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芬妮 . 克羅斯比-與主面對面的詩人(三)

  第二章 尋求神及蒙恩得救

  「因愛我們,就按著自己意旨所喜悅的,預定我們,藉著耶穌基督得兒子的名分,使祂榮耀的恩典得著稱讚,這恩典是祂在愛子堜瓟蝯鳩畯怐滿C」(弗一 5-6)

  「我們原是祂的工作,在基督耶穌堻y成的,為要叫我們行善,就是神所預備叫我們行的。」(弗二 10)

  一、第一次感受神的呼喚及尋求

  1925年春天,芬妮母親帶她到紐約找著名的眼科醫生莫特醫生(Dr. Valentine Mott)檢查,他與另一名眼科醫生進行會診,他們看見芬妮的眼角膜因藥膏破壞了,只能感受一些光和色,基本上失去了視覺,無法治好的。她母親多年的希望、期待全部落空,化為烏有了。

  第一次和神談話

  她在診所中聽見醫生和護士對她母親說安慰的話。他們以為芬尼還小並不明白沒有希望了。

  她將終生成為一個「瞎子」是什麼意思。

  我對母親道了一聲晚安,兩個人就跪下來一起禱告。我如同變成了兩個人,一個是外面的我,另一個是堶悸漣琚C外面的我和母親禱告,說了些表面形式上的話,然後便熄燈就寢。堶悸漣琚A就開始和上帝談話了。

  「上帝呀!我好久沒有和你在一起了。你已經知道了。但我還要對你說一聲。我將要終生瞎眼。全世界的人都在那埵ㄐA我的姊姊和其他的孩子們都去學校。他們將學作醫生、木匠、護士、家庭主婦和老師。上帝呀!我願意原諒那個把我眼睛弄瞎的醫生,永遠不再想到他。我曾求告你使我的眼睛能看見,我曾再三地向你求過。我也曾確信這次去紐約,你會那麼使我眼睛復原。」

  看完病,母女兩人從紐約搭著單桅的帆船回家,小芬妮這樣敘述自己的經歷:

  「當我坐在帆船的甲板上,在落日的光輪中間,波濤的低吟撫慰著我的心靈,我感到一種愉悅的平靜。這些波濤的音韻被譯成了像人的話音的音樂,這是有好幾年這些來自大自然的旋律使我感受到神的呼喚。」

  (一)聽見神的呼召

  我躺在那堙A心埵b想,我還應當對上帝說些什麼。我留心聽河水打在船舷上的聲音。

  「……雖然我心堥S有辦法再快樂,可是並不是完全沒有路可以走。上帝啊,像我這麼一個瞎子,沒有什麼事情可以做,如果你肯給我一點事情做做,不論是什麼樣的事情,我答應你,我一定會全心全意去做的。」

  我安靜了大約一分鐘,海水打在船舷上的聲音,聽起來就如同浪花在向我歌唱。它們好像在勉勵著我。叫我不要灰心喪膽。我坐起來,留心聽它們在唱著:「芬妮,勇敢一點!芬妮,勇敢一點!」

  我簡直不敢相信!我堶悸熔晰睜開了,再度聚精會神灌注地聽,那個歌聲又在說:「我會給你一個工作的,妳往後的日子是光明的。」

  我驚訝地坐在那堳雂[,不想去對任何人說,因為沒有人會相信我的話。

  目前我們回到家已經一個星期了,雖然我曾有一度很沉默,但是並沒有鬱鬱不樂。母親、祖父、祖母,甚至於我的姊姊們,都覺得有什麼奇妙的事情發生在我的身上。他們也沒有問我些什麼,他們只是因為我沒有痛苦而感到安心。

