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愛的教育法(二十五)
鮑思高

  孩童們注視著我們

  鮑思高神父的一個學生親口說道:「我還清楚記得,鮑思高神父是學校堣@切活動的靈魂。在操場的每個角落,都可以見到他。只要那個地方需要他,他就會出現在那堙C如果孩子們在玩某種遊戲時發生口角,鮑思高神父就會慢慢地走近,等他看出禍首是誰時,就很有禮貌地對他說:『喂!那邊的一組很需要像你這樣的人。你去那邊,我在這堨N替你的位置。』說著,就加入遊戲,玩打彈子、滾木球、排球、賽跑,和孩子們打成一片,就像他真成了孩子一般。如果他發覺在操場的另一端有一個孩子同幾個朋友聚在一起,態度鬼鬼祟祟,像有不良的行動時,他就會以一種快樂的聲調叫道:『喂!你來這堨N替我的位置,我到你那兒去。』他用非常自然的態度來更換遊戲的地方。」

  有一個年老的校友說:「若有鮑思高神父在我們中間,這對我們來說,可算是最愉快的事了。他對我們的年齡大小,服裝貴賤,性格優劣,態度好壞,從來不加以注意。他屬於我們眾人。一般來說,他特別喜歡接近那些穿著粗糙和身世可憐的人。而對那些年幼的孩子,他有著一顆慈母的愛心。」

  孩子把鮑思高看成自己的父親。很少人有他這麼深的愛心。他曾說:「你們願意被人愛嗎?那你們先去愛人吧!」在孩子們的眼中,他是怎樣的一個人呢?是這樣的:一個經常充滿關心的愛、主動的愛、同情的愛的人,尤其對年幼者或無知者更是如此。他易於寬赦,而緩於懲罰,時常為孩子的健康、為他的父母、為他的需要、為他的困難、為他的進步及喜樂而操心。他像慈母般照顧孩子,使他們能識別是非,而遠離罪惡,就像叫他們留心四季氣候的變化一樣。他費心苦思,設法使青年喜樂,教導他們,以求發展他們的身心。他態度溫良,語氣柔和,即使有最大的困難,也常保持微笑。他連在懲罰孩子時也用充滿愛心的注視。一切的一切都包含在這簡單的注視堙A其中含有責備,也含有深愛。

  孩子們注視他,也愛受他的注視。

  從鮑思高的行動,可以推出以下的結論:孩子們的成長與為父母者及從事教育工作者的日常生活方式有極大關係。父母對孩子的愛,以及當孩子不愉快或生氣時,他們所持的態度,對孩子有很深的影響。

  *許多的研究證明,父親的行為影響兒子對天父的觀念。孩子如果沒有被寬恕的經驗,那麼對那完全寬赦、完全是愛的天父就很難想像。孩子是以對父親的觀感去衡量天父。「天父不可能寬恕我所有的罪。我對此確有證據;因為我的父親總不會忘記我的罪過。」這是一個十四歲的孩子在談論天父仁慈時向一位輔導吐露的真言。孩子從他父親的權威和專制,很容易體會出天父超然的神性,但無法瞭解天父的仁慈。

  *為父母者及從事教育工作者應該知道孩子的心理反應。一個來自父母有虔誠信仰的宗教家庭的孩子,長大後有時特別對宗教具有反感。為什麼?因為他們見到父母所信的宗教,曾使父母為了參加集會,或去幫助別人,每天晚上都不在家堙C信徒事業和愛心工作,雖是每一個信徒的義務,但是不能因之而忘記對自己的家庭應盡的本份。

  *為父母者及從事教育工作者所應注意的,並非他們有組織、有系統的言論,而是他們本身的言行舉動。他們的態度就應該有引導孩子向善的教育作用,所以他們有責任使家庭充滿朝氣與活力,並使它成為安全的避風港,負起保衛和防護的責任。孩子生命的趨於成熟,雖然需要各方面的準備,不過他們特別容易效法父母的所作所為,而深受父母的影響。

  「我們的學生注視著我們。」鮑思高明白指示我們。

  摘自:《愛的教育法》

讓我們從發生的一切吸取教訓

  鮑思高神父自述:

