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戰區宣教碩果累累(五)
瑪格麗.克賽特

  七、嬰幼兒

  9月初,我們發救濟前不久,有一個晚上,我丈夫、庫克先生和一位傳道士到鎮西邊的湖邊散步,他們突然聽到嬰兒的哭聲,仔細搜索之後,他們發現一個一個剛出生的女嬰躺在湖邊的山洞堙A身下墊著破草墊,他們趕緊跑回家告訴我他們的所見。

  「我們能把她抱回來嗎?」約翰問。

  我說:「你聽我說,如果我們把這個女嬰抱回來,馬上就會有一屋子的女嬰,今天一個,明天就是幾百個。你知道嗎,當地有個習俗一家不能有兩個女孩子,如果生了女孩,他們就會這樣處理,每天我們都聽說有孩子被遺棄,這使我心碎,但是我們沒有開孤兒院的能力,要是我們在這兒辦個孤兒院,我們就地用畢生精力經營它。另外,你想想看,街上有多少流浪的孩子,年齡從蹣跚學步到十幾歲,有的是父母雙亡,有的則遭父母遺棄,就在今天我還聽說,一個六歲的孩子滿街跑,他的身邊沒有大人。我們堅決不能收留這個孩子。」

  約翰哀求我:「可這個孩子是我們發現的,鎮上的人說她已經被扔在那兒三天了,如果我們袖手旁觀,她就會死掉的。」

  「這也許很殘酷,」我說:「沒准兒死亡是她最好的歸宿。如果我們把她抱回來,肯定不能收養她,還得找人撫養,我們對她的身世一點也不瞭解,說不定她是個長相醜陋弱智,到時候再送人,都沒人要了,那將是個大麻煩。」

  見我有些讓步,約翰說:「如果你願意撫養她,我承擔責任。」

  天黑後,他們把孩子抱回來,我解開髒兮兮的裹布,發現這是個未做任何處理的女嬰,就連臍帶都沒剪斷,她身上爬滿了蛆,甚至眼睛耳朵嘴堻ㄛO蛆,看上去她只有一點氣兒了,我挪動她時,她發出微弱的哭聲,因為她太虛弱,我們不敢長時間挪動她,所以花了好幾天功夫才把她洗乾淨。餵她進食更是困難,一開始我餵她稀釋的羊奶,但她全都吐出來,後來我用涼開水餵她,她能咽下去,於是在涼開水堨[幾滴羊奶,每十五分鐘餵她喝一小勺,然後我一點點加大羊奶的劑量,一連三周我晝夜看護她,還要照顧自己的孩子,又不能停止教會的工作。11月1日,我終於熬不住病倒了,就在那天土匪佔領了霍邱鎮——後面我還要講這件事。

  我們給這個孩子起名叫富美,(寓意美麗幸福)但實際上她既不漂亮,過得也不幸福。她長成了一個身材肥胖的女孩,隨著年齡的增長,她的智力明顯不足,眼中總是透著一種傻氣。在那個人人都逃難的日子堙A想給她尋個人家實在不易。我們回國前就一直收養她,當我們要回國時,我們的傭人收養了她,他們承諾要好好待她,我們給她留下充足的錢財可以供她長大。但後來我們才知道我們被騙了,那傭人家埵酗@個和富美同齡的女孩,他對富美一點都不好,我們離開不久,富美就死了。

****************

  「我們能在你們的教會住下來嗎?」一個難民說:「我老婆就要生孩子了,我們已經有三個孩子了,鎮上沒人願意收留我們。」

  「可以讓你們住一倆個晚上,但不能常住。」我說。鎮上的人很迷信,他們認為孕婦把孩子生在誰家誰家就遭殃。他們會給孕婦搭個棚子,待生完孩子才能回家住。我求鎮上的人收留他們一家,但大家都很固執沒人肯收留他們。最終還是我為他們租了間房,看著他們安頓下來,得知他們的鍋在路上被土匪搶走,我又把我家的鍋借給他們用。這家人姓嚴,雖然窮,但還比較勤快,特別是三個孩子充滿朝氣。嚴先生和嚴太太經常來參加教會的學習,我給他們講主耶穌是怎樣被釘十字架替世人贖罪的,他們告訴我以前他們也結識過幾個傳教士,但從沒有聽過救贖的故事。

