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內地會創始人戴德生傳(十三)
戴存義暨夫人原著
胡宣明 博士 節譯

  第六段 在寧波:婚姻及固定工作1856年至1860年 二十四至二十八歲

  第三十二章 「祂關了無人能開」 二十四歲

  戴先生回到上海之後,第一個問題就是怎樣對付他的僕人岳西。為慎重起見,他先派人詳細調查,看究竟岳西是否盜竊了他的行李。調查的結果,得到岳西的信,證明確是有計劃的盜竊。他的罪是無可辯護的,若要將他送官治罪,是很容易的事。許多人勸他這樣辦,但是他越想越覺得這樣辦很不妥當,因為若將岳西送官治罪,讓他受衙門殘忍的敲詐,勢必斷絕他得救的機會;一個人的靈魂豈不比四十金鎊的行李寶貴嗎?所以他就決定用另一個方法對付他,究竟用什麼方法,可聽戴氏說:「所以我就寫一封坦白忠實的信給他,大意是說我們已經知道他的罪狀,和他應得的刑罰,我本想要把他送到衙門辦罪,但一想到基督以善報惡的教訓,就決定不要這樣作,他可以放心,連他頭上一根頭髮也不受傷害。我又告訴他,真正吃虧的不是我,乃是他自己;我無條件的饒怒他,並勸他加倍奮力,逃避將來的憤怒。我又附帶的說,我不希望他將好用的東西送還給我,可是行李中有外國書籍文件,於他毫無用處,於我卻很寶貴,最少他應當將這些書籍文件送還給我,如果他的良心能受感動,靈魂能夠得救,那比我收回一點東西重要得多,我仍懇切為他禱告。」

  這封信碰巧給英國著名基督徒喬治.慕勒(George Muller)知道了。他極贊成戴氏的作法,並寄錢給他,足以抵補他所損失的。以後不斷為戴氏的工作禱告,並給他很多幫助。因為他在這事上對神盡忠,所以神賞賜他這樣一位終身的朋友。還有他的好友柏迦夫婦送來四十英鎊。這封信在戴氏未離汕頭的時候就寄出,在他最需要的時候收到,主的應許是靠得住的。「他們尚未求告,我就應允,正說話的時候,我就垂聽。」(賽六十五)

  8月22日戴德生又到了寧波,會見很多朋友。休息了一下就陪卓恩賜往慈谿佈道,又陪瓜達滿到鎮海去傳福音。派克醫師已替他預備好藥和其他必須的用具,他急欲回汕頭去。這時長老會魏教士夫婦正預備到上海去,請他等幾天一同去,竟等了一個禮拜。路上風不順,又耽擱了幾天,至10月初,才到上海,住在教士公所。包瓦氏船主正要開往汕頭,戴氏將行李送上基隆號郵船,忽然倫敦會送來一封賓的信,大意說他和賓氏預備在汕頭作的事,只好暫時作罷,因為賓氏被人捕送廣州,雖無生命的危險,卻需要相當長的時候才能回汕頭。戴德生看完了信,愕然木立,莫測高深。一次一次的攔阻,他的藥毀壞了,行李被盜竊,並吃了許多苦,離開寧波的日期被耽擱了,途中又遲慢,麻煩,現在竟把門關了。以前看為很清楚的道路,忽然像在五里霧中,不見方向。「祂關了,無人能開。」

  第三十三章 「我要領他們走不知道的路」二十四歲

  戴德生回到汕頭的路似乎已被阻塞了,他又到寧波去。在寧波的城南吳家橋,派克醫師租了一座房子,作辦學校和診所之用,看見他的同事沒有地方,就將二樓讓給他。這是內地會第一個家和傳道的場所。

  城南有一所女學校,內有二姊妹,姓大雅,中國人稱她們為大雅大姑娘二姑娘。二姑娘名叫馬利亞(Marin Dyer),秀麗溫雅,而又非常屬靈,益加可愛。還有一家中國佈道會外國教士住在城南,就是卓恩賜夫婦。二姑娘和卓家往來甚密;戴德生與卓恩賜夫婦已成莫逆之交,因此常得機會和二姑娘見面。二人志同道合,宛若天生良配,不知不覺,漸萌愛戀。戴德生用理智將愛情盡力壓下,他想到種種反對求婚的理由,如同再回汕頭的約言,深入內地的宿志,收入無定的可慮,以及渺茫的前途,又怕對方笑他太不自量力。但是隨他怎樣抑制,越抑制情感越熱烈,真是無可奈何。而二姑娘的情緒,也是大同小異。

  那時,中英二國忽然進入戰爭狀態,英艦砲轟廣州,引起全國仇英情緒。這時候才明白神為什麼攔阻戴德生回汕頭。「我要領他們走不知道的路」,這是主說的。

  客居寧波的廣東人痛恨西人,暗謀屠殺他們,並得道台的准許。幸虧有人勸一個替西人服務的朋友離開他的主人,以免危險,因此各教士得以知道屠殺西人的陰謀。於是大家聚會,迫切禱告,求天父保護。正在禱告的時候,寧波海關監督往見道台,與他力爭,說這種作法,結果必闖出滔天大禍,道台方才下令禁止暴動。

  可是魔鬼不肯停止牠的搗亂工作,所以情形還是很惡劣,結果教會的婦孺大多數決定離開寧波,到上海去,暫避風浪,請戴德生陪往。戴氏義不容辭,就答應了;心媢磞b不願意去,因為大雅二姊妹決定陪她們的校長住在寧波。起頭戴氏以為離開寧波,或者可以把他的愛情?淡,而結果適得其反。詩經說:「一日不見,如三秋兮。」西國俗語說:「久違愛更深。」不到上海還好,一到上海更是為她憔瘁不已。誠於內,形於外,終於給他的朋友看穿了。他們都很贊成,以為兩人是一對天生的良匹,勸他求婚,就寫了一封求婚信。那時一位西人顧先生將往寧波,自告奮勇,願意親自帶去面交。

