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衣凡小傳(一)

 

  簡介:

  十九世紀最是基督榮耀教會靈性復興的高峰,神在歐洲大陸不斷地興起許多信心的見證人,他們效法使徒們及保羅走在神榮耀的道路上,進入信心見證人的行列。

  在德國的衣凡姊妹,得蒙當代屬靈人的幫助,如在德國建立孤兒院的法蘭克,在英國建立二千多人孤兒院的慕勒,及在中國開創內地會的戴德生。她因著基督十架救贖的大愛,得以敞見基督熱愛貧病的心,雙眼得開啟獻身於幫助貧苦無依的群眾。

  這位富有家庭的姊妹,雖然承受大筆的遺產,但她看見周圍人們的痛苦和需要,心中燃起渴望被神使用的熱焰。因此,她棄絕自己所有一切,投在主腳前,效法她的救贖主成了貧窮,叫她周圍的群眾因她的貧窮,可以成為富足。(林後八9)

  1884年她17歲時蒙恩得救,因著基督十字架的啟示,經過一年與主更深的交通,她完全奉獻,且蒙主呼召照顧貧苦的窮人。1888年2月她21歲時,蒙父親應允在自己家中成立《衣凡之家》,開辦孩童縫紉班和看護病人,並供應貧困孩童早餐。後來,因著窮人各種需要從托兒所,孩童課後班,直到接待貧病的接待所。從這時候起,她得到三位使徒--信心使徒、愛心使徒,和聖的使徒的屬靈幫助,經歷了內心舊人的掙扎和身體疾病的磨煉。英國威爾斯復興時,她到英國倫敦得到貝斯德夫人屬靈醫治的幫助,又在威爾斯她得到賓路易師母信息的幫助。1905年10月她與她的同工姊妹們進入靈性的大復興。從此,她們與慕勒一樣進入信心服事的道路。到了1910年43歲時,神擴充她們的工作,吩咐她們成了《無家之家》,經過四週的禱告,她們得到一座大城堡。

  從1910年到1924年,十四年間《無家之家》已經擴充至十四多家,從德國到波蘭,小茅蘆,大廈、別墅,以至城堡,有些租用,有二十三所大廈,這些美麗的家,收納二千多孩子。

  她一生的道路,正像保羅一樣定意效法耶穌的死,使耶穌的生,也顯明在她身上。她禱告的詩句是:

  「主啊!如果道路引到受苦死,請抓住我使我安靜平穩如孩子。」

  她不但自己走上十字架榮耀的道路,也為許多切慕屬天榮耀的姊妹開創了一個效法基督的場所--《無家之家》,在這埵o們一同被塑造「成為靈宮,作聖潔的祭司,藉著耶穌奉獻神所悅納的靈祭。」(彼前二5)

  衣凡小傳

  你未出母胎,我已分別你為聖。(耶一5)

  「神藉著我母親聖潔的生活,和她忠心的禱告,極早訓練我,準備我將來的工作。我們的母親永遠留給我們一個高貴的榜樣。我們孩童時期所有屬靈的抱負,都是她的禱告、生活和寫作所激發的。當神顯得越遠的時候,這些影響就越為有力,如同堅強的繩索拖我們往上去。

  「我的父親對於他孩子們的發展亦極具感力,雖然方式絕然不同。他精力充沛,行動活潑。他外面威嚴莊重,其實堶惘s著慈愛、溫柔。他教養我們簡單剛強,從不允許我們訴苦哭泣,也不准許叫痛說怕。他自己堅忍不拔,所以盼望我們亦能自約,克服一切艱難和軟弱,甘心忍受各種艱苦。

  一、破碎

  「在1880年當我十三歲時,我的母親經過多年的病痛溘然長逝。她離開我們,正像太陽下沉一般;一個高大的城堡缺了她,變成暗淡虛空。清早和黃昏我獨自溜進空寂無人的房間,試著抑制我心堛滲k痛和渴念。她的驟然離世,喚醒了我堶悸漪X軟溫情,使我開始尋求神。可是不久我天然的頑固不化又勝過了我。我惟一的朋友和知己,就是一隻大狗。我的兄弟姊妹卻說我像個野蠻的獵人。

