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在鬧市中度退修生活

加勒度

  加勒度是一位半生在教會中熱心服事的弟兄。在44歲那年由於主的呼召他放下了外面的工作,到非洲沙漠去祈禱。從祈禱中他領悟了真實的「道路」,聽見了「愛」的聲音。他想把這些寶貴的經歷與看見交通給世界各處的信徒。使眾人在各種環境中也能得到主的啟示與乎召。

  講到這堙A我的朋友,我相信你會掀著嘴角,帶著一絲笑意問我︰

  「很好,你這是說行動沒有用嗎?我們對其他弟兄的責任,以及我們把自己像酵母似的種在世俗的大都市堙A就完全沒有價值嗎?我們都應該走到沙漠去嗎?沙漠是這樣遙遠,而我……」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在這裡,我應該解釋清楚,因為這是很重要的。

富高小兄弟

  富高小兄弟說過:「如果退修生活,只在退修院的高牆後面或是在寂靜的沙漠中才能過;那我們應該,為公平起見,給每一位母親一座小靈修院,給每一個在喧擾的大都市辛苦工作以糊口的人,造一個沙漠才對。」

  大多數窮苦人生活的實況,很可能是造成他們早年種下的宗教信仰的危機的原因,這危機無疑是他生命中最嚴重的危機。

  如你所知,富高小兄弟曾經是一位苦修者。他選擇了該會設在敘利亞最貧窮的靈修院,作為他修習的地方。有一天他的上司派他去和一位垂死的信徒祈禱。當富高來到這位基督徒的茅舍,他才看到真正的貧窮。飢餓的孩子又瘦又弱,無助的寡婦,家無隔宿之糧。就是這個精神上的危機,促使他下決心離開修院,自己去找另一種完全不同的修習生活。

  「我們這一群人,被召選學習耶穌和被釘的基督,然而我們離這些窮人所面對的考驗、痛苦、不安全和貧窮,實在是太遙遠了。」

  「我再也不要一個有太大安全感的退修院。我要一間小靈修院,就和一個窮苦的工人所住的小屋一樣,也要像他一樣,口無隔宿之糧,也無工作保障。更要像他一樣,以自己整個存在分享全世界的痛苦」

  「耶穌,我要一間像你在拿撒勒的小屋那樣的修院,像妳當年一樣,隱居在堶情C」

  離開苦修會以後,富高小兄弟在沙哈拉沙漠建造了他第一間小兄弟會。後來他又在沙漠的腹地,達曼拉瑟,造了他隱居的小屋。

  小兄弟會的小屋,就像拿撒勒的許多房子一樣,就像世界各地在街上隨時可見的許多小房子一樣。

  那時他是否已經放棄了退修生活呢?他熱烈的祈禱是否已減弱呢?不,相反的,他已向前跨進了一步。他決定在大街上過他的退修生活,在普通人的生活情況之下過退修生活。

  這是更難走的一步!

  這是天父要人類走的一步。

  富高小兄弟的生活,開展了靈修生活的新境界。這種對靈修生活的新了解,逼使人把退修和行動滲合起來,真正地活現和服從主的第一條誡命︰愛主於萬有之上,愛人如己。

  「在鬧市中度退修生活」。這不只是小兄會將來的任務,也是所有貧乏者的任務。

每個人的「沙漠」

  現在,讓我們來分析「沙漠」這兩個字所包含的意義。尤其在今天,當我們要實踐這個相當苛求的靈修大計時,更應該分析清楚,這兩個字對我們現代的情況,所包含的意義是什麼。

  當我們談到一個靈魂的「沙漠」和說這個「沙漠」應該在每個人的生活中出現時,我們所指的,不只是具體的沙哈拉沙漠,猶太境內的沙漠或是尼羅河沿岸的沙谷。

  事實上,也不是每個人都能這樣幸運,遠遠離開日常生活的困擾,隱居真正的沙漠。耶穌把我領到沙漠中,那是因為我過份冥頑不悟。對「我」,真沙漠是必須的,但即使是這樣,這堜狾釭漕F子,還是不足以擦去我靈魂上的塵埃,甚至烈火,也燒不去以西結先知手上鐵壺的蛂C

