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愛的教育法(二十六)
鮑思高

  對學生說一句耳邊的忠告

  一天晚上,鮑思高在餐廳吃飯時,忽然嚴肅地轉頭向坐在他旁邊的管理員低聲說道:「在操場的水龍頭處,正有兩個孩子需要人照顧。請立刻派人去把他們帶來,同其他的同學一同遊玩。」

  那位管理員派人前去。他回來時這樣說:「在水龍頭處不見一人,但是恰好有兩個孩子正從那娷鬙h。我問他們從何處來的,他們回答說:『我們去喝水。』」

  唸晚課時,那位管理員叫了那兩個孩子來,問道:

  「今晚吃飯後,你們做了什麼?」
  「沒有做什麼!」他們回答說。
  「好吧!既然這樣,你們就跟我來,鮑思高正等候你們。他有些話要問你們。」

  那位管理員將他們帶到鮑思高那堙C鮑思高注視了他們一會兒,接著在他們耳邊講了幾句話,他們立刻面紅耳赤,請求鮑思高寬恕他們說了污穢的話,並且答應鮑思高,以後永不再犯同樣的過錯,且要努力向善。

  這也是鮑思高的教訓:為父母及從事教育工作者應該看管青年,使他們覺悟己非,努力向善。這就是教育的重心!

  *首先為父母者要明白,他們年輕的兒子正在迅速的發育中,應該知道兒子無時無刻不在改變,就是在他們眼前的一剎那,也在不停地改變著。

  *孩子做任何事之所以會常顯示著違反常理,這是因為他自衛的心理在作祟。他越是頑固,越不要正面去責備他,應該在他不知不覺中去改變他。而且,必須是那些他信任的人,才可以去干涉他的事。如此可促進父子間感情的交流。鮑思高運用一種奇妙的方法,贏得孩子們的心。究竟他的秘訣是什麼?那就是:「單單愛孩子是不夠的,應該讓孩子覺得有人愛著他。」

  *孩子的一切行動無論善惡,都應該加以注意,這是從事教育工作者最基本的職責。他應該依照正確的判斷和公平的態度去讚美及批評,給予適當的獎賞或懲罰。只有如此,才能使任何一個指示,讚美或責備得到預期的效果,將在孩子的心靈上留下深刻的印象,引領他們改過遷善,悔悟自新。

  *有一個老人說曾有一位出名的音樂家留給他一句畢生難忘的話。在一個親朋集會的場合中,那位音樂家在談論過他的父母及家庭之後,突然向所有的在場者提出了一個問題:「如果你們要送一份禮物給你們的兒子,你們會送什麼呢?」

  有的說送這個、有的說送那個。音樂家說:「我要送給他一顆肯上進的心,每天也要在他耳邊,送給他一句忠告。」

  摘自:《愛的教育法》

  《鮑思高書信》

  「孩子們!我在漫長的職務中,多少次曾體驗到這項偉大的真理!發怒比忍耐容易,威嚇沉重較規勸為易;甚至我可以說:因缺乏忍耐、和因驕傲而懲罰頑固的孩子,要比堅定而溫和地容忍並糾正他們更為方便。

  可是我卻請求你們要具有保羅的愛心,他以這種愛對待他的新教友;當他們不願受教或反對他的關愛時,他屢次含淚勸導他們,甚至哀求他們。

  你們要小心,別讓人認為你們意氣用事。在懲罰人時,能夠保持心平氣和是一件難事;而這是必須的,為能避免人們懷疑我們懲罰人是為大顯權威,或由於意氣用事。 

  凡屬於我們權下的孩子,我們都應該視之如己出。我們要如同耶穌一樣為他們而服務;祂來到世界是為服務,而不是為發命。我們應該以統治者的姿態為恥;我們對他們行使權威,乃是為了給他們提供更好的服務。

  耶穌就是如此對待使徒們,祂容忍他們的粗魯無知,甚至容忍他們信心不足;祂仁慈而友愛地與罪人交往,而使某些人驚訝不止,有些人心生反感,有些人則產生懇求天父寬恕的希望。因此,祂命令我們要成為良善心謙的人。

  他們都是我們的孩子,因此,當我們糾正他們的錯誤時,絕不可發怒,而應該抑制自己,如同完全息怒一樣。

  我們不可在心內發怒,眼睛不可輕視人,口舌不可辱罵人。猶如真正的慈父,要對孩子們的現在表示仁慈,對未來表示希望,專心致志於真正地糾正他們的錯誤。

  在極嚴重的情況時,我們更好謙卑地懇求天父;這比我們急不擇言,而責罵他們更好,因為人聽了會傷心,而且對該受罰的人也毫無裨益。」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