  可是戴德生不是天天坐在上海想他的愛人,相反的他更加倍努力工作,希望忘了他的戀愛。除了主持上海倫敦會一個禮拜堂之外,他常到城隍廟去傳道。他作些救濟乞丐的工作,內中有一個小乞丐,名叫天喜,後來作內地會紹興教會頭一個中國傳道人。

  不久之後回信來了,是她的筆跡,那是沒有疑問的,字跡清秀美麗,戴氏早已看熟了,決不會看錯。回信很短,只說他所求的,乃是不可能的事,如果他有君子之心,以後不要提起這個問題去麻煩她。假使戴氏知道她寫這幾句時苦痛之深,他要覺得好一點;可是她在寧波,無法面質,又不敢再寫信給她,真是痛苦。卓恩賜夫婦盡力安慰他。事實是她接到求婚信的時候,非常歡喜,她的姊姊也與同樂,姊姊即往見校長歐達世女士,想得她的同意。校長聞言大怒,堅決反對。那封回信差不多就是校長命令的話。二姑娘又羞又氣,只好將一切交託給主。這時戴德生盡心研究所羅門所作的雅歌,頗有心得,就寫信給他的姊妹說:「這是何等的榮耀,得以面對面的見主,並滿有祂豐富的愛心。我們不但與主同在,並且屬主。雅歌第二章16節:『良人屬我,我也屬祂。』一語預表耶穌基督和我們的關係。」

  第三十四章 敬畏衪的一無所缺 二十五歲

  中英的緊張關係漸漸和緩下來,中國的時局也漸漸好轉,戴德生蒙神的引導,覺得應當回寧波去工作。但是沒有回去之前,他覺得有一樁事應先辦完,就是向中國佈道會辭職,理由可以從他的回憶錄看出:「我向來不肯負債,無論如何,用錢決不超過我的收入,但是中國佈道會卻往往靠借貸來付薪水,因此我常寫信力爭,但是結果不能改變主管人的作風,所以為要順從良心,不能不辭職。」

  「在我看來,對於欠債一點,神的話清楚得很,不容有所誤會。羅馬書第十三章8節說:『什麼都不可虧欠人。』我以為基督徒向人借錢是違背聖經的教訓。他們以為神故意留下好的不給他們,就下決心靠自己的努力去得著神所不給的東西。信徒個人所認為不應當作的,信主的團體應當作嗎?一人作,認為不對,眾人同作,就算對嗎?有人以為借債的事有例可援,這卻不成理由,難道先例能使不合理的事變成合理的嗎?聖經給我一個清楚的教訓,就是不可和欠債的事情有什麼關係。我不會想神是貧窮的神,缺少什麼資源,或是有而不肯供給祂的工作必須的財物。我認為替神工作的時候,若遇金錢的缺少,這表示該工作的那個發展或其進行的時期是不合乎神的旨意。根據以上的理由,並為滿足良心的要求,我不能不向中國佈道會辭職。」

  同時卓恩賜夫婦亦向該會辭職。但是他們對該會許多負責人的感情很好,並且感激他們的代禱和同情。

  戴德生回到寧波之後,派克醫師將以前讓給他一部份的房子全部讓給他用。大雅二姑娘照舊住在女學校堙A卓恩賜夫人還是常常請她一同出去訪問慕道的中國家庭。因此,戴氏還是有機會見她。她仍舊很溫雅,很仁慈,與從前完全一樣,但是對於那封信,卻不提一個字。卓恩賜夫人也不談那問題。可是老校長歐達世女士還是極端反對戴氏的求婚,攻擊不遺餘力,乃至到處說戴氏的壞話,並且特訪卓恩賜夫人,請她不要再讓戴氏在她的家堥ㄓj雅二姑娘。

  戴德生雖然十分忍耐,卻認為這件事不應該無限制的拖延下去。這時他聽見人說歐達世女士和大雅二姑娘並無親戚的關係,就想寫信去問她的保護人塔蔭先生。但是覺得在未寫之前,應當先徵求兩位姊妹的同意,所以就叫一乘轎子去拜訪她們。到了學校,先見到姐姐,問可否和她們談幾句話,她說須先問代理校長包森夫人,但是叫她的妹妹立刻和她出去,結果空跑一趟,只好回去將這事交託主,忍耐等候。

  有一天寧波各女教士正在觀橋頭開禱告會,忽然大雨傾盆,潮水暴漲,灌入街道。卓恩賜及戴德生二人也因為大水遲回到家。到時聽見傭人說,包森夫人及大雅二姑娘還在卓家等轎子坐回學校去。卓恩賜對戴氏說:「快到我的書房堨h坐,讓我試一試看能否給你一個機會見見她。」一會兒回來說:「二位女士和內人在一起,沒有旁的人,她們樂意讓你上去談談。」戴德生立刻上樓去,就看見他擎愛的人。他本來只想問她一句話,卻不由己的,把他的情緒全部吐露出來。她看見旁邊二位女士都是很好的朋友都很表同情,就表示她的愛,盡量安慰他。最後戴氏說:「讓我們將這事藉著禱告帶到主的面前。」

  約在7月15日,戴德生將信給塔蔭。他和大雅二姑娘都很尊重長輩的意志和權柄,就存著順服的心,等候回信。「我的心默默無聲,專等候神;敬畏祂的,一無所缺。」(續)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