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八 福

潘霍華

  經文:

  「耶穌看見這許多的人,就上了山,既已坐下,門徒到祂跟前來,祂就開口教訓他們,說:虛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哀慟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安慰。溫柔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承受地土。飢渴慕義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飽足。憐恤人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蒙憐恤。清心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見神。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人若因我辱罵你們,逼迫你們,捏造各樣壞話毀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應當歡喜快樂,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在你們以前的先知,人也是這樣逼迫他們。」(太五1-12)

  讓我們想一想這個場面:耶穌在山上,四週聚著群眾與門徒。

  百姓看見耶穌帶著一些圍繞著祂的門徒。在不久以前,這些人完全與群混合在一起,他們和其他的人沒有什麼分別。但後來他們聽了耶穌的呼召,於是立刻撇下所有的來跟從祂。自從那個時候開始,他們的整個身體與靈魂都已經屬乎祂了。現在無論祂往那堨h,他們都跟著祂走,和祂一同過生活。他們已經遭遇了一種獨特的事。但這個不協調和冒犯人的事實使百姓希奇的注目。

  被召的門徒

  門徒看著百姓,他們自己原是從百姓中走出來的。這些百姓是以色列家迷失的羊,是神的選民。當耶穌在百姓中選召門徒的時候,他們所作的,(就是以色列家迷羊自然而然且必須作的)--他們跟從了好牧人的聲音,因為他們認識祂的聲音。(約十3)因此,他們參加作門徒,就證明了他們是這百姓的一份子;他們要住在他們當中,進入他們堶情A傳揚耶穌的宣召和作門徒的榮耀。然而結局將會是怎樣呢?

  耶穌看著祂的門徒。他們已經公開地離開眾人來跟從祂。祂已經呼召他們每一個人,他們也聽了祂的呼召而撇下了一切。現在他們生活在缺乏和困苦當中,是窮人中最窮的,最困苦的,是飢餓的人中最飢餓的。他們只有祂,有祂就沒有一切,實際上在世上一無所有,但藉著祂和神,他們卻有了一切。

  祂已經找著了的只是一小群,而當祂看著百姓的時候,祂所尋找的卻是一大群。門徒與百姓是屬於一起的。門徒要作祂的使者,他們要在每一個地方尋找願意傾聽和願意相信的人。然而在他們兩方面之間卻自始至終都存有敵意。神子民對祂及祂的話所有的憤怒,都要落在祂的門徒身上;他們也要像祂一樣地被棄絕。十字架的陰影伸展開來。基督,門徒和百姓--耶穌及其教會受難的戲台已經佈置好了!

  有福的原因-被宣召

  因此,耶穌稱門徒為有福的。(比較路六20以下)祂向那些早已響應祂底宣召的人說話,而他們之所以貧窮,困苦與飢餓,就是因為那個宣召的緣故。祂稱他們為有福,不是因為他們的苦難,或他們所作的捨棄,因為這些事的本身不是有福的。唯有那使他們準備忍受貧窮與撇下一切的呼召和應許,才足以保證福氣。無疑地,耶穌有時說及貧苦,有時又論到有意的捨棄一切,好像這些事在門徒身上有特殊的德行一樣,但那絕不是這個意思。忍受外表的貧乏和甘心自願的捨棄,原因是一樣的--都在於耶穌的呼召和應許。貧乏和捨棄兩者的本身都沒有真正的價值可言。【註一】

  耶穌在這群聽眾面前稱門徒是有福的,呼籲眾人為這事作證,實不免使他們感到驚奇。因為神應許給整個以色列的遺產,在此竟給予耶穌所選召的一小群門徒了。「天國是他們的。」然而門徒與百姓是一個整體,他們都是教會的肢體,是神所呼召的。因此,這種福氣的目的,是在帶領所有聽見的人作決定和獲得救恩。使一切的人蒙召,要得神所應許的。門徒被稱為有福,乃因他們聽從了耶穌的呼召,而全體百姓之蒙福,卻因為他們是蒙應許的繼承人。然而他們現在會相信耶穌基督和祂的話,而提出繼承這份遺產的要求嗎?或者他們會拒絕接待祂,以致陷於背道中麼?那就是尚未解答的問題了。