  就在嚴女士要臨產的前幾天,她來找我說:「感謝你為我們做的一切,我們是逃難的,買不起貴重的禮物,我想把即將出生的孩子作為禮物送給你們。」

  我非常吃驚,連忙說:「我可不敢要你的孩子,我自己的孩子就夠我忙的,還有這個撿回來的孩子,我有教會一大堆的事要做,真的沒有精力幫你帶孩子。」

  她執拗的說:「我的孩子在你這兒會得到上帝的保佑,會得到良好的教育,我相信你會真心待他。」

  我努力跟她講道理,告訴她撫養孩子是她的職責和義務,我還跟她說也許她會再生個男孩,這樣她就有四個兒子了,「四」字在中文意思中是大喜。她說她不想再要兒子了,養眼下的三個已經相當困難。

  我又說也許是個女孩,將是個寶貝。她說:「不管生男生女,我都不要,我就送你了。」我斬釘截鐵地拒絕收留即將出生的孩子,同時我又讓她保證不對孩子下毒手。她無奈的回家了。幾天後,他家大兒子前來送信,他家又添了一個小弟弟,我拿出幾塊布料,還給了他一些錢,「向你父母道喜啊!這幾塊布料給你弟弟做幾件衣服,用這些錢買點必須品。」男孩向我鞠個躬,走了。

  第二天,一個婦女抱著一個新生兒來了,她說:「我把孩子給你抱來了!」

  「我的孩子!」我驚叫起來。

  「是啊,」她說:「嚴女士今天一大早就走了,她讓我把孩子送過來。

  「走了?」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她昨天才生了孩子,今天就走了,她簡直說話不算數。」

  「她把孩子放這兒,沒人知道她在這兒還生過孩子,他們現在已經踏上回鄉之路了。」

  「那他們把我借給他們的鍋留下了嗎?」我問。

  「沒留下,路上他們還得做飯呢。」那女人說著把孩子遞給我,「給你孩子,你看他挺漂亮的,我喜歡他明亮的大眼睛和結實的小身板。」但我轉身走了,我說:「我不會要這個孩子的,你收的,你養。」我這麼說是依據中國的傳統,但我內心也責怪自己,責怪自己太殘酷。那女人絕望的哀求:「我家這麼窮,養不了這孩子,我可怎麼辦呀?」

  在我們談話的時候,一個老人一直站在我們身邊,他是紅十字會的,住在我家隔壁,聽到那婦人的話,他二話沒說,帶著一個身著絲綢衣服的年輕人過來,那年輕人看了一下孩子說:「把孩子交給我吧,我收留他。」

  婦人很感激,把孩子遞給他,然後回家了。年輕人滿臉笑容,抱著孩子進到隔壁的院子。我知道這小孩是找到了個好人家,會被當成寶貝。後來,我也沒有追問那年輕人的來歷,說心婺雱痡q來就沒想過要打聽他的來歷。

  一年半後,我們度假返回霍邱,當我們在蚌埠火車站下車時碰到了嚴女士,她看到我們抱著孩子就說:「天啊,這是寶珍嗎?」

  「不,不是,」我說:「這是佩珍,寶珍的妹妹。」我指著拉著我裙角的孩子說:「這才是寶珍。」

  「她長大了,是吧?」嚴女士說這話的時候,我看出她滿臉的焦慮,「快告訴我,我的孩子現在活得怎麼樣了?」我告訴她:一個有錢人收養了她的兒子。她接著就問:「那人姓什麼,叫什麼?」

  我回答說:「我沒問。」嚴女士長嘆一口氣,傷心地走了。

  八、土匪

  1938年10月1日的下午,我和約翰庫克還有溫斯特到城外查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因為一連三天城門緊閉,城堣@片備戰的景象,護城的士兵挖戰壕,築機關槍掩體工事,城門口有重兵把守,城堿O戰鬥前的緊張狀態,死一般的寂靜。我回到家,餵過孩子,哄他們睡覺,約翰和溫斯特再次出去打探消息。

  我邊哄孩子睡覺邊唱起搖籃曲:

