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宣信個人醫治的見證
宣 信

  以下是我經過六年,個人、家人身體得醫治,還有神醫的服事;所以,我覺得必須作我個人的見證。

  關於我所認識神醫的真理,以及我在以上幾章所寫的內容,都是有賴主在我生命中親自教導。對於神醫這個課題,初時祂也只許我從聖經中得著認識,不靠別人的著作。祂所教導的遠超過這本小冊上所說的。

  一、百病纏身

  二十年多來,我一直是個百病纏身,體弱多病的人。十四歲的我,就已因為讀書過度,而導致神經衰弱。在大學進修班那一年,我的情況變得更壞,幾乎一病不起,醫生甚至不允許我再看任何書。那時,我一直都在與死神搏鬥,在死亡的邊緣上過日子,最後將我的生命完全交給我的神。

  我在二十一歲那年大學畢業,開始在一間大禮拜堂擔任牧師。當我正雄心勃勃,努力作工時,我又患了心臟病而倒下來了。因此,我便離職休養了數個月,好不容易回來之後,情況又再像等死似的。

  雖然如此,神卻讓我苟延殘喘,繼續帶著疾病勉強辛勤的作工下去;多年來,我一直需要隨身帶著備用藥物和預防劑,應有盡有,衣袋中亦常備著一瓶亞摩尼亞藥,以作不時之需,慎防萬一。如果有一天忘記帶著時,就會整天神經不安。有時登電梯或登樓梯,便立即氣喘不止,好像又步近死門似的;每念有藥在身,才能安心。

  記得有一次我去歐洲,攀登到山頂時遇到那個瑞士鐵路,當我再次試圖攀登佛羅倫斯的高鐘樓梯,我的氣喘忽然變本加厲,似乎令我氣絕而死。從此我就堅決在我的餘生中,不再作登山的嘗試。只有神知道過往曾有千百次,當我在講台上講道或主持葬禮時,我幾乎要在台上斷氣或要墜入那敞開的墳墓堨h一般。

  好幾年後,還有兩次長期患病不癒的經歷,生死只是一線之差,我的生命就好像脆弱的絲線快要永遠斷掉。

  雖然我在工作上依然盡心竭力做,弟兄姊妹也看我是個勤奮又成功的工人,但我卻常常因自己羸弱多病而感厭煩,我亦不願意看見人經常垂憐與同情我!多次探訪不能成行,都是因為我身體軟弱所致;實在心有餘而力不足,愛莫能助,徒喚奈何!

  最後我接受主耶穌作我的大醫生,我祈求主加我能力,使我健康到一個使他們不再同情我的地步,並且叫我能夠因著神的力量和支持,讓他們繼續不斷的感到希奇。

  我相信神已經垂聽我這祈禱,因為在這六、七年來,他們已屢次因看見我怎樣蒙神恩待奉主的名作工而感到希奇不已。

  當初,每次在我主日講道後,必須休息到星期三,到了星期四我才能開始為那接著要來的主日講道作準備功夫。但是感謝神,在我蒙祂醫治之後的頭三年中,我就講了超過一千篇的道,有時甚至一週媮縣G十多次道,就連一次也未曾疲乏過。

  二、薩拉托加溫泉遇見主

  在我還未接受主作我大醫生前幾個月,紐約有一位著名的醫生告訴我,因我體弱多病所致,我最多只能再活幾個月了。他要我立即保養身體,才能為主所用。他要我在那年夏天好好休養,於是我就去了紐約州東部的薩拉托加溫泉(Saratoga Springs),當我在那堮氶A有一個主日下午,我漫步到印第安人營地,他們在舉行五十週年紀念音樂佈道大會。那時我正感到灰心失望,人生乏味,一切都黑暗、枯燥、虛空!忽然間,我聽到四位黑人歌手合唱聖詩:

  “耶穌乃是萬主之主;
  無人能像祂做工。」

  他們唱了又唱,第四音唱得極其和諧,而那高音的聲調,則好像響徹雲霄,達到天上。

  “無人能像祂做工,
  無人能像祂做工。」

  這詩歌深深的感動了我,吸引了我。它彷彿是來自天上的歌聲,它佔據我整個人。我就在此刻接受祂作我萬有之主,並信靠祂為我作工。雖然我不知道這意義有多深,但我在黑暗之中接受了祂。雖然當我在離開了那簡陋、古老式的聚會之後,我便忘記了那次所聽的道,然而,我的心靈卻從此奇妙地高昂起來。

