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內地會創始人戴德生傳(六)
戴存義暨夫人原著
胡宣明 博士 節譯

  第四段 在上海及初期旅行佈道

  1854年至1855年 二十一至二十三歲

  第十六章 初到上海的經歷 二十一歲

  1854年3月1日下午五時,戴德生步入上海,孑然一身,無人歡迎,無人領路,上海正在內戰,物價高漲,?率平時四「先令」換一元,這時要六七「先令」換一元。當此之時,他的情緒可想而知。

  他自述:「當我登岸的時候,我的情緒無法形容。我覺得我的心似乎無處容納堶掘U種的情緒,感激的眼淚奪眶而出。我感謝主,救我脫離許多危險,使我終於腳踏中國的土地。同時我覺得與我所親愛的人相隔數萬里,我乃是一個陌生人,站在陌生的地方。

  我帶來三封介紹信,內中一封是雙方熟悉的朋友所寫的。我最重視這一封介紹信,所以立刻就打聽這封信所介紹的人。領事館的人說,他在一個多月以前死了、埋葬了。我滿心憂愁,又問起第二封信所介紹的人。這次又是失望,因為那人新近回到美國去了。第三封介紹信是比較不大熟的朋友寫的。對於這一封,我並未寄以很大的希望。可是以後的事實證明,這封信是神幫助我的路線。」

  戴德生拿著這封介紹信,從上海外灘英國領事館出發,去找倫敦會的會址。他怎樣找到,不甚清楚,但是他終於看見倫敦會的禮拜堂。他舉目望天,求主引導,而進入山東路麥家圈。他看到醫院及數間住宅,問到麥博士,似乎不在家,不知道那堨h。因為語言不通,無法細問門房。

  正在不知所為的時候,來了一個西國人。一通姓名,便是艾德根教士心中大受安慰。這時才得知麥博士已經搬到英國領事館去住,以免太近戰場。艾德根教士說:「樂醫師還住在此地。」便請戴氏入門暫坐休息,自己去請樂醫師來。

  不多幾時,艾德根和樂醫師同來,交談一下,便知道戴德生的情況,就決定請他暫住在樂醫師的家,略收一點錢當伙食費。當天又見到一對青年夫婦,聖公會的卜爾頓,一見如舊,留戴氏吃晚飯。後來戴氏說到這一天晚上如下:「坐在爐邊看火,覺得很像在家。他們的友誼非常可愛,所講的新聞饒有興趣,令人心神爽快。晚上十點鐘一同作禱告,然後回到樂醫師家堙C他很仁慈,給我一個房間住,並使我覺得很安逸。過了近半年的海上生活,重享大陸上的臥舖,快樂得很。」

  次日戴德生又往領事館,得到一封信,內附母親和妹妹的信,十分高興。再把船上的行李帶到樂家,並參加醫院堛甄妨禲C麥博士領會。會後麥博士勸他先學國語,並允代請國語教員。

  到中國十天之後,寫信給他的妹妹說:「我曾被領進上海城,看到房屋的破壞,兵士的殘酷,人民的苦痛,真是傷心慘目,不忍卒睹,而又不能對中國人說話,雖有福音,?不能傳,心媯菻獢I」他早已寫信給倫敦中國佈道會皮爾士秘書,說到上海紛亂的情形,每日炮聲隆隆,房屋震動,玻璃窗幾乎被震碎,而物價騰貴,更無法租得住宅,若非樂醫師特別幫忙,不知狼狽到什麼程度。又說到天氣嚴寒,屋中無火,手腳凍僵,幾乎不能執筆作書。最後幾句說:「不久之後,我們將在上面相會,在那媯L試煉,無憂愁。但是如今還未到這個時候,就願意負起十字架,不但遵行祂的旨意,且願為祂的旨意受苦。」

  到中國十天之後,寫信給他的父母:「天氣這樣冷,又受各種的刺激,起頭我幾乎不知我究竟做什麼事,說什麼話。離家這樣遠,住在作戰區域不懂別人的話,別人也不懂我的話,到這時候,我才澈底明白這種經驗之苦。看到中國人極端可憐,受盡無窮的痛苦,而我卻不能幫助他們,甚至不能將耶穌介紹給他們,這真使我憂傷極了!撒但攻擊我,勢如怒潮,但有一位大能者,舉起得勝旗打擊牠。耶穌就在身邊,雖然大多數人不認識祂,許多可以認識祂的卻不要祂,祂仍然和屬祂的人同在,也是他們的寶貝。」

  第十七章「衪叫旱地變為水泉」二十一至二十二歲

  初到上海,戴德生暫時寄宿在倫敦會樂醫生家堙A雖然倫敦會的教士待他很客氣,地方也很不錯,可是到底不是自己的地方,鵲巢鴆居,住久了也覺得不好意思,心中悶悶不樂。同時因為中國佈道會對於中國情形很隔膜,一切措施未免失當,頗受上海其他差會的批評譏笑。這也是使他難過的一個原因。又兼初到上海時物價飛漲,匯率非常不利,他的年薪不過八十鎊。絕不夠用。而和他往來的外國人,衣食相當闊綽,看他衣冠襤褸,有點輕視,他雖不重視物質,究竟總覺得有點不愉快。同時他又覺得非常寂寞。其他的教士,除卜爾頓夫婦之外,年齡都比他大得多,而且都很忙,他覺得不便多擾人家,對於許多重大問題,無人可以商量。他的天性最愛自立,極不願意依賴人,可是神要他學習謙卑,叫他非依賴人不可。

  天氣漸熱,他覺得沉悶得很。他的眼睛,因太陽烈光和大量灰塵的刺激,發炎紅腫,頭也常常痛。光陰荏苒,夏天到了,氣候酷熱,一天到晚,像在蒸汽浴室中。蚊蟲日夜鑽膚吸血,發了一身痱子。這種情形,說起來很容易,但是沒有吃過這苦的人,誰能想像天天忍受這種痛苦而不發脾氣,需要多大的天恩呢?

