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戰區宣教碩果累累(七)
瑪格麗.克賽特

  13. 累累碩果

  我們深知在正陽關,追隨主的事例有很多,我無法一一列出,只能舉幾個有代表性的事例來證明主是如何動工的。

  蘇聖明,一名年輕的醫生,是由他的朋友帶他信主的,那時歐文夫婦正在正陽關執事,蘇聖明在南郊有個診所,當他聽到福音時,立即傳給其他人,通過他的努力,教會在南郊建了一座殿堂進行敬拜活動,有時年長的信徒不能主持活動,他就主動擔起這個任務。他在診所邊工作,邊用大量時間學習聖經,並把自己許多的時間用於服事主的工作上,通過他的見證,很多人信了主,南郊信徒人數快速上升。

  還有一位劉先生也是這個時候認識主的,他家在南郊有店鋪,他經常來教會參加聚會,劉先生精神上有殘疾,經常犯病,以致他的思維不太正常,但當他不犯病時,看上去和正常人一樣,只是顯得有點弱。我們堅信:因他信主,主一定能醫治他。

  平時他還是經常犯病,有一天,南郊的一個異教信徒快要死了,當她快斷氣時,她的家人把她放在一張簡陋的床上,床上只鋪了些稻草,家人圍著她哭,突然她大喊:「快叫基督徒來為我作禱告,我覺得我能好。」家人立即請來兩門之隔的基督徒,此人正是看上去很軟弱的劉先生,劉先生給她的家人講了救贖的道理,規勸他們信主,並告訴他們主一定能醫治這婦人。若信徒有信心,主就會彰顯祂的榮耀,那婦人身體狀況立即有了改變,幾天後完全恢復健康。南郊的人爭先傳頌這件神奇的事,並感嘆如此軟弱的劉先生因著信主,竟有如此大的功力。

  劉太太(和上面的劉先生不是一家人)名聲很壞,她身體肥碩喜歡打情罵俏,和男人接觸沒有分寸,靠開妓院為生,從而坑害了附近許多年輕女子。當她聽到小教堂的唱詩聲,出於好奇也來參加聚會,當她第一次聽到福音時,像小孩子一樣興奮,就信了。她放棄了自己罪惡的職業,參加每週的學習活動,她學識字,讀聖經,幾個月後,她已經自己能讀聖經了,還買了一本帶回家,讀給她丈夫聽。在一次婦女學習班上她作見證,她說:「你們知道的,戰爭年代要得到一本聖經是多麼的不易,有好多人想買我手中的這本聖經,我每次都對她們說,這書我每天都在讀,它是我的精神食糧,我離不開它。」懷抱聖經,她以一句「我愛聖經」結束了講演。

  在歐文夫婦執事期間,有個叫應辰秀的女孩來參加聚會,歐文夫婦教她拼音字母,然後教她識字,不久,她就可以讀聖經了。她跟我說她的媽媽很支持她到教會來參加活動,理由是萬一日軍入侵此地,外國人能保護她。當她一聽到福音時,就信了,而當她的媽媽得知她開始信基督教就千方百計阻止她參加教會聚會,她的媽媽讓她做大量的縫紉活,心想這樣她就沒時間參加教會的聚會了。但是聰明的應辰秀帶著針線活來教會,邊聽講邊幹活,她對聖經學習顯示出極大的興趣,對我們年輕女子學習班的學習也很上心,最終,她的媽媽同意她受洗,她成為教會的信徒。

  教會的段女士說:「我剛探訪了蘇女士,她住你家後面,蘇家是鎮上的大戶,可是蘇老太太是個盲人,看不見東西,她的兒子前些年得了重病,現在身體很差,我給蘇老太太講了救贖的道理,但我希望你能親自去她家,給她講更多的道理。」我隨段女士一起去蘇太太家,一進屋就發現家堥麭B都是偶像之類的陳設。老太太熱情招待我們,但她因為眼疾顯得力不從心,我們得知她已有一年時間看不見東西了,她二十五歲的兒子坐在椅子上聽我們談話,我注意到,老太太的兒子精神正常,就是肢體不聽使喚,他的手腳不停的抖動抽搐,他張著嘴想說話,但是說不出來。我們繼續和老太太交談,大約十分鐘的光景,老太太的兒子突然會說話了,更神奇的是,他就像打開了話匣子,滔滔不絕。

  小蘇一聽到我們傳的福音,就信了。但是他家族堅持讓他拜自家的偶像,參加家族各種敬拜活動,還極力阻止他信主入教。小蘇受不了家族的壓力,來我們教會求助,經常他在教會一坐就好幾個小時,一言不發,溫森特為他禱告,鼓勵他堅持基督徒的生活,每次,他都信心十足回家。

  有一次,他舊病復發,他的爸爸瞞著他請來巫師,巫師煞有介事地說:「只因他去參加教會活動,才發病,要阻止他去參加教會活動,也不能讓其他基督徒和他接觸。」之後,我們再去他家探訪,都遭到拒絕,家人冷冷地告訴我們:「蘇先生不在家!」一個月後,小蘇先生來找我們,他說這一個月他就像囚徒被關在家堙A不能接觸基督徒,但是這段時間他一直讀聖經、禱告,最終他的家人同意他出來參加教會活動了。

