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戰區宣教碩果累累(八)
瑪格麗.克賽特


  15. 警報

  從正陽關到日軍前線有二十英里的平坦地區,正陽關的河流從地理位置上阻止了日軍的入侵,我們到正陽關時,幾乎每天都接到警報說日軍要進犯,他們隨時都有可能在二小時內出現在正陽關,城堛漱H經常被搞得心慌意亂,多數的房子已被炸毀,人們也沒有心思去修,怕是修完還會被炸毀。商人們把貨物都轉移到城外藏起來,城堨u留一小部分維持生意。有件事可以證明當時人們的驚慌程度:幾個月來河水水位很低,船隻無法航行,有一天,水漲了,有船來接梅葆和愛瑪女士去霍邱主持聖經學習,當她們上船時,我看見城堛漱H都驚慌地跑來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一個人說:「唉喲,日軍開著摩托艇來我們鎮上了。」街上一陣慌亂,婦女們急忙跑回家報警,見人就傳這個消息。等了好久沒見什麼異常動靜,她們才意識到是自己嚇唬自己。開船的汽笛聲和外國人的離開使她們亂了陣腳。

  到了1941年的秋天,有一天我們在讀報,隱隱覺得日美之間會發生什麼大事,所以我給在壽縣工作的瓊斯女士寫信,建議她來正陽關,以避免在日軍管制區她的工作受阻,但是瓊斯女士回信說,日軍並沒有干涉她的傳教工作,萬一發生不測,她會來正陽關避難。

  1941年12月9日,溫森特去拜訪一個朋友,只有我一個人在家,這時一個中國人走進我家,操著一口流利的英語對我說:「你怎麼還呆在這兒?為什麼不離開?」

  「為什麼?」我不解地問。

  他一臉迷惑,「難道你不知道,昨天珍珠港被炸了!美方已正式宣佈對日作戰。瓊斯女士在壽縣被捕。日軍隨時有可能到這兒來,他們在這兒安排了特務監視你們,你們的處境很危險,而且你們還有兩個孩子,這兒太不安全了。我建議你們撤離,撤到重慶。」

  他繼續說:「我姓劉,是個商人,進行日中雙邊貿易,我的生意很大,全國各地都有分店,我也是個基督徒,可以幫助你們這些傳教士。」我擔心因他商人的本性還能不能全心全意的服事主耶穌。但他的話讓我提高了警惕。

  劉先生剛走,我丈夫就回來了,他一進門,我就告訴他這消息,一向沉著冷靜的溫森特顯得焦躁不安,「哎,讓我們禱告吧,主會引領我們的。」我們一起禱告,決定留下來繼續工作。

  我家對面就是秘密警察局,珍珠港事件後,每次我這埵陰郱|活動,對面的警察局就有人過來佯裝參加活動,我勸他們離開,可他們咧咧嘴,裝作沒聽見,他們還眼露凶光,死盯著女孩子看,搞得我們女子唱詩班的孩子很不自在;每次我和我丈夫出門,都有人盯梢。星期日教會活動時,溫森特公開為瓊斯女士禱告,幾天後一個陌生的中國人塞給我一張紙條,之後匆匆離開,紙條是瓊斯女士傳出來的,她說她讓送奶的獄卒悄悄傳給我們消息,他已經從牢中一個日本軍官口中得知我們在為她禱告。

  每隔幾天,日軍飛機就來轟炸,我們很擔心也許某一天日軍飛機就會把炸彈投向我們。飛機一來,蘇先生總會一瘸一拐地跑過來,眼中只有憤怒,口中卻說不出半個字,我家沒有防空洞,我就把厚被子蓋在餐桌上,然後讓蘇先生和我的孩子躲到桌子下面,我和溫森特則跑到外面觀察情況。等日軍飛機一飛走,蘇先生就從桌子下面鑽出來,說聲謝謝,然後一瘸一拐走回家。

  這期間,有來自日戰區的三名學生要去阜陽,他們帶著中國基督教會一個朋友給我們的信,請我們收留他們,等他們接到批准去阜陽的命令再出發,那時溫森特正在生病,我一邊工作一邊照顧孩子,還得應付每天秘密員警的搜查,我每天的神經都繃得緊緊的。這三個學生剛在我家住幾天,教會的一個主事對我說:今晚警察局準備動手,以特務的罪名逮捕這三個學生,因為他們來自戰區。我說:「他們沒有權力這麼做,學生們有通關文書,我還親眼見過呢,他們有證據,證明他們不是特務。」我連忙把這消息告訴這三名學生,建議他們立即動身去阜陽,可他們置之一笑,說:「我們不信傳言,如果你擔心自身安危,我們就搬出去住旅店。」他們真的搬走了。

