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正式作主門徒
邁 爾

  前言

  邁爾在《彼得生平》的序中說,在主耶穌的十二門徒中,約翰的品格相當完全,他像飛鷹般成熟及有啟示的眼光。但四福音中,彼得很像一般人,時常起伏不定,又帶著天然的衝動。但他在偉大的陶匠──主耶穌的手中,能被塑造成十二使徒的領袖。因此從彼得生平來學習成為主耶穌的“門徒」,是最合適我們效法。

  我們在四福音中,因為不瞭解當時背景,往往對彼得蒙召作門徒的過程不甚清楚,以為彼得的蒙召是一次的呼召。而邁爾在彼得作主門徒的歷程中指出,彼得是經過“初作門徒」的歷程,再進到“正式作門徒」。這兩個歷程,對後來蒙召作福音工作的傳道有很好的啟示和教育。因為,一般有“初作門徒」的傳道經歷的人,若沒有“正式作門徒」的經歷,是無法達到主耶穌的標準。

  我們從《主耶穌微行合參》書中看到,彼得他們蒙召和被差遣有五個階段:

  一、主後二十七年,五位門徒跟從耶穌。地點是在約但河邊。記載在約翰福音第一章35-51節。
二、主後二十八年春天,主耶穌召彼得等四位門徒,地點在靠近迦百農。記載在馬可福音第一章14-20節,路加福音第五章1-11節。邁爾稱之為初作門徒(主耶穌早期的同工)。
三、主後二十八年夏天,主耶穌正式設立十二門徒,地點是在靠近迦百農。記載在馬可福音第三章13-19節,路加福音第六章12-16節。
四、主後二十八年冬天,主耶穌差遣十二使徒傳道,地點是在加利利。記載在馬太福音第九章36節至第十一章1節,馬可福音第六章7-13節,路加福音第九章1-6節。
五、主後三十年4-5月,主耶穌復活後,最後的命令,地點在加利利山。記載在馬可福音第十六章15-18節,約翰福音第二十一章15-16節。

  壹、耶穌早期的同工 (約一43、三30,太四23-25)

  從約翰福音第一章至第三章,我們看到彼得和門徒們一同傳道,與他一同週遊四方。這樣經過了九個月。可能彼得偶爾回家去看一下,但他又回來,幫助主給那些悔改認罪的人施洗;因“不是耶穌親自施洗,乃是祂的門徒施洗。」 (約四2)以後為要避免法利賽人日益增加的猜疑,主和門徒就經敘加撒瑪利亞回到迦拿去,他們顯然就在那堣懂略F。耶穌回到拿撒勒,而門徒也各自回家。這大概是為了因應當時日趨緊張的局勢而採取的步驟,首當其衝的是施洗約翰,希律把他關在約但河對岸的馬開如斯(Machaerus)堡壘中的黑暗地牢堙C

  以後九個月,主似乎沒有人跟隨著。祂可能時常與門徒及朋友們保持聯絡,但他們沒有公開與祂來往。祂正默默裝備他們來應付前頭的大事,但他們當時卻還不明白。後來,施洗約翰被殺以後,再延遲下去也無濟於事了,主就獨自走遍加利利,“在各會堂堭訄V人,傳天國的福音,醫治百姓和各樣的病症。祂的名聲就傳遍了敘利亞,……當下,有許多人從加利利、低加波利、耶路撒冷、猶大、約但河外,來跟著祂。」(太四23-25)

  彼得知道這個大事工,覺得不能再朝夕守住他的漁船漁網了。他夜間夢想基督,白天等著祂來。一天東方破曉時,主果然沿著岸邊來了。那一天改變了他一生事業的方向,幾個月來耐心交往所撒下的種子,現在開始結果了,首先是幼苗萌生出來……。哦!慈愛的主,我們謙卑地求你,你也照樣地接納我們,教導我們。

  貳、正式作門徒(交出最高主權)(可三13-19,路六12-16)

  主獨自在加利利忙碌工作了九個月,祂的名聲也越來越遍傳。祂工作的速度隨著施洗約翰被“下監」的消息而加增。(可一14)有時祂也回到迦百農的家,祂的朋友和門徒似乎都已在那埵w頓下來了。祂就進一步以祂生命所依據的原則教導,預備他們,好在祂呼召他們捨下一切的時候,可以立刻起來跟隨祂。那重要的一刻是如此臨到的:

  一、背景

  那班漁人自小就是朋友,他們在湖邊漁船上是同僚。他們也是主忠誠的門徒和伴侶,是四位影響人類歷史的人物。他們每當星夜一同浮舟於漁場上的時候,總是談論著祂的生平、行為和言語。他們經過一夜的徒勞無獲而疲憊靠岸時,或者也在談論著祂。“會不會不久就看到祂呢?」

