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工作性的禱告

賓路易師母


  「以巴弗問你們安。他在禱告之間,常為你們竭力的祈求……。」(西四12)

  基督徒慣於把禱告視為一種感情和欲望的流露和發表。但在歌羅西書第四章十二節,禱告卻被稱為一種「工作」(Work)。保羅傳達了以巴弗對歌羅西人的問安之後,他描述以巴弗「常為你們竭力的祈求」。使徒雅各根據自己的經驗,在書信中說到「義人祈禱所發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in it working)」,如果義人的祈禱是有功效的工作(working),那麼這祈禱必是一件「工作(work)」,這工作的果效即使神的旨意得以彰顯。

  從以利亞的一生我們可以清楚看見為國家禱告的實際工作。雅各書第五章十七節說:「以利亞與我們是一樣性情的人,他懇切禱告,求不要下雨,雨就三年零六個月不下在地上」。這就是以利亞禱告中「捆綁」的力量。接著我們讀到「他又禱告,天就降下雨來……」,這就是他求「釋放」的禱告。他藉著禱告釋放了他先前在禱告中所捆綁的事物!他曾「捆綁」了雨不降在地上,現在又「釋放」了天上的雨水使它澆灌大地。他這兩個禱告都是出於神的命令,是照著神的心意,並且神也成全了先知由天上而來的信心。

  這種開啟和關閉天的禱告,是禱告上捆綁和釋放的偉大範例。這件事是主在馬太福音所說:「凡你們在地上所捆綁的在天上也要捆綁,凡你們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釋放。」最好的例證。經上沒有提到先知要求百姓與他合作一同拯救這地脫離災禍的延續。惟獨與先知在一起的少年人分擔這個重擔,一同等候神所應許的大雨。當少年人攀登到山頂時,他告訴先知說「看到了像人手掌般大的雲」,這塊雲決不足以滋潤那早已被太陽曬得焦乾的大地,但這對先知是足夠激勵了!他已禱告透澈,現在他必須去宣告傾盆大雨的來臨。

  讓我們接著分析,另一個在有效的禱告中大有能力的人。摩西,在禱告上所顯出的捆綁和釋放的工作,與以利亞一樣。當摩西「釋放」了活水,止住人民和牲畜的乾渴時,祝福便臨到了以色列全國(民二十11)。當以色列人受到亞瑪力人攻擊時,摩西藉著舉起的杖和禱告的靈捆綁敵人(出十七11)。他在乾渴時向神呼求,活水便流出來,在爭戰時舉手與神一同站住,藉得勝的禱告捆綁了敵人,使以色列民當日成了得勝的百姓。他的一生是一幅美好的圖畫──一位緊緊與神同住、同行且明白如何在需要時刻,從事有功效的禱告者的生活。

  在使徒行傳中,我們發現禱告成為初期教會的法則。使徒們說:「我們要專心以祈禱傳道為事」,這是五旬節日子中傳道蒙祝福有聖靈膏油的主因,祈禱第一,其次是傳道。他們深知禱告工作的意義,乃是為釋放神的話鋪路。所以他們說:「我們先要專心以祈禱為事」,藉著退隱的禱告使主的道得以通行並得了榮耀。

  我們常有「太多事需要做!」的試探。但是你能找到人代替你做該做的禱告嗎?教會需要你的禱告,如果「我們專心以祈禱為事」,那麼捆綁惡人、釋放義人的工作將有何等的顯彰呢!看看初期教會如何使彼得從監牢中釋放出來,他們並未到希律那塈e遞請願書,他們僅僅藉著禱告來到神前。接著便發生了監門自動打開不尋常的事。那些聚集在一起禱告的人為這難以置信的事大為驚奇。教會藉著禱告,「鬆開」了監門,同時也為神對這禱告的答應感到驚訝!

  我們常不經意的在早晨做些禱告,晚上有十分鐘的禱告或偶而參加禱告會,但這對於禱告大能的運用及整天不住的禱告工作認識多少呢?當你懂得與仇敵爭戰是怎麼回事時,你就要為每一件事禱告。因為你若沒有為某件事禱告,你就在那件事上給仇敵開了門,讓他得以闖入。它要攪亂你的家庭、阻擾你的事業、耽誤你的旅程──事實上,你認為仇敵不會摸到的事,也就是它要攻擊你的地方,你所不在意或疏忽的小地方,也正是它特別注意之處。

