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十字架與訓練
麥克衛

  一、攻克己身的見證

  馬斯德.銳特(Mathile’e Wrede)是一個女男爵,芬蘭一個省長的女兒──一個受過教育、有教養、富有天才的音樂家。她還不到二十歲就被十字架抓住,成了基督的俘虜。她是名符其實的,為芬蘭的囚犯獻上了一生。她在家中「過著和囚犯們在監獄中一樣的生活,他們都知道這事,乃是這個人生的一個對比──生為貴族而選擇了最貧乏之路。」

  戈登(Ernest Cordon)說,芬蘭囚犯們的心中對她所產生敬愛之心,以「偶像崇拜」一辭,尚不足形容其萬一。「一個刑期滿的囚犯,請她到他家堨h,自己就像一條狗一樣的睡在她的門口的地板上,以防有什麼事要擾亂她。」戈登(A. J. Gordon)更繼續的說到她孜孜不倦的服事和訓練甚嚴的生活:在一夜失眠以後,她對日常的工作稍有鬆懈的感覺,於是她就鼓起勇氣鼓勵自己說:「我今天又榮幸的,可以為我父的事所佔有。」在下樓的時候,她又說:「我可憐的身體啊!你是何等的疲倦,我們又要前進了。直到如今,當你被催促去工作時,你常常表現出你的順從和忍耐。我謝謝你!我知道你今天也不會捨棄我於困難之中。」

  何等的釋放!何等的救贖!我們若不從卑劣、低級、情慾的事中被釋放出來,還有什麼可救贖呢?假若我們的基督徒勝利不能使我們「比我們身體的傾向更好」,「我(像拳擊手)打擊身體(嚴格訓練),恐怕我傳福音給別人,自己反被棄絕了。(不配、失敗、不合格、丟棄)」(林前九27擴大聖經另譯)願神幫助我們。那些得釋放,心中輕鬆,毫無煩惱的人有福了,他們幾乎能夠和馬斯德.銳特一樣的,開玩笑的來鼓勵他們困乏的身體。這樣喜樂的心就如同良藥一樣的有效。讀者!你曾否倚靠肉體、順服肉體、隨從肉體?它使你一蹶不振了?唯一的方法就是去找到隱藏秘密的捨己寶藏,要去尋找它如同尋找埋藏的寶貝一樣。

  或許有人要對著這樣的標準希奇嘆息,在你看來,這是渺茫的,不能達到的。是的,一個人肉體的一切能力、計劃和決志若還沒有走到末路,這的確是如此。每一個想這樣去實行克己,不是引我們走上自義的路,(西二23)就是叫我們墜入保羅的泥沼:「我所願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常常去作。」(羅七19)肉體總是必須先藉著十字架來對付它。

  我們可以看一個例子,有一次在慕安得烈熱誠的講完《禱告》的題目以後,他收到了一封有名的、敬虔的牧師的信,他信中這樣說:「據我所知,聽太多關於禱告生活的講道;並不能多幫助我,我們必須付上極大的努力、時間、煩惱和無窮盡的努力,這些事叫我灰心。我曾一再的試驗它們,結果我總是憂愁的失望了。」慕安得烈回信說:「我想我從來沒有提到努力和掙扎,因為我深信,我們的努力是無用的,除非我們先學習用簡單的信心來住基督堶情C」

  這個牧師還說:「我所需要的信息是這個:要使你和你愛的救主常常保持正當的關係,生活在祂面前,喜樂在祂的愛中,安息在祂堶情C」慕安得烈印證牧師說的是十分對的,就是若他和他活的救主的關係是正當的,他就可能過一個成功的禱告生活;但是我們不能生活在肉體中而能在靈媄咩i。不禱告就是肉體生活的一個症狀,缺少在靈堶悸漸肮﹛C這需要生命,十字架的生命來代替肉體的死亡泥潭,本書就是為這目的而寫的──叫我不但有這追求,同時也能有能力和力量來照著神的旨意生活、禱告、傳道。

  只有那些明白十字架的釋放是到了什麼程度的人,才會渴慕我們現在所查考的題目;但是主的受膏者,被選為屬靈領袖的人是不能規避訓練的事,如同田地之不能逃避犁頭和葡萄樹之不能逃避修剪的刀。斯賓塞(Herbert Spencer)說:「觀察自然,我們可以看出有一個嚴厲的紀律滲透其間,這紀律有時殘酷,但也可以成為非常的仁慈。」

  二、嚴格的訓練

  沒有什麼痛快的事,可以和親眼看見一個有嚴格紀律訓練的軍事領袖,帶著他的軍隊浩浩蕩蕩的開入戰場相比;這樣的人可以任意的帶領他的兵到他們本來不願意去的地方。那些領導別人的人,他們自己必須先有嚴格的訓練。

