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一月刊 | 四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戰區宣教碩果累累(四)
瑪格麗.克賽特

  五、驅魔趕鬼

  我們在霍邱落腳不久,一個年輕的漢子過來請我給他老婆驅鬼,我問他:「你怎麼相信我能給你老婆驅鬼?」他回答說:「我聽說基督信徒有辦法。」我向他解釋:驅鬼之類的事我們也束手無策,但主耶穌能做到,我們可以為你的老婆禱告。「那就禱告吧。」他說著把我領進一間陰暗潮濕的屋子堙A那女人蜷縮在屋角,我向她詢問事情的緣由,得知她耳聾,我只得提高嗓門兒,她讓我看她的胳膊,疼的動彈不得,她的腿也腫的老高。

  「好像她患上了風濕病,」我對她丈夫說:「你們的屋子又潮又濕,不得病才怪呢!」

  「不是風濕病,是惡魔。」他說。我再次端詳那女人,她約二十幾歲的樣子,我對她說天父會讓她好起來,其實當時我都不知道那是不是天父的意願,但我清楚的是:天父一定會拯救這女子的心靈。之後,我我給她講耶穌的神奇和祂拯救萬民的大能。那女人非常專心地聆聽,我為她作了禱告之後離開她家。幾天以後,那女人過來拜訪我,她已完全康復,她說只因為我為她作了禱告,她才得以痊癒,接下來的幾週,她一直來教會參加學習和敬拜活動。但是因為她聽力障礙,又不來了,沒過幾天,她丈夫揹著她來了,她的表情極度痛苦,兩條腿腫的老高,我問她是怎麼回事,她丈夫趕緊解釋:「我一直督促她來教會,但她總是推脫,今天早晨一個女人跟她說你都好了,還去教會幹什麼?她點點頭回應道:『是呀,反正我的病已經好了,就不去了。』剛說完這話,她的舊疾就復發了,所以我趕緊把她背到你們這兒,求你們為她禱告,你們看明白了吧,她身上就是附鬼了。」

  我在她身邊坐下,給她講神的榮耀,祂聽到了子民的聲音,大施恩德,治癒了她的病。但是她沒有回饋神的大愛以至於現在舊疾復發,而且比以前還嚴重。我對她說:這次我還可以為妳禱告,但以後妳一定全心事奉神。之後,我為她作了禱告,她的丈夫將她揹回去,幾天後,她的病好了。可惜的是,她並沒有積極熱情參加教會活動,倒是她的丈夫經常來,不久,他們搬家了,我們也再沒見到他們。

  婦女學習班剛結束,一位年輕的女子來到院子堙A坐到板凳上,「你來晚了,學習班結束了。」我說。

  女子抬頭看看我說:「你能為我驅鬼嗎?」

  「不能,但是主耶穌能,你知道祂嗎?」

  「不認識。」她說:「我從沒聽說過主耶穌。」

  「那麼我來給妳講一講主耶穌的大恩,講一講祂拯救世人的大能,」我坐在她身邊講主耶穌的故事,教她讀宣傳冊子上的經文,她說:「我婆婆拜偶像,她燒香拜佛還跟偶像說話,她每次都在夜堸絨o些事,攪得我們不能入睡,白天無精打采的,你能為我們禱告嗎?」

  「今天是星期三,我星期六去吧。」我向她保證說:「到星期六我才能抽出空兒,到時妳來帶我去妳家。」她同意後回家了。

  星期六,她來了,顯得很高興,王女士和我一同前往。女孩的家在城外一英里,是個大戶人家,她丈夫是個織布工匠,一見我們,他趕緊從布坊走出來迎接我們,一位慈眉善目的老人也熱情歡迎我們,馬女士向我們介紹說:「這位是我婆婆。」我們走進房間,看到滿牆的偶像畫,馬女士說:「星期三我去你們那之後,回家就向我婆婆轉達了你們的意思,我們摘下我們自己拜的偶像,但是不敢處置我婆婆的。」

  「坐下說話吧,」老太太說:「我兒媳向我轉述了耶穌的故事,你再多給我講講。」我又詳細地講了些主耶穌的故事,老人家專心致志地聽,最後她說:「我信了,我相信主耶穌會拯救我,但我想知道,為什麼我拜的偶像說如果我信耶穌,我家就會遭殃呢?就因為牠這麼說,我不敢信主。」

