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內地會創始人戴德生傳(十四)
戴存義暨夫人原著
胡宣明 博士 節譯

  第六段 在寧波:婚姻及固定工作

  1856年至1860年 二十四至二十八歲

  第三十五章 以便以謝、耶和華以勒 二十五歲

  在觀橋頭會所的客廳堭劓_一幅對聯,上面寫著:「以便以謝」「耶和華以拉」(古聖經)。中國人看見這對聯,字字都好懂,卻不曉得堶悸熒N思。可是戴氏在他一個月的病中,時時和神交通,深深的感覺到這兩句話意義之真切。「到如今耶和華都幫助我們」,「主耶和華必定為我們預備」。

  這時候觀橋頭教會有幾位熱心的會友,其中最有希望的就是一位姓倪的。他本來是一個信佛的人,經營棉花生意。有一天他走到觀橋頭,聽見鐘聲,看見一所耶穌堂,就走進去看看聽聽。這時戴氏正講以下的經文:「摩西在曠野怎樣舉蛇,人子也必照樣被舉起來,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倪氏聽了很受感動。講完之後,他站起來說:「我尋求真理很久,我的父親也尋求真理,都得不著。孔教、佛教、道教,都不能給我平安,但是今晚所聽見的,卻能給我平安;從今以後,我是一個信耶穌的人。」戴氏之快樂非言語所能形容。有一天倪氏忽然問戴氏說:「英國信耶穌教多少年?」戴氏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就答覆他說:「大概有幾百年了。」「幾百年了?」倪氏喊出來:「而現在才告訴我們,為什麼不早點來?」

  戴氏病好了沒有好久,寧波長老會的教士瓜達滿忽然出天花,病很重。他無家眷,他的姊姊魏氏夫人有幾個小孩,不能服事他,當地又無隔離醫院。戴氏毅然答應去和病人同住,醫治他,服事他。可惜醫不好死了。戴氏所有的衣服都染上病毒,不可再用,必須燒燬。但是他卻無錢再做新衣服,因為他絕不積蓄,有多餘的錢,馬上捐助同工或其他窮苦的人。正在這時候,他留在汕頭一年多的一箱衣服,被朋友送到寧波。「以便以謝」、「耶和華以勒」!

  第三十六章 「早晨便必歡呼」 二十五歲

  瓜達滿患了天花症,戴德生日夜服事他,直到他去世。雖然新近種過牛痘,究竟因為接觸太多,終於受了傳染,熱度很高,睡不成眠,輾轉反側,情緒萬種,深恐求婚書得到不同意的答覆,病體何堪受此打擊?當此牽腸掛肚,情至可憫的時候,他得到一種奇妙神秘的幻覺,當日就寫信告訴他的妹妹:「忽然我覺得馬利亞在我的面前,走進來的時候,無聲無臭,如同空氣一般。奇妙的平安,悄然透過我的全身,我確知她就在我身邊。一霎時,我覺得像被一種魔力抓住。我閉目伸手向她,她用溫暖柔軟的手握住我的手。我睜開感謝的眼看她,她揮手示我不要作聲,將左手放在我的額上。我立刻覺得我的發燒和頭痛好像從枕頭堣U沉而消滅。她對我小語說不要掛慮,她是我的,我是她的,叫我安靜睡眠,我就睡著了。數小時之後睡醒,熱已退了,不過身體很弱。『甘甜之夢』我說,只是那時我的醒眼大開,如同此時一樣,我感覺她的手,和現在感覺筆和紙一樣的真切。我發熱的時候所懼怕的,就是我們的相愛或將成為泡影,因此你可以想像,我從這一場『甘甜之夢』所得到的安慰是多麼大。」

  好事多磨,歐達世老校長對戴德生的惡感與攻擊越來越兇。她不但寫信到倫敦給塔蔭先生,拼命破壞,而且提出很嚴重的毀謗語中傷他。連馬利亞也開始驚訝自己對於認識不久的戴德生之信仰還沒有動搖,然而他們的相愛是出乎神所賜的,愛太深太大了,無法動搖,可是她難免覺得痛苦,尤其是在瓜達滿及戴德生病的時候,她不能親身去安慰他。雖然她不知道,但是戴氏在幻想中已看見她。

  瓜達滿死後,魏夫人要將她弟弟的手提小風琴送給戴德生,可是他不肯接受。恐怕給別人更有攻擊的機會。他寫信給母親說:「我若接收此樂器,勢必被人看為一種酬勞,那是不可不防備的,因為我不願意給任何人想,我願意從主的僕人得到酬勞。」

