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這一切你都應視作是一份恩寵
法蘭西斯.沙雷

  當人們想到中世紀時,許多人聲稱當時禁慾主義的基本要素是拒絕世界和譴責世俗生活:這種說法,即使在歷史書中能找到,但並不完全正確。只要看看亞西西的法蘭西斯給我們留下的幾封信就夠了。

  其中之一,是聖人寫給一位要求卸任會長職務的弟兄的信,它意義深遠地呈現了聖人對於此間世界與人間歷史的關切及投入。據悉,此信大約寫於1221年和1223年之間,即在他人間生活的最後四年間。但它成為認識聖人人格的一枚「珍珠」,即聖人是以何種方式踐行福音的精髓以及將其精髓切實可觸地顯化在人際關係中。

  法蘭西斯寫此信的緣由

  任何阻止你愛神的人、事、物都應當被當作是一份「恩寵」。

  「致某某會長弟兄。願神祝福你。我盡可能地告訴你,就你的靈魂而言,那些將阻礙你愛神的事物,以及那些將成為你阻礙的每一位,不論他們是兄弟或其他人,即使是毆打你的人們,這一切當視作是恩寵。你應當渴望這些而非相反。對你而言,這一點是對神和對我的真正的服從,因為我確切地知道這是真正的服從。去愛對你做了這些事的人。除了主將會給你的, 別指望其他人會給你什麼。去愛他們,而非奢望他們是更好的基督徒。這一點對你而言比退隱山林更為緊要。」

  此封信的緣由清晰可名:一位會士弟兄——就是一位某個團體的「會長」——也許與團體中的某些弟兄相處有重大的困難,由此要求卸任職務從而選擇退隱的祈禱生活。顯然地,這並非只是瑣碎的同居問題:他們之間有嚴重的問題,導致這位會長試圖另尋他方以追隨主。然而,法蘭西斯的告誡是堅定的,彷彿在說:你應當忠於你的使命,不應逃避你在路途上遇到的阻礙,無論他們是會士弟兄或其他人,他們插足於你和神之間的人。愛他們!因為這才是生活對你所要求的以及給與你的,你應當臣服在你的當下以及你所承擔的責任。

  法蘭西斯具體地指出了一個靈修分辨的例子,他揭示了其中的原則:「這一切你都應視作是一份恩寵」。你所遇到的你認為是無法超越的困難 ,應當以一種新的方式來思考並欣然接受。在分辨中,他強調我們與他人之間的關係一定是一個充斥著問題、誤解、與衝突的領域,但也是成長與令靈性生活成熟的機會。這一切都是恩寵。

  法蘭西斯將保羅對羅馬的基督徒的靈修訓誡帶回到日常生活之中:「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羅八28)因此,他重申,與他人之間的關係,如果成為構成困難的基本原因,也是——意想不到的——靈修陶鑄的契機;迎面正視生活中的問題令我們成熟,這些正是神自我彰顯的機會。有時,神令人驚訝的啟示是全然超乎人所想像的。用新而不同的眼光去看生活的方式和與他人的關係,一個人可以在困難中看到來自神的標記。「欣然接受每一個困難以及每一位弟兄是對神的真正服從,這也是法蘭西斯對會長所要求的。」

  一個具體的回答:「愛他們!」

  在這封信中(或對關於弟兄的請求),法蘭西斯的回答是清晰而又明快的:「愛他們!」愛他們?怎麼愛?以耶穌的方式,他提出了自己相遇的經驗,從不強求他人,因為他以人的自由為中心。此處,他指出各種不同的困難:令人遠離主的實況,或是破壞人生活的具體人,或者是——生活在團體中的一個敏銳觀察 ——你自身的弟兄令你無法忍受修院堛漸肮﹛C法蘭西斯的堅持揭示了靈修的進一步深化:這就是「真正的服從」。這一概念在同一時期被重申了兩次。

  對誰服從?當然,這是一個遵守誡命、遵守共同尊重的規範的問題,甚至可能是一位長上或法蘭西斯的指示。無論如何,這是有關服從主,順從遵行主旨的那一位。還應記住,在方濟會士生活中的任務被成為「服從」。因此,會士要求被賦予另一個服從,因為他不能完成他所接受的那一個服從。法蘭西斯答說:僅此一個,別無其他!

  愛與「作為更好的基督徒」

  在這封信中(或對關於弟兄的請求),法蘭西斯提出了兩個令人歎為觀止的建言。第一:除了主將會給你的之外,不要從他們身上期待任何東西。這一觀點晦澀難懂,但借助法蘭西斯的其他著作,我們可以理解為,除非神允許,否則一切都不可能發生。在你的歷史的具體處境下,神給你的是這個。換句話說,當你經歷這些時,你應當作是一個恩寵。

  也許,這也是一份勸誡,即不要對他人抱有任何期望,如果我們沒有親身經歷過和遭受過痛苦。人們可能會認為,法蘭西斯在此邀請我們向他人索取某些東西時要非常謹慎,因為這些東西還未進入我們自己和我們的經驗中,如同來自主的(額外的)禮物。這句話正與一位沙漠之父的一句箴言相得益彰:一位年邁垂死的隱修士對一位向他請求一句可以伴其一生的靈修話語的門徒說:「永遠不要教任何你還沒有完美實踐的東西」。一個真正的教導是神給予你,讓你在生活中體驗:既然你熟知到底,並在心媗褌狺F它,你就可以向他人推薦它。

  第二個觀點更耐人尋味:「不要指望他們是更好的基督徒」。除了任何道德主義的解讀之外,法蘭西斯在這媮縐嚌傰虴畯怞足偕眴答漪□郅x:當有耶穌的目光,停留在撒瑪利亞婦人的身上,停留在畢士大池邊的癱瘓者身上,停留在尼哥底母身上,停留在天生的瞎子身上,停留在我們每一個人的身上,去在毫無任何保證的情況下自我奉獻。「不要指望他們【給你的生活製造麻煩的人】是更好的基督徒」。對於毫不保留地去愛,我們該準備好說是或不。換言之:接納他們,歡迎他們,親近他們,最重要的是求主讓自己在與他們的相處過程中變得更好;在你自己的生活中成為一個「更好的基督徒」,成為那些在生活中尋求背起自己十字架的人。矛盾的是,法蘭西斯申明,那些有真切渴望成為「更好的基督徒」的人,如只是為了渴望度一個與世無爭的生活,那就不是傳福音了,因為凡是接受與貧窮、服從和被釘在十字架上的基督,一起和罪人打成一片的人,就已經達到了捨棄自己的地步,比那些度孤立無援生活的隱修士捨棄得更加徹底。

  慈悲以及寬恕

  法蘭西斯對寬恕的堅持實在令人困惑,不論是主動向他請求寬恕的弟兄,還是沒有主動向他請求寬恕的:你應當持有憐憫……,神的憐憫,祂從未疲於寬恕,並寬恕一切,甚至不去計算次數。「世界上沒有任何一位弟兄,在他所能犯下所有罪後,倘若他祈求寬恕,在看到你的眼睛之後,不應當讓任何一位在沒有得到你的慈悲憐憫的寬恕後離開;如果他沒有請求寬恕憐憫,那麼你可以問他是否願意得到憐憫。」這句「在他所能犯下所有罪」指的是很嚴重的錯誤,在面對這一種情況時,應當有一個如同福音提到的無限憐憫的勇氣。

  事實上,法蘭西斯想再次重申這一點:「如果以後他在你眼前犯了千百次的罪,你要為此愛他勝過愛我,好把他帶到神面前;要常憐憫這樣的弟兄。」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