  現在有兩個我存在,一個是外面的我,另一個是堶悸漣琚C那堶悸漣琚A才是真正的我。

  因為我和上帝之間的關係,已經和過去不一樣了。我不再像以往那樣自憐和自悲,我感到很滿足。因為那河中的浪花,曾唱給我聽一些安慰和勉勵的話。

  我知道一切都是出於上帝。

  我也聽到了祂的聲音。

  一回到家堙A外祖母就安慰芬妮.克羅斯比說神會保佑她,會給她安排前面的路程。

  這個時候,她母親到北沙侖村一個家庭,被雇為女管家。雇主有一個房間,足夠她們母女一起住,就決定帶著失明的女兒芬妮.克羅斯比到北沙侖村住。

  在北沙侖村住的大部分人是貴格會(Quakers)的信徒,芬妮很快地在貴格會信徒之間,學會了簡樸的、純淨的語言。

  但是,因她母親嚴厲管教,使她適應不來。又因漸漸知道自己與別的小孩不同。當她聽見別的孩子對她說:「阿,妳知道。妳不能做這個,因為妳是瞎眼的!」或者說:「妳絕不可以跟我們去那堙A因為妳去了,什麼也看不見,太不值得。」這類的話使她惱怒,她的自尊心受到了傷害。

  (二)得到神的回應

  慢慢地她變得憂心忡忡,越來越煩悶與憂鬱。對於一個窮鄉僻壤未受任何教育的小女孩來說。她似乎不存在著有實現志向的一天,就在這樣的悲觀的日子堙A她一個人悄悄地躲起來,像以往外婆教過她那樣地跪著,尋問神是否她的失明會使她不能成為神的孩子們之一。她尋問神是否在神的廣闊宏大的宇宙間,未曾留給她一個小小的座位。當她的心傾向神的時候,她似乎聽見神在向她低聲細語:「不要失望悲觀,小女孩,即使妳失明,總有一天,妳會幸福和有用的。」

  她所寫的《我們不會疲倦》中,副歌描述說到,「神的兒女有權利,可以大喊及大唱,因為前途更光明,我們魂樂似飛翔,不久我們到天上,就要朝見我君王,榮耀歸神,哈利路亞!」

  二、敬虔霍利夫人的教導

  當芬妮九歲時,母親又搬遷,這次是越過州界,遷移到康狄格州的里奇菲爾德(Ridgefirld)在那媟矰k傭人。不是住在主人的家堙A必須另覓房子居住。母親白天出去做工,留下芬妮托一位霍利夫人(Mrs.Hawley)照料小芬妮。

  霍利夫人是一位加爾文派(Calvinist)的基督徒,一個典型的長老會的清教徒,她像正統的蘇格蘭的虔誠信徒一樣,按著正意理解聖經中的每一句話。霍利夫人像許多清教徒一樣,既不悲觀,也不嚴苛,而是非常仁慈,愛好一切美好的事物。她決心要芬妮背熟整部聖經,她每週背誦好幾章聖經,經常多達五章。並要逐行經文反覆背誦,把聖經的教訓灌入芬妮的腦海堙C

  芬妮有著超乎常人的記憶力,在她十歲時,已經背誦舊約聖經的前四部——創世記、出埃及記、利未記、民數記,和新約聖經的四福音。此外,她還能背誦好幾篇詩篇、整卷路得記、整卷箴言、以及最偉大的散文詩--所羅門的歌中之歌。芬妮經常形容自己的頭腦為一張書桌,只有很小的空間,卻裝滿了隨時可以取之運用的資料。

  三、外祖母提到天家的盼望

  當芬妮十二歲時,再次遇到外祖母後,她毫無保留地吐露了心中的憂鬱和沮喪。外祖母俯聽了小芬妮的心聲之後,帶領小芬妮把心聲向天父傾訴。

  有一天,當小芬妮在死樣的靜寂堸膋_時,外祖母用一種異樣的語氣問小芬妮說,告訴我,你會否在天父的家婸P我會晤?

  芬妮.克羅斯比還記得當年她是怎樣回答祖母的:「靠神的恩典,我會在天父的家婸P你相會。」然後她們俯下首來一齊禱告。不久,芬妮.克羅斯比的外祖母就回到天家。

  外祖母垂死時問她的話,有好幾年縈繞在芬妮的腦際。她外祖母的意思是要她清楚得救,要她生命有真正的改變。事實上直至那時她還沒有清楚得救。

  四、進盲人學校

  當她十四歲時,1834年11月,她母親收到一張傳單說紐約成立了一間盲人學校(New York Institution for the Blind)。母親高興得跳起來說,感謝神祂垂聽我的禱告,我早知道祂會垂聽。