  但每個人的方式不同。如果妳不能到真沙漠去,那你就應該在妳的生活中 「製造」一個沙漠。不時找機會離開人群,獨自在冗長的寧靜中,培養你靈魂的素質。這就是你靈修生活中「沙漠」的意義了。

  每天一小時、每月一天、每年八天,需要若更長一點,你應該放下一切,離開每個人退隱起來,獨自面對神。如果妳不要追求這種孤獨,你就不能得到真正的退修祈禱。如果你能這樣做,但不是為了獨自享受與神密晤的親密而退隱,那你就缺少人與全能者的關係中最基本的要素:愛。沒有愛任何關係都不能建立起來。

  但沙漠不是終點。這只是整個旅程中的一個階段。因為,我已經說過,我們的使命是在鬧市中度退修生活。

  對我來說,這是很大的犧牲。要繼續生活在沙哈拉沙漠的願望變得這樣強,以至現在,我已開始耽心有一天,上面的命令終於下來「卡羅兄弟,到馬賽去,到摩洛哥去,到委內瑞拉去,到底特律去」

  「你應該回到人群中和他們生活在一起,在他們吵雜喧闊的都市堙A過你與神親密共處的生活。這會很難,但你應該做。為此,神一定會給你足夠的恩寵」。

  「每天在獻感恩祭和默禱以後,你就走到你工作的小店或碼頭去。傍晚,你回來,帶著滿身的疲倦,就像所有不能不勞苦工作謀生的窮人一樣,你就走到充滿友愛的小祈禱處,留在那裡作長時間的敬拜,把你在那堨肮﹞K小時,承受著你自己的那份痛苦與煎熬的世界,和在這世界中的痛苦,甚至罪惡,都帶進你的祈禱中。」

  在鬧市中度退修生活。一個很美好的描述,但是很苛刻的要求。

  當然,留在沙漠中比較容易和輕鬆。但神似乎不要這樣。

  教會的要求越來越響。它為基督徒指出基督奧秘和神子民的真實,它呼召人去過愛的生活,它邀請每個人去過一個沉潛於退修中的,充滿行動的生活。

  退修院的牆是越來越薄了,它的天花板也越來越低,教友越來越體悟到他們自己的使命,同時也在努力尋求正確的精神生活。一個新世界的黎明已在望了,而我們也該以「在鬧市中度祈禱生活」作為這個新世界的生活目標,以及為這個目標提供實行的辦法。

另一重要元素——貧窮

  除了在鬧市潛修默想之外,退修生活的另一個重要的元素是貧窮。

  貧窮不是有沒有金錢的問題,貧窮也不是指物質上的欠缺。這是一種福樂。「神貧的人是有福的。」這是存在、思想和愛的一種方式。這是聖神的賜予。貧窮是超然,是自由,更是切合實際的心態。

  幾乎在每個中等家庭堙A甚至是基督徒家庭,你都會發現他們缺少這種貧窮的福樂。傢具、牆飾,整個氣氛都有一定的格調,都受著時髦和奢華的風氣所控制,而不是由實際需要決定。

  沒有自由,或被時髦所奴役,是現代基督徒最應注意的問題。其實從某一個角度來看,這也是一種偶像崇拜的行為。有多少奉獻到這個祭台上來了呢——更不要說這些錢能用來做多少好事了。神貧的意思,第一是明白如何脫離所謂時髦的控制,是自由。

  我買一張氈子,不是因為它時髦,而是因為我需要氈子,沒有它,我的孩子就會在床上發抖。麵包、氈子、桌子、柴火,都是生活的必須品,用這些東西就是實踐神的計劃。套用耶穌有關真理的話,除此之外,一切都屬於罪惡。必須品以外的東西,當然就是那些時髦的東西,奢侈的享受,縱情恣慾,以及貪婪——即被俗世所奴役。

