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愛的教育法(八)

鮑思高

  教育兒童,應該同他在一起

  鮑思高常設法和學生們一起,或在操場上參加他們的遊戲,或坐在草場上,向學生們講話;這時在他四周環繞著七、八圈的學生,都靜靜地留神聽他講話,正如鮮花面朝陽光一樣。

  有一位鮑思高早期的校友,巴來西奧作證道:「我還記得當時在膳堂堛漕犖堭“峞C那埵陶\多孩子;有的遊戲、有的唱歌、有的大叫;有的站著、有的站在凳子上、有的立在桌子上,在鮑思高四周,形成了好像一座人頭的山。鮑思高不忘記任何一個人:給這個說一句話,給那個用手撫愛一下,對另一個看一眼,或微笑。大家都很快樂,最快樂的是他。鮑思高就是在進食的時候,也進行他的教育工作。同學生們在一起,是他的一種嗜好,是他所無法自制的。」

  為能教育兒童,必須同他們在一起。有一位心理學家說:「教育兒童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只要有像一個隱修士那樣的耐心,一個太空飛行員那樣的鎮定,只需要很少的睡眠。」有人問他:「你對發育時期的青年,有什麼意見?」他回答說:「青春時期,是人人都經過的一個很正常的發育時期,可是青少年的父母並不了解。」如果要了解兒童,教育他們,必須像鮑思高那樣,同他們在一起,生活在他們中間,與他們打成一片。

  這是同在一起的妙用!為使一個人快樂,安慰他,並不是必須做什麼事,或說什麼話;況且這也不是常能做得到的事。只要與人同在一起就夠了;就是說,要用出所有的力量,同情別人,愛護幫助別人。一個小孩子哭泣,害怕,媽媽來了,他就破涕為笑。

  可惜,有許多人,在他們的生命中,卻沒有一個與他們同在一起的人。他們真好比福音書堜珧O載的那個長年躺在靈池邊的癱子;他對耶穌說:「沒有一個人,在水動的時候,幫助我下水。」

  應該教導兒童,至少在某些特殊的情形下,也要在別人身邊,去安慰他們,使他們喜歡。以下就是這種特殊的情形:

  *在別人很高興的時候;例如久別之後,重逢一個親愛的人。與快樂的人同在一起,也能增加他的快樂。

  *在別人很痛苦的時候。兒童本來不會想到,自己應同受苦的人在一起;或因他膽怯,不敢這樣去做。不過我們應該教導他們這樣去安慰別人。

  *訪問病人。往往病人的生活很孤獨寂寞。應該訓練兒童去訪問那些與他們同年的病人,或受苦的人。耶穌曾強調了與受苦的人同在一起的重要性;不僅是那些給渴者一杯水喝的人,祂給他們許下了天國之賞,而且也給那訪問孤獨受苦的人,許下了同樣的重賞:「我在獄中,我有病,你們來探訪我。」(太二十五36)為能了解別人,贏得別人的愛,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在別人身邊,與別人同在一起。這就是說,用我們的心靈的愛去照亮別人。

  鮑思高深明此理,所以常設法與孩子們在一起,而總不感到厭倦。

  【註】:主耶穌三年半傳道的原則,大多是到猶太人和外邦人的地方,與他們同住、交通,再向他們傳道。(約四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