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與今日撒但之爭戰
施 寧

  當那些邪靈惡鬼只有最後一擊的時刻,我們要比往常更加儆醒。與邪靈在末世的爭戰已經開打;無人能避免涉入,由於我們人類乃為撒但與牠那群惡魔吞食的目標。此一爭戰,正衝我們而來。我們永生的命運,危在旦夕。

  為了此一行動的呼召,我們這一方要全力以赴。神將我們放在這一情勢之中,乃是要激勵我們比往常更加以信心來禱告與爭戰。聖經教導我們說:「要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就能抵擋魔鬼的詭計。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弗六11-12)今日,凡屬耶穌的人,必然要與屬靈氣的惡魔爭戰。

  我們進入這一場爭戰之中,方知撒但的權勢以及影響之大。撒但乃是無所不用其極的要使我們在地上失去幸福,並且在我們此生結束之後,牠還要帶我們進入牠那幽暗的國度,成為牠的受害者。然而,我們也深知撒但的行動是有限的。耶穌基督才是我們的主,而非撒但!

  那是一場史無前例的勝利!在髑髏地,撒但與牠的群魔,站在那堻い譴責:「現在這世界受審判,這世界的王要被趕出去。」(約十二31)第一階段的審判已經執行,撒但的權利也被剝奪;然而牠還沒有被下監入獄,也還沒有被丟入火湖以及無底坑。(啟二十)牠仍然為這世界的君工,逍遙自在。撒但仍是一個墮落,並被取消權位的天使長。如果我們不警覺,不靠著耶穌寶血的力量來抵擋牠,便仍然會受到牠的誘惑與欺騙。

  認識撒但的計謀

  我們必須要知道我們有一仇敵,那就是撒但。牠從起初就是殺人的。(約八44)牠以極度的仇恨來迫害我們。牠無疑的差派了一個特別的惡魔,或者數個惡魔,來進行對我們迫害,以達到牠的目的。撒但是一個破壞者;牠要毀壞我們一切真正歡樂的期望。只要我們給牠留有一絲空隙,牠便試圖毀壞我們的靈、魂、體。當我們面對罪,不堅持,被撒但毀壞的情況就會發生。正如今日我們對神的誡命如耳邊風。每當神的國向前邁進一步,撒但也同樣進行攻擊,每一次的報復都是與神為敵的舉措。在討論地獄時,撒但與牠的群魔策劃陰謀詭計,從而產生完善的策略,以發動牠的攻擊。牠深知每一個人盔甲的裂縫:傲慢自大、愛世界、依戀地上的事物、肉體的情慾、愛錢財、嫉妒,以及憤恨等等。

  新約曾警告我們撒但的企圖、詭計以及謀略。新約聖經更力勸我們,不要低估我們的仇敵,以便能成功的戰勝牠,「免得撒但趁著機會勝過我們。因我們並非不曉得牠的詭計。」(林後二11)我們是否知道,撒但引誘我們犯罪,絕非是一時的奇想?在每一個誘惑的背後,都有一個真實的人物在處心積慮的促使我們滅亡。我們習慣只看事情的表面,而不知一個真正的仇敵卻潛伏在背後,決心要我們在這一方面或另一方面失足。我們不認為撒但以及牠的群魔是如何的陰狠毒辣。在最後的分析結果當中,我們並不認真的相信魔鬼撒但牠們就在我們的身邊;以一種察覺不出的那種微妙的辯駁,營造環境;總之,在在都使我們落入牠們的圈套。

  撒但以引誘我們犯罪來破壞神所給予我們身為兒女的性格。等到罪在我們心中發作,牠就會帶我們進入牠那恐怖的國度。作為一個殘害人的惡魔,牠要將怒氣發洩在我們身上,來折磨我們。對牠最為緊要的,便是阻擋我們達到那有神同在的福祐之地;這乃是撒但因為犯罪而喪失了的。

