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雅歌(三十一之二)
(法)聖.伯納德 原著
(美)伯納德.班雷 翻譯

  第五十一講

  「他的左手在我頭下;他的右手將我抱住。」(歌二6,申三十三27,太二十八20)

  新郎深悉新婦的苦惱,就來安慰她。他此刻就在她身旁;由於她一向忙於行善工,(弗二10)他便回到她身邊,並給予她更多的恩典。他挽住她的頸項,當她的身體能「靠著耶穌的胸膛」,(約十三25)心靈便得庇佑。

  我們的語言無法來表達永恆的事物,新郎的,也就是神的右手,很難以解釋便是一例。我們儘量來理解,然後盡可能來說明清楚,可是,文字的表達還是有限。歷史與聖經確實認為使用比喻是正當時。我們可以利用極普通的事物,來幫助我們瞭解十分特殊的東西。這些類似的比喻可使我們免去對屬靈隱秘之事,說些令人不解的話,從而徒勞無功。

  申命記第三十三章27節:「永生的神是你的居所。祂永久的膀臂在你以下。」即馬太福音第二十八章20節,主耶穌對門徒所說的,與他們同在。較古的解經家把左右手區別為神照顧的手和恩典的手。【聖經新釋】

  「為托住因思愛成病的靈魂,使她不致灰心。正如大衛經歷神的手的扶持。他在詩篇第六十三篇8節說:『我心緊緊地跟隨你,你的右手扶持我。』這堿O指信徒從主耶穌得到能力和安慰。」【亨利.馬太雅歌書註】

  一、佳偶記念神的恩典

  我也記得曾在上面提及的《論愛神》那篇論述中,從長討論過這一段話。(參閱《論愛神》(三)No:10及(四)No:12-13)不過我們現在要注意不可離題,應當按著這次講話的順序,繼續往下講。很明顯,新郎回來又把新娘萎靡的精神振作了起來。原來因新郎不在,她神情沮喪,目下新郎又回到她跟前,如何能不精神振奮呢?從新郎一方面來說,他發現自己的新娘陷於悲觀,也於心不忍。所以他回來了。既然他也熱切希望見到自己的新娘,好似聽到她向自己大聲召喚,怎能遲延?因為他早已知道,新娘於自己不在時,忠於力行各種善工,而且請求同伴們用葡萄乾和蘋果供應自己,以滿足自己為實現別人利益的急切願望。所以他這次回來,正是為賞報她,賜給她更豐富的恩寵。於他用一隻手臂支起她傾側了的頭,又準備用另一隻手臂擁抱她,把她緊貼在自己的心坎上。啊!被神的聖言用雙臂緊緊抱住,休息在耶穌基督心中的靈魂真是有福!「他的左手在我頭下;他的右手將我抱住。」新娘並沒有說,他的右手抱著我,而是說,他的右手將我抱著,用以表示她對第一次的恩典,並沒有忘恩負義,而且用預先的謝恩迎接第二次的恩典。

  二、要學會及時謝恩

  為此你們要學會及時謝恩,不可遲延,不可疏忽,要學會為你們所領受的每樣恩寵都表示感謝。聖經上說:「你若與官長坐席,要留意在你面前的是誰。」(箴二十三1)無論哪一樣神的恩典,不管大的、中等的、小的,都不可缺少應有的致謝。耶穌親自在福音上也要求我們:「把剩下的零碎收拾起來,免得有糟蹋的。」(約六12)這指的是連最小的恩典也不要忘記。不論把什麼給一個不知恩的人,豈不等於糟蹋?不知道是人靈魂的仇敵,足以浪費一切的功勞,敗壞各種德行,失落所有恩典。不知恩好比一股熱風,可以吹向虔誠的清泉,颳散仁慈的露珠,吹枯聖寵的河流?所以新娘一感到神的恩典臨到自己身上,急忙表示稱謝,不再等祂的右手使自己恩典滿盈。故此在她表示新郎的右手支持著自己的頭時,並未加上說,他的左手已擁抱自己,僅聲稱「他將用這隻手擁抱我」。

  不過,這婸〞熒s郎聖言的左右手又有什麼意義呢?難道是像關於人說的那樣,是指他的各個不同部份,不同肢體,因而區分左右嗎?不是。因為神說出的話,亦即神自己,並不允許有任何多數。「神對摩西說,我是自有永有的。」(出三14)祂的本體極端單純,絕不可能分為部份;祂是如此至一,排除所有數目。因為詩篇上關於神的智慧這樣寫道:「祂的智慧無法測度。」(詩一四七5)祂的智慧是如此堅定不移,如此難以透徹,故此是不可言傳的。請問,哪堨i以找到相稱的語言,足以說明祂的無限高貴,為祂的無限尊威適當地作出恰當的定義呢?然而我們還是應當按照神所啟示的,盡可能把我們所知道的表達出來。早期教父們的權威,聖經的傳授,使我們有權利借用已知的事物,從中採取相宜的形象,以說明神的事理。當然,語言不准標新立異,只限於使用已知的,已經確定了的字句,作出相稱的比喻。不然就是擅自以不知說明不知,成了狂妄的笑話。

  三、左手與右手,指順境與逆境

  右與左這兩個名詞,通常是指順境與逆境,這婺t言的左手可能是指祂發出的永罰的警告,而右手則表明祂所作的天上福樂的恩許。有些時候,我們的靈魂是處於奴隸畏懼受罰的重壓下,這時神聖言的左手不是在我們靈魂的頭下面,而是在靈魂的頭上面。處於這樣的情況,我們的靈魂不能說:「他的左手在我頭下」。

  然而我們的靈魂若繼續前進,脫離了奴僕的心情,上升到更合宜的感覺,自願服從,因而將害怕受罰的恐懼,變為期待得到賞報的希望;主要是當他被戀慕愛人的愛所激勵,到那時方可說:「他的左手在我頭下」。因為有一種更高尚的情緒克服了左手所代表的奴僕的畏懼,一些虔誠的希望將使他逐步接近恩典所應許滿盈的右手,如先知向神說:「在你右手中有永遠的福樂。」(詩十六11)由此可見,新娘滿表信賴所說,「他的右手將緊抱著我」,是根據她的確定希望的。(續)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