  一、「虛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太五3)

  門徒在生活的各方面,都逃不出貧乏的命運。他們純乎是「貧窮的」。(路六20)

  他們沒有保障,他們沒有自己的財產,甚至沒有寸土可以稱得上是自己的家,他們在世上也沒有可以絕對盡忠的社團。更有甚者,他們沒有可使他們得到安慰或安全的靈性力量,經驗或知識。為了祂,他們已經失去一切了。為著要跟從祂,他們甚至失去了他們自己,及一切可以致富的東西。現在他們是貧窮的--他們是如此的沒有經驗,如此的愚拙,以致除了呼召他們的一位以外,他們竟別無盼望。其實,耶穌也知道其他一切的人,那些國教的代表和傳道人,知道他們享有偉大的名聲,知道他們的雙足站得穩固,知道他們的根基深深地建築在文化和民間的崇敬上,且為時代的精神所塑造。【註二】

  天國在他們身上開始

  然而被稱為有福的不是他們,乃是門徒--天國是他們的。天國要在他們的身上開始,因為這一小群為了耶穌的緣故,過著絕對捨棄一切和貧窮的生活。就是在那種貧窮的生活中,他們成了天國的承繼者。他們在暗中有財產,他們的寶藏是在十字架上。而且他們得了應許,知道終有一天要有形有體地享受天國的榮耀,因為在原則上,這早就在十字架的絕對貧窮中實現出來了。

  這種福氣與出現在於政治和社會宣傳中的曲解,相去真不止十萬八千里。敵基督者也稱窮人為有福的,但不是為了十字架的緣故,不是因為十字架包涵了一切貧窮並將之化為祝福的泉源。事實上敵基督者藉政治和社會的思想體系來攻擊十字架。他可以稱這是出於基督教的,但這樣做只是使他成為更可怕的敵人而已。

  二、「哀慟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安慰。」(太五4)

  在每一種祝福之間,門徒與百姓的鴻溝愈來愈遠了,而他們之被召,要從百姓中走出來,也愈來愈明顯。當然,耶穌說「哀慟」是指不必希求世界稱之為和平安和繁榮等事:祂的意思是拒絕和世界協調,或適應世界的標準。這樣的人要為世界及世界的罪惡與命運哀慟。當世界沉醉於假期享樂之中時,他們站在一邊,而當世界歌唱「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時候,他們卻哀哭。他們看出儘管船上的人尋歡作樂,但船已經開始下沉了。世界夢想進步,權柄和前途,但門徒卻默想將來的結局,最後的審判和天國的降臨。世界是想不到這崇高境界的。既然如此,門徒就成了世上的異鄉客,不受歡迎的人,及和平的擾亂者了。無怪乎世界要棄絕他們!當整個國家在歡宴的時候,為什麼基督教會老是站在外面觀看呢?教會的人難道對他們的同胞沒有諒解和同情麼?難道他們成了恨入者麼?不是的,沒有人比門徒更愛其同胞,沒有人比基督徒的團契更了解其同胞,但由於那種愛的驅使,他們就不得不在一旁哀慟了。路德在此將那個希臘字譯為德文的Leidtragen(擔憂),實在是一種令人稱賞且富於暗示的思想。