  主耶穌你可聽到我,
今晚請你保護你羔羊的我,
你能穿越黑暗走近我,
平安光明你賜予我。

  突然,我聽到了槍聲,我意識到戰鬥開始了,約翰和溫斯特匆匆跑進家門,嘴堣ㄟ惘a喊著:「戰鬥打響了!」有一會兒,滿城都是槍聲和機關槍的嘟嘟聲。

  吃完飯的時候我對他倆人說:「聽見了嗎?子彈都打在院牆上了。」

  約翰說:「感謝主,我們躲在屋子堙C我出去看看吧。」

  我說:「你最好別去,非常危險。」他還是走出屋,但剛走到院奡N退回來了,「哎呀,太危險了,一顆子彈就從我耳邊飛過。」

  「今晚我們睡在客廳的地上吧,臥室的牆太薄,客廳的稍厚點。」聽到我的提議,溫森特把熟睡的兩個孩子連同嬰兒床一起搬到客廳,然後我們把席夢思床墊放在地上,我們靜靜地躺著聽著外面的動靜,子彈不斷地飛過屋頂,掠過樹梢,穿透樹葉,打到牆上。城內的機關槍聲響個不停,我感到肚子一陣劇痛,我流產了,當時沒辦法請醫生,我只能忍著巨大的痛苦,我知道主耶穌就在我身邊,溫森特和我不停的禱告,求大能的主救助我。

  到了半夜,槍聲停了。幾分鐘內沒有一點響動。突然傳來婦女們的尖叫聲。溫斯特對我說:「一定是土匪進城了!」

  我們再聽,哪尖叫聲越來越近,有人在攻隔壁的院門,這時從隔壁又傳來女人們的尖叫聲。溫森特和約翰早些時候已經用麻袋把我家的院門牢牢堵住,以防土匪的攻擊。後來我家家丁說那天夜奡縝酗T撥土匪欲入我家,但有人喊:「那是教堂。」

  土匪說:「我們不洗劫教堂。」於是離開了。

  我們躺在床上,依然不敢入睡,這時我們聽到「咚」的聲響,然後有爬牆聲,之後又是「咚」的聲響,緊跟著又一個,我問溫森特:「是不是土匪進來了?」

  他說:「我去看看。」他出門查看,我聽到他和來人低聲的說話,一會兒他進門告訴我:「是住我家邊上的男人們,他們都翻牆進到我家院子,他們覺得我家是安全的地方,但他們把家堛漱k眷都扔在家堙A留給土匪。」

  「住我家兩邊的男丁都來了?」我問。

  「是的。」溫森特繼續說:「他們都蜷縮在院角,渾身發抖。」

  第二天早晨,溫森特和約翰搬開擋門的麻袋,打開院門一看,土匪已經把街對面的衙門作為了他們的總部。不一會兒,一個匪首和衛兵來到我家,他進門時腳下的皮靴發出鐺鐺的響聲,匪首揮動軍刀向我施以軍禮說:「牧師,你們什麼時候召開佈道會?」

  溫森特說:「每個晚上每個星期日早晨。」

  「好,我們會來聽。」他又行了個軍禮,踏出院門。

  一整天都有基督徒來告訴我這些土匪的暴行,陳傳珍說:「我爸爸現在身體糟透了,因為土匪把他捆在房柱上,用點燃的香燒他的腋窩、腳心,讓他交出家堛瑪財,他現在嚴重燒傷,生命攸關。」其他來的人也講了相同的遭遇,有的人已經因燒傷喪命。每個晚上和星期日上午的佈道會都有土匪來參加,他們看上去彬彬有禮,我們簡直不敢相信那些暴行竟是他們的所為。

  一周後,土匪撤離了,街上又有人擺攤,賣舊衣服和各種物品,有些還是土匪撤離丟掉的東西。人們一旦發現有自家的東西,就立即買回去。

  大約到了12月,土匪首領又回來了,這次他居然當上正規軍的大官,他說他已經不再是土匪了,要過體面的生活,教會堛漱@個年輕人(於先生)作了他的警衛。一個星期天的早晨,於先生穿著軍服,挎著槍來到教會,我問他:「你給土匪頭當警衛不是很危險嗎?」

  「不危險,」他說:「他已經不是土匪,而是中國軍隊的指揮官了。」

  我說:「我從沒聽過他前來懺悔,如果他沒有從新作人的決心,即便他現在棄匪從戎,要改變他的土匪習性很難的。我非常擔心你的安危,我勸你還是別給他當警衛了。」於先生似乎覺得我的擔憂很多餘,一笑置之,繼續他的警衛生涯。

  1月,一隊裝備精良的隊伍開到霍邱,這支隊伍紀律嚴明,部隊的將軍走在隊伍的前列。當我們看到這麼一隻精良部隊時心想:「他們肯定要在這兒和日軍決戰。」日軍依然駐紮在離我們十英里的地區。一天有人來報:那位將軍逮住了原土匪頭劉某某,同時將他相關的所有人關進監獄。

