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禱告與渴慕
邦 茲

  「有些人會嘲笑我,告訴我要堅持我鞋匠的職業;不要用哲學和神學來擾亂我的思想。但神的真理在我的骨頭媬U燒,我手堮陬蛣均A開始記下我所看見的。」-Jakob Böhme 雅各.波墨

  【中世紀德國神秘主義哲學家1575-1624職業為鞋匠】【註一】

  一、渴慕的定義

  渴慕不只是一個簡單的願望;它是深植於人心中的深切渴望和強烈的期望。在屬靈的境界堙A渴慕是禱告的重要副屬性質。它是如此之重要,以致我們可以說,渴慕幾乎是禱告絕對必備的一個要素。

  渴慕是禱告的先驅,是禱告的同伴,是禱告所伴隨的。渴慕行在禱告的前面,禱告藉它而出並得以強化。禱告是渴望的口頭表達。如果禱告的人向神有所祈求,這個祈求就必須表達出來。禱告是公開的,渴望是沉默的;禱告是聽得見的,渴慕是聽不見的。渴慕愈深,禱告愈強。沒有渴慕,禱告不過是沒有意義的喃喃自語。這種沒有真正渴慕相伴隨的禱告,無心而又無情,它不過是敷衍了事、作表面文章而已,我們要像逃避瘟疫一樣,逃避這種禱告。因為它既浪費了寶貴的時間,也不會獲得真正的祝福。

  然而,即使我們發現真的缺少渴慕,我們還是應該禱告。因為我們「必須」禱告。之所以必須進入,乃是為了產生渴慕和表達。神如此命令我們,我們自己的判斷也告訴我們:必須禱告,無論我們的感覺喜歡與否,切不可讓它來支配我們禱告的習慣。在缺少渴慕的情形下,我們必須祈求禱告的渴慕,因為這樣的渴慕乃是神之所賜,自天而降。我們應該為之而祈求,當渴慕賜下之後,我們便要按照它的指引而禱告。缺少屬靈的渴慕,理當令我們憂傷,我們當悲歎它的不足,我們應當熱切地尋求神將此獎賞賜給我們,從而,使我們的禱告能表達出「靈魂堹u誠的渴慕」。【註二】

  二、渴慕與禱告和屬靈生命的關係

  感覺中的渴慕需要創造、也應該產生熱切的渴慕。在神面前需要的感覺愈強烈,渴慕也就愈強烈,禱告也就會愈迫切。「(虛心)靈堻h窮」,(太五3)是禱告重要的充分條件。

  饑餓是機體中一個活躍的感覺,它提醒對食物的渴慕。與此相似,人心媢幮F的需求的覺醒也會產生渴慕,而渴慕又在禱告堭o以釋放。渴慕是對我們尚未獲得之事的一種內在的渴望,那是我們需要的事,是神已允許、且為祂恩典寶座上的供應所保證。

  靈堛煽鷐},將我們帶到更高的程度,它是新生的憑據。它來源於重生的靈魂:「像才生的嬰孩愛慕奶一樣,叫你們因此漸長。」(彼前二2)

  一個人心中若缺少這種神聖的渴慕,就推論他屬靈感覺程度的衰退、或者他從來沒有重生過。「饑渴慕義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飽足。」(太五6)

  這些神所賜的胃口,證明了他已經獲得一個更新的心,它是活潑的屬靈生命的證據。肉身的胃口,那是一個活的身體的特點,靈堛煽鷐},則屬於向神活著的靈魂。當一顆更新的靈魂饑渴慕義時,這些內在聖潔的渴慕便破繭而出,成為急迫、懇求的禱告。

  三、心中渴慕的內涵

  在禱告堙A我們進入耶穌基督聖名,作代求大祭司的美德堙C(來七24-25)我們捫心自問,在禱告的先決條件和大能之下,我們看到它那座落在人心堛漲傶鰣垠n的根基。那不光是我們的需要,而是我們的內心對我們的需求的渴望和催促我們禱告的感覺。渴慕是付諸行動的意志,是一種由人內在本性所激起,有意識對某些極大美善的渴望。渴慕將盼望的對象高高舉起,並且專心於其上。渴慕堨]含選擇、執著和熱情,因此,在此基礎上的禱告是明確而具體的,它知道自己的需要、感受,看得見前面要遭遇的事,迫切地要得著它。