  承擔別人憂患

  因為這堛熊菢威I就是承擔憂患。門徒的團契並不避開憂患,當作不關己的事一樣,乃是願意將之承擔起來。他們這樣做,就顯出他們與其他人的關係是何其密切。然而同時,他們沒有到外邊去找尋苦難,或欲採取輕蔑的態度以擺脫苦難。他們在跟從耶穌基督的時候,遇見了什麼苦難,就為了祂的緣故承擔起來。憂患不能使他們疲倦,不會使他們驚恐,也不能使他們在重壓之下爬不起來;絕不,因為他們背負憂患是靠著那扶持他們的那一位,祂已經在十架上擔當了全世界的苦難。他們在與那位被釘者的交往中,共同擔當憂患:他們能夠站在世界上作客,是靠著那一位的力量,因為祂在世界上也沒有人認識的,所以就被釘死了。這就是他們的安慰,或說得更貼切一點,這個人就是他們的安慰,是他們的安慰者。(比較路二25)這個異鄉客的團體在十字架中找到了安慰,他們之得到安慰,乃是因為他們被置於以色列的安慰者等待著他們的地方。因此,他們無論是在今生或來世,都在他們被釘死的主塈鋮鴗F真正的家。【註三】

  三、「溫柔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承受地土。」(太五5)

  這個異鄉客的團契自己沒有與生俱來的權利,以保護他們在世上的肢體,而且他們也不要求這樣的權利,因為他們是溫柔的,他們捨棄自己一切權利,並為了耶穌而活。當他們被責罵的時候,他們保持和平;當他們被虐待的時候,他們就安靜地忍受;當他們被驅逐的時候,他們就離開他們的立足地。他們不會到法庭去辯護他們的權利,他們蒙受不公平的時候不會發脾氣,他們也不堅持他們在法律上的權益。他們決定將一切權利唯獨交給神--有如古代教會所解釋的:non cupidi vindictae(他們不欲伸張自己的義)。他們的權利唯獨在神的旨意堙C他們的一言一行都顯出他們不屬這個世界。世界用憐憫的聲調說:留天堂給你們吧,那就是他們的地方了。

  承受新世界

  但耶穌說:「他們必承受地土。」新世界是屬於這些沒有力量,被褫奪公權的人。那些現在藉暴力與不義獲取地土的,將要失去地土,而那些在此完全加以捨棄的,因為他們溫柔以至於被釘十架,所以將要統治這個新世界。我們絕不可像加爾文一樣,將這件事解釋為神要在世界之內施行法律的裁判。這堛熒N思乃是說,當天國降臨的時候,地面將要更新而屬於耶穌的羊群。神並沒有捨棄世界;祂創造了世界,差祂兒子降世,並在其上建立了祂的教會。因此,在今世已經有了一個開始。神已經賜下了記號。無能無力者在此時此地已經承受了一塊土地,因為他們即使在受到十架一般的迫害中,仍然擁有教會及其團契,產業,與弟兄姊妹。世界的更新始於各各他,並要從那媦s傳開來,因為那溫柔的一位就是死在那堙C所以到了天國最後來到的時候,所有溫柔的人必定獲得這世界。

  四、「飢渴慕義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飽足。」(太五6)

  跟從耶穌的人不獨捨棄他們的權利,他們捨棄他們自己的義。他們憑自己所作的犧牲與成就得不到稱讚。他們除了飢渴慕義以外,不能得到義(這對於他們自己的義及神在地上的義亦然),他們永遠向前仰望神將來的義,而不能為自己建立義。那些跟從耶穌的人在路上飢渴了。他們渴望所有的罪得到赦免,渴望完全的更新,也渴望世界的更新和神的律法得以完全建立起來,他們仍然脫離不了世界所受的咒詛,他們還是受世界的罪所影響,他們所跟從的一位必定要受咒詛,死在十架上,為追求義而發出絕望的呼聲,說:「我的神,我的神,為什離棄我?」然而門徒不能超過其主,他們也要跟從祂的腳蹤。蒙受應許而得到飽足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所領受的義不是空的應許,乃是實實在在地得到飽足。他們將要在彌賽亞的筵席埵Y生命的糧。他們是有福的,因為他們已於此時此地吃著這糧,因為在他們飢餓中,已為生命的糧所滋養了。【註四】

  五、「憐恤人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蒙憐恤。」(太五7)