  「那位於先生呢?」我們迫不及待地問。

  「他也被捕了,」來人說:「很明顯他是無辜的,會被釋放吧。」

  「有什麼辦法能救他出獄?」

  「沒有辦法,不允許探監,他們不能和外人接觸。」

  「那會公審嗎?」

  「會有的吧。」來人答道。

  三天後,我們站在院門口,看到所有的囚徒被押出來,他們都被捆著雙手,腳上鎖著腳鐐,端著明晃晃刺刀的押解士兵跟在後面,當我們見到其中的於先生時非常吃驚,我們曾聽說於先生被釋放了,我對溫斯特說:「看,那是於先生。」

  於先生像是聽見了我的話,抬頭看過來說;「牧師,我們天堂再見!」第二天,這支神秘的部隊也消失了,日軍仍然原地不動。

  九、教會組織的受洗儀式

  到了1938年12月底,我們在霍邱舉行了第一次受洗儀式,那天天降大雪,還夾雜著冰雹,很多人因天氣原因不能親自來感受這神聖的時刻。我們感謝主使我們完美地舉辦了第一次受洗儀式,我們也慶幸沒有太多的人來,否則我們的儀式不會這麼莊嚴肅靜。

  二十四位聖徒走進聖池,然後是莊嚴的儀式。之後我們成立了霍邱教會,選舉了臨時理事,還任命了執事,這些負責人將工作到教會完全能獨立開展傳教工作。

  一個月期間,只有一名會員離開了教會,其他人都堅信主。撒但不會輕易放棄作祟,但聖靈使教會不斷壯大。

  起初,教會挑選合適的人主持受洗儀式,召開佈道會,成立各自的傳道小組,派志願者到各地傳福音。主大施恩德,使我們的教會不斷壯大,信徒不斷增加,我們對主的認識也越來越深刻。我們的教會本著自立的原則,但在事奉主的事宜中也總能籌到錢。

  教會成立的三個月後,我們回國休假,我們在教會舉行了告別晚宴,把這些新信徒交到主手上,我們知道,主一定會施恩關愛祂的信徒的。

  黑滋爾多德女士主動接替了霍邱教會的工作,她是第一個來我們教會的年長的傳教士。她工作了整整一個夏天,直到另一個傳教士接替她的工作,來人是喬治斯蒂得夫婦,教會在他們的帶領下,得到主的庇佑,茁長成長。

  我的姐姐露絲埃里特女士一直在河南的黃川傳道,後來日軍轟炸並佔領了那堙A三個月中,她不停地掩護婦女逃離日軍的魔爪,日軍撤離後,我丈夫溫森特去黃川接回露絲,讓她和我們一起回國,因為在黃川的經歷使她患上了精神緊張症,她需要回國醫治。

  我們乘坐一條小船離開霍邱,船艙特別小,一坐起來就磕到腦袋,我們只能躺著。第一天,河漲水,風也很大,所以我們走了不到五英里。下午二點左右,我們到達一處港灣,岸上有幾戶人家,船夫決定在這兒過夜,這時,我們聽到一陣陣怪聲,我們爬出船艙,看見岸上一群人吹著牛角號,手握長櫻槍,「紅櫻會」,我喊道:「也許我們遇到土匪了,他們可是這一帶最厲害的土匪。」

  溫森特說:「我出去看看,跟他們談談。」不久,只見他也吹起牛角號,過一會兒他回來說:「沒錯,他們是紅櫻會的,他們還命令我吹牛角號,他們的態度不友善,八成我們今晚會有危險。」

  入睡前我們做了特別的禱告,求主保佑我們,之後我們睡著了。午夜我們被驚醒,聽到牛角號聲由遠而近,船夫小心翼翼地把船划到河中央,但我們依稀可以聽到號聲,我們不清楚,那些被魔鬼佔據心靈的人會不會在離我們也就二三十尺的岸上朝我們開槍。我們再次禱告,求主保佑,我們靜靜聽著子彈落在船邊的河水中,岸上有人大喊大叫夾雜著牛角號聲,更密集的子彈飛過來,嚇得我們渾身哆嗦,現在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禱告。人群不斷的吶喊,子彈不停地飛,一會兒,出乎我們的意料,號聲逐漸遠去,但聽到旁邊船上發出吶喊聲,我們再次感謝主保護了我們!

  第二天早晨,我們問船夫昨晚究竟發生了什麼,他平靜地告訴我們:「紅櫻會確實來搶劫了,我們旁邊的船是打鴨船,備有武器,他們開槍還擊,紅櫻會看到他們有武器就撤了。」(續)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