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耿思清姊妹榮耀的見證
沙來福

  家母耿思清,生於1902年4月14日,於2002年2月24日禮拜天中午十二點安息主懷。

  有數不清的人、信徒見過她,她為很多人禱告,領人歸向神。但真正認識她的人不多。

  她對神的敬畏、認識、與親密,不是一般信徒能擁有。她認識的神,是宇宙中獨一的、至高無上的主宰、極尊貴、極榮耀無比、大而可畏的神,滿了慈愛、公義、聖潔、憐憫。

  在神寶座前的禱告

  我常見到她一提到神,兩眼發光。

  她看神的教會、尊貴而又榮耀,是屬天的身體,傳道人是她所愛的。每見到傳道人無比喜樂。

  她注意聖靈的事情,敏銳看見聖靈在她身邊細微的工作,有認識聖靈的智慧和先見。她向神讚美、感恩,恆忍禱告五十多年(每天午夜十二點、早上三點、五點),即使在重病中、患難中,從未耽擱禱告。

  她更注重讚美神、見證神,迫切讀經,天天活在屬靈的實際堙A天天經歷神的同在。以致她在後來的禱告,在每件事上經歷神的回應。老人一生是敬畏神、禱告、相信、依靠神的生活。老母親沒有給兒女留下什麼遺產,她為兒女禱告的效果將一生跟隨著他們,她給他們留下一筆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遺產。

  老母親在床上不為人所看見、所注意的恆切禱告,成了鄰里、社會、國家,甚至全世界福音工作的支持者。她柔和的心中向他們表示無邊的熱愛。許多人從她卑微的床邊得到了光明和喜樂。她為見到的每一個人,沒見的各教會、全世界教會、各國、中國領導人,她都在禱告中把他們帶到施恩寶座前,她完全活在禱告之中。她在每天禱告中把她禱告的人忠誠地帶到神面前。她向神仰望、信賴的禱告,她必帶著禾捆、禱告的果子,回到天家。願主藉老人她一生經歷神的見證,祝福所有肯到神話語面前清心追求的人,進到使教會的事奉和見證更榮耀神!

  願我記錄的老母親親身經歷的,榮耀神、被神使用,使看見、聽見的人得益處,歸榮耀給神。

  羅馬書第八章17節:「既是兒女,便是後嗣,就是神的後嗣,和基督同作後嗣。如果我們和祂一同受苦,也必和祂一同得榮耀。」

  一、大哥沙興文信主經過

  大哥沙興文,1943年日軍佔領東北時期,在遼寧省草河口火車站工作,是掏爐灰、抬爐灰,那時火車燒煤,草河口火車站於瀋陽丹東之間,設為清理火車頭爐渣的站,為了掏爐灰,在專設的鐵道軌下方,用火泥建的長方坑槽,約十米左右二米深,清爐灰渣時,火車頭開來停在道軌上,人跳下去,用長長鐵鉤掏,爐灰很燙,灰很嗆人,掏下灰後再用特大抬筐裝上抬到很遠的地方。大哥當時十六歲,個子1.6米多點,很苦的工作著。

  大哥長的極俊美,唱歌好聽極了。後來日本人(當時火車站日本人掌管)讓他去溜火車道(是草河口到祈家堡段距離二十里左右),一天大哥值夜班,天很冷。下午他從草河口站出發,快到祈家堡時,天已很黑,又冷又怕,這時他突然聽到奇妙的歌聲。大哥會唱當時所有流行歌曲,但這樣的沁人心肺的歌他從沒聽過,他順鐵道從祈家堡返回草河口站。順著歌聲,他找到了教會,就趴在教會窗外窗台上聽堶掠蛜q。天是那樣黑,歌聲聖潔而溫柔。這時傳道人李先生(山東人)出來看見大哥,拉他進到屋內,從此大哥歸向神,成為神的兒女。

  信主後大哥天天唱教會的歌,再也沒有離開教會、離開神。他說:「是神把我從浪子帶回家了,……如今我在基督堿O新造的人了。」他如獲至寶,他禱告:「天父!是你對人類的大愛把你的兒子耶穌基督給了我們,人類從此有了盼望。」