  幾週之後,我和家人到了米芝干省優美海濱去休養,去呼吸新鮮的空氣。其後,我也常常前往他們在營地舉行的聚會,當時我還未完全深信神醫的真理,也未嘗經歷神醫。

  同時,我多年來一直對這部份的真理尚未瞭解;那時我已奉獻服事主好幾年了,並且以祂為我心中的義。

  三、教會中一位得醫治的病人

  就在這個時候,在我的教會中,有一人蒙主奇妙的醫治,這事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被邀請去探訪一位垂死的病人,他被所有的醫生拒絕,因他們全都已經束手無策。他多日不能說話,不能吃喝;他是患了最厲害的癱瘓病,那病傷及他的腦子,使他危在旦夕。後來他顯著的康復過來,由於這事被視為醫學界的醫療奇蹟,所以被詳載於醫學雜誌。

  他的母親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他在年幼時已經得救,但多年來流落作個演員,他的母親擔憂他已經是個遠離主的人,於是她要求我為他得救切切代禱。我在為他禱告時,我並不是求主醫治他的疾病,我是求主使他康復以延長他的壽命,好讓他虔敬的母親能夠知道他確實已經得救。當我站起來行將離開的時候,我已將禱告的事置諸腦後了,剛巧當時我的會友也前來探訪這人,於是我便多逗留幾分鐘,介紹這位母親給他們。

  當我介紹完後,我走到病人的床前,忽然看見那年輕人睜開眼睛看著我,且向我說起話來。我真是感到驚奇,他年紀老邁的母親就更感希奇了。當我再詢問他時,他就給我們清楚的看見了憑據,他真的有簡單信靠主的信心;我羞愧地說,這叫我們大大的感到震驚,甚至充滿喜樂。從那時起,他迅速的康復過來,而且繼續活了好多年。後來,他來探訪我,並且告訴我,說他的痊癒真是神大能的神蹟。這是我一生難忘的事情。

  不久之後,我也就接受了主作為我的大醫生。我信靠祂的時候,祂就一直支持和奇妙的保守我。但是,後來當有一位虔誠的基督徒醫生對我說這只是我自己的假想,而缺乏經歷的我就丟棄自己單純依靠神的信心時,從此我就一直多次絆倒,為時多年之久,對神醫的信心,亦一蹶不振。但是,每逢聽見神如何在許多人身上用神蹟奇事醫好疾病,我總不會懷疑或者發出任何問題。於我而言,這真理在當時還未有在我身上發生實際的功效,因我還沒有覺得自己曾經有一次的病是實實在在信靠主而得醫治的。

  四、個人查考聖經神醫真理

  在那年的夏天,我聽見許多人講述他們只是簡單相信基督的話,就蒙神醫治的見證,一如他們因信得救一樣。於是,我就開始查考聖經,我立定心志,必須解決這個問題。令我感到欣慰的是,我並沒有向人尋求解答;在沒有人指引和幫助之下,我只是獨自跪在主的跟前,一直打開我的聖經,直到我相信神醫的真理也是基督榮耀福音的一部份;祂的福音為要拯救、醫治被罪惡和疾病所捆綁的世人。凡相信和接受主的話的人,都能獲得祂十架救贖所成就的神醫福音的好處。

  我因尚未相信這真理,所以還不能接受而取用它。我實在不敢以任何真理作為一種理論,也不敢以自己未曾經歷過的真理任意去教導別人。當我查考清楚後,在一個星期五下午三時,我走到古果園(Old Orchard)的松樹林中,我在那埵V天舉手,我好像面對面看見了神似的,我向祂立了三個重要的承諾:

  (一)神啊,因我在那一天將要見你,如今我鄭重接受這神醫的真理為你話語和基督福音的一部份。願你幫助我,使我永遠不再懷疑這真理,直到我見你的面。

  (二)神啊,因我那一天將要見你,如今我接受主耶穌作我肉身的生命,作我的大醫生,醫治我一切疾病,供給我在身體上一切需用,直到我一生工作完畢。願你幫助我,使我從今以後不再懷疑你就是我的生命與力量,並且相信你能保守我勝過一切的困難,直到你再來,並且你在我身上的一切旨意得以完全成就。