  「侄兒,你為什麼哭呀?」何奶奶在街上看到她十七歲的親戚哭,趕緊上前問原由。

  「嬸嬸,」張士康說:「我媽快不行了,我現在亂了方寸,我是家堛漲悀j,要是我媽不在了,我怎麼辦呢?」何奶奶安慰他說:「放心吧孩子,主耶穌會治好你媽媽,我會為她禱告,快,帶我去你家!」何奶奶幾年前就是基督徒了,但她不識字。她經常為病人禱告,經她禱告的人都恢復了健康。何奶奶跪在病人旁邊,為她禱告,給她的家人講主耶穌是如何獻出自己的身體為世人贖罪的,幾天後,士康媽媽的病好了,張士康也成為了基督徒。他立即向其他人宣講救贖的道理,村堳雃h人聽到張士康的宣講,成為基督徒。因村堳H主的人多了,賭場沒了生意,賭場老闆揚言:要是張士康再發展基督徒,就要了他的命。

  有一個星期天,有人請我們去為張士康禱告,就在前一個晚上,兩個人闖進他家,將他暴打一頓,現在,他生命垂危。我們為他做了禱告。次個週日,他和以往一樣,面帶微笑來到教會,他說:「看,我好了。」我們問他是怎麼回事,他告訴我們:「那兩個開賭場的傢伙,夜娷艨i我家,差點把我打死,他們威脅我說,如果我膽敢在村婸\教堂,他們一定會打死我。可我堅信:主耶穌在,祂會保護我的。」

  之後,村堛瑣Е葶※妘ㄕb張士康家舉行,正陽關教會則每週派人去幫助主持學習。一次輪到我去主持,我看到屋堥洧泵酗C十人,學習後,他們紛紛捐款,說要蓋自己村堛滷訄鞳A我感到震驚:這些村民為建堂是多麼的慷慨呀!同時我也想:如果他們堅持每次學習活動後都捐款,不久他們就能攢夠建殿堂的錢。

  張先生和張太太盛情邀請我留下來吃飯,吃飯時張先生說:「我給你講講這房子的來歷和我是如何成為基督徒的吧。以前這房子是鄧家的,鄧家是巫師世家,一家人都從事巫術,不久家族成員就死光了,當這房子被出售時,我們買下它,可當我們搬進住時,每晚惡魔都來作祟,攪得我們不能入睡,有時我們會突然被驚醒,因為房間媯o出巨大鍋碗盆罐的碰撞聲,等我們點燈一看,什麼都沒有,屋堣@切好好地在原地。日復一日,我們精神崩潰了,我太太得了重病,眼看就不行了,這時何奶奶為她禱告,她神奇般地好了,但那聲音還在。有一天我看見房樑上有什麼東西,」他指向屋頂,好像是鑲嵌在牆奡c魔的靈牌,我上去搗掉它,從此就再沒有古怪的聲響了,主給了我擺脫惡魔的能力。」

  14.見證

  正陽關很多基督徒可以稱為忠心追隨主的見證,他們不僅給其他人講救贖的故事,而且用親身的經歷影響他們。其中一位叫李勝英,她是個寡婦,但沒有孩子。她婆婆死後,本應她掌管家堛漱j權,因為她是長嫂,但就因為她沒有兒子,家堛漱H都看不起她,還虐待她,每頓她都是吃殘羹剩飯,生活很淒涼,更甚的是,家堛漱H對她信主一事冷嘲熱諷,但這些並沒有阻礙她信主,後來她婆家分家,她只得到了一間破舊的房子和一點土地,家堣H都搬出去住,舊房堨u有她一人生活。

  每個星期天,李勝英都來教會,一天,我問她:「為什麼你能堅持來教會,而不是留家堿摁a,我們教會其他人家堻ㄞd人看家的。」

  她微笑著說:「有人替我看家呀!每次我來教會,鎖上門,就禱告:主呀,我去教會了,我是你的孩子,這房子也是你的,當我不在家時請你保護它。到現在,我的家沒有被人盜過呢。」

  又一天,李勝英來教會參加活動,她因頭痛提早離開了,接下來的星期天她也沒有來,這時我開始警覺了,畢竟她是一個人住。教會聚會一結束,我連忙趕到她家,發現她病的很厲害,身邊也沒人照顧她,她跟我說:「那天從學習班回到家就病倒了,第二天才有點兒意識,感覺渾身疼,早晨想下地喝點水,但是頭疼得厲害下不了地,只好躺在床上忍著,到了晚上才用盡渾身力氣爬到院堻蛘洬R,鄰居聽到喊聲,過來給我弄了些吃的和喝的,現在他們去鄉下接我媽媽來照顧我,等我媽媽來了,一切都會好的。」