  二、母親信主經過

  1944年,大哥信主後,一天他拿回家一張畫;上面是主耶穌基督懷堜窱菑@隻小羊往前走,後面母羊及一些大羊跟著走。

  大哥說:「媽!有一天你會信主。您看!媽媽跟著主耶穌基督抱的孩子走……。」當時大哥向媽傳福音,媽不聽。後來媽媽因生孩子後中風生重病,瞳孔放大,被抬到門板上,那地方那時,人在死前還有一絲氣,一定要抬到門板上,不可以死在坑上。

  大哥進屋看見大哭:「媽媽!啊,你還沒有歸向神,你不能死!……媽媽不要死。」就趴在媽媽身上,這時大哥見媽媽頭歪了一下。在場的人都小聲的說:「人已死了!」……大哥撒腿往教會跑,找來一些信徒,進門就跪下禱告。爸爸說:「人都死了,還禱告什麼呢?準是都瘋了。」大哥不聽,他們禱告一晝夜,一直都跪著,不吃、不喝、不停祈求,禱告。到了第二天下午,媽突然微弱地說:「有人澆水……。」又昏過去了,大哥又驚!又喜!「媽媽活了!……」趕快讓人把媽抬到炕上。後來媽真的活了!

  媽媽病好後,頭一次去教會聚會,一進門抬頭,看見一副畫上的耶穌,她立刻站住了說:「這人我認識,我見過祂。」想了一會她說:「是我死的那天,我落到了很黑很冷的地方,凍的透心直哆嗦,正在沒有指望時,聽見音樂,突然光亮了,見祂身穿發光的白衣,領兩個穿白衣的人,腳上好像穿紅靴,他們向我倒了一桶暖暖的熱水,……就走了。」大哥說:「是!媽當時說有人澆水!」母親就這樣蒙神厚恩揀選,絕處逢生成為主的兒女,活到百歲。

  詩篇一○三篇1-5節:「我的心哪,你要稱頌耶和華;凡在我堶悸滿A也要稱頌祂的聖名!我的心哪,你要稱頌耶和華,不可忘記祂的一切恩惠。祂赦免你的一切罪孽,醫治你的一切疾病。祂救贖你的命脫離死亡,以仁愛和慈悲為你的冠冕。祂用美物使你所願的得以知足,以致你如鷹返老還童。」

  三、神加給母親力量

  媽信主後,改變很大,判若兩人。她是大地主家小姐,信主前,足不出戶,不喜歡和人交往,更沒有愛心。她在娘家開的私塾館念的書,後來又去大連皮口念過洋學堂。後來因家業敗落無力再去師範學校讀書。在萬般無奈下,嫁給爸爸沙德勝。爸爸家是回民,在大連一個無名小島上以打魚、種地為生。信主後的媽媽勤勞,很樂意助人、施捨,以前不喜歡做事,因著信主後很樂意做。爸爸當時隨日本人採礦當翻譯(媽媽說爸爸的知識是她教的),經常不在家。1949年春天,家堨肮℅晱i以過得去。為了節約,早晨四點多,媽媽起來去火車站鐵道路基邊撿散落的煤渣,那天早晨霧很重,正撿著她隱約聽到車軌一點一點,極微小隆隆聲音,一抬頭看見霧中一龐然大物,從祈家堡方向開來的火車,霎時間來到眼前。與此同時媽媽突然看到鐵道軌中央有一個女人背著小孩,背對火車來的方向也在撿煤渣,她全然不知身後面火車的到來,媽媽奮不顧身衝上鐵軌,拽住那女人翻身滾下了路基,火車呼嘯而過(火車因是下坡而來,估計開車人是日本人,沒有停車)。兩人呆怔了一會,那女人突然跪到媽媽腳前放聲大哭:「你不是只救了我,你還救了我吃奶的孩子。」媽媽瘦小的身體,臉上還流著血。媽媽說:「我不知那來的勇氣力量,是神救了妳。」媽媽帶著這個女人信了主。並給她起名叫于清心,我們則喊她于老姨。也是後邊我寫的于老太太(85歲安息主懷)。