  (三)神啊,因我那一天將要見你,如今我鄭重應允要應用神醫的祝福,以榮神益人;將來何時神要我宣講,或是別人有所需要,我都願意為這真理作見證。

  我如此禱告完就起來,雖然只是禱告了片刻,但我知道這件重要的事情已經成就了。我的四肢百體,我的全人,充滿了與神同在的感覺。我也不知道我的身體覺得好一點沒有──我根本就不在乎我的感覺──我只是簡單的相信,並且知道:從今以後一切盡在神掌握中。這真是一件榮耀的事。

  五、信心的試驗

  (一)第一個試驗

  不久之後,信心的試驗來了。在我離開樹林之前,第一個試驗就來了。忽然我聽見這詭詐的聲音:“如今你決定接受神作為你的大醫生,如果你到古利斯醫生(Dr. Charles Cullis)的家堨h,與他一同祈禱,必有益處。」【註:古利斯醫生是神醫運動中的一名大將,他單單以信心的禱告來醫治他的病人。】我在聽到了那聲音一會兒之後,未經仔細思考。不久,我的頭腦頓時受到極大打擊,好像暈過去一樣。我就求主說:“主啊,我做了什麼呢?」我彷彿陷於大危險中。忽然,這思想迅速前來提醒我:“你還未與主立約以前,那個提議是絕對不錯的,但是你剛才已經與主解決這個問題了,你也曾應允神不再懷疑,那麼,你就不該再躊躇啊!」

  在那一刻,我明白到信心的意義,也曉得向神守信用是一件何等嚴肅而重要的事!我經常為著那次信心受打擊的事感謝神。因為我從此領會到:一件事若與神講定了,就不能再搖動。事情若已經做過了,就永遠不能算為未嘗做過;事情一經交託主手堙A就不可再懷疑它的結果。

  我想這是神選召我為神作信心的工作的起頭,我從主的同在與應許中得著了大大的幫助。“他若退後,我心奡N不喜歡他。」(來十38)這節經文一直如火挑旺,照亮我的心。仇敵的詭計就是要使我懷疑,使我剛才與神之間所定的協議依然放心不下。然而,神總是憐憫恩待我,一直保守我,使我不至退後。

  (二)第二個試驗

  第二天,我便向著新罕布什爾州的山區前進。在接著的那個主日,第二個信心的試驗又來了,這是在我接受了神醫兩天之後所發生的事。我應邀到公理會去講道,我感到聖靈感動我特別作這個見證,但我卻選擇了講我自己喜歡講關於聖靈的題目。神並不希望我在那個時候講篇自己喜歡講的講章,這是我所知道的。

  主乃是要我宣講祂在前陣子所指示我的真理;但是,為了得到別人的尊敬和要表現得合乎體統,我卻沒有作這個見證。結果我進入可怕的光景,我的下巴沉重得不能轉動,我的嘴唇好像啞吧般不能說話,以致我只能快快結束講道,逃到田野去向主認罪,求祂赦免。但主真是恩待我,祂把祂的心意指示我,在當晚祂再次給我機會為祂作見證,以榮耀祂的名。

  那天晚上我們在旅館埵頂E會,於是我有機會再次講道。這次我真的宣講神對我的啟示和作為;雖然所講的不多,但我卻願意向主忠誠,向眾人見證自己最近如何遇見了主耶穌,並更深的認識了祂的福音,接受了祂作我身體的醫治者。我又向眾人宣稱祂是信實無比的,祂的恩典是夠我用的;祂並沒有叫我見證我的感覺或經驗,神祂乃是要我見證主耶穌和祂的信實。我深信主正呼召所有信靠祂的人,在未嘗經驗祂豐滿的祝福以前,務要先見證祂的大能和信實。我也相信,如果我是等候到我感覺得到醫治時,才向人作見證的話,我可能老早就失去我蒙神醫治的恩典了。

