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內地會創始人戴德生傳(五)
戴存義暨夫人原著
胡宣明 博士 節譯

  第三段在倫敦及海上鍛煉到中國作傳道的工作
  1852年至1854年 二十至二十一歲
  第十五章 「我總不撇下你」 二十一歲

  中國佈道會董事會議決請戴德生到中國傳道,並代訂船位。所訂的船係一帆船,名《達姆福利斯》,載重不及四百七十噸,乘客只有戴德生一人。船泊在利物浦港。

  戴德生先回巴因斯力,後往倫敦與親友拜別,再由倫敦往利物浦預備登船。他的父母及皮爾士秘書也先後趕到。以下是戴母的筆記:

  「9月18日,德生有數次屬靈聚會,多蒙神的祝福。他的心充滿神的愛,晚上他寫了幾封滿有愛心的信給親戚朋友。」

  「看見我流淚,他說:『母親,不要憂愁;我滿心快樂,不能憂愁。我告訴你,我們兩人不同之點:你老想離別,我只看團圓(指天上的團圓)。』臨睡的時候,他讀約翰福音第十四章,『你們心堣ㄜn憂愁。』讀完作禱告。他為過去所蒙的憐憫感謝神,求神繼續賜福給他離別的親戚,施恩給教會,憐憫臥在惡者手下的世界,並為自己禱告。」

  「第二天早上,約十點鐘,他和我在船艙婸E會。一會兒,卜郎克老牧師也來參加。寒暄幾句之後,有人建議吟詩祈禱。德生用清喨的聲音,要求唱以下很美的詩:『信心所聞,耶穌聲名,何等甜蜜聲音!醫癒我眾愁心創痛,消除我眾憂驚。』」

  「卜牧師為我們禱告,而特別為將要出去作和平君王的大使禱告,牧師禱告後,德生也禱告。聽他堅定的聲音,看他從容的態度,快樂的表情,一點不像一位就要離開父母妹妹朋友與祖國的青年。但是,他的心在大能的神堶掠磼T,所以他不膽怯、不畏縮。只有一次,當他將最親愛的人交託給神的時候,有片時的掙扎,一會兒又完全鎮定了。然而他卻沒有忘記,他正開始走上困難危險的路程。但是雖然看清了這一切,他仍然揚聲說:『我卻不以性命為念,也不看為寶貴,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從主耶穌所領受的職事,證明神恩惠的福音。』這聚集是永遠不能忘記的。」

  「禱告之後,德生讀了一篇詩篇。我們就起來走上甲板,預備上岸。不料船已起碇,覺得驚奇得很。這時我心憂如焚,臨行祝福,擁抱,岸上一人伸手攙我上岸而我幾乎不知所為,就坐在近邊一根木頭上。忽然覺得似乎一股冷氣圍繞我的周身,我從頭到腳猛烈戰抖。一個溫暖的膀臂很快的抱著我的頸項,再次把我擁入熱愛的胸懷。他看見我的痛苦,特跳上岸來安慰我,說:『至愛的母親,不要哭,只是一個短短的時候,我們就要再會了。試想一想:我離開你乃是為了最光榮的目標。不是為名為利。乃是為傳主耶穌的福音給可憐的中國人。』」

  「當船離開碼頭的時候,他不得已急跳上船。約有一分鐘不見了他。他跑入房堙A在袖珍聖經的空白紙上,用鉛筆寫著:『神的愛是過於人所能測度的,德生』又跑出來,將這張紙丟在碼頭上給我。」

  「又一會兒,船再次靠岸,讓大副上去。大副和我們一一握手,『保持勇敢的心』,他說:『我還要帶回好消息。』」

  「我親愛的又伸出手來,緊握著我的手,彼此再說:『願神祝福你,再會!』一片海水把我們隔開了。」

  「當我們搖手帕,看船開出的時候,他站在船頭。後來爬上索梯,搖他的帽子,宛如得勝的英雄,而不像一個初入戰場的童子。他的身體越來越看不清楚。數分鐘之後,人和船都看不見了。」

  以下是戴德生多年以後所寫的回憶:

  「1853年9月19日,在《達姆福利斯』船尾的艙堙A有一個小小的聚會。我親愛的母親先來到利物浦給我送行。我永遠不能忘記那一天,也忘不了她怎樣和我走入船艙。這小房艙成為我的家幾乎半年之久。她用母親慈愛的手整理我的小床,坐在我身邊,同唱我們離別前所吟的最後一首詩。我們跪下,母親禱告,這是我赴中國之前所聽見母親的最後一次禱告。這時船員通知我們必須分手,我們只好說『再會!』心堳o不敢盼望在地上再會。」

  「為要安慰我,母親盡量抑制她的情感。我們分了手,她走上岸,給我祝福。我一人站在甲板上,當船開向水閘的時候,母親跟著走。到船出了閘真正開始分離的時候,我永遠不會忘記,那從母親心媯悼X來的哭聲--這聲音像刀刺透我。我到這時候才完全明白,『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約三16)的意義之嚴重。我也相信,我的母親在這一點鐘所學關於神的愛,比她以前終身所學的更多。」

  船沒有開入大海之前,遇到巨大的風浪,幾乎沉下去。9月26日,戴德生敘述他所經歷的情形如下:

  「我以感謝的心,記載神的慈悲。祂,只有祂,把我們從死亡的爪牙堭洏X來。但願我們這虎口餘生的人能服事祂,榮耀祂的聖名。」

  「24日禮拜六,整天風雨表的水銀愈降愈低,同時黑雲密佈,風勢漸大,水手們辛苦一夜。因此,禮拜日上午船主沒照例叫他們到船尾來讀禱告文。到了中午,風勢更大,我分送一些福音單張給水手,後來覺得有點暈船,就下到我的房堨h。」

  「風雨表還是往下降,風越吹越猛,直到成為絕大的暴風。船主和大副都說,他們從來沒有見過比這更大的風浪。下午二時至三時之間,我勉強走上甲板。這時所見的情景,我永遠不會忘記。海面雄偉浩大的壯觀,實非言語所能形容。波濤不斷怒擊,打成一片白泡。船的兩旁,大浪如山,隨時可以將船灌滿海水。但是這船仍然勇敢抵擋。狂風自西吹來,船向下風漂流,無可抗力。船主說:『除非神幫助我們,否則沒有希望!』我問他:『船離威爾斯海岸多遠?』他說:『大概十五或十六英里,我們必須盡量張帆;帆越多越可使船的進退巧妙,漂流越少。這是我們的生死關頭,願神叫船桅支持得了!』說完,命水手在每船桅上各張二帆。

  「情形十分可怕。狂風怒號,船往前疾衝,快得可怕;忽而高登洪濤,忽而倒衝下去,好像要鑽入海底。船當風的側面,高得可怕,背風一面,剛剛相反。有時海水越過背風一面的板牆,而灌入船上甲板。」

  「太陽在這時入海,我熱烈注視著,心媟Q:太陽明晨照常出來,我們呢?除非神行一個神蹟救我們,明天這船和其中的人,只剩了幾片破板而已。夜氣奇冷,我們不斷在船上與海水奮?,全身溼透。」

  「我下艙去讀兩首讚美詩,幾篇詩篇,及約翰福音第十三至十五章,得到很多安慰,竟睡了一小時。醒時,看看風雨表已漸上升。我問船主:『能否平安越過哈利黑得』他說:『若不向下風岸漂流,剛剛可以越過;若是漂流的話,願神救我們的命!』但是我們確是漂流著,我們的命運似乎是注定了。我又問:『我們有無把握安渡二小時?』『不敢說。』船主回答我。風雨表繼續上升,但是太慢,不能給我們多少希望。這時我想到我親愛的父母、妹妹,和幾位特別要好的朋友,眼淚盈盈欲滴。船主很鎮定勇敢,因為已經靠主得救。茶房說,他知道自己一無所有,基督包羅萬有。我為這二人感謝主。但是我曾懇切求神憐憫我們,為那些不信的船員和水手,救我們的性命,並為祂自己的榮耀,證明祂是聽禱告並答應禱告的神。我心堜艙M想到這一段話:『在患難的時候求告我,我要拯救你,你要榮耀我。』(詩五十15)我很懇切的對神力爭,將這個應許在我們的身上實行出來。同時也願意服從祂的旨意。」