  1835年3月3日,母親帶著芬妮.克羅斯比前往紐約,把芬妮.克羅斯比送進紐約盲人學校受教育。這時候芬妮已經十五歲,她在紐約盲人學校媟矰F十二年的學生。

  盲人學校有塊田種西瓜,成熟後賣出去增加學校收入。芬尼與其他孩子曾去偷西瓜,那時她的良心還沒有重生,所以良心不會責備她。

  在學校埵o喜歡讀文法、哲學、天文學,以及聖經、天路歷程(The Pilgrim’s Progress),科科都獲得優異的成績。

  在學校中,她又喜歡讀歷代詩人的作品,包括多馬.摩爾(Thomas Moore)、布納(Horatius Bonar)、查理.衛斯理(Charles Wesley)、以撒.華茲(Isaac Watts)等。

  不久,芬妮成為學校堨X了名的詩人,學校當局有時叫她寫詩敬賀到校訪問的貴賓。校長鐘斯(Dr. Silas Jones)擔心人們對她的稱讚會令她心高氣傲,甚至影響她的學業,有一天召她進校長室,叮囑她千萬不可驕傲。聽慣了頌詞的她,在受到了警誡之後,眼淚不禁奪眶而出。

  接著學校當局嚴禁芬妮.克羅斯比再寫詩,在失去靈感和詩意的日子堙A她的學業大為退步。六個星期之後,鐘斯校長一次查問,叫她進校長室,詰問她因何成績一落千丈。她坦承詩句充塞著她的頭腦,當她不能抒寫詩歌時,她的頭腦得不著舒緩、調劑,校長只好同意地繼續作詩,條件是她必須兼顧其它功課。

  在紐約盲人學校中,有一位教師慕雷(Hamilton Marray),耐心教導芬妮.克羅斯比詩的結構和寫法。慕雷承認他本人不會作詩卻教會了不少人作詩。慕雷常常向芬妮朗誦一段段的詩文,要芬妮.克羅斯比牢記心頭。慕雷教她詩的韻律、節奏、排列,不時指出她的詩的缺憾和瑕疵。

  芬妮.克羅斯比永遠不能忘懷老師慕雷的教導。她在學校中對作詩下了一番功夫。

  閱讀歷代詩人名著

  後來,她與美國許多總統建立友誼,時常到總統府及劍橋、哈佛大學演講。在許多總統中,她與克利夫蘭的友情是特別親密的,他曾是盲人學院的秘書,常在她傷心時給她許多安慰。

  五、蒙恩得救的經過

  (一)霍亂在美國流行

  1846年,全世界暴發一次霍亂症,有兩萬人在波斯倒斃。到1849年傳到英國,單是英國有七萬人死亡。1848年12月,歐洲一艘輪船抵達美國新奧爾良港,有一個乘客將霍亂的細菌帶上岸,以使城市的居民染上霍亂,共有三千五百人死亡。當時紐約盲人學校的校長提前將學期結束,然後疏散學生們到鄉村一帶,因為傳染病在城市蔓延的速度要快過在鄉下。

  然而部分學生在鄉下無親人,無家可歸。芬妮.克羅斯比堅稱:神一定會照顧我們;而我們也要互相照顧。

  芬妮加入護士行列

  芬妮.克羅斯比自告奮勇地擔當學校的義務護士,並協助校醫克勒曼斯醫生製造霍亂丸。

  到了同年7月中旬,紐約市區有五百至七百人死於霍亂,7月底,紐約盲人學校的隔壁大樓被徵用為霍亂臨時醫院。這時候,克勒曼斯醫生和芬妮.克羅斯比晝夜不停地搶救患病者。

  一天只睡幾個小時,竭力救治病人。那時她常想到以賽亞書第四十章31節:「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重新得力。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他們奔跑卻不困倦,行走卻不疲乏。」他們親眼看到十個盲人學生不治身亡。

  廢寢忘食的芬妮.克羅斯比實在疲於奔命,當時是一片的恐怖。馬車夫的車聲轆轆地傳入耳畔,大聲嘶叫:「屋埵釵漱H的,不得遲延,趕快搬上馬車!」芬妮.克羅斯比的學校必須讓棺材趕快搬開。芬妮.克羅斯比就在學校幾個停放棺木的大廳中摸索著,手腳不停地忙亂著。

  到了最後芬妮.克羅斯比身心疲累,再也支援不住。8月間,校長讓她到鄉村去休養幾個月。

  (二)芬妮想到靈魂的歸宿

  到了1949年,芬妮.克羅斯比的情緒低落,心情憂鬱,她這時想到靈魂的歸宿問題。

  假若這次她因瘟疫不幸身亡,她的靈魂將往何處?她的靈魂是否會遇見創造萬有的主?

