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天示-拔摩島異象的剖視(三)
施 寧

  三、羔羊寶座前的勝利者

  身穿白衣的一群

  「此後我觀看,見有許多的人,沒有人能數過來,是從各國、各族、各民、各方來的,站在寶座和羔羊面前,身穿白衣,手拿棕樹枝,大聲喊著說:『願救恩歸於坐在寶座上我們的神,也歸於羔羊!』眾天使都站在寶座和眾長老並四活物的周圍,在寶座前面伏於地,敬拜神,說:『阿們!頌讚、榮耀、智慧、感謝、尊貴、權柄、大力都歸於我們的神,直到永永遠遠!阿們。』長老中有一位問我說:『這些穿白衣的是誰?是從哪堥茠滿H』我對他說:『我主,你知道。』他向我說:『這些人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了。所以,他們在神寶座前,晝夜在祂殿中侍奉祂;坐寶座的要用帳幕覆庇他們。他們不再飢、不再渴,日頭和炎熱也必不傷害他們,因為寶座中的羔羊必牧養他們,領他們到生命水的泉源;神也必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啟七9-17)

  天堂的景象繼續展開,先前隱藏著的,現在都顯露出來。我們看到了另一群勝利者,他們彷彿也在向我們招手迎迓:「選擇我們的道路吧,你必在榮耀中與羔羊永遠同在。」

  來自各方各族的人群聚集在羔羊寶座前。他們大都是敵基督時期之前和之中的人,飽嘗痛苦和恐怖,在一個罪惡充斥、爾虞我詐、法紀蕩然、殘暴無道的世界中,經歷了至深的苦楚,忍受了殘酷的逼害。現在,他們身穿白衣,手拿棕樹枝,高聲喊道:「願救恩歸與寶座上的神,也歸與羔羊!」

  因羔羊的血洗淨衣裳

  耶穌應許把耀目的白衣賜給這些勝利者,使他們在天上與祂同行。「然而在撒狄,你還有幾名是未曾污穢自己衣服的,他們要穿白衣與我同行,因為他們是配得過的。」(啟三4)那是何等壯觀的場面啊!他們在光華四射,耀眼生輝的黃金街上,穿著潔白的袍子,與耶穌同行。但以理書第七章9節形容神「衣服潔白如雪」;門徒也看到耶穌在登山變像時,衣裳潔白生光。現在,這些勝利者竟也獲賜與羔羊同等的尊榮,與羔羊相像。那時,我們的內在生命也在永恆中一覽無遺了。這些勝利者所穿的袍子,顯出他們在地上的生活。他們在今生所做的一切事情、掙扎、懺悔和勝利,都在普世面前永恆地展露了出來。他們永不用脫下這件白袍。這袍子永不會弄髒,因為它是由永恆不滅的完美質料造成。

  這件榮耀無比的衣服是耶穌賜給他們的。祂所受的苦和所流出的寶血,替他們贏得這袍子。但他們也要盡自己的本分,就是「這些人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了。」(啟七14)他們恆切渴望的,就是使自己污穢的衣裳變為潔白。這決定了他們在地上所做的每一件事。

  這些勝利者只有一個目標:不問代價,也要得著這潔白的袍子,並且有一天穿著它,站在羔羊的寶座前。他們悉力以赴,無視因此而招致的苦難和戰爭。儘管聖經沒有詳細地描述,我們都知道這群人是從大災難中出來的。不過,吸引他們注意力的,不是他們必須忍受的試煉,而是另一些東西。對他們來說,得著白袍子,比一切苦難來得更緊急和重要。

  想到我們多麼容易被苦難盤據了整副心神,讓苦難成為我們的重擔,使我們心中再也容不下別的事情時,我們便明白這群人的獨特。在苦難中,我們往往忽略了自己本性堛爾o惡。我們哭泣,為的不是這些罪惡,卻是自己所受的苦難。我們應當更注重我們犯罪的污點。今生的苦楚不過是短暫的;但罪惡若不用羔羊的寶血洗淨,就會帶給我們永永遠遠的痛苦。