  「我最愉快的時間,乃是帶著我的大狗在森林堻}遊數小時之久,不論有徑無路我都勇往直前。有時暴風雨驟至,吹得樅樹呻吟傾側,烏鴉成群嘰嘰亂叫,我歡樂得可以竭叫。有時在我心魂間遙見一位聖者站在前面,這是我的主。祂注視著我,搜查我的心,似乎要得著我。但是「不,不,祂不能克服我。我要自由,沒有人可以剝奪我的自由。」於是返身擠進森林,寧可乘著風雨的翅膀飛翔,不願在天堂歌唱哈利路亞。然而天地的主,究竟比我剛愎的心強而有力。祂從我奪去所有,使我孤苦無告,終止我的自由和驕傲。人生猶如不解之謎,在我前面似有深淵張口威脅著要吞滅我。

  「我十五歲之時,父親續絃。同時也預備我的小姊妹和我受堅信禮。我聽見這個消息,決意公開抵抗,無論如何不能就伏於我認為無法接受的信仰。甚至在學道的時候,我總設法避免答覆那些教會問答。那時我寧可作異教徒,也不願作基督徒。

  「十七歲我首次認真渴慕更高的事。我自己,十分不滿,試想作好,竭力作好,縱無大效,亦所不顧。這時一種憐憫的心思在我堶捫E起,我也喜歡幫助別人。我的頭一個對象,乃是住在森林那邊茅屋堛漱k孩,她的腿受了傷。晨更露水尚濕,人還未起,我就跑去,包裹她的傷,並在茅屋門口讀故事書給病孩和她的同伴聽。這兩個波蘭孩子定規曉得很少,但我已經盡我所能,而且我們彼此也喜歡作伴。

  「在秋季,正在我將近十七歲之時,我們重回柏林,又開始受宗教訓誨。我的見解比較開通,容易適應環境;樂意接受指導,明白基督徒的信仰,縱我仍舊決定不能接受心底所未能相信的信條。

  二、光照悔改

  「神自己收我進入祂的學校。我自以為有的,都破碎了。我什麼都沒有,腳底無實地、無前途、無天堂、無永遠、無神。哦!我晝夜尋求真理,可是找不到。生命是什麼?死亡是什麼?時間是什麼?永遠又是什麼?這些問題攪我腦漿,但是百思不解。偶而有幾句話臨到我,如同半夜明星閃礫照耀,大概我曾經在那堜戴L,然而記不起是誰所說:「我將這些事告訴你們,是叫你們在我堶惘野郎w。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約十六33)這些話充滿了應許,我驚奇竟有人能夠說:「我已經勝了世界。」這人是誰呢?我並不認識祂。

  「在降臨節的第一個主日的前一週,我獨自坐在斗室內,準備我的學道功課。我的視線落在約翰福音第十章上。我讀到好牧人的故事,這位好牧人我從未聽見過。一切對於我都是新奇的。可是我看得十分清楚;我是隻失迷的羊,而耶穌呢?祂莫非就是好牧人?「主阿!假如這是真的,你是那位好牧人,我願意也歸入你的羊群。」於是我的心得著安息,我得著了答案。這是一個新生命的開端。

  「在我堶惟M在我四圍的一切都改變了,縱然不過一線明光破入我黑暗的心房,我已經曉得主已向我顯現,從此我屬於祂。

  三、得救

  「已往我未曾聽聞到『得救』這個名詞,我也沒有向任何人述說我所經歷的,然而很明顯的在我堶惜w經起了變化。降臨節的第一個主日,我初次自動去參加聚會。那篇道是講到耶穌如何進入人心,好像專門為我講的。我現在知道所經過的事了。此後我害病,不克繼續學道,乃開始閱讀新約。我的光景猶如異教徒初次聽見福音一般。耶穌的要求嚴肅的打動我。這件事乍看十分希奇,祂竟然要求一切,而祂所給的僅是自己和十字架。果真,祂既能這樣作,就配得我們一切,撇下所有來跟隨祂。那時我毫不計代價;是否能夠一面跟隨主、一面愛世界。我再也無法離開祂,所以我必須犧牲,棄絕自己。這是清楚的,我就決意出任何代價接受神的條件。