  任何人疏於防範,任何人無知於撒但以及群魔的策略與企圖,就會被擄去而不自知。以某種方法,撒但的論點,使人們信服。他們以那種簡單的方式脫離困擾,接受那惡者所給予的。我們看到神的第七誡,它主張婚姻神聖。可是在我們這個世代,這一條誡命為一個寬容的社會所丟棄,擁護婚外性關係。我們又看到孝敬父母以及尊重當政者的誡命,被弄得支離破碎。有些人認為謙卑之路與順服以求適應,乃是弱者。其實,那是一條堅強之路。能謙卑,需求勇氣與力量。每一條道路都有神的誡命作為指標。那乃是愛的道路,是隨從我們自己自由的意志;它實際上會令我們的品格得到發展與增強。然而我們卻聽從撒但對自由以及不受拘束的那種品格的辯解,順著牠的路線走去,將導至我們的滅亡。儘管如此,撒但與牠群魔的計謀竟能繼續得逞。

  我們可能不解,神為何允許我們受到誘惑。在神的智慧的治理下,即使那些惡魔的活動,也可以利用。祂允許牠們來誘惑我們,這樣我們可以受到試煉與試探。神不要我們作木偶;祂要我們以真心誠意的愛,將我們自己交給祂。這也是祂給我們自由選擇的原因。沒有人一定要屈從撒但的誘惑;那些拿著信心的盾牌抵擋撒但,牠就會離開他們逃跑,而神也必會親近他們。(雅四7-8)這些得勝的人,便會被編上號碼,在天上有冠冕為他們存留。

  要想與那惡者有效的爭戰,首先就必須認知有惡魔的存在。假如我們不來面對我們有一個仇敵的事實,我們就會成為牠們容易於捕食的對象。假如我們相信有群魔的存在,我們就會充滿義憤,絕對的來抵擋牠們。我們都要進入與撒但爭戰的漩渦之中,而我們那永恆的命運就在我們是否得勝或失敗。任何人不與惡魔爭鬥,便要陷入撒但的陷阱而遭毀滅。耶穌希望保守我們不遭此運,曾一再警告,並向我們顯示其處境是如此之危險;尤其是對基督徒。譬如說:我們不肯原諒別人,或者不尊重婚姻的神聖,就會成為撒但捕食的對象。耶穌在那不肯憐恤人的惡僕比喻中,就指出那人要「交給掌刑的」。(太十八34)在馬太福音的另一處,祂又說,由於不純的慾念,全身都要下入地獄。(太五27-30)

  在那些接受撒但的給予,選擇讚揚他們的自我,以及過一種毫無節制的放縱生活,撒但與牠那群魔的真實性尤為顯著。我們已經談到將來要發生的慘象。有些情況,可以自然現象來解釋;譬如說,有礙身體的壞習慣就會使健康受損;然而到了靈異領域,便無法以理性來說明。當人們有意的將自己交給撒但,或者不自覺的透過魔法而震懾牠的力量,或者認為無傷大雅的消遣,諸如降靈術、算命、通靈、碟仙、占卜紙牌,以及占星學等等,這都是將邪靈引進他們生活的力量。以下將舉出一事實為證:

  有巫術器具的房屋

  在印度,一間福音宣講隊隊員的宿舍走廊上,一個人站在那堙A以咳嗽為暗號,要向他的上級宣教士來述說事情。這個人是他所管轄的福音傳教士之一。那人以一種顫抖的聲音,向他的上司報告說:「先生,石頭不停的由我們房子的天花板落下來。每天傍晚,當太陽下山,怪事便開始發生。我們把門窗都關得很嚴,但石頭還是繼續落下來。這樣的怪事已發生兩週之久,我們心中沒有平安,請您來幫助我們。」

  宣教士在日落之後,到達福音宣講隊員的宿舍時,他得知晚上的怪事,並知道兩小時前也發生過。當他們將窗子關得很嚴緊,坐在房堮氶A一塊石頭落下來,然後又是一塊,又一塊的落下來。那些石頭究竟從哪堥茠漫O?那不可能由外邊而來。莫非是穿過房頂?但那些石頭是怎樣能穿過屋頂呢?

