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聖別與奉獻

侯秀英

  讀經:尼希米記第十章

  由神的話而認識神的治理

  上次我們讀尼希米記第九章。那婸”鴠H色列人藉著讀神的話,他們的堶探N認識神了。從35節到末了,那婸﹛G「他們……在你所賜給他們這廣大肥美之地上,不事奉你,也不轉離他們的惡行。我們現今作了奴僕,至於你所賜給我們列祖享受其上的土產,並美好之地,看哪!我們在這地上作了奴僕。這地許多出產歸了列王,就是你因我們的罪所派轄制我們的,他們任意轄制我們的身體和牲畜,我們遭了大難。因這一切的事,我們立確實的約,寫在冊上,我們的首領、利未人和祭司都簽了名。」(尼九35-38)

  當日,以色列人怎樣從自己的經歷中想到了神的話;照樣,今日,基督徒也該從自己的經歷中想到神的話才是。但是,我們這些基督徒卻是一些希奇的人!這婸”倩擉轄制,把土產也給了外邦人。的確我們不聽神的話,我們就在不聽神的話之路上走,最終必定達到不聽神的話之終點(結局)。換句話說,就是要收受一些因不聽神的話而結的果子。不知道為什麼,我們雖然收了這些果子,還是不悔改,就是不悔改!譬如:身體受轄制。你看,今天有多少信了主耶穌的人,他們的身體受轄制。普通就是指著疾病、軟弱、為難來轄制我們;而我們因受轄制慣了,倒以為本該如此,那知道這是不對的!這是完全錯了!我們應該醒悟過來,到主面前尋求。

  有一天,我讀到一段關於擘餅的經節,其中有這麼幾句話說:「……無論何人,不按理吃主的餅、喝主的杯,……因此在你們中間有好些軟弱的,與患病的、死的也不少。」(林前十一27-30)我們常因著不遵照神的話而行,以致身體顯出來的光景就是這些事情:軟弱、疾病、甚至死亡!主的話豈不清清楚楚的向我們說麼?我們雖然也讀了,也知道了,但卻不在意!不肯聽!詩篇上有句話說:「無奈我的民不聽我的聲音,以色列全不理我。」(詩八十一11)到底神的話並不是「難聽」的,也不是「難守」的,(約壹五3)然而我們這個墮落的人,就是不喜歡聽神的話,卻喜歡聽人的話,尤其是喜歡聽撒但的話。人這麼一說,我們就聽了;撒但這麼一提議,我們就接受了。其實神的話並不是「難聽」的,可是我們就是不聽;其實神的話也不是「難守」的,可是我們就是不守,這是一件何等令人痛心惋惜的事啊!

  這婸○o些領袖們,包括:首領、利未人、祭司、省長都在這媄惘W了。先是省長,後來是祭司、利未人,再後來是民中的領袖,最後是其餘的民都在簽名。

   「領袖」與「犯罪」

  聖經上說到「犯罪」的事,雖然也說到我們每一個人都會「犯罪」,但是有件希奇的記載,就是特別提到領袖們先「犯罪」,領袖領著百姓「犯罪」。(不過你可別說:「好!那麼我「犯罪」都是這班領袖們帶領的。」把犯罪的責任全數推卸在領袖們身上。)無論在尼希米記或以斯拉記,都說到那些與外邦人聯婚的,不是別人,都是大祭司家堛漱H。由此可見「領袖」是個大事。在家庭中,我們都願意孩子能夠好好地愛主、跟隨主;故此,身為家庭之領袖的父母,就不能不在生活上特別加以留心檢點。我們作父母的多半是用話語教導孩子們愛主;卻沒有在實際的生活行動上叫孩子們看見主,而使他們不知不覺受到影響而願意愛主。這婸○o些領袖現在先簽名了。這是說明他們對於以往「犯罪」生活之覺醒悔悟,而對於今後過聖潔生活將下堅決的心意,感謝主!

  聖經特別記載所羅門王是空前絕後的智慧人;但是,他在與外邦女子結婚的事上並沒有智慧。在這件事上,他毫無神的智慧,反而滿了人的智慧。因為當時埃及是個強大富有的國家,滿有權柄能力的國家,所以等到他一作王,他就和法老結親了。娶了法老女兒為妻。我不知道弟兄姊妹,你讀的時候有沒有讀到這堙H不錯,他蒙神喜悅,他預備建造聖殿;但是,他在建造聖殿之先,已與法老的女兒結婚了。那時他心媄纗D不知道麼?他知道的。那麼他為什麼要這樣做?他為什麼要犯這個「罪」呢?他以為這樣與法老結親可以得到好處,那知道卻是大大得罪神的啊!難怪,尼希米記第十三章26、27節說:「……以色列王所羅門不是在這樣的事上『犯罪』麼?在多國中並沒有一王像他,且蒙他神所愛,神立他作以色列全國的王,然而連他也被外邦女子引誘『犯罪』。如此,我豈聽你們行這大惡,娶外邦女子干犯我們的神呢?」以色列人一直就是犯這個「罪」,就是在這聖潔上沒有遵行神的話。