  就在這一點上,我曾經認識數以百計在這方面失敗過的人。我深知神在大大賜福給我之前,祂必先要我把自己完全交給祂,以及遵守我與祂所立的醫治盟約。我認識一位弟兄,他現在在神醫福音上及傳道事工上都蒙主大大使用。他曾經在身體上接受了神大能奇妙的彰顯,但當他回到自己的教會,卻竟然緘默起來,對此隻字不提,更沒有為此作見證,一心只想等候再看看他的身體是否真的能夠保持健康的狀況。幾週之後,我又遇見他,他顯得極不愉快,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我就當面把他的錯誤告訴了他。之後,他的臉色立刻好轉過來,回家去作見證,並把一切榮耀歸給神,因祂為他做了大事。不久之後,他的教會成為了神醫福音的中心,許多人蒙恩得救得醫治。從此,他也在主的豐滿堥禸主的喜樂。

  我的確深信,那主日晚上我所作的見證對我大有益處;倘我那時閉口不言,可能我今日就不會寫出這本神醫福音的書了。

  (三)第三個試驗

  過了一天之後,我遇上了第三個信心試驗。

  在我的住處毗鄰,有一座3000尺高的山峰,我被要求去參加一個小聚會。當初我立刻退縮不敢去,因為我仍然記得我在瑞士和佛羅倫斯的恐懼經歷,那經歷使我決定不再作攀山的嘗試。我豈不記得,就是平常爬樓梯都會叫我心臟病發,氣喘不止麼?我實在害怕自己的氣力不濟,沒有後勁。

  驀然地,一個嚴肅的思想湧進我的腦海:“如果你因懼怕而拒絕去,那就是因你不信神已經醫好了你;你若已經接受主作你的大醫生,你又何必怕去做主叫你去做的事呢?」

  我感覺這是神的心意;我也覺得,在這事上,我的懼怕純粹就是不信,於是我告訴神,我要靠著祂的力量勇往直前。

  在此我當申明:我並非說我們可以故意彰顯我們自己是何等的強壯有力,可以隨便做任何事情。我不相信神要祂的兒女不必要地循從人意去攀山或作遠行。但是,在我個人的屬靈經歷中,我知道這一次跟我多次的經歷一樣,神確實要我憑信心走出去,以致得勝,這是神的時候和神的方法了。(來十一8-9)祂要呼召祂每一個兒女,照祂的時候和方法走他的每一段路程。無論何時,當我們懼怕往前走時,祂似乎都會叫我們憑信心去克服那恐懼的心堙C

  所以我就決定應邀去攀山。起初的時候,這事艱辛得幾乎要了我的命,我感覺到從前的軟弱和懼怕襲向我;我自己委實再也沒有力量了。但另一方面,我也覺得有主的力量與我同在;只要我向神伸手支取,且堅持取用祂的力量,祂必繼續將這力量加添給我。一方面,我似乎感到有死亡的重壓壓住我;另一方面,卻有無限生命的大能在吞滅它。當我處於進退兩難的生死關頭,豺狼和牧人彷彿分別在我左右;好牧人要保守我,不讓我下沉,信心到底勝過懼怕,我也越發靠近、緊貼我主的胸懷,祂耳提面命,我也亦步亦趨,緊緊跟隨主,不離一步。當我到達山頂時,我似乎到了天堂的門口;我將軟弱和恐懼都踐踏在腳下。感謝神,從那時起,在我的胸懷塈痡o了一顆新心,無論是按屬靈或按字面來說,基督都成為了我榮耀的生命。

  (四)第四個試驗

  在我憑信心接受醫治幾週,剛好是美國總統國喪紀念日,那天我在主的引領下,在富爾頓街祈禱會坦誠宣講這福音真理;並提出奉主名為病人求醫治,是最合理的辦法。聚會完畢之後,只有一位作主席的長老(衛理宗)向我表示謝意,他在誠懇多謝我之餘,還說他深信我所講的每一句話。他現已安睡在主懷了。

  不久,試煉又臨到我的家了。我的小女兒患了極其嚴重的白喉症,那時她的母親完全不信我所相信的神醫真理,所以她堅持要請醫生來。然而,我把女兒抱了過來,把她全然的交給主,奉主名叫她接受主的醫治。那時,她的母親非常不安,鬱悶不樂。那夜,我的女兒就睡在我身旁,她的喉部如雪那樣的白,且患有高燒。我知道,這病若留到第二天,我的家勢必危機四伏,我也必須對嚴重後果負上責任。我親愛的主更加清楚知道這事。我的手雖在顫抖,但我的心卻篤信不疑;我奉主全能的名為她抹油祈禱。(她是第一個或第二個讓我抹油祈禱的,這我已經記不清楚了。)夜半之時,我心媞′O重擔,我切切呼求神速速拯救。翌日早晨,她的喉嚨不藥而癒,她母親進來望望,看見女兒真的已經痊癒了,且要起來玩耍;這事令我畢生難忘。