  四、與主交通

  「和基督的啟示同時來的,還有一種熱愛貧病的心。這種心情非常有力,充滿了我的心思。我的雙眼睜開看見世上的痛苦。我和受苦的人同苦,我只有另一願望,就是獻己幫助他們。在我的腦海堙A我看見上西利西百姓的困苦,希奇我以前從未注意過,我深知我存活的緣由何在。我不用浪費我的年日,全無目的,也無功用;在這世上有我當作的工。耶穌基督已經找到我,呼召我跟隨祂,在祂的工作埵酗嚏A現在就是等候祂的指示。

  「受堅信禮後,我們重返美喬維芝(Miechowitz)。我的斗室成了我的聖所,因我乃是軟弱,不克遠行,我就常獨自在家。並未試著把我心中的秘密告訴人,我也不知道誰有過同樣的經歷。那時在我孤單之中,神賜我一個朋友,就是史特斯堡的陶勒。(Tauler of strasbourg註:請參考《聖徒小傳》卷一中的「陶勒小傳」)當我整理先母的書室時,我發現了他的講章和其他著作。在封面上有施洗約翰手指神的羔羊,就是那位背負世上罪孽的。這張圖畫抓住了我。我就把這本舊書拿到我房堨h。許多鐘點,這位神的老友,向一個無知的幼孩,談到如何藉著舊人的死,和棄絕世界,得以與神聯合。

  「有兩件事特別顯要,因為我重新聽見神清晰的呼召:

  「在我安靜的時候,我讀到先知以賽亞的話,是我先母親筆抄錄的,也是我頭一次聽見這些話:『不是要把你的餅分給飢餓的人,將漂流的窮人接到你家中,見赤身的給他衣服遮體,顧恤自己的骨肉而不掩藏嗎?這樣,你的光就必發現如早晨的光,你所得的醫治要速速發明,你的公義必在你前面行,耶和華的榮光必做你的後盾。那時你求告,耶和華必應允;你呼求,他必說:我在這堙I你若從你中間除掉重軛和指摘人的指頭,並發惡言的事,你心若向飢餓的人發憐憫,使困苦的人得滿足,你的光就必在黑暗中發現,你的幽暗必變如正午。耶和華也必時常引導你,在乾旱之地使你心滿意足,骨頭強壯。你必像澆灌的園子,又像水流不絕的泉源。那些出於你的人必修造久已荒廢之處,你要建立拆毀累代的根基,你必稱為補破口的和重修路徑與人居住的。」(賽五十八7-12)又「我又聽見主的聲音說: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我說,我在這堙A請差遣我。」(賽六8)

  「我就再一次把自己交託給主,由主保守,準備接受指示和等候祂的命令。

  五、主的顯現與奉獻

  「另外一次,我獨自與老陶勒靜坐,忽然有驚人的神同在的感覺臨到我,使我仆倒在地。我立願獻上自己,完全歸主使用,並且求祂保守我脫離一切屬地的愛,拯救我遠離所有攔阻我完成使命的東西。我這樣作,並非因為我先前曾經讀過這種情形,我根本沒有聽見這種光景。從那時起,我曉得今生就此一路。並無他徑,我已破斧沉舟,不得後退,只有勇往直前,奉主的名得勝或者陣亡。

  「外面看來,我過著小姐的生活,住在鄉間,並無固定工作,出去散步騁馳,作些小小家務,有許多時間可以隨意消磨。我何等盼望有更嚴肅的事可作。我盡量使自己忙碌,學習縫紉,練習波文,吸收屬靈滋養。

