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愛的教育法(十)
鮑思高

  應該怎樣懲罰和寬恕?

  類思.賴沙那是一個十二歲的孩子,生性好動,活像一滴水銀似的片刻也不安寧。他來到鮑思高的青年中心時,曾給長上們帶來了重大的麻煩,因為他好似一匹野馬般,難以使他馴服,無人能使他安靜下來。在未來此地之前,他一直生活在鄉間,過著那種自由自在的生活,所以憎惡任何規矩的約束。鮑思高用很大的耐心和容忍時常注意他。

  有一天類思突然害起思鄉病來,他等太陽下山後,就趁機逃離青年中心。走了整整一夜的路才回到自己的家鄉。他的回來確實出乎他父母意料之外,他們立刻把他送回杜林。鮑思高微笑著收留他,沒有提到半句有關他逃走的事,除了安慰他之外,還給了他一些糖。從那孩子的臉上,第一次顯出了微笑。就這樣,鮑思高成功地馴服了他。他發現在那個孩子身上有各種天才;靈活、慷慨,有義氣,富情感,聰明,記憶力也強。

  62年秋季的某一天,鮑思高在一群孩子中間,類思也在其中。鮑思高忽然舉起指頭揮動著說:「你們中間有一個人將來會成為主教。」這個預言真的實現了。類思那個無法被人馴服的小野馬,後來果然作了主教。

  懲罰和寬恕確實是個棘手的問題。究竟應該怎樣懲罰呢?

  鮑思高曾說:「不要妄用懲罰。我們要使孩子覺得,我們對他的懲罰確實是一種懲罰。舉例來說:有時只要注視一下,就足以使孩子哭泣,因為他覺得父母對他的注視,好像是自己已經被父母所拋棄。」所以在真正需要時才懲罰,即孩子明知故犯,不服從一個已經解說明白的命令,或孩子真正犯了錯事而又應當處罰。你若使用武力,不但得不到效果,反而使自己的威信遭到損失。

  這埵酗@個父子交談完全失敗的例子。

  「快做這事!」固執的孩子回答說:

  「不做!」

  「我命令你去做!」

  「不做!」

  「我要你去做。」

  「不做!」

  「不做不行!」

  「不做!」

  憤怒的父親給了他一記耳光,但是這耳光又有什麼效果呢?只使那個孩子的內心堬ㄔ秅F極可怕的憤恨。

  鮑思高曾說:「當你要責備或懲罰時,內心要保持平靜,切不可大叫大喊。」要明白懲罰孩子,並不因為孩子給了我們麻煩,或激怒了我們,或反抗了我們,而是因為孩子做了壞事,在糾正或懲罰孩子時,不要讓孩子覺得懲罰是個忿怒的舉動,或是一個報仇的機會。

  鮑思高曾說:「你們切忌侮辱孩子。」用一種真誠和友愛的態度去對待孩子,比侮辱他能有更大的效果。就好像鮑思高對待類思一般:在他逃跑後又被父母帶回來時,與其大發脾氣,倒不如等激動的情緒平靜以後,才和他來一次深談,甚至還可以利用一次旅行,完成一件工作,或作一種遊戲來緩和當時的情緒。

  這樣,信基督的父母,能夠對他們的子女顯示天父無限的愛情。的確,天父時時刻刻寬恕我們每一個人,以表示祂無限的愛情。

摘自:愛的教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