  這些沒有財產與能力的人,這些世界上的異鄉客,這些罪人,這些跟從耶穌者,在他們與祂一起生活中,已經捨棄他們自己的尊嚴了,因為他們是憐恤人的。他們自己好像還不夠貧乏和困苦一樣,他們要將別人的困苦、羞辱與罪過放在自己的身上。他們對於被踐踏的,患難的,可憐的,犯過失的,被遺棄的,以及一切憂傷煩惱的人,都懷有一般無可抗拒的愛。他們到外面尋找一切陷於罪過當中而受苦的人。他們滿著憐憫,並不以為有什麼太大的困苦,有什麼可怕的罪是他們所擔當不了的。如果有人陷於不名譽中,憐恤人的就犧牲自己的名譽加以保護,將別人的羞辱放在自己的身上。他們與稅吏和罪人來往,並不介意因此而招致羞辱。為了要憐恤人,他們丟棄人生中最寶貴的東西--個人尊嚴和名譽。因為他們知道唯一的名譽和尊嚴就是主自己的憐憫,那是他們的生命唯獨賴以為生的。因為祂也不以門徒為恥,祂成了人類的弟兄,死在十架上擔當了他們的羞辱。這就是耶穌--那位被釘者--所表露的憐憫了。而祂的跟隨者也完全靠著那種憐憫,並且為著那種憐憫盡其義務而得以存活。這種憐憫使他們忘記了自己的名譽和尊嚴,並尋找拯救罪人。他們樂於捱罵,因為他們知道那樣做就有福了。他們相信有一天神要親自下來,將他們的罪和羞愧放在祂自己的身上。祂要用祂自己的名譽遮蓋他們,並除去他們的羞辱。耶穌擔當罪人的羞辱和用自己的名譽遮蓋他們,乃是祂的光榮。憐恤人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的主是那樣的憐恤人的一位。

  六、「清心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見神。」(太五8)

  誰是清心的人呢?就是那些已經將他們的心完全交給耶穌,使祂單獨管理他們的人。只有那樣的人,他們的心才既不為他們自己的邪惡,亦不為他們自己有摻雜的德行所污染。清心的人像選當墮落之前一樣,單純得好似孩童,既不知善,亦不知惡:他們的心不為其良心所管轄,卻受治於耶穌的旨意。如果人捨棄自己的善,如果他們在痛悔中已經放下了自己的心思,如果他們唯獨依靠耶穌,則祂的話必然要潔淨他們的心。在此,心靈的純潔是與一切外表的純潔,甚至是出於誠意的純潔相對照。清潔的心對善與惡同樣地純潔,這完全屬於基督,並且唯獨仰望在前面行走的那一位。只有那些在今世已經單獨地仰望耶穌基督--神的兒子--的人,才會看見神。因為唯其如此,他們的心才能免除一切污穢人的幻想,不為矛盾的意慾所分散。他們完全沉醉於默想神之中,他們要看見神,因為他們的心已反射出耶穌基督的形像了。
七、「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太五9)

  耶穌的跟從者被召進入平安堙C祂宣召他們的時候,他們就得著平安,因為祂是他們的平安。然而現在耶穌告訴他們,他們不獨必須要有平安,同時也要使人有平安,為了那個目的,他們於是捨棄一切強制和暴行。因為在基督的國度堙A這樣的方法是不會得著什麼的。祂的國度係和平的國度,祂的羊群也以平安彼此問候。祂的門徒寧願自己忍受痛苦以保守和平,而不欲別人吃苦。別人要破壞團契的交往,他們卻加以維護。他們捨棄一切自我要求,並且默默地忍受別人的仇恨和損害。他們這樣做,就以善勝過了惡,並且在世界戰爭和仇恨中建立了神的和平。然而那種和平最明顯之處,就是他們願意與惡人和平相處,並準備好要在惡人的手上受苦。締造和平的人願意與主同背十字架,因為和平是在十架之上完成的。現在他們既然參加了基督的復和工作,所以就被稱為神的兒子,如同祂是神的兒子一樣。(羅十二17-21)