  這位宣教士於是爬上了梯子,觀察屋頂。可是那房頂天花板被那開口壁爐的油煙燻得黑黑的,如若那石頭透過天花板,一定也帶有油煙。這位宣教士仔細的檢查每一種可能,但沒有發現任何線索。他站在那塈x惑不已。以他那種西方的思維,習慣於作邏輯的推理;像這種怪現象,無法用科學來解釋。然而,他卻親眼所見,這種怪事的發生,其他人也看得見。

  於是這位宣教士,召集這一家所有的人,在傍晚時分作禱告,並選擇《馬可福音》第一章來讀;因為在這一章堙A那穌曾趕出污鬼。在聚會期間,的確安然無事。但聚會過後,石頭又開始從屋頂落下來。這位宣教士,奉耶穌的名斥責那邪靈,但沒有產生任何果效。

  當晚,這位宣教士就這樣憂愁的離去。心想:基督一定會在這間屋子堭o勝,但如何得勝呢?那位宣教隊的隊員之生活作風是否有問題?翌日早晨,這位宣教士特別提問那福音宣教隊的隊員,在錢財處理上是否忠心。這位福音宣教隊的隊員,受到良心的譴責,承認有疏失,並一定會改過。

  其後,整個一週沒有石頭降落。但在一週之後,又開始落石頭,這就表明怪事背後,一定還有問題,若不將之查出,除掉,這種令人煩惱攪擾的事,繼續會發生。但究竟是什麼事呢?仍是一個謎。

  那位宣教士又來到這個村莊,一位為宣教士提行李的青年基督徒告訴宣教士一個事實:大約在一年前,這位福音宣教隊之前任隊員,居住於這間房子,曾由鄰村召請那位巫醫為他兒子治病。等巫醫治療儀式過後,這家人便將巫醫所使用過的器具埋於這間房子靠東牆的地下。

  當天下午,那位宣教士會同現任的福音宣講隊員,在他的屋子奡M找埋藏之地。經過一番搜尋,終於找到埋藏之處,起出巫醫所用之一切器具,他們經過禱告,將之銷毀。此後,整個問題已真象大白,也再沒有由屋頂落下石頭來。

  向撒但求助的男子

  其實,不僅是在落後的印度鄉村,就是身為基督徒的西方人士亦經歷到邪靈力量的真實。這個故事是講一個男子轉向撒但,請求幫助。正當福音在西方廣傳的當兒,這個被魔鬼附身的男子,在一間教會的一位長老,還有牧師,以及他的表兄面前,講述他的故事。

  在1935年間,他即將結婚時,由於他和未婚妻,都沒有經濟能力來購買新房內的傢俱。在一間酒吧間,有一位相識的人給他出了主意:「與邪靈訂一契約,用你自己的鮮血書寫,要對方給你五百馬克。然後將這契約在半夜十二點鐘,放在桌子上,並且在黑暗的房間,呼喚『路西弗(即撒但),請來!』三次。」

  這個年輕的男子遵照這個主意而行。他割破了手指,用鮮血書寫以自己的靈魂作交換,要對方付給他五百馬克。在午夜,他呼叫「路西弗,請來!」三次。

  突然間,他感到毛骨悚然;在他的頭頂上,出現一雙閃亮的紅色眼睛。接著,有一隻蒼白的手由桌子那方伸出。那受了驚駭的男子扭開了電燈,在桌子上是一壘鈔票,正好五百馬克。他所寫的契約已不見了,代之是一紙留言:「明日午夜,在村子的上方交叉路口相見。」

  到了這時,這個男子感到十分不安。他決定明夜不去赴約。可是接近約會時刻,他內心又有一種催逼之感,於是他身懷左輪手槍,還是去赴了約。

  在那指定的交叉路口,他看到的是一個奇醜又怪的身影;那是半人半獸。於是他向對方開槍,發射出他所有的子彈。而那怪物,也就隨之在他眼前消失。

  對這男子而言,最使他為難的是那五百馬克,無人來催還;所以說,整個事件乃屬笑話一樁。他的確用了那筆錢,買了臥房的傢俱,結了婚,然而,自從他收到那筆錢,內心怎樣也甩不掉那種不安的感覺。他經常感到有一種邪惡勢力在追蹤他;他開始有一種被鬼魂纏住的樣貌。他的臉滿了皺紋,頭髮未到年齡就已變白。當他坦述這段經歷時,年紀不過四十三歲,但看起來像是個七十歲的人。