  以西結書三十六章26節:「我也要賜給你們一個新心,將新靈放在你們堶情C又從你們的肉體中除掉石心,賜給你們肉心。」

  四、兩輛相撞的火車頭

  1945年夏季,草河口火車站是雙路鐵軌運行,當時火車站上的日本人心煩意亂(因為侵略者的結局必敗)。車站值班員的錯誤,使兩輛火車頭相撞;大哥就在從祈家堡方向來的火車頭堙C(當時他說是在學開火車,那天是休假。)祈家堡方向來的火車頭行駛正常,從草河口站發出的火車出站錯誤,在離車站一公里處,在叫上站的地方,兩輛車頭猛撞在一起,兩車頭同時立起來(每輛火車頭熱水約2-30噸),車頭媬N紅的火、熱水都噴湧出來,每車頭正、副兩個司機,大哥車堣T人。四人受火、開水燙,當場死一人,三人燙成重傷。而大哥卻飛到一個小山頭上驚呆了!見兩火車頭立在那堙A像兩支面對面怒吼的獅子慢慢倒在公路上。隨之升起煙、白霧……。大哥向媽媽講時,還有流淚,他感謝神的恩典,不但救他的靈魂,還使他絕處逢生。在我上中學時,我還能看見那段公路上的玻璃小碎塊(從車站發出的車上裝著玻璃),當時在場還有主忠心的僕人劉國華老先生的兩個孫子也目睹此事件。

  五、為教會的僕人願傾其所有

  在遼寧草河口教會荒涼期,有三個老太太。馬老太太(106歲安息主懷,臨終頭三天家中有聚會,頭腦清醒,愛心不減);沙老太太(100歲安息主懷,頭腦清醒,臨終還有禱告中);于老太太。每天在一起禱告,多是不期而聚在某一家堙A或上曠野禱告。那時禱告是為戰亂時草河口的平安,飛機在草河口扔了幾噸炸彈,感謝主沒炸死炸傷一個人,在當時是大奇蹟,這三位老太太凡事都交給神。

  因為是荒年,我們家在危機四伏的饑餓中度日,母親領著我們三個人每天餓的兩眼發黑,想得到幾口吃的填飽肚子望眼欲穿!媽媽輾轉悲哀,只有禱告神,求神不叫我們餓死,免得羞辱神的名。一天深夜,突然有人敲窗戶,母親剛推開窗一條縫,突然塞進一塊大豆餅約二十斤重(豆餅是榨完油的大圓餅,直徑約60公分),等開開窗已不見人影,媽媽跪下感謝全能的神,我們有救了!

  後來媽媽用傢俱換來一小盆玉米小?子,沒等吃,來了傳道人說:「沙姊妹給點糧吧?」他是通遠堡來的,媽聽他講過道,就把一小盆玉米?全給了他。媽看神的教會尊貴榮耀,寧可自己餓死,神的僕人不可虧欠。接下來二哥餓狠了說:「媽你愛傳道人,可以把玉米給他,你給我們留一小把熬點稀湯喝也好!」看到二哥餓的挺不住了,媽媽跪下來禱告說:「神!你的憐憫何等豐盛無盡呢!……你知道我的心。」

  這是中午,等到太陽快下山的時候,鄉下來了一個農民,我們叫他李老舅的人扛了一麵袋玉米小?子送來了,母親喜極而泣。那人說他不把米送來坐立不得安,他從鄉下出發時,正是母親禱告時。

  母親一生這樣,對教會、傳道人,家堣ㄩ犌酗偵礡A教會盡可量來取,或送到教會。只要手中有錢,有傳道人來走時絕不會空手,她一生這樣為教會、為傳福音奉獻所有,樂此不疲。她說:「我們都是神的,我們的所有也是神的。若有錢,那只不過是神把錢托付給我們管理而已,誰要是塞住了憐憫之心,他說他愛主,我不相信他。神有憐憫,我們若沒有憐憫,神的兒女不像神就不是神的兒女。」她純樸、單純、火熱愛主,寬容眾弟兄姊妹的心直到見主。