  說到我自己和我的生平,我要從我生命最初的幾年開始說起。在那些美好卻又艱苦的歲月中,我學懂了孩童的本份,並由此長大成人。 我可以很簡單告訴你,那個你們多少有些認識的鮑思高,那個有一天成了神父、教育者和青年良友的鮑思高,就是從生命最初幾年所發生的眾多事件中,吸取了不少教訓。

  我給你所展示的,都是我日夜持守、學習活出的價值,其後傳承予我的慈幼會會士作遺產。隨著歲月的流逝,這些都會成為我的教育法的根基。

  母親的臨在 當年我父親感染嚴重肺炎,不到幾天就去世了。那時, 我母親瑪加利大(麗達)只有29歲。她為人精力充沛、 勇敢剛強,並沒有自怨自艾,反而立即捲起衣袖,肩負起加倍的工作。她個性溫順又堅毅,投入母兼父職的重任。多年之後,我成為服務青年的神父,可說是源自我的實際經驗:「孩子最先感受到的幸福,就是知道自己被愛。」因此,我與孩子在一起時,就成了他們真正的父親,處處以平和、喜樂和「魅力」的愛工作著。我愛孩子們,也讓他們清晰地感覺到我的感情。我完全奉獻自己,只為了他們的好處。這份愛強而有力,但這並非從書本上學來,而是從我母親身上傳承得來,我為此感激不盡。

  工作 母親是我的第一個榜樣。她常常堅持:「年少不習慣工作,到年老時幾乎全會變成『懶骨頭』。」晚飯或晚禱後,在閒話家常(即聞名的「晚訓」)時,我總愛說:「天堂不是為『懶骨頭』而設的。」

  神的重要 母親把全部教理總結為一句話,而且經常掛在口邊:「神見著你!我不!」母親時刻在教導我要理,使我常常自覺到,我是在天父的眼中生活、成長。祂並非冷酷無情、不會寬恕,像警察一樣公開地緊盯著我的天父;而是慈祥、大方的天父。我在四季交替之中看見祂;在收割穀麥和收穫葡萄後學懂去認識和感謝祂。祂也是我在晚上著迷地凝望星空時,不禁讚歎其偉大的天父。

  講道理 「我們來講講道理吧!」這句話常被我們的老人家以比哀蒙方言說出來,同時蘊藏了很大的智慧,通常用來作溝通、 解釋,以達致共識,避免把自己的觀點強加於別人身上。其後,我用「理智」這個詞作為我的教育法其中一大支柱。「理智」這個詞對我等同於「對話、接納、信賴、諒解;將轉化成為一種考究求知的態度。」因為在教育者與孩子兩者之間毋須對抗,只需要友誼和互相尊重。對我來說,青年絕不會是只懂執行命令的被動個體。我與孩子相處時,絕不會假裝聆聽,而是真心聆聽,並且討論他們的觀點和理由。

  一起工作的悅樂 多年來,我都是同伴中的主角。我想起了年幼時在碧基玩把戲,度過了美好的主日下午;我想起了在基愛理求學時,得到同學擁戴。這些回憶讓我可以在自傳婸﹛G「同伴們都樂於在遊戲中,推舉我為一支小軍隊的隊長。」但是,後來我明白到,其實大家都想成為被關心的對象。因此,我創立了 「歡樂會」,它是學生中具吸引力的小組,每人都平等地參與會內活動。會規只有短短的三條,那就是常常喜樂、善盡己職和避免一切不合乎良好基督徒的行為。其後,善會和青年小組相繼成立,引領大家參與,邁向信徒工作和美好德行。我說這些都是「青年人的事」,志在鼓勵他們發揮主動的能力,並給予他們展現自然創造力的空間。

  樂於共處 我期望教育者,不論年青還是年長,都能常常置身於青年中間,作他們的「慈愛好爸爸」。不要懷疑他們,只是與他們同行,一起建設、一起分享。我真高興以深度的喜樂說出這句話:「跟你們在一起我感到舒服,我的生命正是為與你們同在。」

  摘自:《認識鮑思高神父系列—他的教育法》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