  這時卓恩賜和戴德生看見許多聽道的人窮到極點,每食不飽,就立志節衣縮食,開始施粥。每天早晨約有六十至八十人來聽道並吃稀飯。有一天傭人報告說:「明天無米燒稀飯了。」這時二人囊空如洗,無法買米,立刻迫切禱告神賞賜日用的飲食。「就在這一天,」戴德生說:「一封信提早一個禮拜到了。卓恩賜收到二百十四元美金,所以我們再次的感謝神,提起勇氣,就拿支票去見一個商人。尋常需要等幾天,方才可以拿到錢,這次他卻說:『禮拜一可來取款。』那一天他雖不能全數兌換,還是先付給我們七十塊錢。所以一切都好,『哦!直接靠那不會誤事的神,是何等的甜蜜啊!』」

  「禮拜一早上,貧民照常來吃粥,因為我們沒有通知他們不要來,知道這是神的工作,祂必預備。我們一想到神不但供給我們,連孤兒寡婦、瞎子、瘸子,以及貧窮的人,都得吃飽,不禁流出感恩的眼淚。『你們要嘗嘗主恩的滋味,便知道祂是美善。投靠祂的人有福了,因敬畏祂的,一無所缺!少壯獅子,還缺食忍餓,但尋求耶和華的,什麼好處都不缺。』讚美主什麼好處都不缺!此外不好的東西,要它作什麼?」

  過了幾天,神又替戴德生成全一件大事。11月下旬,期待已久的信來了:贊成!經過詳細的調查,塔蔭先生認為戴德生是一位非常有希望的青年教士,中國佈道會的幹事十分誇獎戴氏,至於所收攻擊戴氏的信,塔蔭先生認為毫無價值。經過慎重考慮之後,保護人欣然許可,但說須等到她滿二十一歲,始可結婚,也不過再等兩個多月而已。

  在極端守舊的中國境內,要見一個女子是何其難啊!怎麼去見大雅二姑娘呢?馬上過河去見包夫人,請她幫忙,是禮所不許的。到二姑娘所住的院內去見她,也是不行。請她到自己的寓所,更是不行。真是不好辦!可是消息傳得很快,美國浸禮會挪爾頓夫人聽見了,她很贊成這個婚事。她住在城外河旁一座幽靜的房屋,她寫信請大雅二小姐到她的家來談談,當她來訪的時候,若碰巧屋埵釣銗L的客人,那就是在中國,也是無法避免的。所以戴氏就在挪爾頓夫人的客廳媕R候。送信的使者過江去請她。時候過得真慢,好像使者永遠不會回來。最後走廊堥茪F一位窈窕淑女!秀麗的身體,輕快的腳步,清亮的聲音。客廳的門開了,兩人第一次獨自在一起。四十年後,這一次的快樂,還在他的心坎中,不減當年。「我們二人在臥椅上,連肩而坐,她的手握緊我的手,我愛她的心從來沒有冷過,現在還是一樣。」

  第三十七章 完全合一 二十五歲

  訂婚之後,戴德生可以不時和他所愛的人見面,心中十分快樂。「我的健康與精神從來沒有像現在的好。」他說:「願榮耀頌讚歸給行奇事的神,祂叫頭被壓低的人舉首,叫中傷我們的陰謀反為我們造福。」

  1858年1月初旬,戴德生約他的未婚妻和新校長包森夫人到觀橋頭茶敘。他又說:「不料,因為賙濟窮人,開支過多,而自邀約茶會之後,毫無收入,到了約會之日,身邊只剩一文錢。那天早餐尚可勉強供給,中餐即無食物,又無金錢可以購買,只好向天父祈求,祂不會忘記我們的需要。最可慮的一點,就是那天晚上無以款待客人。對於這一點,我們特別呼籲天父賙濟。

  「禱告之後,我和卓恩賜商量如何度過難關,二人同意將可出賣的一件東西賣掉,以濟燃眉之急,我們一查,只有一個舊時鐘可以出賣,就拿到?近的鐘錶店去賣,店主願意收買,但是問他要錢的時候,他說自然要先留在店奡X天,看看好不好用,才能給錢。他的理由很對,無可反駁,可是緩不濟急,還是不能解決我們的問題。

