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內地會創始人戴德生傳(七)
戴存義暨夫人原著
胡宣明 博士 節譯

  第四段 在上海及初期旅行佈道

  1854年至1855年 二十一至二十三歲

  第十九章 「一條出路」 二十二歲

  戴德生上海北門的新住宅越來越危險。他的上海話教員覺得太危險,不敢再來。他自己仍冒險住下去,可是工作很不容易進行。同時,將要來到的派克醫師和家眷,更是絕對不能叫他們住在這種環境堙C正在山窮水盡疑無路的時候,卜爾頓太太去世,卜氏決定將住宅轉讓給別人,問戴德生要不要租,如果要的話,立刻就得決定。戴氏毅然把自己所剩的錢拿來付租錢,以便安插就要來到的同工。

  這時另有一位教士,他也曾到處尋找一個比較安穩的住宅給妻子住,卻找不到。就同戴德生商量,請他分租三間房間,願出租金的一半。戴氏一面為救人之急,一面為解決經費的困難,立刻答應他。

  11月25日(禮拜六),戴德生又遷回麥家圍倫敦會的房子住。兩天之後,剛去北門搬餘下的家具,樂醫師派工人請他立刻回麥家圍去。他即時趕回,心堬q疑究竟為什麼事叫他立刻回去?一到看見樂醫師和一位和藹可親的陌生人吃飯中。這不是別人,就是等待已久的派克醫師。戴德生起頭忙於招待和搬運行李,沒有工夫想到新租房子之窄小和設備的簡陋。派克醫師很能忍耐,沒有說什麼,戴德生?深感說不出的苦。

  更使他難過的,就是有許多教會的同仁先後來訪派克醫師,一見陋室,頗有批評的話。「他為什麼沒有把房子好好兒裝修一下,鋪一鋪地氈,掛掛帳幔?」「他難道不曉得這樣冷的天氣,小孩們需要溫暖嗎?」「他沒有預備好火爐及燃料嗎?」「他為什麼不寫信通知派克醫師多帶溫暖的衣服被物?」

  這些話都問得不錯,無可反駁,但是他怎麼好意思將內中的困難告訴局外人呢?真是啞子吃黃蓮,說不出苦來。而事實是,他連自己所有的錢都拿出來用,只剩下兩三元,不夠一個禮拜的伙食費,派克醫生也只剩下幾塊錢。

  可是他們還是不著急,因為心媟Q差會當然會把必須的費用匯來。況且倫敦的幹事曾向派克醫師保證,說匯款即使在他動身的時候還沒有到,一定可以比他先到上海。但是把收到的信一一打開細看,竟沒有一個字提到匯錢的事。二人還是不灰心,以為差會一定直接寄到經手匯款的公司。迨至公司一問,堶悸甄冪說:「沒有!」派克醫師問:「會這樣疏忽嗎?」那人回答說:「根據過去的經驗,一點也不希奇。」

  戴德生所受刺激之深,可想而知。他寫信給差會說:「我相信你不以我所要說的話為不仁愛,或是不恭敬。我雖然有深刻的感想,但若不是為別人的利益,我決不願意提起,然而,現在我若不說,便是不忠,因為差會這樣待派克醫師,不但是不道德與極端不為他人設想,而且不能使賢能者久留,這是顯而易見的事,我說這話,並不是因為派克醫師有什麼怨言。不,他對於工作十分忠心。他那種犧牲的精神,給我不少的鼓勵……幸而派克醫師身邊還有幾塊錢,但是換成中國錢便損失了十分之二三。他很驚訝,波德的信,不但不附?票,簡直沒有提起;而給我的信,也竟不說到?錢的事,使我覺得很詫異,因為前函你說:『?票到時,派克先生大概也到了。』」