  聖潔的渴慕因著虔誠的默想有很大的幫助。默想我們屬靈的需要、及神的預備,並且能矯正我們,幫助我們的渴慕增長。禱告之前認真的思想會增強我們的渴慕,使它更加迫切、使我們脫離個人禱告流蕩心思的威脅。我們在渴慕上的失敗,遠遠超出其表面上的發表。我們保持著禱告外表上的形式,而堶悸漸糽R卻在凋謝、幾乎死亡。

  或許有人會問,我們面向著神、向著聖靈、向著基督的一切豐富時,卻只有微弱的渴慕,這豈不是我們的禱告如此貧乏、如此衰弱的原因嗎?我們內心真的為感受到對天上之財寶的渴慕而急促呼吸了嗎?渴慕中那天然的渴望,能攪動我們的靈魂去與全能者摔跤嗎?哀哉!我們燃燒的火實在太微弱了。靈魂堛漱黤K已經降溫,成了溫吞吞的微熱。要記得,這是老底嘉的基督徒之所以落入悲慘、危機光景的中心原因,他們因此受了可怕的責備,以為是「富足,已經發了財,一樣都不缺」,卻不知道他們是「那困苦、可憐、貧窮、瞎眼、赤身的。」(啟三17)

  再者,我們還要再問一句:我們到底有沒有追求與神緊密團契並充滿了不可言說的熱火?並且,藉此使我們藉著強烈的渴慕、痛苦,進入攪動心靈的禱告呢?我們的心需要被猛烈地錘打,不只將邪惡除去,並且將良善置於其中。這進入的良善的根源和動力便是強烈驅動的渴望。藉著這種靈魂婺t潔、熾熱的火焰喚醒我們對天國的興趣,吸引神的關注,並將神無窮無盡的豐富恩典供應給那些追求的人。

  聖潔渴望之火的潮濕,對於教會生活的活力和進取力是致命的。只有火熱的教會才能代表神,否則根本就不能代表祂。神本身就是燃燒的烈火,祂的教會若要像祂,就必須是熾熱的。祂的教會在經歷了火的試煉之後,唯一能夠存留下來的,就是對於來自天上的、神所賜的信仰的巨大的、永恆的興趣。當然,使聖潔的熱忱得以燃燒並不需要急躁不安。與神經系統興奮的情緒恰恰相反,我們的主完全不容忍此種興奮情緒,或者喧嚷的宣告。但是,對神的家的火熱在祂心媬U燒,世界今天仍然能感受祂那強烈和熾熱的火焰,並以與日俱增的預備和回應來回應。

  四、燃燒的渴望產生燃燒的禱告

  禱告中缺少熱忱,這是渴慕缺少深度和強度的確定表記;而缺乏強烈的渴慕,則是心中無神的確定表記!缺乏熱忱就是從神的眼目前退卻。神可以,而且的確容忍祂的兒女在許多事上的軟弱和犯錯;當我們悔過之人向祂祈求時,祂可以,而且的確赦免我們的罪。但是,有兩件事是祂絕對不能容忍的:不誠實和不冷不熱。缺乏真心和缺乏熱忱是祂所憎恨的兩件事,祂明白無誤地嚴厲責備老底嘉人說:

  「我巴不得你或冷或熱。你既如溫水,也不冷也不熱,所以我必從我口中把你吐出去。」(啟三15-16)