  第二天,旅店掌櫃的兒子來告訴我:「昨天晚上三名學生被帶走了,還被帶上了腳鐐,你們能救他們嗎?」

  「我們自己還是特務監視的對象呢,」我說:「我們能有什麼辦法呢。」幾天後,溫森特病情有了好轉,就去阜陽開會了,我和孩子在家。有人送來那三個學生傳出的紙條請我們幫助解救他們,我一時沒了主意,就在這時,警察局出來五六個大漢跑到我家搜查,他們要強行闖入我家的院子,我站在院門口,嚴厲喝斥,不讓他們進,他們將我推向一旁和我爭辯,但我依然不退讓,最後,他們放棄了搜查的行動。那天晚上,我病倒了,得了一種叫「戰爭恐懼症」的病,溫森特回來時,發現我得病很嚴重,趕緊請阜陽教會的護士來照顧我,我在床上躺了好幾個星期,幾個月後,我才恢復健康,重新工作。

  三名學生被釋放了,逮捕他們的人也受到了懲罰,之後秘密警察局改成地方警察局,再沒有秘密員警過來干涉我們的傳教活動。

  1942年聖誕節前幾天的早晨,我丈夫在郊外主持敬拜活動,我和孩子們在家,當我給孩子穿衣服時,弗吉尼亞問我:「媽媽,那隆隆聲是怎麼回事?」我告訴她我不清楚是什麼原因。安排好孩子的早餐,我趕快到對面的警察局詢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局長顯得很恐慌說,他也不知道,但已派人去偵察,一有消息,立即通知我。一整天鎮上都能聽到隆隆的聲響,給教會做節日裝飾的年輕人也在不停地議論:日本人真的來了該怎麼辦。

  朱晨志(現在已住在正陽關)說:「我爸爸已經收拾好了行裝,一旦確定日本人來了,就逃到鄉下,他現在每天嚇得渾身哆嗦。」下午警察局長過來告訴我:就在我們不遠處,中日雙方交火了,但好消息是,日軍不會進犯正陽關,你們不必擔心。晚上,隆隆聲消失了,這時溫森特也回到家,他說:他一聽說中日交戰,就趕緊往回趕,生怕我再犯病。

  我們過了一個祥和的聖誕節,但是剛過陽曆新年,我們被告知:這次日軍真的要來了。我們說:「每週我們都收到這樣的警告消息,還是再等等看吧。」那天晚上,好幾個教會的主事都來說:局勢嚴竣,我們必須馬上撤離,當我們猶豫不決時,一個人站起來說:「我有官方消息,日軍已從壽縣出發,他們的數十輛卡車上都備有機關槍,極有可能在天亮前就到達我們這兒,不論各位願不願意,我們必須撤離,而且我建議我們中途不停頓,直奔重慶。」

  我們一宿未眠,討論該帶些什麼,最後決定:把能穿的衣服都穿在身上,箱子堨u裝少量東西,以備雇不到車,箱子太沉拿不動,另外我們將被褥打成卷帶上。黎明時分,我們雇了一輛手推車,鋪上被褥,裹好孩子出發,街上的人紛紛議論:「局勢一定嚴重了,你看,連傳教士都離開了。」知情的好心人告訴我們:「你們最好往北走,因為其他方向都有日軍。」我們朝著霍邱的方向前進,一則想看看史蒂得夫婦現在的工作狀況,二來要去接在分部工作的妹妹。天氣非常寒冷,好在我們穿的比較厚,孩子們則蜷在被子堙A但不大會兒,她們就嚷著要下地跑,我們三歲的女兒瑪格麗特跑在頭堙A還興奮地唱著歌:「當主耶穌到來時,我跑著去迎接祂。」

  跟我們同方向撤離的還有正陽關的居民,我們還碰上從霍邱逃來的難民,我們問他們:「你們打算去哪兒?」他們說:「我們要逃離日本人,霍邱很危險,我們要到正陽關去。」儘管當時的處境很危險,聽到他們的話,我們忍不住開懷大笑。