  他們下了船,把網洗淨,鋪在岸上曬乾,忽然發現來了一大群人,擁擠著他們所愛的夫子和朋友。他們立時忘卻了疲倦、失望、飢餓、和家堨瑹搌犖儘ヾA而振起精神來歡迎祂。祂直向彼得的船走來,要他將船搖進多石的岸邊一個小灣堨h。祂就坐在那船上向群眾講道,很多人坐在石上,也有人站著,但大家都對祂口堜狴X的話語感到驚訝。(路五3)

  彼得大概得用櫓或鉤竿使船穩定,自己坐著,注目看主的臉,傾耳聽祂所說的每一句話。從來沒有人像祂這樣說話。祂的教導不像文士那樣,而像有權柄的人。這些話對於彼得和其餘的人而言,如他們後來所宣告的,是永生的道;(約六68)日後當他們聽到主以大祭司身分說出的禱詞時,他們的心弦一定震動起來:“你所賜給我的道,我已經賜給他們;他們也領受了,又確實知道,我是從你出來的。」(約十七8)

  二、堅決的命令

  每當主要塑造一個合祂使用的器皿時──無論是金器、銀器,或木器、瓦器,祂都必須先確立祂絕對的權威和下命令的權柄,不容討論爭辯,或是猶豫退縮。人的靈、魂、體都要全然順服祂,不惜任何代價。門徒必須放棄一切而跟隨祂。祂如何甘心順服受苦以至於死,祂也照樣要那些與祂有最密切關係的人同有此心,不再隨從肉體的意志而活,乃是照著神的旨意而活。(彼前四2)

  可能彼得和其他門徒都大略明白這一點。他們跟隨祂這麼久,不可能不明白馬利亞在迦拿對僕人所說──“祂告訴你們什麼,你們就做什麼」(約二5)那句話的意義。他們願意在道德和責任的領域埵V祂效忠,那是毫無問題的,但當祂侵入他們自己的領域,奪用他們自己的特權對彼得說:“把船開到水深之處,下網打魚」(路五4)的時候,卻使他們感到十分驚奇意外!彼得順服的心可能動搖了一會兒,他遲疑地回答說:“夫子,我整夜勞力,並沒有打著什麼。」(路五5)

  彼得從小就在那水域堨景恣C漁事可算得上是他的看家本領。魚的習性;最適於捕捉的時間和地點;天氣的影響;這一切他都瞭若指掌。他所熟識的漁夫若有人敢干涉他,他一定會激烈惱怒;現在他忽然遭遇一個命令,這命令與他自己的經歷、自然的極限、數代累積的教訓,以及他整夜疲勞卻一無所獲的事實,都是互相矛盾的。

  他願意服從任何從主口中所出的命令;但一個在山村木匠舖堛齯j的人,怎麼有資格指揮漁船發令撒網呢!難道他在這件事上也有捨己麼?早晨不是打漁的時間;光線會照出網眼,魚只會待在湖中淺處,深處是找不到的。所有打漁的人,若看到他在這個時候撐船出去準備撒網打漁的話,都會笑他是瘋子。

  這不也是一切被基督所重用的人的經歷麼?試驗是無可避免的。常常在我們作門徒很久以後,有一個時刻祂會來到我們人生的船上,要求最高管理權。我們可能一時會產生疑問和猶豫。我們慣常訂我們自己的計劃,照自己的圖表,走自己的航線,作自己的船主;我們肯不肯、能不能、敢不敢將一切指揮權都交給基督?有那一個地點祂不可以領我們去!有那一個風險祂不可以領我們去冒!有那一處不友善的海岸祂不可以叫我們踏上!經過了這樣的片刻猶豫之後,我們若回答說,“雖然如此,我要遵照你的命令,開到水深之處,下網打魚。」(路五5)我們就有福了。除非你肯遵照祂的命令航行,並像天使那樣聽祂的聲音,履行祂的吩咐,你絕對不能指望成為基督的同工,也不能蒙受祂的祝福;這是一件確切無疑的事。無疑,基督的同工們,必定像眾天使般的執行祂的命令。(詩一○三20)他們能像以利亞聽見神的聲音。(王上十九12)

  有時別人比我們更能判斷那聲音。像以利那樣,他“明白是耶和華呼喚童子」。(撒上三8)

  有時那聲音會像神叫亞伯拉罕將他的愛子在摩利亞山上獻祭一樣,(創二十二2)使我們感到魂與靈、骨節與骨髓,都被刺入剖開。

  有時那聲音會像主對那少年官所要求的一樣,要我們變賣所有的來跟從祂走十字架的道路。(太十九21)

  但無論那聲音何時發出,都可以由其不斷重複的同一音調覺察出來。祂從不說“是與否」,總是說“是」。祂常常在我們慣常的經歷和習慣婸☆隉A叫我們離開那逗留了太久的岸邊。祂通常嚴格考驗我們的信心,使我們遭受同僚的嘲笑。但我們內心深處卻是贊同。祂也得著了環境的證實。神的供應可以為堶悸瑭n音作見證。違背就要被棄絕。順服就得以承受永遠的基業。