  據說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有一個甚顧惜自己身體的官長,想說服阿拉伯的領袖腓沙爾(Feisal)〔後來作了伊拉克的王〕去做不可能的事,他說:「若腓沙爾能叫他的兵像羊一樣爬過險峭的地區,去破壞鐵路,戰爭就要立刻結束。」【引安美.加密迦爾(Kohila)所記載的亞美爾(Amiel)語】腓沙爾看著這個人「六尺舒適之軀」,問他自己曾否像羊一樣爬過。那些要領導神軍兵的人,無論是主日學教師、傳道人或宣教士都必須自己先學會和羊一樣的「爬」,以後他才能和保羅一樣的說:「你們(定意)效法了我們,也(藉我們)效法了主。」(帖前一6擴大聖經另譯)

  我們或許很少的知道,我們聯軍的領袖們是如何的擔心,當他們面對這個幾乎不是人力所及的工作──要想把千百萬柔和文雅的青年人訓練成典型的軍人。在戰爭的初期,一個出名非基督徒的作家說:「據我看來,民主政治是無法存在的,除非它準備和獨裁者統治他極權主義國家一樣的,有一種鐵的紀律和訓練。」我們的軍事家知道,沒有紀律、沒有訓練的戰士很少能夠,甚至是不能夠抵抗獨裁統治國家有紀律有訓練的軍隊。他們唯一的希望就在於爭取時間來發展、嚴教、訓練我們千百萬的青年人來與那有訓練、紀律、強悍的敵人對抗。在神的憐憫中,祂允許我們有夠多的時間來成全這事。在這時期中,一個領袖要猛烈的打擊我們現代教育制度衰微無力的哲學。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過去幾年中,一個負責把文雅的青年訓練成兵士的出名將軍說:

  「在過去幾代中,我們都有所謂高尚的生活標準──結果有三分之一的青年是不適於服兵役,而且那些許多能通過我們不算太嚴格入伍的體格檢查的青年,還需要用許多的時間和忍耐來苦練他們身體──或許還要更多的時間和忍耐來堅固他們的道德。

  「軍隊中一件最主要的事,就是要打碎青年官兵的自滿,要使他們知道,唯有藉著他們最大的努力、徹底的無私、無限的痛苦和他們犧牲自己的容量……才能得到勝利,我們必須在他們堶掖穈_攻擊的精神。

  「你知道這幾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麼?有許多的青年人,雖然受過中學和大學的教育,卻不知道最大的努力、徹底的無私、無限的痛苦和犧牲自己的容量,直到他們加入了戰鬥的軍隊好幾個月,才明白知道這些。」

  若軍隊的訓練能夠破碎我們的自滿,使我們認識了為神的緣故的「最大的努力、徹底的無私、無限的痛苦、和犧牲自我的容量」,那就是這次戰爭中的最大幸事之一了。

  斯巴達人的軍事教育是如何的不同!古時的希臘人訓練的嚴格幾乎叫人不易置信。男孩子自七歲離開家庭後,就再也不在母親的家中睡覺,他們被強迫自己燒飯,冬夏季都穿一樣的衣服,睡在草床上,在節期的時候還要當著眾人受鞭打,以此試驗他們的忍耐,有些孩子寧可被鞭死,也不願喊痛。這一切都是為了造成希臘民族所重視的──一個完全人的典型。歐特(Code)說:「(希臘)運動員所禁戒的不但是有罪的享樂,就是合法的歡娛也在禁戒之列;照樣基督徒的捨己,也不但是只對於有罪的歡樂,也是對於每一個雖然不是惡毒的,卻可能浪費時間或使道德能力消失的習慣和享樂。」

  有人說:「我們是如何的被自己的慾望所作弄!命運有兩個方法來壓倒我們──拒絕我們的願望和滿足我們的願望。但是那些以神的意志為意志的人,就能夠逃脫這二個災禍。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得益處。」(羅五2-4、八28)

  描寫南極的愛德華.威爾遜(Edward Adrian Wilson)的話用來形容十字架的英雄還要更真實些:「他力量的秘訣是在於和許多人的習慣一樣,習慣了的自我訓練,對於知情的內在教養,給予他的生命一種力量,使他不能對他自己和他的同伴不誠。」我們為什麼要有訓練?因為訓練永不能和作門徒一事分開,我們救恩的首領一生就是過著捨己的生活,自願的選擇受難,所以新約以精兵為門徒的崇高象徵,是沒有什麼希奇的。新約中到處都是當兵的呼聲,保羅說到賽跑、競走、摔跤、當兵、打仗,在他看來生命是一個不斷的競爭、爭戰和掙扎。(林前七24-27)許多人以為患難就是舒適的脫離,但是我們卻拒絕了「神恩典的日子給我們所帶來的捨己訓練。」(多二11-12)(亞瑟.魏Arthur Way的詮釋)

  保羅說:「要在基督耶穌的恩典上剛強起來」,是要「受苦難……好像……精兵。」(提後二1、3)當他要刺激膽怯的提摩太的時候,他就「將神……的恩賜,再如火挑旺起來」,向他挑戰,他說:「因為神賜給我們,不是膽怯的心,乃是剛強、仁愛、謹守的心。」(提後一6-7)