  在他坦述這件事時共花了兩個半小時。其間這四個人(包括那男子自己),都因不時窗子被敲打的聲音而驚恐。說來也真奇怪;雖然窗外還有一層百葉木製的窗板,那時都已關閉,但敲打的聲音卻非木頭聲,而明確的是玻璃聲。儘管他已自白,但這位備受攪擾的男子卻毫無釋然之感;他被折磨的感覺,仍是窮追不捨的跟著他。

  被邪靈佔有的房舍

  無辜的人,住進了曾操弄靈異事件的房舍,便飽受邪靈惡鬼的攪擾,在西方國家也是常有的事。為邪靈開了門,使得他們居住的房舍,受到了極大的影響。

  一位年輕的牧師被調到很少人來教會聚會的地區。神的話對當地的百姓沒有什麼意義。而催眠術、占卜紙牌,以及用魔法治病等等的所有迷信卻是十分盛行。這位年輕的牧師在這樣的新環境當中,不是很自在。在他們的居處,也有用理性無法解釋的怪事發生。他年輕的妻子一再向丈夫提示他們的家中,有怪異的事情發生;但這位牧師卻一笑置之:「無稽之談!這不過是變戲法的把戲罷了。」

  可是在一天夜堙A所發生的奇怪之事,不得不使他重新考慮那些不尋常的事。睡在隔壁房間小床上的嬰兒,突然恐懼的大哭叫喊。年輕的媽媽這時五步變三步的奔到敞著門的隔壁房間,來安慰他們的嬰兒。然而,她卻驚懼的回到自己的房間,叫醒她丈夫。這對年輕的父母發現他們嬰兒的尿布已被扯開,移到別處,並且孩子已在相反的方向躺著,身上有紅印,彷彿被一隻手掐過似的。

  起初,牧師仍認為那是懷有敵意的捉弄。他遂小心翼翼的檢查窗子鎖環,以及通向走廊另一扇門的門鎖。並且用手電筒照亮每一角落。他們也檢查了尿布,看是否尿布造成了刮痕或有緊箍的可能。然而,這對父母並沒有發現任何線索,於是,孩子的媽媽又重新安頓孩子躺在小床上,安慰他。接著,父母便回房睡覺。

  可是不久,孩子再度驚恐大叫,這時,孩子的父母一同奔向隔壁房間,發現嬰兒的尿布又被移去,並且在相反的方向躺著。那幼小的身體又有手印,像是被一隻兇暴的手抓過似的。驚慌的父母於是將孩子抱回,與他們同睡。作丈夫的,此後一直尋找線索,並對妻子說:「這堛瑤T有怪事發生。」

  這時,牧師已幾乎相信這房子有問題。至於這怪事的背後究竟是什麼,他還是無解。但在私下,他開始尋找線索,以求揭開這神秘怪事。

  一位屬教會的年長監督,出來幫助他。在一次私下的談話中,這位監督指出前任的牧師曾試驗靈異的事。過去二十八年,他在這座房子堙A與邪靈會過面。

  西方社會中的邪術

  每當墮落的天使,也就是撒但與牠的群魔,對人們施展牠們的影響時,牠們就折磨他們。多少世紀以來,牠們特別捕捉那些主動接觸牠們,將權利讓與牠們的人。諸如占星術,降靈術,算命,以及以十分篤信,但不祥的魔法來醫治疾病,這些都是引入魔鬼撒但,來折磨人的原因。許多人,包括那些自稱是信徒的,皆因認為無傷大雅的心理來試試那些法術而受到那惡魔的攪擾。今天,這類人的數目正在增加。看來可能令人不信;但在德國,根據國內稅務局的紀錄,在寫作本文時,已向政府登記的男巫、手相家,以及算命的(未登記有多少,還未知),就比基督教的牧師多出兩倍。當年在巴黎,每一百二十名公民就擁有一個男巫;而五百二十名公民才有一位醫生;五千名公民才有一位牧師。難怪,就是在信徒當中,與靈異交往的,也佔有驚人的比例。