  八、「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太五10)

  這不是指神的義,乃是指為公正的緣由而受苦,為他們公正的判斷和行動而受苦。他們之異於世人,乃因他們為基督的緣故而捨棄了一切財產、權利、公義、名譽和力量。以致遭受這些苦。世人要因他們而感到憤怒,所以門徒就不免要為義受逼迫了。世人對於他們的使命和工作,不獨不感激領受反要棄絕他們。因此,耶穌賜福給他們,不僅為了他們承認祂的名而直接受苦,更因他們為任何正直的緣由而受苦,這是很重要的。他們所領受的應許和貧窮的人一樣,因為在受逼迫的事情上,他們也是同樣的可憐。

  擁有八福的團契

  在說完這八福以後,我們自然想知道究竟世上有沒有地方可以容得下這樣的一個團體?顯然地,世上只有一個地方是這樣的,在那塈畯怚i以找到那最貧窮、最溫柔、和最痛苦的人--那就是在各各他的十字架上。八福所描述的團契,是那位被釘者的團契。與祂同在就失去了一切,但同時也得著了一切。「有福了,有福了」的呼聲從十架上發出來的。

  最後的一福是直接對門徒而說,因為唯有他們才能明白,「人若因我辱罵你們,逼迫你們,捏造各樣壞話毀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應當歡喜快樂,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在你們以前的先知,人也是這樣逼迫他們。」(太五11-12)門徒「因我」而受辱罵,但也是因祂的緣故,這種辱罵就落在祂自己的身上。擔當過犯的是祂。咒詛,可怕的逼迫和邪惡的毀謗,都證實門徒與耶穌交往是有福的。這是沒為辦法不這樣的,因為這些溫柔的異鄉客注定要引起世界的侮辱,暴行和毀謗。這些可憐溫柔者的聲音太過嚇人,太響亮了,但他們忍受痛苦時卻太過沉寂了。他們貧窮的見證太有力了,他們對世界的虐待也太過容忍了。這是十分嚴重的,所以當耶穌稱他們為有福的時候,世界卻大聲喊叫:「除掉他們,除掉他們!」是的,但他們到那堨h?去天國。「應當歡喜快樂,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在天國堙A貧窮的人要住在喜樂的廳堂。神要親手擦去那些在地上哀慟者的眼淚。祂在祂的筵席中要餵養那些飢餓的。在那堙A殉道者帶有傷痕的身體已經變為榮耀了,他們除去罪惡和悔改的破布,穿上永遠公義的白袍。這種歡樂的呼聲達到站在十架底下的小群,並且他們也聽到耶穌說:「你們有福了!」

  【註】:

  一、羅馬皇帝朱利安Julian在一封信中,曾經這樣地開玩笑說:「他之所以將基督徒的財產充公,乃是使他們窮得可以進天國。」

  二、八福不只是潘霍華對經文實際深刻的註解,而是他本人親身的經歷。這一點我們可以從他的殉道史,特別是他在牢獄中的生活,可以得到印證。

  譯自:作門徒的代價卷二第一章 (The Cost of Discipleship : Dietrich Bonhoeffer)

  【註一】:出於肉體的宗教活動的捨己是沒有價值。(參林前十三1-3)

  【註二】:馬太福音是論到天國子民屬靈的光景。馬太福音第五章論到心靈的貧窮、捨己。路加福音第六章是論到門徒在生活上的貧窮。

  國教的代表和傳道人,是指當時德國的國家宗教的職員。

  【註三】:門徒之所以承擔別人的憂患,乃因他們承擔了別人靈魂和肉身上的憂患。(太二十五34-36,提前二1-5)

  【註四】:門徒因耶穌基督的義,得以住在神的家得到屬靈的飽足。(羅五1-11;加二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