  她的祖母臨終的話一直縈繞著她的腦際,她能否如所許的願,在天上與祖母相晤。她至今仍未有重生的經歷,未有別人悔改得救後那種明顯的改變的經驗,於是她的信心開始動搖。在這一段時間,她隱約地覺得神在呼召她,要她獻身事奉祂。

  她開始醒悟過來,這些年來,她的詩人的聲譽使她陶醉不已,成功沖昏了她的頭腦,她被稱為盲眼的女詩人時不禁沾沾自喜,可就是沒有深入考慮自己的永生問題。

  1850年,芬妮.克羅斯比有一個同事,叫開曼(Theodore Camp),在紐約盲人學校教工藝科。開曼是一位有追求的基督徒,邀請芬妮.克羅斯比到紐約三十街的循道會的百老匯會幕(Methodist Broadway Tabernacle),參加—個傳福音聚會。

  1.從神來的異夢

  芬妮.克羅斯比對於是否參加傳福音聚會,有點猶豫不決。當晚,她作了一個夢,夢境是如此栩栩如生,令她極度不安。她夢見:

  「天空烏雲密佈,有人進屋子堙A告訴芬妮.克羅斯比說,開曼很緊急地想立刻見到她,她在夢中依稀記得,她走進開曼房間堙A看到開曼病情嚴重。垂危的開曼(這是夢境,其實開曼又多活五十年),問芬妮.克羅斯比,會否在他們都去世後能在天上相聚。芬妮.克羅斯比答道,我願意,神幫助我。她記得她也是這樣應允臨終的祖母的。在夢中,臨終前的開曼警告她,要記得她向一個垂死的人曾作過的應許。」

  醒了之後,芬妮.克羅斯比心堳D常不安。前些日子,她一直把主耶穌擺在次要的地位,而把文學創作社交活動擺在主要的地位。在她的生命中,她確實缺少了一些東西。

  1850 年秋天,她於是陪著開曼,參加循道會百老匯會幕每一晚的聚會。在聚會中,阿們、哈利路亞的聲音不絕於耳,其中夾著啜泣的聲響。當傳福音的講道者呼召人到講台前的時候,人們魚貫地走到台前,跪在又冷又髒的土地上。有的人跪的時間長達兩小時,好讓長老執事們按手在他們頭上,為他們悔改信主禱告。

  連續兩晚,芬妮走到台前雖然有長老為她按手禱告,但是她兩次沒有得著重生者的平安喜樂。

  2.在佈道會中重生

  到了1850 年11月20日,陷入絕望和憂慮的芬妮.克羅斯比在傳道人呼召時,第三次走到講台前。那一次,除了她,沒有其他人走到台前。這一次她內心焦急,她深切地希望她能在那晚,堶惘酗@次根本的改變。可是,儘管長老們、執事們懇切地為她禱告,似乎她並沒有感覺到什麼異樣。

  末了,會眾一齊唱以撒.華茲(Isaac Watts)寫的聖詩《主在十架》(At the Cross)的最後一節 :

  「哦主,我惟有獻上自己給你,這是我唯一能夠作到的。」

  這些詩句打入了芬妮的心,突然間有奇妙的事發生,芬妮.克羅斯比感覺到天上有光射入她的魂間,她不禁喜悅至極地跳起來,喊道,哈利路亞,哈利路亞。

  第一次,她蒙光照,醒悟到:她以往是一手抓住世界,而另一手,她卻以為可以抓住主。

  那一晚,是芬妮一生的分水嶺,她決心把自己的餘生奉獻給神。以往,她追求的是世上的名聲、金錢,和一切屬世的事物;今後,她把自己獻上給主,追求的是主的自己、主的喜悅。

  她在57歲時,寫了《榮耀歸於真神》著名詩歌。詩歌中說:

  讚美神!讚美神!全地聽主聲音;
  讚美神!讚美神!萬民喜樂歡欣。
  哦來,親近父神,靠愛子耶穌;
  將榮耀全歸祂,祂行了大事。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