  我們怎能學會這種「工作性的禱告」呢?你會認為,我們無法記得一切需要防衛的事。這正是你需要求聖靈幫助的地方,因羅馬書第八章二十六、二十七節說,聖靈會替我們祈求,並且,只要你「在聖靈堙v生活行走,他要把「照神旨意」的禱告澆灌在你的靈堙C藉著聖靈的幫助,使你記得應該禱告的事項,並能作周全的祈禱。我們務要預先禱告,提前防範仇敵的詭計;你願仇敵在六個月前設計好的計謀,而你只在一個月前為此事禱告嗎?你要預先為下次聚會禱告,不使任何攔阻或打岔破壞神的旨意和計畫。如此,你會發現我們有太多禱告的工作要做了。

  看看以利亞的禱告、摩西的禱告及使徒們初期教會的禱告!如果這些神偉大的器皿忽略了禱告,這將會產生何等的結局呢?初期教會的眾肢體仍有不完全的,當使徒們看見仇敵正在潛入他們中間;即有人為錢財、食物和其他需要抱怨時,他們立刻就說:「我們要專心以祈禱傳道為事」。

  為教會及信徒禱告

  在書信中你可以發現許多為全教會的禱告。如果你要知道如何為信徒代禱,請讀保羅的禱告,並照此內容為今日神的百姓代禱吧!以巴弗禱告些什麼呢?他為歌羅西人竭力的祈求,願他們「在神一切的旨意上得以完全,信心充足,能站立得穩。」(西四12)這就是他在禱告中所祈求的,也是你在禱告中所能模仿的最好榜樣。有時別人請你代禱,而你不知該為他求什麼,但你至少可以這樣禱告說:「願神的旨意成全在他身上」,雖然這樣是不夠詳細的,卻也包括了一切。照著保羅的禱告為教會祈求並為傳資訊的人禱告,使他們在傳資訊時能清楚有力的說服人。請看羅馬書第十五章三十至三十二節保羅的禱告:「弟兄們,我藉著我們主耶穌基督,又藉著聖靈的愛,勸你們與我一同竭力,為我祈求神。叫我脫離在猶太不順從的人,也叫我為耶路撒冷所辦的捐項,可蒙聖徒悅納。並叫我順著神的旨意,歡歡喜喜的到你們那堙A與你們同得安息。」這是保羅請求弟兄們在禱告上與他同工的經文。他深知當他到耶路撒冷時,將會遇到極艱難的時刻。那兒有一幫固守猶太教習俗的信徒,將起來抵擋他。所以他要求同他一起的弟兄們與他一同竭力祈求神,讓他能夠面對這些人,且克服他將面臨的危險和艱難。

  哥林多後書第一章八至十一節,我們看到保羅請求哥林多人為使他從重壓下得拯救禱告。你會說「這不對吧!」「保羅從來沒有受壓到這個地步吧!」不,他的確受壓,且是「超過了限度」,幾乎超過了他天然的能力所能忍受的,甚至連活命的指望都絕了。所以,他要求信徒們為他禱告,且還加上一句盼望神藉著他們的禱告拯救他。顯然的,這件事足以證明為受壓的信徒禱告是必須的,並且我們確知此種禱告是一項工作。

  為神的工人禱告

  在歌羅西書中,保羅又請歌羅西人為他「開傳道的門」禱告。當時的人們,必定向保羅的資訊開門嗎!不會的!因為我們今天所佩服的保羅,當日只不過是個被人厭棄的「拿撒勒人」的跟隨者。今天有人為保羅頭上畫上了一束光圈,如同為聖經堛漱H物一樣高舉他,因此我們無法體會他們的生活和我們是如何的相似。保羅一生經過可怕的重壓,可能他不知道他所結的果子將有何等的榮耀。甚至在他臨殉道前,環顧四圍的境遇,他還說:「所有的人都離棄我了。」經過幾個世紀後,我們才看見他所結的果子。保羅生前知道他一生將結出何等的果子嗎?他掙扎及受苦,被環境所迫從一地逃到一地,被人由籃子從牆上墜下躲避敵人。他的每步都佈滿了反對及猶太人為要除掉他所布下的陷阱。他的性命和資訊始終在極大危險中。就是在那一小群信徒中還有一些假弟兄。因此他的工作幾乎被那些自稱為基督徒卻緊緊抓住律法字句的人所摧毀,他們沒有看見律法字句是已經「漸漸過去」的。他經過了這一切的困難,且被神托住,藉著禱告他經過了一生的試煉和遭遇。這些遭遇是神所允許要他經歷的,這一切乃為使他結果子,並且使他撒的種子能得到豐盛的收穫。

  照著加略的樣式

  加略是我們都必須學習的特別功課,因為從始至終加略是我們的模式。神的得勝看起來似乎是失敗的;明顯的,當一個人完全倒下,從人們的眼前消失時,這時他在看不見的境界堳o成了得勝者。主在加略山上是如此,保羅的一生是如此,彼得的一生也是如此。並且,不論在何處,只要有人為了得到結果子的生命,被栽於基督的死堙A且能說「死在我身上發動,生卻在你們身上發動」時,他也要如此。