  訓練──一個何等可怕的字!對於這個世代,這個字就如同冷雨滴在臉上;但是真正的基督徒訓練就必須從這一切虛偽的懼怕中被救拔出來。因為真正的訓練從來不會叫肉體感覺到舒適的:「沒有人會有一個紫羅蘭的十字架」──它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叫我們適宜於艱苦的爭戰,產生自制、堅強我們更新的意志,使它們能按著神的原則行動。真正的訓練能使我們選擇艱苦的事情,只要它能使我們成為基督更好的精兵。

  三、基甸的三百人

  在以色列國的一個午夜,基甸吹起了號角,有三萬二千人應聲而起。但其中有二萬二千人「懼怕膽怯」的悄悄回家去了,只剩一萬勇敢的人;但是單單勇敢還是不夠。神選兵是注重質的,神的精兵必須要緊束自己。有一次加拿大的一條橋塌了,壓死了許多工人,因為橋的樑不夠堅強,頂不住下壓的重力。祂自己監督著基甸軍隊的最後淘汰,這試驗很簡單,也很奇怪。這剩下的一萬人被帶到水邊去作一件極不重要的事──飲水,其中有九千七百人都作牛飲,要喝個滿足,面對著仇敵與爭戰的現實,他們還是要求舒適,他們完全是生活在感覺的境界中,放縱、冷漠。他們不能成為整夜作戰的兵士,他們沒有學習順服,沒有學會在意志中生活。雖然他們是勇敢的人,他們肉體的放縱顯出他們是不適於打信心的仗,他們的感覺叫他們不適於交戰。

  據說在保爾戰爭時,(Boer War)英國受極大的壓力,非常的困難,英政府就召見羅柏斯(Lord Roberts),向他說明黑暗的局面,然後問他是否願意負起作戰的責任;他安靜的回答:「是」。他們以為他沒有認識一切的危機和難題,主席就又把整個的問題向他解釋一次,羅柏斯將軍回答說:「就為了這時候,我已經預備了二十年。」無論是地上君王的兵,或是萬王之王的精兵,沒有是在一日之中就練成的。

  但是其餘的三百人又如何的不同呢?他們有自我的訓練、有自制的精神,切望戰鬥,他們整個的人都集中在打勝仗的目標上。他們用手捧起一口水喝──他們的心已經不在這堙C基甸得到了他的軍隊,適合於交戰,勇敢又有訓練。他們有勇敢,又加上了有訓練的生活。他們是面對絕對壓倒之勢的敵人。他們要抵抗強大的壓力──不但是戰爭,也是這可笑的,不合理的情形。看哪!三百個帶著角、瓶和火把徒手的人要去抵抗像蛆蟲那樣多的人──十三萬五千人。

  神是在他們不注意的時候試驗祂的兵。我們在沒有外面壓力時候的反應,是我們品格最後的試驗。我們必須有能抵抗壓力的品格。基督必須有嚴格訓練的兵士,他們才能夠抵擋現代沉重的壓力。潘湯(D. M. Panton)說:「基督是我們的基甸,祂在教會中上下行走,察看我們把自己歸入那一類的人。」我們是否願意使那選我們為精兵的主喜悅呢?那麼,我們就不該在試驗之下崩潰,起了縐紋。被召的多,選上的少(太二十二14)──因為不是精兵。

  我們好像基甸一樣的是在深夜中爭戰,黑暗漸漸深了,不要夢想這是白晝。因此,訓練的問題就成了一個很實際也是很急切的問題。這問題是關於「反應」。在神的旨意中我如何的行動呢?愛好和嗜好、喜愛和不喜愛、感覺和享樂怎麼可以帶進軍事的訓練中去!為什麼還在愚昧人樂園的「珍珠港」中作夢呢?現代的社會正是如此。黑夜茫茫,但是我們離開家也不遠了。要記住!作一個基督的精兵「是要被強迫甚至於在中午作如赴戰場一樣的急行軍」。大半的基督徒覺得(啊!不可靠的感覺!)我們要坐在舒適的花轎中被抬進天國,而別人卻正為了獎賞在血海中來往的苦戰。

  拿破侖在皮德門戰役(Piedmont)時對他的軍隊演說時,這樣說:「你們沒有大砲卻打了勝仗、沒有橋卻渡過了江、沒有鞋卻作急進的行軍、沒有酒喝卻仍然紮營,常常沒有麵包吃。謝謝你們的堅持到底!但是戰士們!你們還是沒有做了什麼──因為該做的事還多著呢!」為了格克利的流血和苦鬥,為了千百萬人需要的呼聲;是的,為了這千百萬的靈魂可能失去的榮耀,我們要放下我們所寵愛的,忘記我們極輕微的犧牲,停止我們有罪的閒懶。我們救恩的元帥在呼召有自我訓練,願意犧牲的人,有比死更加堅強的熱情的人──「因為該做的事還多著呢!」

  摘自:《重生與釘死》(Born Crucified , L. E. Maxwell)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