  這些人,在他們心中沒有平安。他們對神的話以及禱告很反感。他們罹患了靈性的痲痺、猜疑、恐懼,以及憂鬱;甚至有時候具有褻瀆神的思想與自殺的傾向。他們與屬靈諮詢者的談話顯示出:這些症狀常常可以追溯到個人或者家庭靈異事件的背景。

  有一些地區,縱使是基督徒,當疾病臨到,以靈異的力量來醫治,是很普遍的。生病的孩子被抱到村子堛漱@個婦人那堙A使用魔法或者唸咒來醫治。其結果,當然很嚴重;因為這樣一來,等於欠了撒但一個人情,牠就要參與那個人的個人生活當中。

  一位來自於虔敬的基督教家庭的少女,她告訴我她童年時,有一次病得很重,她媽媽便帶她到一個婦人那堙F這是在那整個地區的習俗。從外表看,她是得了醫治;然而從那一刻起,她就被邪靈折磨。可說是沒有一晚不被那些邪靈惡鬼騷擾的。邪靈的騷擾是千真萬確的;煤氣燈往往在早晨都是歪著掛;而由房間有高聲吵鬧的聲音發出;她的身上還留有被惡魔折磨的痕跡。這個女孩生活在經常懼怕那些邪靈之中,直到她經歷了釋放,以及耶穌寶血的保護。

  從這一點,我們可以一窺撒但邪惡的真象。撒但,夥同牠的群魔,緊緊跟在我們的後邊,盼能掌控我們,以便永遠毀滅我們。當撒但與牠的群魔激怒的想掌控我們,牠們對我們的憤恨,使我們每一個信徒都要進入屬靈的爭戰。我們需要以反擊來作正面的回應;同時也要在我們的禱告中,來發動信心的真正爭戰。我們已獲得了一項有效的武器來擊敗仇敵;一種從不失敗於躲避撒但擊打我們的武器。

  與撒但爭戰的方法

  這種武器就是信心的禱告。在這禱告中,我們以宣稱耶穌得勝者的名來反擊撒但。假如我們在信心中呼喚耶穌的名,信任祂,這位被釘十字架而又復活的主,神得勝的羔羊,我們就會發現仇敵不可能在牠對我們的攻擊中成功。在此,我們可以應用保羅的話:「又拿著信德當籐牌,可以滅盡那惡者一切的火箭。」(弗六16)

  然而,奉耶穌的名求主,一次是不夠的。仇敵通常不會很快就認輸。一次爭戰包括許多戰役。我們即便贏得一次戰役,撒但或者牠所差派的惡魔即刻準備下一波的襲擊。假使我們小勝而未能以信心繼續作戰,由於我們的疲倦,我們就已經被仇敵俘擄了。如果我們不抗拒牠,就像在戰場上一個士兵受到攻擊而不抵抗一樣。要想不失敗,一定要將對方捉住。堅忍乃是在信心之戰最為緊要的。

  末世的一句口號乃是:「聖徒的忍耐和信心就是在此。」(啟十三10)這是堅持忍耐的一種信心;神的應許以及耶穌在髑髏地的得勝為立場,如下簡短的禱告,以耶穌之聖名為武器:「耶穌已打斷那惡者的勢力,神的羔羊已贏得了爭戰。」讓我們以宣告耶穌的勝利來反擊撒但的攻擊。讓我們讚美耶穌的聖名以及祂的寶血;我們靠著這些而得勝。假如我們不感到疲憊,而堅持並以信心來為我們自己或者他人爭戰,我們就會經歷一個巨大的勝利。撒但每一次的嶄新攻擊,以及每一次看來的挫敗,都使我們要加倍努力,從而耶穌的得勝,更能大規模的彰顯出來。

  要戰勝仇敵,聖經上指出的先決條件乃是不僅要有耐心與信心,還要遵守神的命令。(啟十四12)在約翰的第一封書信堙A很清楚的指出禱告得到應許與遵守神的誡命大有關聯:「並且我們一切所求的,就從祂得著;因為我們遵守祂的命令,行祂所喜悅的事。」(約壹三22)如果將諸如不遵守神誡命這種阻礙除去,我們的禱告就會將撒但的計謀識破;也即是說:攔阻我們與神之間的那種罪惡除去,就能避免神不應允我們的禱告。