  六、七年來蒙福的經歷

  過了幾週之後,我回到我作工的城堨h。我滿心稱頌我的神。我可以誠實的告訴你:近七年來,主一直憐憫我,祂使我在炎熱的夏天或寒冷的冬季,都能為祂辛勞作工,無需休養;而且我所得著的安慰、力量和喜樂亦不住的增加。現在我生活得興奮,工作得愉快,這些都是我有生以來未曾享受過的新鮮感受!

  同時,神也容許很重的試煉臨到我。在我蒙主醫治後幾個月,主就呼召我擔任對外特別牧養、文字和往外佈道的工作。這些工作需要花費我比之前多四倍的時間和力量去做。除此以外,我參加教會全部聚會,一週有好幾次講道工作。在文字上每月刊物、書籍、監督和連絡工作。比拉迦谷家的監督,連絡、探訪及個人輔導,再加上宣教學院工作等等。在一天二十四小時中,幾乎有十六小時在工作。雖然這樣,我願意見證主的大能,好叫尊貴榮耀歸給主自己。雖然之後的工作更加繁重,但做起來我卻覺得比以前輕省的多,我實在一點也不覺得疲倦或擔子沉重。

  然而,我一直知道,我並非在使用自己天然的力量去作工。照體力來說,我現在所做的,如果是在從前,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我深深的感覺到,我從超然的源頭直接支取一切的力量,去應付我每天的責任。

  有時,即使一天的工作有如兩天工作那麼繁重,以致我在一天堣]需要有兩天工作所需要的氣力,但到了第二天,我也能精力充沛的起來重新作工,無需多睡,也不覺得有什麼不良反應。

  我也屢次注意,我的事奉是輕省的。主作我能力的源頭是綽綽有餘的。讓我再說,我深知我不是使用自己的力量,這乃是“基督的生命能力彰顯在我身上」。(林後四7-11)我曾經有一兩次經驗,就是自從我接受了主作我的大醫生以後,我感到有一股超自然奇妙的力量在我身上,於是我就喜樂的信靠我的神。在某一時刻,當我感覺即將失敗時,主除了要我要倚靠祂所已經給我的力量之外,還立時叫我繼續仰望祂。

  我也看見許多親友蒙主催促他們去學習這功課;有時祂促使人辛苦付出代價,直到他們完全學會所要學的功課為止。這生命,無論是身體或靈性方面,都是時時刻刻倚靠基督而活的。

  除非我們的身體有主耶穌的生命,否則我不知如何對這福音作出說明。因為我們身體是聖靈的居所,神的聖靈住在我們堶情A為要賜給我們主耶穌復活的生命。(林前六18-19)我真是不配承受這樣的尊榮和權利,但我卻深信,主實在願意降卑,與我們卑賤的身體聯合為一。我也深信,祂願意讓我們有限的生命享用祂的身體──那跟眾人完全沒有分別的身體──的生命力,並且藉著祂永活的心和內住的靈,叫我們的身體又活過來。

  正如參孫體力的來源是從主的靈來的。保羅宣告說:“我身上常帶著耶穌的死,使耶穌的生,在我們這必死的身上顯明出來。」(林後四10-11)我也曉得身子“乃是為主,主也是為身體」,(林前六13)我們的身子是“基督的肢體」,(林前六15)“我們是祂身上的肢體」,(弗五30)是祂的骨,是祂的肉。我不願意引起無謂的爭辯,我只想作我簡單、謙卑的見證;在我看來,這是又真確又奇妙的。

  我知道這是主的作為。我也認識許多已經進入這同樣經歷的弟兄姐妹,我只想讓這經歷奉獻給神,並為主用它造福別人。這是何其神聖的託付呢!我盼望那些為疾病、軟弱所捆綁的弟兄姐妹們,都能嘗嘗主恩快樂的滋味和祂夠用的能力。