  與這些潔白衣服相關的,是耶穌在啟示錄第三章3節對撒狄教會的領袖所說的話:「若不儆醒,我必臨到你那埵p同賊一樣,我幾時臨到,你也決不知道。」撒狄教會的領袖如何不儆醒呢?答案在下面:「然而在撒狄,你還有幾名是未曾污穢自己衣服的。他們要穿白衣與我同行,因為他們是配得過的。」(啟三4)這就是說,撒狄教會的領袖並沒有看顧他的會眾,更沒有注意到他們當中,有許多人已把他們在悔改重生時所得的潔白衣裳玷污了。他們仍有污點,因為他們沒有用羔羊的寶血重新洗淨自己的罪惡。要是他們像啟示錄第七章的勝利者一樣,帶著罪來到耶穌面前,用羔羊的寶血把袍子洗淨,他們的袍子就必再次潔白如新。可是,撒狄只有少數幾個人的袍子未被染污,因此耶穌給他們的領袖一個挑戰:「凡得勝的,必這樣穿白衣。」(啟三5)

  啟示錄第七章的勝利者說明了這節經文的意思。他們決心要得潔白的袍子,小心翼翼地不讓任何罪惡的污點留存在他們生命中,時刻用羔羊的寶血把袍子洗淨。我們什麼時候發現有污點,就什麼時候洗淨袍子。我們若想穿白衣,在耶穌身旁與祂同行,就必須被聖靈光照,看清楚罪惡的污點。這絕不是自動發生的事情,因為我們往往對自己的罪惡視而不見。看不見自己的罪的人,不會求耶穌用祂的寶血洗淨自己的罪惡,因此永留下污點。我們不會自動得蒙潔淨。要是我們不呼求耶穌的救贖,以為自己的袍子毫無污點,無需用祂的寶血來洗淨的話,耶穌的救贖寶血對我們就毫無功效。

  讓我們這樣禱告:

  光照我,親愛的主。
  沒有你的幫助,我什麼也不能看見。
  我是瞎眼的──
  我的肉眼毫無用處。
  啊,主,讓我看見。

  光照我,親愛的主。
  賜我這個特權,
  醫治我的瞎眼,
  讓我看見我的過犯。
  啊,主,光照我。

  光照我,親愛的主。
  讓你的光,照出我的一切,
  顯明我的罪,
  使我真心悔改,得著釋放。
  啊,主,光照我。

  穿著白袍的勝利者已蒙光照。他們一直儆醒戒備,沒有沉沉入睡,因此他們看到了那些只有在日光下才能看到的污點。他們不像別的信徒一樣,容忍污穢的衣服。他們知道要朝見聖潔的神,在祂聖潔的城中居住,他們的衣服就不能有半點污穢,因為神的城只容許光明聖潔的人進入。聖經這樣描述神的城:「凡不潔淨的,並那行可憎與虛謊之事的,總不得進那城。」(啟二十一27)白袍只賜給那些與罪惡爭戰而凱旋的人。當他們在苦難中痛苦掙扎的時候,他們主要關心的,不是盡快脫離苦難,而是除去衣服上的罪惡污點。耶穌曾清楚說:「因為從心媯o出來的,有惡念、兇殺、姦淫、苟合、偷盜、妄證、謗讟。這都是污穢人的。」(太十五19)

  勝過一切苦難

  這群人的顯著特點,是他們並沒有被苦難支配。地球越來越像地獄,神的子民所受到的逼害有增無已。但這一切足以令人灰心喪膽的苦難,並不能壓倒他們;末世的種種痛苦,也不能摧毀他們的意志。不錯,他們吃盡了數不盡的苦頭,因為罪惡的權勢正逐漸抬頭,與神和祂的誡命對抗,可怕地轄制著人類。可是,這些苦難非但未能令他們沮喪不振,反而驅使他們採取行動。他們的口號是:「勝過罪惡,絕不讓它留存在我們的生命中。罪惡令神痛心疾首,並且會帶來可怕的結果。」

