的結局;他們更必須做好心理準備,隨時與這工作共進退,甚至失去教會那些冥頑份子、冷淡基督徒的友誼,也在所不惜。傳道人也要預備好,若是出於上帝的旨意,他們可能會被趕離那個地方,他們必須定意繼續向前走,將一切都交在神手中。
再者,信徒也應願意為復興而作必要的犧牲。我告訴你們,除非這些信徒能按神指示他們應負的職責,來樂意擺上,不計任何犧牲,否則,絕不會有復興臨到他們中間。

  五、復興禱告的見證

  (一)有位牧師曾對我提起他教會復興的情形,那是由一位熱心、獻身的姊妹開始的。她為罪人憂傷,極力為他們禱告,並且負擔愈來愈強,最後她去找她的傳道人,與他交通,央求也為「渴求的慕道者」開一次佈道會。可是這位傳道人卻置之不理,因他覺得無此必要。過了一星期,她又回頭來找他,請他開一次佈道會。她知道必定會有人來,因為她深覺神即將要將祂的聖靈傾灌下來。這個傳道人再度不予理會。最後她告訴他說:「若您不開佈道會,我就會死掉,因為必定有一次大復興。」於是他順服了,就在次個主日訂立佈道會時間,並說若有人願意來和他談論有關靈魂得救的事,可於那個晚上前來參加聚會。他並不知道有誰會來,可是當他抵達會場時卻嚇了一跳,驚訝地發現竟有那麼一大群渴求的慕道者。現在,你想不到那位姊妹竟然知道即將就有復興降臨了吧?不管你如何稱呼這狀況,是新的啟示,是舊的默示,或其他,我認為其實就是神的聖靈親自教導那位禱告的姊妹會有復興之事。「主的秘密」向她揭示,所以她知道。她知道神已進入她的心,完全充滿她,又溢流出來,到她再也無法承受的地步,所以她確知復興要臨到。

  (二)芬尼說,1825年秋天,第一道光劃破了歐尼達郡眾教會的幽暗午夜。那是一位姊妹求來的,而我相信,她從未曾經歷過強力的復興。她心繫罪人,為這片大地銜哀。她不知道為什麼煩惱,但禱告卻愈來愈增加,直到這哀傷彷彿要使她的身體崩壞似的。但最後她卻覺得充滿了喜樂,宣告說:「神已降臨!神已降臨!絕對沒有錯,祂的工作已經開始,且要遍及這個地區。」神的工作果真就此開始,她的全家都得救了,而且神的作為、榮耀遍滿這個區域。

  (三)諾克斯(John Knox 1515-1572 蘇格蘭教會改革家)一向以禱告有能力而著稱,所以英國女王瑪莉(世稱「血腥瑪莉」,她因有羅馬天主教撐腰,曾大肆迫害基督徒。在其統治期間,共燒死了三百多名基督徒)曾說,她害怕他的禱告遠勝於歐洲全部的軍隊武力。事實證明她這麼說是其來有自的。他經常為他的國家之得救而憂傷,以致輾轉反側,無法成眠。他的花園埵酗@處禱告的地方。某晚,他和幾個朋友在一起禱告,禱告中,諾克斯開口說,得救的日子已來臨了。

  諾克斯在其(以神的真理告誡英國基督徒)中,如此寫道:「神已拆毀了女暴君的宮殿。哦,主啊,你是貧窮人的護衛,是遭難者陷於折磨與痛苦時的避難所。無疑地,有一天稱頌神的詩歌將傳遞英國全地。不久,主必親自來安慰你們的心。」他說不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只覺得某件大事已發生了,因為神垂聽了他們的祈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第二天的報紙刊登,原來瑪莉女王死了。

  (四)芬尼在《復興講章》中說:

  我曾聽某位傳道人說過一個實例。在某個鄉鎮,復興已多年沒有臨到;教會幾乎遭到廢棄關閉的噩運,也沒有一個年輕人得救,景況實在荒涼之至。鎮隅一處偏僻的角落,住了一位上年紀的老人,以打鐵過活維生。由於他有極嚴重的口吃,所以聽他講話實在是一件痛苦的事。某個星期五,當他獨自一人在店堣u作的時候,突然心埵]教會與冥頑罪人的光景而大大激動。由於這股哀傷愈來愈大,以致他被迫不得不放下手邊的工作,將店門鎖上,花費整個下午的時間在禱告上。

  他勝過之後,壓力紓解許多,於是就去找傳道人,希望他開一次「特別聚會」。經過一番猶豫後,這個傳道人終於同意了;但內心仍是擔憂,深怕到時只有小貓兩三隻。聚會訂於當晚在一處很大的私宅舉行。當夜幕低垂時,與會人數竟然超過這個建築物所能容納的。起先大家都靜默無聲,後來有一個罪人居然放聲痛哭,說,是否有人願意為他禱告?於是開始一個接一個,絡繹不絕,直到該鎮各角落的人都陷在深深的自責之中為止。最值得一提的是,事後他們驚奇地發現自己悔改的時間,也正是那個老人在他店媄咩i的時候。一次威力強猛的復興緊跟而來。這個患口吃的老人得勝了,他好像一位王子,擁有與上帝同行的大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