  然而,求神在我們跟惡魔爭戰時,應允我們的禱告,連一點罪都不能有,這也是不可能的。我們都是罪人,直到我們嚥下最後一口氣為止;因為雖然認罪悔改,但卻一而再的犯罪。但若任憑不斷纏擾我們的罪行,繼續在罪行堙A拒絕恨惡它們,我們應該採取非常手段來制止。「若是你的右眼叫你跌倒,就剜出來丟掉。」(太五29)如果我們與神隔絕,我們抵擋撒但的信心之戰便沒有力量。

  那些故意犯罪便是形式與撒但同盟的一種罪過。一方面要跟那惡者爭戰;而又為罪服事,還有比這更矛盾的嗎?撒但會嘲笑我們,蔑視我們,將我們跟牠緊緊綁在一起,稱之為偽君子。然而那些每天都在認罪悔改,以羔羊的寶血洗淨,就能認識祂的得勝。所以,對自己的罪與撒但力量的爭戰愈烈,則得勝也愈大。

  尤其是為那些因參與靈異事件而受到撒但權勢的捆綁,不得自由的人代禱,更應抱著這種心理。當我們鼓勵那些人拒絕與黑暗權勢的接觸,來接受耶穌,並向祂祈求,我們就會看到耶穌聖名的力量。撒但這時會望風而逃,而人們罪的鎖鍊也就會斷裂。我們屢次在年輕吸毒者身上可以看到他們靠祈求耶穌的聖名而由撒但的捆綁中釋放出來。即使受到惡魔的轄制,我們也確信撒但的權勢會被在髑髏地十字架上的耶穌基督摧毀殆盡。

  中國教會的見證

  在中國文革時期,一位紅衛兵休假返鄉回家後,他驚奇的發現一年前他那美麗而又活潑的妹妹,完全變了樣。如今是被污鬼附身的女孩,看來像是一個老巫婆,粗野的掃視她的周圍,她的臉龐是苦痛而又扭曲的。她嘴媯o出一個男人的聲音:「只有一個人我害怕,只有一個──拿撒勒的耶穌!」

  這個作哥哥的,非常苦惱,因為他不知道拿撒勒的耶穌是誰。只有這個人能幫助他妹妹。可是村堛漱H從未聽過這個名字。於是他突然想起在回家的路上,所發生的一件事。原來他搭乘的大巴士在半路上拋錨,由當地的人熱心接待,他印象深刻。當他離開那村子時,那位長者對他說:「願我們的主耶穌祝福你,一路順利,祂的平安隨著你。」

  這個年輕人,不顧一切的要救他妹妹;連夜趕赴那個村莊,相信那是唯一可以找到幫助的地方。有兩位男子屬於此地一特殊的社團,(在中國北方,有許多信基督教的家庭,這一家是其中之一。)便隨著這個年輕人到了這家來幫助他那被污鬼附身的妹妹。

  當這兩位男子進屋探望那個女孩,發現她正坐在地上,雙手在自己的頭髮媔癟魽C從他們進入屋子的那一刻,這女孩便開始比往常更為狂暴。此刻,她好像一隻受傷的困獸,以迷惑而又半瘋的眼神瞪著那兩位男子。

  「你們要幹什麼?」聲音由女孩嘴塈q出來。那兩位基督徒便伸出右手想攙扶她起來。

  「我們是由耶穌的寶血遮蓋,我們奉耶穌的名,命令你這折磨人的邪靈,無名的污鬼,由這受害人的身上出來。以耶穌的威權以及奉祂的聖名,我們命令你趕快去耶穌為你預備的那地方;在那堙A祂要永遠捆綁你。你不能再回來,因為勝利是屬於耶穌!」