  「第二天我們又接到差會9月15日的信,非常高興;但是驚奇得很,打開一看,又落了空,似乎要叫我們轉靠遙遙無期的希望過活似的。我敢斷言,現在你們已經看見極端疏忽的證據了,我們看得很清楚。雖然我們對於差會的董事個人,尤其是秘書及幹事都很敬愛,但是我不能不感覺差會過去的措施非常可恥!」

  「天氣非常之冷,派克醫師一家人需要冬衣和其他禦寒的設備。雖然他不說話,我知道他定有深刻的感覺。希望以後不再有同樣的情形,以免差會所派的教士忍受不必要的痛苦。」

  雖然戴德生及派克醫師的境況是如此狼狽,他們仍舊竭力為主工作如學習中文、下鄉醫病、分送福音書、單張及傳道。

  第二十章 第一次旅行佈道 二十二歲

  松江、嘉善、嘉興

  1854年12月16日,戴德生和艾德根租一客船,自上海出發,作第一次旅行佈道。船沿黃浦江向南夜行。次日清早,已到松江府。二人上岸漫行,走入一寺。眾和尚擁上前來看這兩位奇人,請入禪堂用茶,並請參觀聖人,二人欣然陪往,見一老僧,深目垢面,骨瘦如柴,枯坐在一間暗室。前壁有一孔,僅能容一手出入。老僧睜眼注視兩西人,相見之下,各形驚異。艾德根用上海話對老僧傳福音,並求神救其靈魂。

  二人走出寺門,意欲回船,不料誤入一私人碼頭,前面通河,後臨街道。民眾知有西人,蜂擁而來,塞滿街道。戴德生對於這段故事有筆記如下:「河上有很多小船,絡繹不絕。我們大聲招呼,都不肯靠岸,觀眾大笑。我乃一躍登一小船,拉近碼頭,艾氏也上船。船夫很驚訝,可是也不反對我們上船。岸上?眾頗為掃興,即開碼頭門,湧至河邊亂喊。」

  第二天早上,船到嘉善。他們入一寺,看見一群婦女跪拜菩薩,就退入一座塔。回來,看見一大群男女老少,站在院堙A等看西洋人。艾氏對他們講罪、義、與審判。戴氏站在旁邊懇切禱告。才出寺門,遇見一位端莊人士,從轎子走出。這人便是嘉善縣長,特來叫這二個洋人回去。經過一番解釋,方才准他們到嘉興府,但必須派人「保護」他們。這時候戴德生心堳D常快樂,因為可以「深入內地」。

  第二天二人起得很早,吃早飯之前,就到角里街(又稱六里街)傳道,後來又到煙雨樓佈道。正要參觀乾隆遺蹟的時候,被大眾包圍,以為二人是天下第一奇觀。這時戴、艾二人努力傳道,並分送聖經及福音單張。

  次日又到角里街,吃過早飯,同心禱告,再走到郊外幾個村落,然後往南湖傳道醫病。那天晚上,忽起大風,氣候轉冷。有數人特來談道,臨走說:「你們的話是真實的,你們的書確有真理,是個好道理。」

  在過去四次的旅行佈道中,他們共送了三千本新約聖經及福音書,七千本論道書籍及單張。人民熱烈歡迎西醫、西藥,給二位教士不少的鼓勵,因為知道醫病贈藥乃是傳福音極好的方法,以後不愁沒有佈道的機會了。所以建造醫院是極端需要的;可是倫敦中國佈道會不將款子?來。雖然如此,在中國及倫敦其他人士如柏迦先生(Mr. W. T. Berger)倒有捐款給他們。他成為戴氏及內地會的好友,有許多捐款是由他?來的。這事顯明神奇妙計劃的一部份。

  第二十一章 第二第三第四次旅行佈道 二十二歲

  川沙、南匯、周浦、青浦、嘉定

  中國佈道會對派克醫師的匯款,竟沒有下文,戴、派二氏經濟之困難,可想而知。又倫敦會新近派出教士,不日動身到中國來,因此所租的房屋,到時必須遷讓,所以不得不計劃自己建築房屋,以供醫院、學堂、會所,及住宅之用。但是二人所建議的計劃都沒有結果。