  出埃及記第二章1節說:「有一個利未家的人,娶了一個利未女子為妻。」底下就說到生了摩西。這好像是一件很平常的事,但聖靈為何要這樣記載?因聖靈實在看中了這件事。原來利未人就是和神聯合的人;所以,是一個和神聯合的人,又娶了一個和神聯合的人為妻。難怪聖靈寶貝這件事,因而珍重地記載這件事!

  那些以色列人一讀神的話,神就對他們說了,他們說:「不將我們的女兒,嫁給這地的居民;也不為我們的兒子娶他們的女兒。」在這聖潔的事上,婚姻實在是個起頭,而在起頭的時候,如果沒有聖潔,日後就會產生一些不潔的後果來。

  我每逢讀到所羅門的時候,就想到雖然所羅門是預表主耶穌。他蓋了那座聖殿,做了那些大事;但到底都是他父親大衛事先預備的,他不過只是照著父王大衛所指示的樣式建造罷了。在他作王的四十年間,他竟花了二十多年之久在建造聖殿和王宮之上,所以他在所建造的宮殿中只不過享受了二十年而已。等到他死了,他兒子羅波安接續他作王。羅波安在位第五年,埃及王示撒上來攻取耶路撒冷;奪了耶和華殿和王宮堛瘧_物,盡都帶走。我算一算,所羅門王用了那麼些年的工夫建造聖殿和王宮,可是只過了這麼一點點的時間就遭受敵人的摧殘蹂躪了!

  人種的是什麼,收的也是什麼

  神雖然是愛我們,但我們若不照著祂的話做,結果就會遭受因不聽話而得的苦難。神的話說:「人種的是什麼,收的也是什麼。」(加六7)這是一定的道理。種豆子就收豆子;種花生就收花生;「順著情慾撒種的,必從情慾收敗壞。」(加六8)我們這個人,有的時候聰明大了反而糊塗了。明明是順著情慾在那媦遣堛滿A還暗暗的禱告主說:「主啊!你可要保佑我啊!」主說:「我是聖潔、公義的神,我無法照著你所盼望的做。」有的時候我常用量度表(體溫計)作個比方:當一個姊妹身體有病發熱了,她實在願意她的熱度趕快退下去,所以她就拿一個量度表來量一量說:「我真盼望我的熱度會降下去!」但是,當她把量度表放在口堣妨寣A雖然她是十分迫切的盼望說:「你這個表可不要再說我發熱了。」然而那個表卻不聽。她究竟有多少熱度,那個表就毫不留情地說出她有多少熱度。所以,當她把表從口堮野X來看一看,還是三十九度,還是四十度。我們的神就是這麼信實,我們如果不走在祂的路上,祂是無法彎曲祂自己而來與我們同行的。我不是說給姊妹們聽,我也說給自己聽。

  「錢」會說話

  在家庭中,婚姻是個起頭,錢財也是一樣重要,如果我們實在信神的話,聽神的話,神也實在會給我們的孩子們預備。但是,我們的心就是寶貝地上的「錢財」。不知道為什麼我們的心就是愛「錢」。愛不愛「錢」?愛不愛?若不是神把我們的心「改變」了,神在我們身上就無法出來。這個「錢」會說話。你聽見「錢」說話了沒有?就是這個好像是死的「錢」,卻活顯出它的靈驗呢!是不是?有的時候你堶惜@來了這個「錢」,聖靈就很清楚的對你說:「你拿出這些來吧!」你堶探N說:「等一等!等一等!拿一半吧!」有沒有?你不要以為「錢」是死東西,它才不死呢?直到今天這個「錢」也向我說話,你聽見「錢」說話了沒有?

  前天,我接到一封信是我所愛的一個孩子寄來的。多年來每逢寫信給這個孩子的時候,就覺得該向她說到「錢」的事,我也曾經略略的提到了這件事,而在她的回信中從來沒有給我表示過她不願意談這件事。前些日子,我在馬尼拉的時候又寫了一封信給她,不知道為什麼當時我覺得該向她直接說到「錢」這件事了,所以我就寫了,也寄了。前天接到的就是她的回信,她說:「你說的實在感動我的心,這些年來我堶惜@直這樣想:(這是神在堶掩☆隉A錢也在堶掩☆)直到我所經營的事業再擴大一點,多賺一點錢才奉獻吧!」她又說:「就著外面看,我們的事業是擴大了;但是,就著實際說,我們倒是負債了!」我真是歡喜,歡喜什麼?歡喜她欠債了;她是我所愛的一個孩子,但我卻歡喜她欠債了。因為若不是這樣子,她就不回頭了嘛。她一直盼望外面作得好,作得大,這就是中了撒但的詭計,叫人貪圖虛浮的榮耀。