  他們既沉著而又堅定的一句一句說出這番話來。

  這個女孩在地上打滾;由她嘴媯o出男人的聲音說:「我走,」重覆的說:「我就走,我……」聲音已遠去,漸漸消失。

  其中一位基督徒走到那女孩面前,雙手搭在她身上說:「天上和地上的權柄,都屬於我們得勝的主耶穌,妳已在祂的保護之下,女兒,耶穌永遠是妳的平安。接受聖靈吧。願主保守,並護衛妳不受那惡者的傷害。並且願主幫助妳,在做善工上加添妳力量。阿們。」

  那女孩躺在地上像死了一般。另一位男子將她拉起來,說:「起來,耶穌得勝了!如果人子釋放妳,妳就真正的得了自由。」

  女孩的父親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他的女兒能站了起來。這幾個月以來,還是頭一次,她的表情又回復正常。那彷彿是她大夢初醒,想要記得一些事情。有許多次,她都是長長吐一口氣。於是,那女孩在那幾個人當中,看見了她的父親,便微笑著跑過去。「爸爸」,她喜樂的感嘆說:「我又能呼吸了,我又回到您的身邊了。」

  印尼教會的見證

  以耶穌的聖名,行使得勝的權力,來勝過黑暗的權勢,在印尼基督教復興地區也得到了印證。下面是派特.奧克塔維亞納斯的報告。

  他的聖經學院所屬的福音隊,正面臨一個在當地聞名男巫的挑戰;他已向眾人展示他的魔力之大。譬如說,他數到五,就可以令在左邊的公雞截然倒地而死,或者他望著一隻狗的雙眼,那隻狗便氣絕而亡。可是當問道是否能使狗復活,他就辦不到了。

  此刻,他向我們挑戰。我告訴你們,我可以令人們倒地而亡!誰能有更大的力量?你們的耶穌?還是教我魔法的師傅?

  整個的聖經學院都在禱告中尋求主,但主已給了我們保證,可以接受對方的挑戰。當我們的聖經學院全體同仁禱告,我與那個男巫正坐在我的辦公室,面對面的坐著。

  「直視我的雙眼」,那男巫說:「當你這樣一做,便會倒地死去。」於是,他脫去他的眼鏡。

  與他對面坐著,我也摘掉我的眼鏡。然後,我奉耶穌基督的名,斥責他:「奉耶穌基督的名,我捆綁在你堶惆煽c者的權勢。今天,就讓你沒有能力。」

  接著,我們彼此直視對方的雙眼,結果他砰一聲倒地,就如死人;身體僵直,有如木頭。

  於是,我與學院的同仁一起禱告,並說:「奉耶穌基督的名,起來。」

  這時,那巫師的身子微微在動。等他完全清醒站起來,他的雙眼已經斜了。「耶穌的確是主」,他結巴的說。

  等他漸漸恢復意識,回想剛才發生的事,便說:「但我仍有能力;在二十年前,以魔法將兩根金針分別扎入我的雙臂,那就是我能力的來源。」這種能力可使他行動如飛。而那兩根金針可保護他刀槍不入。

  於是他對我們聖經學院的一個學生說:「拿你的刀來戳我。」這個學生果然照做;而那刀子的確刺不進他的肌肉。那巫師說:「我仍然有這樣的能力。耶穌有能力讓這兩根金針由我身體出來嗎?」

  耶穌做到了。我們禱告,再度得到應許,讓我們去面對在巫師堶惆犖堥葩c的力量。於是我對那巫師說:「奉耶穌基督的名,我命令那兩根金針由你的身體出來!」

  那兩根針開始在他體內移動。我們親眼得見,那針已經出來。有好多證人;我們整個的聖經學院的學生都可為此作見證;那兩根針千真萬確的由巫師的雙臂出來。每一次,當一根針由這隻手臂出來,他就仆倒一次,身子僵硬如木;另一根針由另一隻手臂出來,也是一樣仆倒。於是我求告主名,讓他復活。最後,那巫師便承認耶穌基督果真是神。