  整整六個月,李勝英疼得只能躺在床上,還出現了半身不遂的症狀,她的媽媽負責照顧她,但她媽媽是異教徒,這期間也有很多異教徒的親戚來看望勝英。李勝英的鄰居患有和她相同的病,落下了跛腳的後遺症,勝英很擔心自己也會有同樣的厄運,有親戚說:「快請巫師來驅鬼吧,你難道沒看出來魔鬼捆住了你的手腳,如果巫師不來施法,你一輩子也站不起來。」但是李勝英說:「我是基督徒,我不信巫術,主耶穌會聽到我的禱告,祂一定能醫治我。」所有的基督徒或以個人或以小組的形式,去她家,當著她親戚的面,為她禱告,這期間我們教會每次聚會也不忘記為她進行代禱。

  面對巨大的疼痛和有可能跛腳的厄運,勝英沒有動搖對主的信念,她的虔誠感動每個去看望她的基督徒。病床上的勝英,臉抽搐成一團,手指和腳均不能動彈,但她虔誠地禱告,請主愛她,還勸她的媽媽信主。

  又幾個月,病魔慢慢散去,在身子依然疼痛的情況下,勝英開始鍛鍊肌肉,強迫自己活動手腳,做些事情,六個月後,她出現在教會門口,和正常人一樣,絲毫沒有半身不遂的跡象。她對主的忠心、虔誠,使更多的人讚美主,讚美祂在聽見祂的孩子呼救時,降恩於他們。

  「我婆婆病了,你們能去為她禱告嗎?」謝玉英過來問我們。我們到她家,發現她的婆婆躺在床上,病情嚴重。

  「您兒媳婦跟您講過主耶穌的故事嗎?」

  「講過,」生病的老人回答,「她每天給我讀聖經,因為我兒子過世了,家奡N我們娘倆,每天我們讀聖經,進行禱告,現在我信主了。」為老太太禱告後,謝玉英把我們送到門口,這時從另一間屋堥咱X一位老人朝我們打招呼,玉英對我說:「那是我嬸嬸。」

  「那你跟你的嬸嬸講過主耶穌的故事嗎?」

  玉英說:「她鐵定不會信主,她是個拜偶像的鐵桿兒,她的屋堥麭B都是偶像,跟她傳教講主就等於對牛彈琴。」幾天後,玉英的婆婆陳老太太恢復了健康。

  幾個月後,玉英再次來請我,說:「我婆婆又病了,你能再去我家為她禱告嗎?」我帶上幾個基督徒去她家,看到老太太就要嚥氣了。

  「陳太太,你真的信主耶穌嗎?」我問她。

  「是,我真心地信耶穌,雖然我還沒有受洗,但我想要一個基督徒式的葬禮。別讓我的家人用其它方式安葬我。」我們為她禱告,希望她在臨終時刻能接受主。我們離開她的房間,走到門口時看到門外擺放著紙轎子、紙椅子和冥間用品,謝玉英說這些都是老太太的親戚瞞著她弄來的,想在發喪時派上用場,希望她能到達極樂世界。我們剛走,老太太就嚥氣了,親戚們還是執意要舉行葬禮,可他們根本不不明白,老太太去往天堂的路上根本就不需要這些紙轎子、紙椅子之類的東西。

  我們教會每次集會,我都強調作為基督徒應該宣講救贖的道理,把傳福當成自己義不容辭的責任,很多人開始傳福音,向周邊的人講救贖的道理。謝玉英嘴上沒有表示什麼,但有人跟我說她在用自己低調的方式履行自己的職責。一個週日的早晨,她對我說:「到我嬸嬸家來吧,她要將她拜的偶像統統燒掉,她現在信主了。」教會活動後,我們一行人到她嬸嬸家,在我們讚美詩的歌聲中,她的嬸嬸燒盡所有的偶像,然後我們為她禱告,請主保護她及她的房子不被惡魔侵擾。

  下個星期日,玉英嬸子還有其他親戚都來到教會參加活動,並表示他們要信主,老太太站起來作見證,她的話震撼了每個人,她說:「四十年來,我忠心耿耿敬拜一個偶像,我每天虔誠地燒香上供,經常夜堸_來念佛,我遵守教規,但這些年我的內心從沒得到平靜,每晚惡魔都來攪擾我的睡眠,害得我夜夜起床焚香上供,後來我的姪女給她的家人讀聖經,講其中的道理,我也湊上去聽,我真的信主了,我的內心得到前所未有的平靜,上週日,我燒掉以前我敬拜的所有偶像,就在那晚惡魔又來了,不讓我入睡,我坐起來說:我已經信主了,耶穌拯救了我,我現在以主耶穌的名警告你不要再來騷擾我,惡魔乖乖地溜走了,再沒回來。現在我和我丈夫在主堨肮〞澈雃w逸,我女兒還有外甥女也要信主,我已經給在外地的兒子寫信,他回信說也要信主。」

  就這樣,我們的隊伍不斷壯大,很多人目睹自己身邊的人成為基督徒並過上快樂的日子後,紛紛歸主,把自己的心獻給主耶穌。(續)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