  「還有一個舊火爐可以出賣,可是原有的舟橋,昨晚忽被移走,必須擺渡,才能過去。擺渡錢二文,而我們二人只有一文錢,所以又是辦不通。回家之後,我們的廚子求我們先用他的一點儲蓄,可是卓恩賜卻反對借錢,他說:『就是為吃飯,也不借錢,何況天父知道我們的需要,就要供給我們呢?』雖然這樣說,心堳o有一點著急。於是二人進入書房,向天父呼求。祂聽我們的禱告,救我們脫離困難,我們還跪求的時候,廚子大叫:『先生,先生!有信,有信!』這封信比所期望的早到幾天,內附柏迦氏慷慨的捐款。『凡有智慧的,必在這些事上留心,也必思想耶和華的慈愛。信靠祂的人,必不至於羞愧。』」

  結婚之前數日,戴德生對他的未婚妻說:「你若願意退婚,我不勉強你守婚約,你已看見我們可能要遇到生活上很大的困難。」她甘甜的聲音打斷他的話:「你忘記了嗎?我在遠方的外鄉成為孤兒,神是我的父親,你想我今後不敢再信靠祂嗎?」戴氏說:「我的心因喜樂而歌唱。」他後來講這一短故事的時候強調的說:「才德的婦人,誰能得著呢?她的價值遠勝過珍珠。」(箴三十一10)

  1858年1月20日,天氣絕好,戴德生在燦爛太陽光之下渡江到英國領事館。顧牧師證婚,赫德爵士代表領事,魏教士代表家長主婚。新娘面貌美麗,而神甘甜,著灰色絲外衣,蒙結婚白紗罩。戴德生穿中國便衣,觀者多以為二人外表相差甚遠。禮畢,即往魏公館用茶點,客人恭祝新郎新婦,盡歡而散。新郎新娘即往西山度蜜月。

  戴先生的日記說:「1月28日:我們真快樂,主親自將我們的憂愁變為喜樂,賜讚美歌聲代替憂傷的靈。29日:祂聽了我們的禱告,克服要將我們分開的人,又表白祂所賜給我們的信仰之可貴,叫我們真是快樂極了!」

  第三十八章「我們的…喜樂並所誇的冠冕」二十六歲

  既度了蜜月,戴先生及夫人牽到東錢湖濱去住一個月,對四周村莊的漁民傳福音。可惜因為環境衛生不好,夫婦都患傷寒症,不得不回寧波養病。病好之後,夫妻同心協力,為主工作。戴先生起頭還沒有本地人幫他的忙,講道、教書、開方、配藥、通信、招待賓客,處理雜務,旅行佈道,什麼都要自己去做。戴夫人辦一間小學校,每日教書七小時,又要拜訪?居婦女,安慰老人,指導婦孺,終日忙碌而態度從容,舉止大方,言語中肯,笑容可掬,?人都敬愛她。

  這時長毛軍已入浙江,威脅寧波,地方不靖,大水為患,五穀不登,人心惶惶,男女老少,求鬼媚佛,教會工作,大受影響。戴氏開始用有色幻燈影片,宣講福音故事,聽眾因而大增。約在此時,倪先生介紹一個做籃子的助手,姓方,名叫能貴,他後來成為很有恩賜的傳道人,給戴氏不少幫助。這時士大夫肯來聽福音的極少,信主的人大多數是窮人,不識字,也無工夫費數年學漢文。所以戴先生就用羅馬字教他們寧波白話聖經。聰明的不到一個月就能讀全部聖經,真是失學成人補習經書絕妙的工具。

  有一天,戴氏的中文教員邱先生進來要買一本羅馬字的聖經,戴先生說:「你能讀漢文,為什麼不買一本文理聖經?」邱氏說:「不是為我自己,乃是為我的母親,請你為她禱告。」戴氏滿心感謝,切求主感動她的心,叫她得救。邱老太太聽見學一個月工夫就能讀書,非常高興,願試一下,結果正如她的兒子所說的,十分歡喜,大大運用她的新工具,勤讀聖經,又蒙兒子的幫助和戴氏夫婦殷殷教導,不久就得了救,成為有力量的基督徒。

  1858年6月26日,中國和英國在天津簽訂條約,內有一款,准外國人在中國內地旅行,大開傳教之門。戴氏素來最愛深入中國內地傳道,但是在這時候,寧波的教會還很幼稚,信徒猶如嬰孩,戴氏夫婦怎能離開他們屬靈的幼年子女呢?只好暫留寧波,日夜教導他們。戴氏夫婦備印羅馬字教科書及聖經,使慕道友學習。他們的目的為要興起及造就有力傳道人往內地傳道,至少有六七人被他們所栽培,後來有分內地會工作。(續)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