  戴德生不時得到一種很大的安慰,就是收到家信。偏偏在最苦最熱最需要安慰的六七兩月,得不到一封家信。六月中他寫信給母親說:「在灼膚的太陽之下,我走了一個半英里到領事館去,又等了兩個鐘頭,誤了中餐,終於替公會每一個朋友帶回書信、報紙、雜誌,但是自己?一無所得!到我真真知道自己一封信也沒有,我大為失望,渾身無力,精神頹喪,幾乎不能走回家去,因為聽說下次的信必須再等七八個禮拜。」

  更使他痛苦的,就是在困難重重的時候,間接聽說中國佈道會又要派一位有家眷的派克醫師(Dr. Parker)到上海來。試想一想:戴德生自己寄人籬下,兩袖清風,如何接待這將要來的一家人?即使有錢,也是無法租賃房屋。更難堪的,就是董事會竟不通知他,連他寄去詢問的也不答覆。同時認識的西人對他說:「聽說有一位醫生,將帶太太及子女來上海,是真的嗎?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們?你買了地皮沒有?為什麼不開始造房子?……」

  7月間他寫信給皮爾士秘書,大意如下:「你知道自從我到中國以後,受了很多刺激,有時幾乎不能忍受,請你繼續替我禱告。我真軟弱,各種困難似乎有壓倒的勢力,我常學彼得呼叫:『主阿!救我,我喪命啦!』」

  經過詳細的考慮,戴德生覺得除了找一間中國房子別無辦法。所以他在炎熱太陽之下,步行四出去找房子,終無結果。他寫信給妹妹阿美麗雅說:「我為找房屋絞盡腦汁,終無結果,因此,我已把這件事看為禱告的問題,將一切完全交在主的手堙C現在我覺得很平安,這一個問題和其他各種疑難的問題,祂都要為我解決,作我的導師。」

  經過各種非人力所能為的困難、疑慮、挫折、失敗、痛苦、流浪,戴德生學會了謙卑,知道離了主,他不能做什麼。因此,他將各種問題和憂慮都交給主,心中得到平安,問題也都解決。正如「他們經過流淚谷,叫這谷變為泉源之地。」(詩八十四6)

  第十八章 烽火下慘淡經營 二十二歲

  戴德生曾寫信給他的妹妹,說他對於找房子毫無辦法,只好將一切交託給主。兩天之後,他居然聽見近上海城的北門,有屋出租,樓上有五間房,樓下七間。雖然破爛不堪,究竟比沒有好。經過許多討價還價,終於租定,就雇幾個工人去清除垃圾。第二天早晨他去,看見工人站著看泥水匠砌牆,就把許多當做的工吩咐他們。說完出去打聽從香港寄來的箱子有沒有到。一小時後又回來,看見一個工人正在寫字,一個抽著煙,其餘都睡著。經過了許多麻煩,終於把房子修好了,因為經費困難,堶悸漣G置非常簡陋。最便宜的椅子買了六把,幾張桌子全從舊貨攤買來的,杯盤碗碟都是零星買來的舊貨,顏色大小不相配稱,又花了十塊錢買了一個火爐。

  8月30日拜辭倫敦會的朋友,搬入新屋,開始獨立的工作。雖然簡陋寂寞,且有中炮彈被襲擊的危險,究竟是自己的地方因此覺得精神愉快,滿心感謝。

  至於他的工作,可從9月20日給他父母的信看出:「第一我已開始辦一所走讀的日學,共收十個男學生,五個女學生,還有三個答應要來入學。教員徐先生是一位熱心的基督徒,頗有口才。每天第一課之前,末了一課之後,都有讀經禱告。我現在還不能教小孩們,但是就光坐在這堙A聽他們出聲唸書,已覺得樂不可言了。」

  「第二便是診所,我還沒有真正開始醫病的工作,可是每天都有病人來看病。今天下雨,只有十個人來就診。」

  「第三就是禮拜。每天早晚都有家庭禮拜,教員工人及徐先生一家都來參加。最多時候有二十人聚會,今天早上來九人,晚上十人。有時我和徐先生出去分送聖經及福音單張。前幾天我和艾德根及一位新來的美國教士到吳淞去分送聖經及福音單張,在黃浦江上經過政府的兵艦時,大唱英美歌,藉此得以通過。」雖然,他工作的開端有相當成就,但是他的同工很使他費心思,他身體生病,學中文又覺困難。

  10月2日,戴氏寫信給中國佈道會倫敦總會說到所經過的危險如下:「至於我的處境,可以說是危險得很。最近兩晚,炮彈打中我頭上一部的屋頂。我差一點就被打死,但是主在我的四周保護我,支持我,並供給我一切的需要。我可以誠誠實實的說,我的依靠在乎耶和華;當炮彈呼呼飛過我的頭,我的確害怕,但是心埵麥n音對我說:『你這小信的人哪,為什麼疑惑呢?』(太十四31)」

  「有一天夜堙A忽然被炮聲驚醒,心跳得厲害,有聲音對我說:『看哪,我常和你同在。』立刻覺得平安,毫無懼怕。又有一晚被一股很重燒焦的氣味刺鼻而醒,看見滿房濃煙,以為房屋被軍隊放火,非常著慌。起來一查,乃是外面腐爛草堆的悶火冒煙,吹入屋堜珥P,覺得十分慚愧,立刻上床再睡,深深感到主甜蜜的同在。」(續)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