  你不要說,我是年幼的(耶一7)

  「然而最初只有一個機會可以幫助我的同胞,那是一件極小的事。每當鐘鳴十二下,我就溜到廚房前廳,那扇橡木大門開敞,他們就進來了--有些飽經風霜彎腰曲背,有些倚著枴杖蹣跚而行,有些雙目失明,由孩童領著--這些是我可愛的貧民,村中最老最貧的十二人。老嫗頭束手帕,或戴著老式皮兜,老人白髮蒼蒼,衣衫襤褸;這種光景使我每見動心。於是一個壯健的廚婦,提出一大鐵鍋羹湯,由我分發。這鍋湯相當奇妙,堶惘潀潃悒,大家庭的廚房剩餘物全部在內,主要成分是骨肉麵包和洋薯。他們的碗盛滿後,就相繼離去,回到破屋媢※雂@頓。我時時望著他們回去,甚願同去分擔他們的貧苦,減輕他們的重擔,可惜世界向我仍是關閉的。

  「一日廚婦告訴我,有個挨餓的男孩,拾廚房剩菜。他是一個醉漢的兒子。我看見他在廚房外廳,臉色蒼白,衣服破爛,使我非常同情。我偷偷帶他到自己房奡壎L洗澡,替他理髮,決意看顧他。羹湯老婦之一要負責看顧他,我要給他自己零用的一半,而且供給衣著。我裁開一件綠衫,勉強做一條褲預備給他穿,我真快樂能夠看顧世上一人,可惜這個快樂並不長久。

  「有一天村長遇見我,我就求他幫助我看顧這個孩子。他答應了我,但跑去和家父商量。次晨早餐的時候,一切就完了。我不准再入廚房外廳,不得與村外百姓談話,也不能繼續施羹湯。那條綠褲尚未製成,我只好把它捲起投在袋堙C這簡直像是殯葬。

  「我的人生變作空虛無益,有時我自忖即便是長逝亦無遺恨。當時我還未明白神旨,祂時常先給我多年的隱藏;準備祂的工作,我也不懂父意,他故表嚴厲,是有他的美意在內。

  六、訓練

  「那時我開始讀傳記,試著鍛鍊我的品格,藉著各種小的操練發展自約的能力,使我將來可以事奉神和人,因我天性十分膽怯,不敢見血,我就設法訓練自己習慣這些可怕的事。我也起首自己穿戴、自己整理,不用使女幫忙,使我可以自由獨立。最要緊的,就是我開始學習信靠神作不可能的事。縱然不見苗頭,卻禱告而且相信神必應允我。

  「1885年,我25歲時,蒙准參觀裴黎費的伯特利學院,我好像被提到另一天地堨h。我得以親眼看見信和愛的偉大成就。堶控o著堅固,充滿了新的勇氣。我前往姊姊家堙A一日和姊夫散步,他提起上西利西礦工的社會情形,使我心焚如火,巴不得能夠幫助他們,解決他們的貧困。但是我能何為--不過一個弱女子?假若我是男子,我可投入於這項工作。當時我們走到杜賽德的救濟院,在許多矮小房屋中間豎著一個大十字架。太陽正好下落如同萬道金光,反映救主張開雙手擁抱世界。我好像重新聽見祂的呼召,叫我服事祂;在我堶悸漱@切都應聲說:「我在這堙A請差遣我。」我回到房媦g在一張紙上:『1885年8月25日,那位使你立志的,必定成就這事。』這些話以後時常堅固我。數月後回到美喬維芝,我在紙背上加上『在神凡事都能』。(太十九26)

  「我要求父親准我往裴黎費學習看護病人,這就是我惟一所願的生日禮物。回來後我得到許可開辦一個兒童縫紉班。雖然只有八個女孩,在我的心目中已經夠偉大了。神的工作常常由小而大。這個縫紉班實在是後來發展的飛登曉(Friedenshort)之種秧。