  詩篇三十四篇3節:「你們和我當稱耶和華為大,一同高舉祂的名。」

  六、神認識我母親

  1947年,遼寧安東(丹東)到草河口霍亂病成災,也叫鼠疫、黑病,很可怕的病傳染極快,人得上這病的死亡率高達90%。當時又缺醫少藥,人們也窮困。

  教會一位叫傅淵宏的弟兄,他剛生病時有朋友來看他,離開他家就死了,照顧他的親屬也死了,他家堣H跑光了,別人誰也不敢接近他了。

  母親聽到消息後,想到這個弟兄在富有時,經常接濟困難的弟兄姊妹。他常親自扛著米送給缺糧的信主人家。母親帶著幾歲的姐姐迎福去了他家。服事他到主來接他時,傅弟兄在最後的氣息和母親唱著「耶和華是我牧者」與主同去了。而母親和姐姐則安然無恙。我不能不說老人愛主那種清純、仰望、依靠神的信心是極其可貴,仰不愧心和無偽的信心,值得我們效法。她天天更深認識天上那位至高無上、宇宙中獨一的大主宰。可敬畏、可親近、永活的真神!更要緊的是神認識老母親!

  詩篇第一篇1-3節:「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褻慢人的座位,唯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這人便為有福!他要像一棵樹,栽在溪水旁,按時候結果子,葉子也不枯乾,凡他所做的,盡都順利。」

  七、在絕望中聽見神的聲音

  1950年前後兩年,是我母親一生中摘膽剜心、絕處逢生的日子,大哥不只是母親的兒子,更是她屬靈的知心朋友,信心的帶路人。大哥二十六歲因病被主接走。痛失愛子的母親痛至骨髓。就在她輾轉悲切時,爸爸也死了,家中窮困潦倒,母親帶著三個年幼的孩子,我在病危之中,母親的安慰只有大嫂和姪兒了。待母親去丹東找到大嫂時,她早已帶孩子改嫁給田弟兄。母親盼能得一件大哥的衣服給二哥遮體,沒要到(大哥有許多衣服)。母親回草河口時因沒錢買車票,蹲在丹東車站角落流淚,一位至今不知姓名的好心人為母親買了回程車票。回到草河口母親肝腸寸斷,她到山上向神大哭了近一個月,……在家堶怕不榮耀神。後來她為大嫂的家庭和孩子禱告幾十年,求神保守他們。

  在這危困的日子,有人勸母親把姐姐賣了換兩斗玉米好救家堛漱H,母親說:「我們或死或活,總是主的人,不賣孩子。」在這種絕望的日子,母親不埋怨神、不擾人。敬畏、仰望、依靠神的禱告從沒停止。

  一天夜堹姘翵I睡的母親說:「我憐憫敬畏我的人,直到世世代代!」她突然驚醒餘音未盡,就從枕頭下拿出聖經翻來翻去找不著這句話。就禱告:「阿爸父神!這句話就在聖經上,我怎麼就找不著?」她抱著聖經坐著睡著了。突然!很清楚聽見神說:「在路加福音第一章50節。」母親找著這節經文時喜極而泣:「我的神,你這樣憐憫我,我怎樣感謝你!」母親一生看敬畏神是頭等大事,榮耀神為中心,讀經禱告為生命。

  滿了智慧的神,祂不只暗中拯救母親和三個孩子。祂格外保守大嫂(寶珍)和她的孩子的一生平安。全能的父神慈愛的救主耶穌基督,回應了母親一生,晝夜不停的每一個禱告。

  詩篇二十三篇4節:「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八、行奇能的神

  我外甥小小考大學那年,1983年6月,他放學回來對姥姥說:「姥姥,我們今年考大學太可怕了!」姥姥說:「為什麼事呢?」小小:「去年高考時,我們一中老師去友好區三中(市重點校)監考太嚴格,把三中的考生不遵守考場紀律的學生拽出來三位,這三位學生學習挺好的,由於精神緊張,後來沒考上大學。今年我們考大學是友好三中老師來給我們監考。我們今年的考生精神壓力太大了。姥姥怎麼辦呢?」姥姥:「我們為你們禱告,你們只管放心。」小小:「友好三中來監考的全體老師下決心要治一中,我們考生人心惶惶。本來考試就緊張,我們怎麼辦?」姥姥:「唉!神有無窮能力,只有神加力量給你們……。」