  如果我們尋求一種外表不斷成功的生活,渴望看見興盛,且想討好這個世界,那麼我們就誤解了神工作的法則。反之,如果你的堶惇搢ㄓF神在你堶悸漸糽R只有藉著受苦才能結出果子,那麼你就學習靠信心來過那看不見靈堛漸肮﹛C你不會被爭鬥、反對和朋友的出賣所攪擾,反而能以忍耐保守你的心,且被神的愛所充滿。你會看見你一生的道路乃是照著神人(God-Man)人子在地上的樣式,也就是保羅的樣式,並且能說「是的,我們是他們的跟隨者。」

  我們若能瞭解保羅祈求為他「開傳道的門」和「神的道快快傳開」的禱告,這對我們將有極大的幫助。若不禱告,神的道怎能「傳開」呢?是禱告使得它「傳開」的。你曾如此為神的使者們和他們的資訊禱告嗎?要為所有神所信託的使者們禱告,禱告使他們能從「不順服的人中得拯救」,使他們連同他們的資訊能一同被人們接受。使他們只能去神所要差他們去的地方,而不受任何人的影響。當重壓臨到使徒他們甚至連活命的指望都絕了時,我們要為他們禱告;他們是需要有人為他們禱告的,使他們能「經過」重壓。要為傳神十字架資訊的使者禱告,使他們得著「敞開的門」,並且能自由的釋放資訊。神可能許可所有屬靈的工作遇到阻礙,為要使教會全力從事禱告的工作。許多人願意做「講論」的工作,而專心於禱告的人,卻何其少!如果你願意站在一個傳講重要資訊的使者背後,並替他禱告說:「主啊!為他開傳道的門,讓你的道得以傳開」,這便是禱告的工作。

  禱告會的工作

  你是否瞥見這種工作的可行性呢?你知道在與基督的聯結堹鈰鷑膉悀斷地作禱告的工作嗎?你不必等到有感動時再禱告,你可以藉意志的揀選,作「冷靜」仔細的禱告,安靜地祈求神,且信他要照他自己的話應允你的禱告。許多基督徒參加禱告會為要與神和好或與神交通,其實他們本該整天活在此種光景中,而禱告會中是該做明確的禱告工作。你可能說「我有非常美好的禱告時間!」是的,但是你的禱告是否成就了什麼事呢?禱告中是有極大的工作要做的,而這種「工作性的禱告會」是今天教會最大的需要。然而,這卻是他們最難做到的禱告,因為那些參加禱告的人本身缺少屬靈的生活,並且不認識撒但擺在這種禱告會的攔阻。

  禱告會應該有個目標,為站講臺的人禱告──「主啊,給他真實的福音資訊,賜他口才」,這是其中的一面。另一面你要這樣禱告──「主啊,看撒但在此所做的,捆綁它,讓它在那人身上所有的企圖歸於無有。」

  我們已經仔細看過禱告的兩方面,即為一切的需要禱告和舉手反對仇敵的禱告。你能否舉出一些舉手反對仇敵禱告的實例?你或想摩西當時應該和約書亞一同進入戰場,而摩西卻可能心堻o樣說:「約書亞正在對付屬血氣和屬肉體的,而我正在對付一個更大的權勢,就是屬肉體和屬血氣無法對付的」。經上說「我們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一個若不在靈堻s於神的寶座就無法對抗的仇敵。我巴不得求神使教會懂得如何藉著禱告保護傳道人,使他們不至滑腳去傳那些不是福音的資訊。今天要傳純正福音的代價太大,以致許多人不自覺也無意識地走上比較不受反對的容易道路。哦,我們真該對所有禱告會大聲問說:「你們做什麼?你們是否正在工作嗎?你們來這堸竣偵礡H」

  我是否已激勵你,使你看見禱告的工作遠超過你到會堂聽道只為自己求福來的更寶貴呢?你不願求神託付你這種禱告的職事嗎?當然你有其他事要做,但我們要驚訝我們的心思何等容易停在鎖碎的事上,不知為何它不能同樣容易地「停留」在禱告上,使你無論到那堻ㄞ鄏部u不住的禱告」呢?要思想那位神右邊不住地為我們代求的主耶穌。他是二位代禱者的一位,另一位則是聖靈,他要在神的兒女心中代求,並教導他們如何禱告。聖靈要引導你的禱告進入神的旨意中,使你能體會並證實禱告的工作大能。

  摘自:「屬靈的爭戰」 (The Spirtual Warf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