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內地會創始人戴德生傳(十二)
戴存義暨夫人原著
胡宣明 博士 節譯

  第六段 在寧波:婚姻及固定工作

  1856年至1860年 二十四至二十八歲

  第三十一章 「我的意念非同你的意念」 二十四歲

  戴德生7月初離開汕頭往上海,預備拿醫藥設備,回去辦診所。一到上海才知道他寄存在倫敦會的醫藥設備都被火燒了。他心中難過,可想而知。在他的回憶錄有以下幾句話:

  「在那時我還不懂神是包羅萬有的神,我們的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祂,一切的環境與遭遇都是至仁至智至善的,因為都是祂命定或許可的。因為不懂這一點,所以我的失望與痛苦非常之大。」

  要解決他的困難,惟一的辦法就是到寧波去找派克醫師,看他能不能幫助一點藥和必不可少的用具。但是在路上又遇到極大的波折,結果根本不能回汕頭。

  以下是他自己的記錄:

  「船開到石門灣,再沒有水路,所以我就把船錢付了,再雇幾個苦力擔行李。太陽未出,就向長安出發,我走在前頭,留下僕人照料行李。到了石門,我坐在北門外的茶館媯平唹L們,等了很久。苦力到時似乎累得很,看來都像有鴉片煙癮。他們吃完了茶飯,抽了大煙,覺得精力好一點。我主張立刻動身,希望在太陽不太熱的上午,可以趕到長安。我的僕人說他有親戚住在長安,並建議在長安過一夜。這個我不能同意,因為我希望當天晚上就在海寧上船往寧波。我們就動身,走入北門。約走了南北門距離的三分之一,苦力停下來休息,說他們不能抬行李到長安。經過一度的商量,他們答應抬到南門,按路程的比例付錢。我的僕人說他可以另雇挑夫。」

  「我還是走在前頭。走了四英里,就到長安,在那媯孕L們來。等了很久,還是不來,我覺得很奇怪。後來知道當天沒有希望到海寧,想要回去看看,但是因為太陽很熱,我的腳又痛得很,所以沒有回去催他們。天已黑了,他們還沒有到,我覺得很不安,就開始打聽消息。最後有一個人問我是不是從石門來的,我說:『是。』他又問:『你是不是往海寧去?』我說:『是到海寧去。』他說:『那麼,你的東西被帶走在你的前頭,因為我坐在一間茶館的時候,有一個苦力走進來,喝了一杯茶趕快就走,說他所挑的竹箱和鋪蓋(正如你所說的)是從石門挑來的,今晚必須帶到海寧,工錢每斤十文。』從這個人所說的我得到一個結論,就是東西已往海寧去了;但是我的腳很痛,天又黑了,無法追去,只好在長安找客棧過一夜,但是這可不容易。

  我求神幫助,又走到另一條街,希望那堛漱H或者還不知道有外國人在城堙A比較容易找到旅館。後來我就進入一間小客棧,房間髒得很,用兩塊木板放在兩只木凳上當床、枕頭、鋪蓋、蚊帳都沒有,我用洋傘和鞋當枕頭,就這樣過了一晚。」

  「8月5日禮拜二:第二天早上我起得很早,覺得又冷又倦,腳還是痛。我在長安城堥麭B打聽我的僕人和挑夫,卻得不到什麼消息。這時雖疲乏得很,腳尤其痛,我還是動身往海寧走去(約二十七里),中途過一村莊,休息一下,喝一杯茶,臨走忽下大雨,就乘機對老百姓講福音的真理。」

  「下午四五點鐘走到海寧,到處打聽僕人和行李,都不知道。有人勸我到東門外泊海船處去打聽,於是我就到小東門外去,仍無消息。我累的不得了,就在一間茶館坐下休息。有一個人說他看見一個人挑一個竹箱一床鋪蓋,樣式正如我所說的,約在半小時之前從這婺g過,似乎是往大東門或南門去,頂好到那堨h問一下。我請他陪我去,並說要酬報他,可是他不肯去。旁邊一人說他願意陪我去,我們就動身,到處去問,沒有結果。我又請一個人替我到處去找,倘若成功,必厚賞他。在等消息的時候,又對一大?的人講道。」