  我們在妹妹的分部稍作停息,溫森特一人前往霍邱去探望史蒂得夫婦。當他到霍邱時得知,離霍邱四十英里的嶽西縣已被日軍攻佔,縣政府和機關單位已經撤離,史蒂得夫婦已經準備好要撤離,我們約定在穎上會合。第二天清晨,我們步行了二十英里到達穎上基督教分部,我們剛要踏進教會的門,一位福音侍者,一副剛愎自用的神態朝我們喊:「你們不能進去,趕快走開,萬一日本人來了,發現我收留你們,我全家就會跟著一起遭殃,快走!快走!別呆在這兒!」(不久這位侍者就被教會辭退了。)溫森特態度強硬地對他說:這兒的一切都是教會的,他沒有權利不讓我們進。不一會兒,史蒂得夫婦帶著兩個又冷又餓的孩子也趕到了。我們一起在教會休息了一個下午,其間我們的先生們出去打聽消息,消息對我們還算有利,我們決定在穎上多待幾天,看看還能不能返回我們各自的分部,但是那位福音侍者的態度讓我們實在無法忍受,所以我們決定北上四十英里去阜陽。第二天一大早,我們就出發了,我們連續走了兩天多的路程,孩子們依然用被子裹起來坐在車上,半路上我妹妹好不容易雇了一頭驢馱運行李,男人們趕著驢前進,我和史蒂得太太腳疼得厲害,走不動的時候就坐會兒車。

  路上我們遇上一小股部隊,他們從我們身邊經過要開往前線,他們看上去個個精力充沛,步伐矯健,但是他們身上都沒帶槍。我們還遇上一些從黎皇方向逃來的難民,據悉幾天前日軍佔領了黎皇,這些逃難的人走得很快,不久我們就被甩在後面,看得出這些人基本上是政府官員或有錢人,但他們現在滿臉疲憊,他們已經走了幾天的路,其中還有小腳老太太,我們不由得心生憐憫。

  那天晚上,我們找遍了街上的旅店,每個旅店都是滿滿的,沒有空房間,住店的人幾乎都是從黎皇逃過來的。最後我們到了城邊找到一家還有空房的旅店,我心想也許這家店離城太遠,才沒住滿人。可當我們推開房門才發現,房間堨u有一張破桌子,一把斷了腿的破椅子,一捆稻草堆放在牆角。露絲的兩個孩子倒是異常興奮,不停地叫著:「太好了,好美的地方啊!」我們把稻草鋪在地上,拿出被子,哄孩子睡覺,然後我們進行禱告,求主保護我們這個夜晚平安,之後,我們和孩子一樣進入夢鄉。

  當我們到達阜陽時,發現那兒的傳教士也準備離開,但又有消息說局勢好轉,佔領黎皇的日軍開到河南境內去了,其他部隊都退回到原住地。幾天後,我們重返正陽關的教會。

  5月的一天,來自重慶總部的湯姆森先生來我分部視察工作。那天我們剛要入睡,就聽到槍聲,隨即河邊的戰鬥就打響了,我們猜想會不會是日軍打來了,溫森特連忙出去打探,一會兒他回來說:是士兵和劉先生的商船發生了衝突,商船要把一船的煙土和皮貨送給日軍,結果遇到中國軍隊的阻擊。第二天早晨,湯姆森對我們說:「這個地方太危險了,你們隨時可以撤離,不用等總部的指示。」

  16.最後一戰

  1944年4月,一切都和往常一樣,雖然日軍不段來騷擾,但我們的教會工作開展得頗有成效,這時美國領事館下達命令,要求安徽、河南的美國公民向西撤離,我們不明白其中的原委,但教會總部也發出同樣的命令。我們真的不想走,連續幾天都爭論到底撤離還是留守,還向中方打聽消息,得到的消息都是:一切正常。這樣一來,我們更是迷茫了,一天一個年輕人跑過來說:「日軍正在籌劃在這一帶進行一次大規模進攻,我可不想把我的家人困在這座孤島上,我得把他們轉到安全的地方,我建議你們也趕緊走,再不走,恐怕就來不及了。」一兩天後,日軍的飛機超低空在鎮上飛行,扔傳單,這時我們再次接到撤退的命令,第二天早上,我帶著兩個孩子乘船離開去往阜陽,而溫森特準備留下觀察局勢的發展再做打算。

  在阜陽我得知:一些傳教士準備留下來,凡有孩子的媽媽都要和孩子一起撤離,單身女士也可以和這些媽媽們一起走,我們在二位男士的護送下,坐上一艘當地的船,船行駛幾天後,我們到達河南邊界,在那兒我們換乘一輛卡車,我們將行囊放在車頂上,又經過幾天的車程,我們穿越河南平原地區到達洛陽。在這幾天乘車時,為了防曬,我們每人在臉上塗上凡士林,但由於當時的卡車燒的是煤,我們的臉上掛滿了一層厚厚的黑灰。