  可是戴氏所重視的,不在建築房屋,乃是在傳福音,尤其是到內地傳福音。恰巧,在這時候,有人願以半價出賣一艘船。他就把這船買下來,預備作旅行佈道之用,同時順便從鄉下買食物及柴,亦可節省一點金錢。

  1855年1月25日,他帶一個僕人及許多書和藥品,坐自備的船,從上海黃浦江出發,向南開出數英里,轉入一條小河,望東開入浦東。那時天氣奇冷,河水凍結,船不易前進。他就上岸步行,僕人負書跟隨,走過許多村莊,沿路傳福音,並分送聖經和其他福音單張。

  後來到了川沙縣城,走過每一條街,進入幾處廟宇,對民眾講道,並替他們看病,送他們藥。晚上在船堭筍搯搮D的人。

  船又向南開到南?縣。此地百姓聽見西人來到,頗為震驚。縣長下令將主要的城門緊閉,直到洋人離境,方可開門。戴德生對於這命令一無所聞,無意中泊船在不緊要的西門外,也沒有人注意他。第二天早晨,他自西門入城,被一個差役看見,立刻飛報縣長。縣長聞報大驚,馬上派人細查詳情。差役回報說:「乃是一個傳道人,手無寸鐵,對人彬彬有禮,終日醫病施藥,分文不取,又勸人悔罪歸正,敬拜真神。」縣長聽見報告,方才放心,命將各城門打開,恢復交通。

  可是老百姓對這位外國人,還是十分注意,人山人海跟著他。他就退避到城外去,在那堣S忙了一天,講道、醫病、送書、給藥、答覆各種疑難問題。有兩個文人對船上工人說:「洋人毫無保護就到這堥荂A未免太冒險了。」戴德生從旁聽見,便告訴他們說他毫無懼怕,因為他所信這位創造天地萬物的大主宰,一定會眷顧保護凡信靠祂的人。他這樣說,決非空談,因為第二天就有人來請他去看一個臨死的婦人,並派一乘轎子來接他,他毅然上轎,隨他們抬到莫名其妙的地方去。他雖然知道可能被惡人暗算,還是不避危險前進。走了好多英里之後才到,一看乃是一位患水鼓脹的婦人。戴氏勸婦人的丈夫將妻子送入上海醫院,並對他們傳福音。鄰人來聽的很多。臨走時,那位丈夫送他一隻雞,兩腳用繩縛著,陪笑說:「一點薄禮,不成敬意。」戴氏請他將雞釋放,並說一切服務完全免費。那鄉人聽見,又歡喜,又希奇。

  過了兩天,在1月底,戴氏從周浦鎮動身回家。2月1日下午到上海。

  1885年2月,戴德生協同派克醫師及幾位西國教士,自上海乘自備的船往西開駛,作第三次旅行佈道。

  船到了青浦,登一小山,看見東方有一片大火,紅光燭天,知道必是上海城被政府軍攻克,放火所致,只得立刻掉轉船頭,回上海去。未到青浦以前,途中做了不少佈道工作。

  同年3月戴德生及派克氏又從上海出發,沿蘇州河向北開駛往嘉定,作第四次旅行佈道。

  到了嘉定看見一件奇事,就是大人小孩都惶惶逃避,街上不見一人,大概是因為相信流言,自相驚擾,但居民?歡喜從屋堛熊﹞廙楓搘~國人。他們就從容在街上行走,讓人看見他們,並告訴人家可以免費看內科、外科各種病症。民眾對他們的態度因而轉變,有人稱他們為「善人」。有許多人遠遠跟著他們走,越來越多,甚至將店前所排的貨物踏壞。二人就退到城內的空場去,施醫、贈藥、送書、講道,忙了一天。又到西門去,對一?民眾講道,趁他們情緒還很好的時候就離開他們,為將來留機會再對他們講道。(續)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