  「一會兒,幫我去找行李的人回來了,一無所見。我對他說:『我累的不得了,你能不能幫我找一個地方過夜,我必酬勞你。』他陪我去,起頭有兩處肯接待我,後來又變掛,因為有衙役跟著來。第三個地方講好了之後,因衙役來了一下,又不敢接待了。旁邊一個青年罵店主沒有良心,就對我說:『不要緊,你跟我來,如果找不到旅館,就睡在我們的屋塈a。』我就同他去,可是他同住的人不許他接待我。這時候我幾乎站不起來,然而還是不能不再去找。後來有一間小旅館答應了,但是因為門前有幾個人看見,就叫我先去茶館埵Y茶,等人都走了,才敢接待我。我們在茶館媯巨鴠b夜,我的嚮導卻找不到應許我去住的旅館。走了一點多鐘,那人跑了,讓我自己去想法子過夜。

  「這時我正站在廟前,廟門已關閉了,我就躺在廟前的石階上,把錢放在頭底下當枕頭。若不是因為看見有一個人偷偷的走近我,一會兒就會睡著了。當那人走近我的時候,我看出他是一個乞丐。他一定是想偷我的錢,我一點不動,注目看他,求天父不要離開我。那人走上來,細細的看我一下,要知道我是否睡著;因為天很暗,他看不見我在注視他,就輕輕的在我身邊摸索。我用最安靜的聲音對他說:『你要什麼?』他不答,走開了。

  「看他走開了,我心中感謝,等他走遠了,我把一部份的錢放在衣袋堙A其餘的錢收在袖子堙A然後枕石而臥,昏昏入睡。忽然為二人很輕的腳步驚醒,我的神經因過度疲倦,非常銳敏,最小的聲音可以使我驚醒。我又求惟一可靠的主保護我,我躺臥不動,直到一人到我的頭下來摸錢。我又說話,他們坐在我的腳下。我問他們在幹什麼?他們說他們正如我一樣,在廟前過夜。我叫他們到那邊去睡,留下這一邊給我。他們不肯動。我就坐起來,背靠著牆。『你頂好躺下來睡,否則明天不能作工。』他們內中的一人說:『不要害怕,我們不離開你,也不讓一個人來害你。』我答覆:『聽我講!我不要你的保護,我不需要你。我不是中國人,也不拜你們無用的菩薩,我敬拜真神,祂是我的父親,我信靠祂。我知道你要什麼,知道你的意思,我必睜開眼睛看你們,決不睡覺。』

  「其中的一個又走開了,一會兒帶來第三個人。我覺得有一點不安,但仍仰望主的保護。有一二次,一人走過來看我有沒有睡熟。『不要弄錯!』我說,『我並沒有睡著。』有時我的頭低下來,他們中間必有一人爬起來,我立刻振作精神,開始說話。長夜過得很慢,我覺得累得很。為要提起精神,兼防入睡,我唱了幾首讚美詩,朗誦聖經短節,並出聲禱告。他們頗討厭我,恨不得我快快停止。以後也不來麻煩我。天將亮的時候,他們溜了,我稍微睡一下。」

  「8月6日禮拜三:昨晚幫我找旅館的青年很早就把我叫醒。他很粗魯待我,強要我酬勞他昨晚的辛苦,幾乎要用武力對付我。我一時不慎,勃然大怒,抓住他的臂,向他下最後警告。他的態度立刻軟化,讓我安息到鳴炮開城門的時候,然後求我給他幾個錢買鴉片。我當然拒絕他的要求,給他所用兩支蠟燭的代價了事。