  我們在洛陽城外等了一小時,時不時就看到日軍的十架飛機在空中盤旋,這堛熄Д苳h幾乎都撤走了,只有愛斯伯格先生、貝森先生和路德姐妹會的一個姐妹留守,雖然這時他們也在整理行裝準備撤離,但還是熱情接待我們一行人,安排我們住進教會的空房間。第二天早晨五點,只聽汽笛長鳴,愛斯伯格先生大喊;「快點,快點!快進防空洞!」大家抱起孩子趕緊躲進防空洞。防空洞有40英呎深,樓梯又陡又窄,我們還沒到達防空洞底兒,炸彈就爆了。我們在洛陽的兩天,大部分時間都躲在防空洞堙A一位勇敢的中國婦女幫我們做飯,然後趁轟炸間隙把飯菜放到洞口。不斷有人加入到撤離的大軍中,他們多數是河南的難民,第二天晚上,我們終於從窗子擠上一輛火車,火車上擠滿了逃難的人,就連車頂、車廂鏈接處都沒有空地。當時我真的懷疑,這麼多的人,火車還能開走嗎?我們一行中有人找到了座位,有的則坐在行李箱上,我們在火車上坐了三天三夜,火車只有晚上才開,白天就躲進山谷,一發現日軍飛機,所有人立即跑下車,鑽進樹林。住在附近的村民到火車前叫賣開水,麵包,我們就從窗口遞出錢買些吃的喝的,不敢離開座位,生怕一起身座位就被別人佔了。就在我們的火車抵達西安車站時,車站被炸了,我從沒見過人們跑得如此這般的快,瞬間火車上一個人影都沒有了。

  我們到了西安教會,走進一座斯堪的納維亞式建築風格的教堂,感覺像走進天堂。那天我們再次受到熱情的接待,晚上蓋著乾淨鬆軟的被子進入夢鄉。

  我離開正陽關後,我丈夫也開始收拾行李,然後到霍邱取回史蒂得夫婦的行李,他把我倆家的行李裝上船,沿河而上到阜陽,船夫很懶,不太賣力氣加之風力大,他用了五天的時間才到阜陽。依照戰爭法則,他進城遇到困難。那時他很清楚日軍已經沿河而上,離阜陽不到十英里。

  他們一組傳教士躲進山村堙A打算萬一阜陽打起來他們就躲在那堙C一周後,他們發現日軍沒有進犯阜陽,又撤回他們的據點。這些傳教士又都返回阜陽並且在那工作了一個夏天。當接到撤離消息時,科恩先生和愛瑪女士冒著生命危險穿越平漢鐵路到達紅色中國。其他人依然留在原地繼續傳教工作。

  之後,他們和美國的一支小分隊取得了聯繫,這支部隊是在附近建軍事基地的,部隊答應帶他們離開阜陽,所有河南、安徽的傳教士都到郊外的一個村子集合,等美國飛機接他們回國,等候回國的人媮晹酗@些美國空降兵,這些人在村媯奶F一個月,十七個人登上了飛機,可就在飛機要起飛的時候,飛行員讓溫森特站起來,說飛機上只有十六個降落傘,得有一人留下。溫森特馬上起身,走下飛機,揮手與其他人告別。

  溫森特又在教會分部停留了三個月,幫助教會處理遺留問題,最終他登上了飛往重慶的飛機,一年零二天的分離後,我們在重慶團聚了。

  17. 尾聲—1946年的夏天

  戰爭結束後,我們回到安徽,一到蚌埠,我們遇到很多正陽關的基督徒,我們迫不及待地問:「教會工作怎麼樣?」

  「很好,我們成立了許多新教會,發展了很多信徒,這些信徒已經開始了新生命。」他們繼續告訴我:「你知道嗎?我們已經成立了阜陽—太壽聯合教會,還有正陽關—霍邱聯合教會,正陽關的教會工作有序進行著,五里鋪(張士康住的地方)也建成他們自己的殿堂,那兒有一個年長的信徒負責日常敬拜活動,負責對信徒的深入教導,總之這堛漕C個教會工作井然有序,形勢大好。」

  我風趣地說:「看來我們沒有回到這兒的必要了。」

  「哪堛爾隉A我們非常需要你們的指導,雖然我們現在能傳福音,但是更需要你們講解聖經,所有信徒更盼望聆聽你們的教誨。」

  那正是我們想做的事,因此接下來的幾年我們在那堭郋伓t經。親愛的朋友們你願意坐下來,加入到我們的禱告中嗎?為安徽北部地區的教會禱告,為我們在這片土地上獲得的碩果禱告,為我們的忠誠禱告。

  (詩歌)禱 告

  在遠方有人在禱告 我不知道在哪
  在這有人在禱告 聖靈在運行
  拯救世人心靈 脫離撒但掌控

  有人在禱告 不知距離遠近
  不知他身份 有人在禱告
  開啟福音大門 贏得靈魂

  身在遠方的你啊 現在請為我們禱告
  我的朋友禱告吧 直到撒但失去權勢

  禱告吧 請禱告 (完)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