  「這時候我們的境遇確是可怕。天上無雲,月光如水。我們僅能看見前頭的地。我又下去,風雨表還在上升,可是風仍然很大。我拿出我的皮夾,把我的姓名及通訊處寫上,或者死後有人發覺,可以通知我的父母。我又將幾件能浮的東西和一只有蓋的大籃紮在一起,或者可以幫助我或別人上岸。然後我將我的靈魂交託給神,並將我的父母、朋友、及其他的一切交給祂看顧。最後我禱告說:『若是可能,求你將這杯撤去。』(可十四36)說完,又上甲板去。」

  「撒但大大的試探我。我有一場可怕的掙扎,但是主再次安慰我的心。從這個時候,我住在祂堶情A心堣Q分平安。」

  「我問船主:『小船能否安渡這種海面?』他說『不能。』又問他:『能否縛幾塊木板作一個木筏?』他說:『怕時間不夠。』」

  「海水變成一片白色,陸地就在前頭。船主說:『我們必須掉轉船身及航行的方向,否則一切都完了。海水或者會將甲板上一切東西?去,然而我們必須試一試。』這時候最勇敢的心也將害怕發抖。船主命向外轉,可是不能。他再試向內轉,蒙神的恩助,這一次成功了!船離岸不過船之長度的二倍。正在掉轉船的時候,靠神的恩典,風忽然吹向有利的方向,而讓我們安然駛出海灣。如果不是主的幫助,一切的努力都是徒然。真是,祂的慈愛絕對可靠。『但願人因耶和華的慈愛,和祂向人所行的奇事,都稱讚祂。』」(詩一○七8)

  戴德生在船上和船員水手做禮拜,一共有六十次之多。到這時候,船行了二十三個禮拜,沒有靠過岸。12月初旬,船繞過好望角,過了耶穌聖誕節,船向北行駛。到此為止,已經航了一萬四千五百英里了。1854年1月5日,船離澳大利亞西岸一百二十英里。又經過東印度?島,而入太平洋。最後進入中國海。3月1日下碇在吳淞口。

  船航行東印度洋的時候,遇到一個難題,藉著禱告順利解決。以下是戴德生親筆的記載:

  「我們的船已到了新幾里亞島以北危險的水路。禮拜六晚上,船離陸地只有三十英里。禮拜日上午作禮拜的時候,我很容易看出船主面有憂色。他常常走到船邊,禮拜完畢之後,我問船主, 他說:『有急流將船帶向暗礁,速度每小時約四海里;現在無風不能為力,恐怕在晚風未起以前,就要觸礁而沉。因此憂慮。』中膳之後,船上全體人員同心努力,想把船頭掉轉方向,使它離岸,但是毫無效力。大家靜立在甲板上,船主對我說:『人力所能做的都已做了,現在只好等候結局。』我回答說:『還有一件我們沒有做。』『什麼?』他問。我說:『船上有四個基督徒(船主、茶房、木匠及戴氏),讓我們各回自己的房堙A同心求主立刻賜給我們好風,現在就給,和日落之後才給,在神是一樣的容易。』」

  「船主贊成我的建議,我立刻跑去告訴其餘二人。四人各自退去禱告,等候主。我經過一段很好很短的禱告,覺得神已准我所求,不能再求下去,就走上甲板。這時主管人是一位不信神的大副。我走上去,請他把帆頂角的布放下。』『那有什麼用處?』他很不客氣的說。我告訴他:『我們已經向神求風,立刻就要來了,我們很近礁石,不可延誤一點的時候。』他咒罵一聲,驕眼鄙視,說:『我寧願看風,不要聽風。』當他說這話的時候,我注視他的眼睛,隨他的視線,仰看帆最高處的帆布角已在微風中顫動了。我喊出來:『你沒有看見風來麼?請看帆頂角的布。』大副說:『那不過是貓爪(一絲之氣)而已。』我大聲喊著:『不管它是不是貓爪,求你把帆放下,讓我們得到好處!』」

  「這個要求,他立刻照辦。約一分鐘之後,船主聽見甲板上又多又重的腳步聲,就從他的房堨X來,看究竟是什麼事。風果然來了!數分鐘之後,我們在每小時六七海里的速度中排水前進。這樣,神在我未到中國之前,鼓勵我,將一切的需要,藉著禱告祈求,帶到祂的面前,並信賴祂必尊重祂獨生子的名,在我的每一個緊急需要上幫助我。」(續)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