  「我又回到長安,四處打聽,仍無消息,就在一間茶館吃東西,再用熱水洗腳,洗完了,睡幾個鐘頭,覺得好得多。又回到兩天前和僕人與挑夫分離的南門,在路上省察自己,想到神對我是何等的良善,和我昨晚沒有求主為我預備住的地方。我也責備自己,為一點東西這樣著急,而對於我周圍很多寶貴的靈魂,反不關心。我以罪人的身分到主面前,求耶穌的寶血洗淨我的罪,並知道祂已經悅納我,赦免我,潔淨我,使我聖潔。這時我所嘗主耶穌的愛,是何等的長闊高深!我也更加明白被藐視,被厭棄,無處放枕頭的滋味。我更深刻的感覺到那叫祂離開天上的榮耀,來到世界為我吃苦,乃至死在十字架上的偉大愛心。我想到『祂被藐視,被人厭棄,多受痛苦,經常憂患』的話,我又想到祂在雅各的井旁疲倦、飢餓、乾渴,而仍然以行天父的旨意當作祂的飲食。相反的,我的愛是何等的渺小,我仰望祂饒恕我已往的罪,給我恩典和力量行祂的旨意,步祂的後塵,更完全屬祂。我為自己,為英國及我的同工禱告。憂喜交集,甜蜜的眼淚滾滾滴下,幾乎把長的路程都忘記,不知不覺,已到目的地了。在南門外喝一杯茶,打聽失落的行李,講耶穌的愛,再進城。問了好多人,毫無用處,就從北門出去。」

  「在路上和主交通之後,我覺得精神身體加倍的好,可以走回石門灣(二十里)。未走完之前,我入一間茶館,買一點本地餅當飯吃,就在這媢J見挑我行李的苦力。他說我走了之後,他把行李挑到南門,我的僕人暫時走開,一會兒回來,說他要和親戚住一晚,就叫我把行李挑到他親戚的家堙C我叫苦力帶我到這位親戚的家堙C家主說我的僕人住在他的家堣@天一夜,就往杭州去了。他所知的,只是這一點。我知道別無辦法,只好趕快到回上海去。時間已晚,不能往石門灣了,我又仰望那位能供給我一切需要的天父,立刻得到祂愛的憑據,有一人請我睡在擱淺在乾河的商行私有船上。」

  「8月7日禮拜四:夜媮椄O很冷,蚊子很多,可是我還是可以得到一點休息。起頭我覺得很不好過,喉嚨很痛。我想到神是怎樣的好,叫我能夠忍受幾天夜堛漣N氣和白天的炎熱。我也覺得我的重擔從我的心堸ㄔh了,我把自己和我的事都交託主,知道倘若於我有益,就會再得到我的行李,否則必另有好意思在其中。走到石門灣,吃了早飯,我算一算錢,還有八百一十文。我知道到嘉興船票一百二十文。從嘉興到上海三百六十文,還剩下三百三十文,作四天的伙食費。我立刻到船公司去問船,他們說因為水淺,沒有船往上海。我問:『有沒有快郵船?』回答說:『已經開走了。』這時候我看見一艘快郵船,正走到河的轉彎,向嘉興開去。我跑了約一英里路趕上了,我喊:『你們是否到嘉興府去?』『不是』『是不是往嘉興的方向去?』『不是』。我再喊:『你能不能讓我坐你的船走一段水路?』回答說:『不行!』十分疲乏,而且失望,我倒在草上昏過去。

  當我醒過來的時候,有人在我旁邊談論我。一人說:『他講純粹的上海話?』我坐起來,看見他們船泊在河的對岸。談了幾句,他便叫小筏子過來載我去上大船。他們對我很好,給我茶點吃,又拿熱水給我洗腳,每次看見有船經過,就喊叫船主帶我到上海去,可是都不成功。我睡了幾個鐘頭,就同船主上岸,要去關帝廟講道。在路上經過一艘快郵船,船主一看見,就告訴我。我說我的錢不夠,但是他還是喊說:『這埵酗@個外國人,路中被搶,無法回上海,請你把他帶到你停船的地方,叫一乘轎子抬他回家,他會給你錢,萬一他不給,等你回來我給你錢。』郵船答應了,9日早晨船到上海。路中雖然吃了很多苦,卻也得了不少的機會傳福音,並得了很多屬靈的教訓。」(續)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