  這是神對七個教會中熄火的一個所發出的審判;也是他對每一個缺乏神聖熱忱有致命缺陷的基督徒個人的一個指控。

  在禱告堙A火是推動的力量。不燃燒的信仰教條既沒有力量,也沒有效果。烈焰是信心騰飛的翅膀,熱切是禱告的靈魂。只有「熱切、大有功效的禱告」,(雅五16)才能成就大事。愛在烈焰中點燃,熱烈是它生命之所在。烈焰是真基督徒所呼吸的空氣,它點燃烈火,抵擋一切。然而,微弱的火焰卻不是這樣,當四周充斥著冷淡或不冷不熱的空氣時,它便在寒冷和饑餓中死去。

  真實的禱告必須是燃燒的禱告。基督徒的生命和品格必須燃燒起來。靈媦鬗薊滲吤F比信心的缺乏,造成更多的對神的不信。對屬天國度之事興趣冷淡,就是對它們根本不感興趣。只有熾熱的靈魂,是在那日的爭戰中得勝的人,對於他們來說,進入天國需要猛烈的力量,而他們正是使用了力量才得著天國。「天國是努力進入(強力奪取)的。」(太十一12)只有以狂風暴雨般的迫切,以永不衰退的滿腔熱忱圍繞著神的人,才能佔領神的據點。

  在這些寒冷的日子堙A只有向著神的火熱,才能保持我們心媊搕悛漱黤K。早期英國衛理公會的信徒聚會的教堂堥S有取暖設備,他們聲稱,座位堜M講臺上的火焰必須足以保持他們的溫暖。我們此刻,需要來自神的祭壇的活炭,和天上燃燒的火焰燃燒在我們心堙C這個火不是理性的能力,也不是肉體的力量。它是靈魂堛滲姜t之火,它猛烈地燃燒,燒盡殘渣-正是神的聖靈。

  淵博的學識、純正的措辭、寬廣的思路、雄辯的口才、個人的魅力,都不能補償缺乏火焰。禱告在火焰中上騰,火焰為禱告開路並插上翅膀,也使禱告蒙悅納並帶上能力。沒有火焰,便沒有焚燒,沒有烈焰便無禱告。(啟八3-5)

  熾熱的渴慕是不住禱告的根基。它不是膚淺且浮躁的意願,而是強烈的渴念、不能息滅的熱忱,充滿著人心,在人心媯o光、燃燒、扎根。它是現今的火焰,是繫於神的活潑原則;它是渴望驅使的熱忱,一路燃燒著奔向施恩寶座,在那堥D訴蒙恩獲准。它是渴望的執著,在禱告巨大的摔跤堙A凱旋於矛盾衝突之中。它是沉重渴望的重負,使剛剛經歷了劇烈角逐的靈魂清醒過來、無法安寧,使靈魂不再那樣安靜;它是擁抱渴望的特質,為禱告裝備成千上萬個祈求,穿戴上無往不勝的勇氣和征服一切的能力。

  腓尼基的迦南婦人是我們學習渴慕的典範。她堅持不懈,其猛烈無懈可擊,其膽量固執頑強。這位糾纏不休的婦人代表著充滿渴慕的禱告,在不可推動的障礙前獲得最終勝利。(太十五21-28)

  五、渴望的人得到結果

  禱告不是正式演出前的排練,不是飄渺不定,漫無邊際的喧吵。當渴慕照亮了靈魂時,便使它持定在尋求的目標上。禱告是屬靈生活習慣一個必不可少的階段,然而,當它變成只是一個習慣時,就不再是禱告了。禱告的深度和熱切正是來自渴慕的深度和熱切。當巨大的渴慕之火在堶捫U燒起來時,靈魂不再冷漠倦怠。我們內心渴慕的急迫,促使我們堅韌不拔,抓住所望之事絕不放鬆,使我們不住地祈求、持之以恆,直到神賜下祝福,否則絕不止息。

  「主啊,我不能讓你走,直到你賜下祝福;

  求你不要向我轉臉,轉離我緊要而又急迫的請求。」

  禱告中缺乏熱心、迫切祈求、缺乏勇氣,其秘密就在於靈奡鷐}的軟弱,而禱告的儀式化則是渴慕枯竭的可怕記號。那樣的靈魂已經離開了神,已經沒有了對神的渴慕督促著它進入禱告的密室之中。沒有熾熱的渴慕,就沒有成功的禱告。當然,那時候還有許多看上去的禱告,但是卻沒有一點點渴慕。

  許多事可以被分門別類,面面俱到。然而,這樣分類的基礎是渴慕嗎?涵蓋了方方面面是渴慕嗎?答案在於,我們的祈求是空談,還是求告?