  我願意再向我的同工們多補充幾句話,就是我非止在身體上得到了神的力量,我也在心思和頭腦上得著神的幫助。我需要應付許多寫作和講道的工作,所以我也必須把我的筆和我的口奉獻給神,讓祂佔有並使用我的全人。因著主的幫助,文字的工作從未成為我的重擔。主給我力上加力,使我的思想敏捷,叫我現在所作的比以前多而又多。雖然主叫我做的是簡單卑微的工作,但是這工作卻是全然藉著祂和單單依靠祂而做成的。並且我簡單的相信,自從我接受祂作我力量以來,主比以前更大大的使用我,叫我更加能夠幫助祂的兒女們,也叫我加能夠榮耀祂的聖名,工作的果效亦遠超過從前多年來我靠自己辛勤做的一切。但願榮耀頌讚都歸給主!

  七、家庭神醫真理聚會

  約在這時,主帶領我開始在紐約成立帳蓬佈道工作,向全城百姓傳福音,作大信心的工作,自此福音佈道及宣教成為了我餘生的工作。我這工作並不是專心教導人神醫真理,乃是專心藉著公開佈道大會向那些備受忽略的群眾宣講主大能的福音。幾年以後,我從沒提過神醫的福音,因為我們首要的目標是引人歸向基督,而不是希望有神醫問題影響他們接受福音。

  但是我蒙主醫治,和女兒白喉病不藥而癒的事實,遠近有許多人在我這主的小群中間,安靜地一個又一個前來詢問,他們是否也能蒙主醫治。我請他們回去自己好好的誦讀,默想神的話話,切切禱告神。

  他們中第一個蒙恩的是一位姐妹,後來蒙主大用在祂的工作上,後來成為神醫療養院堛漱k執事。她患心臟病已有二十年之久,其後她花了大約一個月的時間,把這事詳細考慮、默想,最後當她安靜、堅決地將她的病全交給神,她便立刻蒙主醫治。自此之後,她便利用她的餘生努力不倦的事奉主,幾乎不知何為疲乏,直等到她工作完畢了,安然離世與基督同在。

  查經聚會

  那時,一個又一個的人前來向我查問神醫的事,結果我們組織了一個周五聚會,讓對這特別真理感興趣的人自由前來彼此支持並作見證。不久,前來參加這聚會的有數百人之多,他們甚至來自各地的教會和不同的家庭。

  這些年來,我看見眾多信徒得蒙主的醫治;他們的經歷實在多至足以寫成許多冊的書籍。他們代表了不同的社會地位和宗教信仰,他們也來自各種職業和患有各類病症。當中包括靈學會的人、天主教教徒,……當他們被帶到真正的救主面前,他們便得蒙主醫治。甚至有人拿許多錢來,說只要我能求神醫好他們的家人,就把金錢全數給我。然而,我不敢插手這些事情,我只請他們直接尋求救主,也告訴他們說,只要他們謙卑悔改認罪在主腳前,他們就能得主的拯救。

  得醫治事例之多,不能一一盡數。總而言之,每一次醫病的事例中,其真實的能力,乃是神自己彰顯祂的大能,祂垂聽人出於信心的禱告。千百病人孤單的躺在床上,呻吟在病榻之間,當他們誠心求告主時,出於信心的禱告,都像古時的希西家王一樣奇妙的蒙主醫治。

  我們最大的快樂,就是這些蒙恩的果子,個個都能把自己完全的奉獻給主,作榮神益人的聖工。其中有一位現正負責差會事工的弟兄,已經成功帶領幾百人歸向基督。另一位神僕,雖然她因患有重病以致教會不敢差派她往外地去作工,但當她得蒙主奇妙的醫治之後,現在跟她的丈夫同去印度,向異教徒宣講基督。當中有好些人到了日本、非洲、南美洲和英國去。還有不少人在這城堛漱j街小巷熱心為主作工,引人歸主。感謝神,因祂賜福了這些人,叫他們成為別人的祝福。

  這些年來,神開放我們的家,讓我們接待祂親愛的兒女,為數不下千百名;他們都得蒙主大能的手醫治,獲得能力與福祉。神同時亦在各地開放許多信徒的家,叫他們接待生病的信徒。各處各地都有許多信徒同心攜手奔走天路;途中,頌讚主聖名的歌聲不絕於耳。

  譯自:宣信《神醫的福音》(THE GOSPEL OF HEALING BY A.B. SIMPSON)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