  他們努力爭戰,因為他們渴望耶穌承認他們為勝利者,把白袍和棕枝──勝利的象徵──賜給他們。他們跟什麼爭戰呢?罪惡。他們不能忍受衣服上最小的污點──一句刻薄的話,一個不友善的眼光,不潔的思想,怨毒、貪婪、不忠、和其他一切會染污我們的罪惡。他們沒有掩飾,也沒有否認自己的錯。反之,他們每次發現一個污點,就立刻把它暴露出來,向神和人認罪。別人若指出的污點,他們亦欣然接受勸告,趕快去到耶穌面前,用祂的寶血洗淨袍子。他們不但知道耶穌寶血的功用,更靠著祂的寶血而戰爭,把自己的過犯,和自己犯罪的本性,浸沉在祂的寶血中。他們既藉著羔羊的血,把污穢的袍子洗淨,也就沒有人能控告他們了。

  他們每一天發現袍子上有污點,就立刻到耶穌面前去。他們在地上與神的羔羊親密同行,因此在天上也和祂非常接近。事實上,他們已成了羔羊的一部份。因為他們所愛的,就是神的羔羊──那為我們而無辜流血的那位。他們對羔羊五體投地,無限感激。他們的讚美歌聲響澈天上,不絕於耳,因為他們親眼看到耶穌成就了祂的應許,並且以勝利者的身份,得到了白袍。如今,他們永遠都可穿著潔白如雪的衣裳了。

  苦難幫助他們得勝。因為在苦難中,我們不能自欺。苦難顯露出我們的真正本質,暴露一切反叛、急躁、激動、沮喪、害怕受苦和欠缺順服的弱點。一位曾被囚於集中營的基督徒告訴我們,在那樣厲害的試煉中,不單身體,連靈魂也要坦露無遺。眾人暴露出來的,不是自己犯罪的本性,就是自己戰勝罪惡的能力。那時,誰是偽君子,誰是真信徒,全部一目了然。信徒間的分別,就如白晝黑夜一般界線分明。每人心中所充滿的,都在那時昭然若揭。不錯,他們全都是悔改歸主的信徒,但在極之厲害的苦難中,有些人並沒有把污點潔淨。他們尚未真正得救的本質,就在這時無所遁形。這群勝利者卻倚靠耶穌的救贖大能,心中被耶穌充滿。耶穌神聖生命的能力,就在他們身上彰顯出來,使他們得勝。苦難失去權勢,應驗了聖經的話:「哀慟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安慰。」(太五4)

  因此,苦難和各種磨煉,幫助了啟示錄第七章的信徒看見自己袍上的污穢,用羔羊的寶血潔淨,使他們得勝。讓我們留意他們的挑戰:

  別讓苦難把你壓倒。當苦難的浪潮排山倒海而至的時候,別讓它們把你淹沒。撒但的目的是要用苦難擊敗你,因此必須儆醒!抵擋魔鬼,別讓苦難佔據你的心,要為你衣服上的污穢而憂傷。你應當關心的,是不斷與罪惡爭戰,用羔羊的寶血時刻把袍子洗淨。苦難終必過去,其他很難做到的事,例如認錯、求恕、矯過等等,也必會隨之消逝。然而,在聖城的黃金街上,穿著白衣,在耶穌的榮光中與祂同行的特權,卻是永永遠遠的。

  羔羊寶血的歌

  玻璃海上那些歌頌者的特點,是羔羊的歌,和羔羊決意受苦的心志。同樣這群穿白衣的勝利者特別的地方,是他們對羔羊寶血的頌讚。神的羔羊就是他們痛苦中的幫助和保護。他們全心全意地愛祂,高唱羔羊之歌,靠祂的力量而活,靠祂的寶血而凱旋。

  你的寶血能把我們
  從撒但的權勢和詭計中
  拯救出來。
  神的羔羊啊,我讚美你。
  你的寶血行了何等奇異的神蹟。

  主啊,你的寶血是為我而流。
  求你接納我永遠的感謝。
  神的羔羊啊,我讚美你。
  你的寶血行了何等奇異的神蹟。

  你的寶血能潔淨我的堨~,
  洗淨我的一切罪惡。
  神的羔羊啊,我讚美你。
  你的寶血行了何等奇異的神蹟。

  撒但能傷害我什麼?
  耶穌基督已經得勝!
  祂流出寶血,拯救我靈魂,
  救贖我,使我完全。

  摘自:天示-拔摩島異象的剖視( When The Heaven Opened by Schlink Basilea)

  【蒙西德馬利亞福音姊妹會應允刊登】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