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葛盧小傳
 

  出生、上學、教書、隱居

  葛盧(Jean-Nicolas Grou 1731-1803)是生在法國的北部,於1746年進了耶穌會的初學院,那時,他才十五歲。

  五年以後,他在拉弗來施城(La Fleche)公共學院堭訇穢啎B文。在那堭苳F四年,同時,他常獨自研究希臘文與拉丁文學。

  1762年,他還沒有滿三十歲,卻已譯成了柏拉圖(Plato 428-348BC)的《理想國》(Polities)。那本書出版之後,卻轟動了整個法國的文壇。以後那些翻譯《理想國》的人,往往都是採用他的翻譯作為藍本,有的竟直截了當地整段抄下。

  1763年,法王宣佈耶穌會為非法組織,有許多耶穌會的修士,都退避往洛林省(Lorraine),因為在那埵酗@位公爵保護了耶穌會的修士。於是,葛盧便也去到了那堙C後來,他在一所大學堙A教授了二年希臘文。

  1766年,那位保護耶穌會修士的公爵去世,洛林省歸入法國版圖。那些在洛林省的耶穌會修士,於是又不得不分散了。那時,法國政府禁止他們進入巴黎。

  葛盧稱名為「勒格來勒」(Le Claire),那時,他深居簡樸,而且非常隱藏地過著貧窮的生活,住在一間倉庫堙C那間倉庫離一座女修院是很近的。因此,他每天都到那堨h,與她們同心合意地敬拜神。

  轉 機

  約在1770年,他在巴黎認識了一位盼望會的修女。這位修女名叫「貝拉齊」(Pelagie),她非常敬虔愛主。他與她有了交通以後,就受到了主的感動,便安靜地與主親近,把自己的內在生活徹底的加以調整。

  他稱這一個時期,是他屬靈的更新時期。他就把自己完全地交託給了主,他說:「我享受了這次屬靈的經歷。」

  傳講過內在屬靈的生活

  葛盧是一個愛禱告的人,但他的祈禱,是實際的,因他常與神聯合,完全棄絕了自己的意志,完全隨從聖靈的指引;以後,他就把這些屬靈的經歷,完全的交通給聖徒。那時,他常到幾處的女修院,去傳講達到內在屬靈生命的道路,並指引了許多修女,過內在屬靈的生活。因此,他就開始寫了他的屬靈著作。

  1786年,他就出版了第一部內在屬靈經歷的著作,那是一部對於奧古斯丁(Aurelius Augustine)的《懺悔錄》(Cotessions)的註解。這本書對聖徒在屬靈生命上,有豐富的造就。

  那時,法國的情勢日趨惡化,大革命在1789年開始了,那些教士們,就遭到許多的逼迫。葛盧還是想留在巴黎,但貝拉齊修女,卻勸他離開法國。那時,恰巧有一位他舊日的朋友,是住在英國一個貴族家堙A那麼,就照顧了他們的需要。(這位朋友寫信給他,要他到英國去。)

  赴英在友人家中教導孩子敬畏神

  於是,他在1792年離法赴英。到了英國,便住在這位貴族朋友威爾特(Weld)的家堙C

  這貴族家堛漱H口很多,共有十五個孩子,他們全家都是熱切敬虔愛主的信徒。葛盧便作了他們的教師,他也特別照顧了孩子們。當那貴族的長子結婚時,他就為他寫了一本屬靈格言的小冊子。後來,那位青年的妻子死了,那人便去了修院,在四十八歲時作了一位敬虔愛主的神甫。

  威爾特有一個女兒,在十八、十九歲,她的內在屬靈生命已經達到相當成熟。葛盧說她將會進入盼望會成為修女,但在那時,英國還沒有這種修會。後來,他所說的竟應驗了。

  葛盧在離開法國以前,曾把他寫的關於教會歷史巨著的稿子,委託給一位太太保管,這位太太以前是王后的侍從。兩年以後,便是在1794年中,這位太太被革命黨人拘捕,囚在獄中。

  她的僕役們大為驚恐,竟把葛盧所留下的手稿全部焚毀。葛盧聞得他寫了十四年的巨著,卻被人付諸一炬,他就很安靜地說:「感謝神!如果,神要在這著作中得著祂的榮耀,祂必保存它的。」以後,他對於這件事,從來沒有發出過半句的怨言。

  在寄居之地靈修寫作

  葛盧在英國,過了他最後的十年,以後,卻無法回到法國。他身居貴族之家,生活方面還是如同一位貧苦的修士。不論寒暑,總是每天早晨四點半就起來,默禱一小時。在默禱時,房間堿J不生火,也不點燈。他與神親近的時間,常是很長的。他每天總是要讀聖經的,他每天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房間堶情A不是祈禱,就是讀經、寫作。

  這樣,他便寫了許多屬靈的書,在他死了之後,這些書才陸續出版。在他寫作之前,他務必祈禱,當他受到聖靈感動的時候,才開始動筆。所以,當他寫作時,真是感到輕而易舉。他若還沒有得著亮光,就安靜等候聖靈的引導。在他感到靈堿\乾的時候,他就虔讀聖經,或是讀其他人的屬靈著作。

  他雖是學問淵博,著作甚豐,然而,待人接物卻是謙卑、溫柔的。人們都希奇他那活潑的信心、屬靈的平安、真實的謙卑、基督的愛心和處事的質樸。他與神聯合,尋求神的旨意,忠實地隨從聖靈的指引,所以能有如此的見證。他對於閒談從來沒有多大興趣,若與神沒有關係的事,他更絕口不提。

  在病痛中仍與神同在,並幫助造就人

  葛盧死前二年,他得了一種很痛苦的病症,使他連呼吸也感到困難。他的腿開始浮腫,不能臥於床上。在他死前的整個一年之中,他沒有臥床,只是坐於椅中。然而,他卻不斷地默想神,在痛苦中堅忍地準備死亡。

  他只談論神,人們都看見他堶捱’傍暔F的平安。雖然腿上的創傷,使他痛不堪言,感到非常的難受;但他還是保持著靈堛漸郎w,他還繼續不斷的幫助造就人。

  感謝神!雖然有許多的苦難臨到他身上,他還是繼續不斷地忠心事奉祂。一次,有一位神甫說:「葛盧在痛苦中,是不需要人的探訪,因為他常與神同在。」(那個時候,他開始整理他所寫的稿子,就把一份寄到法國。)

  1803年12月12日,他知道自己到主那堛漱擗l近了,他就帶著感恩的心,對主說:「噢!主阿!在你的懷中,是何等的寶貴阿!」他就這樣安靜地與世長辭,享年七十二歲。

  摘自:拾珍《屬靈人小傳》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