  「家父暗中察看我。我雖然從不吐露將來的期望,他卻看出在這幾年等候時期,我堶惟l終如一。」

  七、訓練

  我差遣你到誰那堨h,你都要去(耶一7)

  1886至1890年是個重要時期,證明她早年的志向何等堅定。依照家庭習慣,他們每屆夏期,必往西利西另一別墅避暑。湖中一島,名叫「復活節島」,乃衣凡寵愛的地方。多年後,她寫到島上的經歷,這樣說:

  「我倚?一棵古老橡樹,坐在復活節島上:上面有座小小禮堂,掛?『惟耶和華在祂的聖殿中,全地的人都當在祂面前,肅敬靜默。』微風拂?樹枝,小鳥唱?美曲,忽而橡實落入水堙A忽而魚兒露出水面。不知有多少可記念的時光消磨在這安靜的聖所中,它們是我內在生命和外面生活的記念石。」

  「那時我是一沉默女子,但已找到前所未有的人生價值。基督成了我青年生命的中心,在我堶掄蘌?一種深切安靜的愛,我以基督為我至寶。我雖不口口聲聲題說祂的名,卻以祂為樞紐,整個生命繞?運轉。日常生活每一件事都以和祂的關係來估計價值。凡是良善至高的事,我都衷心羨慕,且盡力去作。詩篇一百十九篇的靈,是我每天的禱告」。

  「在復活節島古老橡樹的底下,我守?晨更;別人尚在熟睡,我安靜讀經禱告。這是非常有福的時間,使我堶控o?甦醒。一個新的世界,顯在我的面前。萬事如同夢境,時常不可思議,然而我已找到至高聖潔的喜樂,和屬靈堶悸漸郎w。除了那位賜恩的主,無人知道,也沒人曉得。我外面的生活還是照常,散步繪畫,補習英文,操作家務。有時我渴望作些較嚴肅的事,甚至受苦,可以試驗我忍受的力量,使我成為一個真實跟隨主的人。我何等願意撕開幔子,預見將來,知道前途究竟如何。傍晚我又溜開,繞道上復活節島,與神交通,省察自己。太陽如同火球,降落橡樹背後,榮光反映湖面。影兒漸長,鳥聲絕止,先知的話回應在我心間:『惟耶和華在祂的聖殿中,全地的人都當在祂面前肅敬靜默。』」

  「兩年過去了。我從夢中驚醒,神抓住了我,把擺在前面廣大的工作指示我。祂教訓我,人生決非在幻想渴慕中蹉跎。祂讓我看見茅舍堹e病垂危人的痛苦和需要。我目睹許多孩童伸張無助的手,無數失迷挑重擔的人,等?被領到那位前來尋找拯救失喪者的主面前,我失望的問說:『誰能幫助呢?何來有勢有力尊貴的人,罄其所能解救百姓的需要,幫助窮人,栽培孩童呢?』我得不?答覆。」

  「於是我聽見神的聲音說:『要把你的餅分給飢餓的人,將飄流的窮人接到你家中。』(賽五十八7)我又聽見更迫切,更個人的質問:『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那刻不容延宕,從我心底媯o出答覆說:『我在這堙A請差遣我!—我靠?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賽六8)」

  「人生不復是本封閉的書—我的道路在我面前顯得清楚明白,我以堅忍不拔的心志,向?標竿直前。我整個生命和力量,現在得?變化,絕對隨主安排。就在橡樹底下,我在禱告中,得?了多年後才實現的異象。樹梢風聲颯颯,如同天上回應『阿們!』從今不能再與世界妥協,所有的舊習慣,和個人的享受必須澄清,每天光陰必須用來積極準備未來的工作。我已經聽見呼召,而且也已答應,焉能再有妥協,豈可畏縮不前?不!我必須破釜沉舟,今後奉神之名,勇往直前,苦耶甘耶,均所不顧」。(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