  張國賢老教師來探望,母親對她說:「請你和我從現在開始為一中今年高考的學生們禱告,……並為他們禁食禱告,一直到考試完為止。」張教師她很樂意。因為教會埵酗@些大事情她常來住在這兒和老人家禱告通宵。

  離考試還有一天,7月6日這天蔚藍的天空。午夜十二點母親的禱告是詩篇六十三篇5-8節:「我在床上記念你,在夜更的時候思想你,我的心就像飽足了骨髓肥油,我也要以歡樂的嘴唇讚美你。因為你曾幫助我,我就在你翅膀的蔭下歡呼。我心緊緊地跟隨你,你的右手扶持我。」(這時母親因腿骨折已不能下地了)

  中午小小和幾個同學一起從考場回來了!進到姥姥房間說:「姥姥神聽你們的禱告了,……今天早晨三中來監考的全體老師在友好到火車站買車票,通往伊春的火車道鐵軌斷了,他們又去公路運輸公司乘大客車,友好到伊春的公路裂一個大口子,汽車也過不來了。我和同學們都心情愉快的考了試。姥姥……我們都萬分感動!」(伊春區到友好區距離20多哩,伊春市是林都,各區之間距離都很遠。)

  小小如今是大學教授,那一年整個一中考生考的都很好。學校很多老師為這事作見證。

  詩篇一一九篇103節:「你的言語在我上膛何等甘美,在我口中比蜜更甜!」

  九、蔣曉博為耿老姊妹作見證

  我在年輕時,有一個機會可以報考南京神學院,但我那時已畢業二年,要考的學科早已忘掉,那時我考試的目的,只是想為下次的考試摸底打基礎而已,並未敢於奢報絲毫考中的希望。

  考試結束幾天後,一次又到沙姨的家堨h,沙姥姥說了一段我壓根就沒敢往心堨h的奇怪話:「主讓我告訴你,準備去南京上學,你已經考上神學院了。」說實話,聽了這番話,我當時只當是老人年紀大了亂說,說點好聽的鼓勵和安慰一下年輕人,而倘若真的說錯了的話,又有誰能跟她計較和校正呢?

  以後陸續幾次到沙姨的家堨h,聽見的還是同樣的那番話,我呢?嘴媦躑l著,內心的反應和想法還是跟以前沒什麼兩樣。

  讓人大出所料的是,一次我正在教堂的始建地基上與弟兄姊妹們一起奉獻勞動,突然一位弟兄老遠地叫我的名字,走近後遞給我的竟是神學院的錄取通知書!   

  另有一次,我在為家堨u有自己一個人信主,而其餘的家人則一概地譏諷、抵擋的事煩惱著,跟老人家談起此事後,沒過幾天,沙姥又告訴我一個關於我全家將會得救歸主的異夢。我聽了仍舊是滿心的將信將疑,確切地說是信少疑多,因為當時看來,根本就絲毫沒有這方面的跡象。然後,幾年後的今天,我的全家老少二三十口人,基本上都已經重生歸主!

  沙姥的靈修生活是非常令人敬佩的。除了許多的讀經默想神的話,每天夜埵o都會在十二點、兩點鐘起身禱告、讀經,據她自己和家人講多年來都從不間斷;九十幾歲時還給我們前往看望她的人背誦《以弗所書》聖經的前幾章經文內容。

  此外,還有許多有關這位愛神的老聖徒的信心、愛心、敬虔的感人見證,一時難以在此用簡短的篇幅來寫盡。

  沙姥直到百歲安息主懷的日子都在神的恩典之中,耳不聾、眼不花、心堣@點不糊塗,大腦反應一點不遲鈍,看聖經從來也不戴眼鏡。

蔣曉博弟兄 寫於2007年10月12日

  十、附錄

  禱告使福音復興

  後來沙老姊妹全家搬到黑龍江省最北邊,農墾開發大興安嶺附近,當時信主的人一共只有二十多位,經過沙老姊妹多年禱告,現在一百二十萬的人口中,信主的基督徒就有二十多萬。

  詩篇九十二篇12-14節:「義人要發旺如棕樹,生長如黎巴嫩的香柏樹。他們栽於耶和華的殿中,發旺在我們神的院堙C他們年老的時候仍要結果子,要滿了汁漿而常發青。」

末肢 沙來福 2007年10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