  渴慕是強烈而又狹窄的,它不能大面積地鋪張,它只關注幾件事,只切切地求告幾件事。它是那樣地迫切,只有神的意願能夠回應它,使它緩和,使它心滿意足。

  渴慕一心瞄準它的目標。它所渴慕的事物可以有很多,但它們都是具體地、單獨地感受並表達出來的。大衛不是渴望每一件事,也不允許他的渴慕四處鋪張,無從著落。他的渴慕是這樣表達的:

  「有一件事,我曾求耶和華,我仍要尋求。就是一生一世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瞻仰祂的榮美,在祂的殿堥D問。」(詩二十七4)

  六、渴慕帶來答應

  這是渴慕的這種單一性,渴望的這種確定性,在禱告中發揮著作用,使禱告直截了當地驅向供應的核心和中心。

  在登山八福堙A耶穌說出了發自更新之靈魂直接來自天上的渴慕,應許他們必得滿足:「饑渴慕義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飽足。」(太五6)

  這就是推動神來回答的禱告的基礎──內心強烈的渴慕已經融入靈堛滬G口,大聲的請求也得到了滿足。哀哉!我們經常耳聞的禱告每每卻是,它僅僅是在一廂情願和例行公事的不毛之地上徘徊而已。有時候,說實在的,我們的禱告不過是一組短語按著常規比例的固定表達,其中的新鮮和生命已經失去多年了。

  七、渴慕產生異象和使命

  沒有渴慕,就沒有靈魂堶t擔,就沒有需求的感覺,就沒有熱忱,就沒有異象,就沒有力量,就沒有信心的火焰。沒有巨大的壓力,沒有在絕境中視死如歸抓住神的氣慨──「你不給我祝福,我就不容你去。」(創三十二26)就不會像摩西那樣絕不放棄,縱然在絕望的痛苦之中迷失,仍然頑強、孤注一擲地呼求:「倘或你肯赦免他們的罪,不然,求你從你所寫的冊上塗抹我的名。」(出三十二32)就不會像約翰.諾克斯吶喊:「給我蘇格蘭,不然我寧願死!」

  神大大親近禱告的靈魂。尋找看見神、認識神、為神而活,這些構成了真實禱告的一切目的。因此,歸根結底,激發出來的禱告是去尋求神。禱告的渴慕之所以被點燃,是要看見神、從神得著更清晰、更全備、更甜美、更豐富的啟示。所以,對那些禱告的人,在秘室的亮光和啟示之下,聖經成了新的聖經,基督成了新的救主。【註三】

  我們一再反復說到燃燒的渴慕──擴大、再擴大,因為神的靈所賜的最好、最強有力的禮物和恩典就是真實而有效的禱告的正當權力。渴慕必須具有強烈的個人色彩,必須以神為中心,必須對神和祂的義有永不滿足的饑渴。「我的心渴想神,就是永生神。」所有真實禱告的要素都深深扎根於尋求神自己的渴慕之中,它無法止息,直到最佳的禮物從天上傾倒下來,豐豐富富、充充足足地賜給他。

  譯自:《禱告的必要》
(The Necessity of Prayer,Edward McKendree Bounds)

  【註一】:神秘主義是指注重個人在靈婸P神相交的經歷與祝福,如特司諦根、蓋恩夫人,即使徒約翰所說:住在主的愛中的經歷。(約十五9-12)

  【註二】:禱告的渴慕是神藉啟示聖靈和在人心中所創造的。(賽六十二6)

  【註三】:屬靈的異象,是孕育神國度的種子,早期使徒們和保羅,是在神所賜異象中行走在天國的道路中。(徒二十二1-16)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