  十分之一與奉獻

  我在海外這幾個月,常聽見那邊弟兄姊妹說:「某某弟兄姊妹家堳雃鹵。」我根本不認識那些弟兄姊妹。直到有的時候我碰見一位陌生的姊妹時,我就問:「這位姊妹是誰?」她們就說:「她的家堳雃鹵!」在她們的心目中好像滿了這個「錢」,但很少聽說:「她的家堹u是有主啊!」有主沒有主?有主。信了沒有?信了。得救了沒有?得救了。奉獻了沒有?一定也有奉獻吧!就像剛才這位弟兄說的:「我們的奉獻並沒有聽主的話。」我們常安慰自己的心說:「多少奉獻一點就是了,神也不在乎多或少呢。」但是,我告訴你:「神才在乎多少呢?」我平日不大說這件事,千萬別以為這件事是件小事啊!實在說來,這真是一件深又實際的事情。也許我們會想,神那堨帢o著我們那幾個錢呢?因為神曾說過:「樹林中的百獸是我的,千山上的牲畜也是我的,……因為世界,和其中所充滿的,都是我的。」(詩五十10-12)所以「地和其中所充滿的,世界和住在其間的,都屬耶和華。」(詩二十四1)這樣說來祂要我們那幾個錢麼?祂不啊!祂乃要我們和祂來往,我們不懂這個愛的神的心!

  我常想到這些作父母的,什麼都為著孩子,是不是?提起這件事大家都有經歷了,惟獨奉獻財物大家卻沒有多少經歷。你自己捨不得吃,捨不得用,卻願花在孩子們身上。為什麼你這個身為父母者尚且這樣做,難道你就不信神對待我們也是這樣麼?實在說來,你們無論怎樣地愛你們的兒女,也沒有愛到捨命的地步吧!但是,神卻把祂的兒子賜給我們。「神既不愛惜自己的兒子為我們眾人捨了,豈不也把萬物和祂一同白白的賜給我們麼?」(羅八32)所以,我們所有的全是祂的。

  為什麼不要借貸呢?認真說,基督徒借貸是大大得罪神。有時候不說是借貸就改用一個好聽的說法,說是「通融」「通融」。你這個「通融」豈不也是借貸麼?我們的父親是天上的父,祂已把天上地下所有的都賜給我們的主耶穌了。申命記第二十八章12-14節說:「耶和華必為你開天上的府庫,按時降雨在你的地上;在你手堜瓵鴘漱@切事上賜福與你;你必借給許多國民,卻不至向他們借貸。……耶和華就必使你作首不作尾,居上不居下。」當你聽見這些話時,你會覺得很好聽,就說:「我要作頭不作尾。」但你若不聽神的話,你就是作尾,甚至連尾都作不上。這是神的話,神的算盤和我們的算盤是兩個打法。保羅說:「愛是不計算。」你向神應該不計算才對。但我們向神計算不計算?姊妹,我們是主的人,所以所有的都是祂的了。一收到錢趕快拿出來。有的人就說:「等到我用了以後再把剩下來的拿出十分之一來。」你是什麼人?神的話那堿O這樣說嗎?

  有些時候我堶控`有責備,責備什麼呢?責備我們不但是個會犯罪的人,我們更是個會疏忽的人。按理,我們就是收到小小的東西也該在主面前說:「主啊!你看!」也許你對那些東西的估價不一定對,但是對不對總是在主面前,總是在神面前按著估價拿出「十分之一」來奉獻。當然,如果是錢那就很清楚了。「十分之一」是神的,該歸給神。若不然,神會打發祂的大軍隊,就是蝗蟲、蝻子、螞蚱、剪蟲來吞吃我們所栽種的。正如申命記第二十八章38-39節所說:「你帶到田間的種子雖多,收進來的卻少,因為被蝗蟲吃了,你栽種修理葡萄園,卻不得收葡萄,也不得喝葡萄酒,因為被蟲子吃了。」所以你不要以為祂聽禱告是信實的;實在說來,祂不聽禱告還是信實的。祂真願意我們向著祂就是這麼聽話。特別在這婸”麈囿漱l民是聖潔的,不能隨便與外邦人通婚,因為主的話說:「惟有你們是……聖潔的國度,是屬神的子民。」(彼前二9)