  另外,我們也有來自非洲以耶穌聖名戰勝邪靈的例子。在安哥拉中部,我們一位宣教朋友渴望耶穌那愛的國度能在她那黑暗環境中發光。她極為憂傷,因為認罪悔改的弟兄之一,名叫伊拉克的,仍然受到邪靈權勢的折磨。地方教會開始為他在禱告中與魔鬼爭戰。就在那時,我們的宣教朋友從我們這埵洧鴗F祈禱書中的《連禱文》。

  數月之後,這位宣教朋友寫信給我們,告知這個《連禱文》「對為伊拉克的爭戰與釋放具有極大的幫助,……伊拉克弟兄已經得到自由;雖然我們幾乎要放棄,絕不信這樣一個奇蹟會發生。透過耶穌的聖名,這位受到邪靈轄制的弟兄已得到釋放。而今,他還在我們的宣教會議工作上作了見證。」

  爭戰中的經文

  在與群魔爭戰中,高聲宣告聖經上的經節乃是一種真實的武器。不論我們是實際上對付受到魔鬼的控制,或者為我們,我們的朋友,或者為所愛的人,受到任何形式上的攻擊,我們都將如下的經文融入我們的禱告堥茷O護我們自己。

  歌羅西書二章15節:「既將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擄來,明顯給眾人看,就仗著十字架誇勝。」

  約翰壹書三章8節:「犯罪的是屬魔鬼,因為魔鬼從起初就犯罪。神的兒子顯現出來,為要除滅魔鬼的作為。」

  哥林多前書十五章57節:「感謝神,使我們藉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勝!」

  詩篇一一八篇15-16節:「在義人的帳篷堙A有歡呼拯救的聲音:『耶和華的右手施展大能!』耶和華的右手高舉,耶和華的右手施展大能!」

  約翰福音八章36節:「所以天父的兒子若叫你們自由,你們就真自由了。」

  約翰福音十九章30節:「耶穌嘗了那醋,就說:『成了!』便低下頭,將靈魂交付神了。」

  啟示錄一章18節:「我曾死過,現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遠遠,並且拿著死亡和陰間的鑰匙。」

  我們在信心中的禱告與爭戰愈多,則經歷的得勝也就愈多。每次受到仇敵新一波的攻擊,就會使我們的信心更為堅強,從而令我們決心要來征服那惡者。撒但永遠誇大牠的手法,牠攻擊我們,其實牠是逼著我們以信心來與之爭戰。結果我們卻獲致每一件牠所要剝奪的東西:那就是生命的冠冕,與神寶座上的榮耀。

  讓我們記住,在我們的鬥爭中,從不孤獨;因為神差派祂的那些神聖的天使來與惡魔爭戰。我們對這一點的瞭解至關重要。神從高天寶座那婼廙P天使巨大的能力,那些屬天的戰士不遺餘力的為我們爭戰,這一點我們可以信賴;事實上,是絕對要信賴的。在這個世代,當地獄在地上建立了據點,而我們不時的被惡鬼包圍而暴露在引誘之下,除了持久忍耐與奮戰,還能做什麼呢?

  撒但與牠的群魔,「如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吃的人。」(彼前五8)假如我們認識到這個事實與爭戰,天天信靠耶穌的得勝,與祂的天使之大能,那麼撒但的策略,便無計可施。儘管牠無情的想傷害我們,卻無法產生任何影響。

  撒但瘋狂的攻擊我們以及違反神的旨意,其實牠不經意的卻為神的宗旨服務。由於牠的攻擊,我們學會了在信心中的忍耐;在靈命上也有增長;在試驗上也站立得住。有一天,我們要承受作為征服者的生命冠冕,也會看到在所有引誘的背後,神的奇妙作為。撒但乃是執行神旨意的工具;不僅是在我們個人的生活當中,就是在歷史上對神救恩的工作也是如此。所以我們會以敬畏之心來看上天。即便如今,我們深知撒但那種狂暴的行動,以及牠能力的顯示,都在牠全然的挫敗中達到了極點。到最後,牠的權勢會消失殆盡。最終的勝利是屬於耶穌的。所以,萬膝都要在祂面前跪拜。而撒但的最後命運,是將被扔在火湖堙A牠必晝夜受苦。(啟二十10)

  譯自:看不見的世界-天使與魔鬼 (The Unseen World of Angles and Dem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