  基督必須居首位。“拉比」必須轉變為“主」。祂的旨意必須貫徹,即使看來它似乎與我們所最珍視的遺傳相牴觸。如果要航程成功滿載漁獲而歸的話,就不能同時有兩個船長。這個問題今天就必須解決!祂有一個地位、一件工作給你,但你必須將自己交給祂調遣。不要受岸上的習俗、環境、或慣例所拘束,立基督作船長,你自己搖櫓!聽祂的命令,把船開到水深之處,當你將幾乎撐破的網拉到岸上時,就發現它“滿了大魚,共一百五十三條」。(約二十一11)

  祭物和禮物,你不喜悅。你已經開通我的耳朵;我並沒有違背,也沒有退後。神阿,我樂意照你的旨意行,你的律法在我的心堙A所以我不抱愧。(詩四十6-8)

  三、下到水深之處

  船一由主掌管,祂就下令開到水深之處。我們不再沿著淺水處行駛,乃是開始在深水處作工。“在海上坐船,在大水中經理事務的;他們看見耶和華的作為,並祂在深水中的奇事。」(詩一○七23-24)永智的深奧,在創世以前就在基督奡z選了我們。永愛的深奧,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就愛了我們。與神相交合一的深奧,有如聖父與聖子之間的關係。神旨意運行的深奧,貫穿了人類整個歷史。永福的深奧,將是我們忙碌的靈魂得享安息之處。聖靈參透萬事,就是神深奧的事也參透了,祂要將深奧的事啟示給那些愛祂的人。

  但在此處我們要特別注意與神同工的深奧。使彼得感到驚奇的事,他們要把船用櫓或帆駛過很多他所熟知的漁場,一直開到湖的中心,主才吩咐他們撒網。於是全體立刻動手,他們剛剛把網撒下,就清楚知道圈住了一大群的魚,多到網都險些裂開。(路五6)彼得費盡力氣收取漁獲,累得滿頭大汗。他的船危險地斜向一邊,他就急速招呼同伴們來幫忙,他們好像已經料到會有這樣的事,所以很快把船開來了。他們就把魚裝滿了兩隻船,船的上緣幾乎要入水了。彼得這才初次覺察到與基督同工的果效;我們絕對地順服,就能得到祂絕對地合作。在漁人下網的時候,主已經向魚群下令了,它們就由一種難以抵抗的衝動所驅使,游向等待著它們的漁網。在詩篇第八篇堶情A豈不是豫言了人子要管轄“海堛熙翩A凡經行海道的,都服在祂的腳下」麼?(詩八8)

  這對於我們大家是何等重要的一個功課!我們十分瞭解在漫長的黑暗中勞苦一無所獲的滋味。我們常常只帶著一兩條小魚回到岸上來。但我們一旦與神子相交,或與祂同工,清楚地得著了祂的呼召,我們就會發覺,我們所要做的,只是把網洗好補好,相信主會指示有魚的所在,相信祂必做其餘的一切。我們可以絕對依賴神的同工。

  使徒強調說:“神是信實的,你們原是被祂所召,好與祂兒子,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一同得分。」(林前一9)

  在五旬節那一天,彼得又下了網,這次的網是向一大群激動的群眾撒下的,而主也再行了一次祂在加利利海所行的神蹟,使他的網圈住了三千人。(徒二41)在哥尼流的家堙A他的網幾乎尚未碰到水,就圈滿了魚群:“彼得還說話的時候,聖靈降在一切聽道的人身上。」(徒十一15)這位使徒一定每次都含笑看一看耶穌的臉,說:“阿!主阿,這又是一次加利利海的經歷了。」

  我們在同樣的情形之下,也可能有這樣的經歷。如果沒有主的話,乃是在於我們自己身上,我們的順服,或者我們的網。如果我們的網是我們的演講、講章、或方法,我們就當藉著仔細研究和懇切禱告把這些網修補起來。網眼必須織得嚴密結實,使魚不至漏過。傳講福音必須盡力,務使聽眾無可推諉。宣揚永恆的真理不可用模糊脆弱的說法。務要修補你的舊網,或另外做一個新的網。

  務要使你的網潔淨。要把積在網上的砂泥或海草洗掉。尤其是要把己除去。你的信息絕不能有一點吸引聽眾注意你自己的東西;你做完了一切之後,就要膽敢相信,你的主現在雖然坐在神的右邊,祂也仍然藉著聖靈的能力與祂的僕人同工,並證實他們所講的話。(可十六20)

  譯自:邁爾《彼得生平》(The Life of Peter by F.B. Meyer)

  【註】:

  從彼得作門徒的經歷,我們可以看見,服事主有“作耶穌同工」與“正式作門徒」的二個階段。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