  接著就說到「安息日」。「安息日」就是安息在神的工作上。我們常是叫苦叫累,好苦啊!好累啊!這就是不守「安息」。神是先把所有的都造好了,最後才造人,什麼都有了才造出我們來享受。天地萬物都造齊了,神看著一切所造的都甚好,神就「安息」了。為什麼舊約再三的說守「安息」!守「安息」!守「安息」!而到了新約主耶穌反而不守「安息」了呢?原來除了那個「安息」以外「另有一『安息日』的『安息』」為神的子民存留。因為那進入『安息』的,乃是歇了自己的工。」(來四9-10)信神的工,信神都作了。

  你為什麼不奉獻「十分之一」呢?豈不是怕挨餓、怕受凍、怕貧窮、怕吃苦麼?所以就自己想辦法守著那一點點錢,捨不得奉獻,那知道越守越餓,越守越凍,越守越窮,越守越苦呢?神領以色列人出埃及,在曠野四十年之久,他們所有從埃及帶出來的錢用了沒有?沒有。神真是智慧的神啊!四十年的沙漠曠野生活,根本用不著錢。那堿J沒有店舖,也沒有小攤,連賣燒餅油條的都沒有。所以有錢也沒有地方用。他們四十年間所受的訓練,就是:「信」神。照樣神今日訓練我們這班蒙救贖的人「信」祂。不要想我是說給你們聽,我也是說給自己聽。我們彼此代禱吧!

  「信」祂!「信」祂!「信」的人「安息」了!不但你自己「安息」了,你的環境也「安息」了,你的妻子兒女也「安息」了,連你家中所有的全都「安息」了。歇了自己的工。接著下面就說:「神的道是活潑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兩刃的劍更快,甚至魂與靈,骨節與骨髓都能刺入剖開,連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來四12)我們這些人和世界混合膠結在一塊兒,但神的話能在我們堶惆諵J、剖開、辨明。要緊的,是要讀神的話,神的話是兩刃的利劍,它能把我們分開。

  最後又說到奉獻了。若是弟兄姊妹一個一個都跟隨主,那怕聚會不活起來呢?有的說:「我家媥i一隻母雞,現在下十個蛋了,我拿出一個來。」你也許要覺得這好像小孩子一樣,那知道這正是神所喜歡的。記得我小時候常聽母親說:「我那隻雞下蛋了,我要拿出一個來,擺在另一個地方。」當時,我還笑她呢!但事到如今卻實在上了我的心。實在說:神並不是要你我的東西,神乃是要你我的「心」啊!你樹上結了那麼些果子了,摘下來數數看,有多少?當然你不能把其中「十分之一」的果子,一個一個的丟到天上去;但你可以按時價估定拿出「十分之一」的錢來奉獻,或是把那分別出來「十分之一」的果子送到主所要你送去的地方。你這樣做,你堶探N會歡喜,其實還不是你歡喜,乃是主在你堶掬w喜出來。

  若是你買了一百個桃子來家,你有十個孩子,每個孩子給五個。分、分、分,他們都拿去了;但其中有一個孩子,他又從這五個桃子堶探z出一個最好的來,說:「媽媽,我把我的桃子當中最好的一個給你。」你歡喜不歡喜?你一定歡喜的說:「這個孩子這麼好!」如果來了客人,你一定立刻告訴他:「我這個好孩子是多麼可愛,多麼懂事啊!我給他五個桃子,他竟揀一個最好的來給我。」這是和神的交通。

  有一天,我碰見一個小孩子,我和他也有一點認識,他拿著一樣東西正在那兒吃;他的小手滿了灰土,我就說:「好不好給我一點吃呢?」他想了一想就說:「好!」接著他就從口堮野X來擘了一塊給我。這真是成為我的試煉,我到底吃不吃呢?我堶掩﹛G「還得吃!」於是我就接過來吃了。親愛的弟兄姊妹,我們的口,我們的手,我們所拿的東西不曉得有多髒?竟然這位至高、至大、至可畏、至聖潔的神,肯從我們手堭筐,我們真是不曉得該如何俯伏敬拜?

  在這堥癡S有說到什麼希奇罕有的事,而是說到一些極平常的東西,如:銀、柴,地上初熟的土產,樹上初熟的果子,頭胎的兒子,首生的牛羊,五穀啊,新酒啊,油啊,統統都要奉獻。這樣一來就把以色列民的心都抓了去,這叫作正常了。若是生活在熱帶的人,因為熱帶的樹木是成年結果的,所以他們的奉獻是成年的奉獻,不斷的奉獻,天天的奉獻。感謝主!奉獻到神的殿,就是神的家,也就是永生神的教會。【註】             

摘自:七筐(第一大筐)

【註】:

  新約的錢財奉獻是包括在全人奉獻之中,(羅十二1-2) 因此是全部奉獻,然後作神的管家,這是主耶穌對少年官的吩咐。(太十九1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