  我向她保證:主耶穌的力量大於邪靈,祂一定保護信祂的人。老媽媽說:「我信!」

  第二天,老媽媽來到教會,她說:「我把我以前拜的偶像全都摘下來燒了。」以後的日子堙A這一家人無論刮風下雨都來參加教會的活動,當然為了經營自家的生意,每次他們只留下一人值班。一天,我們聽說老媽媽病了,已經陷入昏迷狀態,馬先生已經為她準備好了棺槨,他請我們為老人家禱告,溫森特和另一個信徒也一同前往,我們在昏迷的老人身邊為她禱告,請主救救這位老人,讓她擺脫惡魔的折磨,就在那時老人清醒了,幾天後,老人痊癒了。

  沒過幾天,有消息傳來:請為馬先生禱告,他病得很厲害,怕是性命難保。我們再次去馬先生的家,主又一次彰顯祂的大能,馬先生也痊癒了。不久,馬太太也病了,後來她家的兩個孩子又病了,都是我們以禱告方式,使他們戰勝病魔。

  有了這些親身經歷,馬家一家人成為虔誠的基督徒,馬先生現在已經是霍邱鎮的執事,通過他的努力,教會以合理的價格買下了自己的殿堂。

  一位來自河南的基督徒到霍邱做生意,他租了尤先生家樓上的房子,尤先生在一層開店鋪。一天,住在樓上的那位基督徒聽到樓下有奇怪的聲音,隨之尤先生一家人都處於一種狂躁的狀態,他跑下樓發現尤太太已瘋瘋癲癲,胡言亂語,尤先生說:「你能不能救救她,她八成是惡魔附身了,我們已經沒有辦法了,她的病情一次比一次厲害,怕是早晚要丟掉性命,你快想點辦法救救她。」年輕的基督徒說:「感謝主,我們有耶穌基督,我來禱告,請主為她驅鬼。」他虔誠的禱告,以主的名,命附在尤太太身上的鬼離開,那鬼乖乖的溜走了,後來尤太太再沒出現鬼附身的情況。尤先生一家成為了虔誠的基督徒並積極為教會工作,尤家的女兒已經負責主持青少年的學習活動。更可喜的是最近她就要成為教會中一個熱血青年的新娘。

  六、戰爭

  從報上得知,中國和日本已經在上海開戰,但我們心懷僥倖,以為戰爭不會蔓延到霍邱這個邊遠小鎮,和往常一樣我們無憂無慮的繼續著我們的傳道工作。有很長時間我們都見不到報紙,消息全無。突然有一天,我們接到美國領事館的電報要求我們離開霍邱撤到河南,我們的大女兒就是在河南出生的,一連好幾個月,霍邱沒有日軍入侵,於是我們又回到霍邱。

  五月一個寒冷的早晨,教區來了一群穿著單薄衣服的婦女,她們還領著光著身子的小孩,但細端詳,這些女人不像是窮人,我上前詢問原由,她們控制不住淚水,哭著對我說:「我們來自正陽灣,你們沒聽說嗎?那媥D到日軍的猛烈炮擊,現在已經淪陷了。」我知道正陽灣離我們就二十英里。

  「沒得到這消息呀!」我說,此時我的心砰砰亂跳,「快告訴我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她們中的一位說:「當時我們都呆在家堙A這時日軍的飛機超低空飛行,以前我們都沒見過飛機,所以就跟著人群到街上看熱鬧,幾分鐘後,飛機從南到北在鎮上慢慢地飛,同時向人群投擲炸彈,很多人當場被炸死,我丈夫就是當場被炸死的,我們漫無目標地亂跑,你也知道的正陽灣只是淮河流域的一個小島,現在又是漲潮的時候,我們擠上船想逃命,但飛機向船扔炸彈,船被炸沉了,很多人淹死了。我們的船比較幸運渡過了河,我們逃進樹林婺起來,但日軍的飛機向樹林投炸彈,又有很多人丟了性命,後來我們還聽說日軍的騎兵過來,他們殺死了鎮上成百上千的中國士兵。」(續)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