  人不是在求實際有用的東西而是在求取悅他人。我們似乎極需這個面罩,沒有了它,就不能活下去。

  當講究「風格」變成「必須」時,事態就嚴重了。物價也變成天文數字那樣高。「這是法王路易第九用過的,是真水晶。這是……」等等。

  講究風格進入教會負責人員的家庭堙A事態就更嚴重了。因為這些人士都是得到神的呼召,向貧窮人宣揚福音的。

  我們不斷地講到貧窮者的教會,我不以為這只是一個修辭上的詞句而已。

  當然,了解文字所代表的意義是必須的,不過談到教會的貧窮時,我們就不應該把它和貧窮作為一種福樂的觀念混合一談。這種福樂,是屬於一種內在的德行,我們不可能以此作為判斷我們兄弟的準則。就算是一個很富有的人,也可以,而且應該有貧窮的福樂。任何人都不能從這個角度來判斷別人。

  不過當我們談到教會的貧窮時,我們是指社會方面的照顧窮人,幫助窮人,向窮人傳播福音。

  教會的貧窮也指基督徒所過的生活。很多時候,這也是窮人所非議的,就如當年哥林多信徒的生活,也引起使徒保羅的非議一樣。

  「你們聚會的時候,算不得是吃主的晚餐。因為吃的時候,各人先吃自己的飯,甚至這個飢餓,那個酒醉。你們要吃喝難道沒有家麼?還是你們藐視神的教會,叫那沒有的人羞愧呢。」(林前十一:20∼22)

  當我們帶著權力和財富,在那個連房租也付不起的窮人面前張揚,我們不是使他羞慚不堪嗎?試問當我們在享受著經濟上的安全而他們連明日的工作、米飯是否有著落也不知道時,我們又怎能向他宣傳福音呢?

  但是,我們不要忘記,貧窮作為一種福樂,它不只是真理、自由和正義,它還是愛。它是無限的,一如神的愛。

  貧窮是對貧窮的耶穌的愛,是自願否定自己。耶穌可以很富有,他沒有必要過他所過的那種生活。但,他要貧窮以便體驗真正窮苦的種種限制,將就生活上的種種不舒適。像那些被生活的重擔壓得透不過氣來的人一樣,受著肉身的痛苦,體驗那種身無長物,朝不保夕的不安全。

  為了愛而生於這種真正的貧窮之中,承擔一切,這就是新約所說的真福樂。空口談論貧窮是很容易的一回事。滿口虔誠的話,而在物質上一無所缺,根本不感到困苦,有一幢房子,貯藏室塞滿了糧食,還有一份可觀的銀行存款。

  讓我們不要欺騙自己,也不要沖淡耶穌說過的話。

  貧窮就是貧窮,而且永遠是貧窮。許願貧窮以便在精神上貧窮是不夠的。

  現代的貧窮問題是引起教會受人誹議的真正原因。要消除誹議,最好是不要把時間浪費在爭論慈善救濟的性質,而把重點放在注意貧窮這種福樂上,這種精神現已瀕於被那些意想過基督徒生活的人,置諸腦後的危險。如果我們一向所說的:成全法律就是愛是對的話,那我們應該充份以法律來控制自己佔有和斂聚財富的慾望,否則,我們就不能說了解貧窮的福樂的真正意義。如果我愛人:真正地愛人,我又怎能安於全世界三分之一的人受著飢餓嚴重的威脅這一事實呢?我又怎能安享經濟上的安全?如果我對這一切,覺得心安理得,那我最多也只能做到一個安份守己的基督徒而已,絕不能成為聖人;現在,當這個世界極需要聖人時,這種安份守己的基督徒實在太多了。

  我們應該學習接受不安定,不時把我們自己放在真正到了要求天父「賜給我們今日用糧」的地步。嘗試那種家無餘粟的煎熬。為了神的愛,為了自己的鄰人,提起勇氣去獻捐,一直捐到心痛為止。同時,最重要的是,在你靈魂的厚牆上打開一個仰賴全能的神幫助的大窗。

  我知道以上所說有關貧窮的話,是充滿挑戰性的;我也知道還沒有退修以前,自己也沒有實行。那是我,多年來一直生活在取悅於人的面具之後,那是我,浪費金錢,而且不只是我自己的金錢,為的只是些不「真實」的東西。

  但,儘管如此,我還是不能緘默,對我的朋友,我要說:對財富的引誘提高警惕,這種危險對現代許多懷有善意的基督徒,遠比他們想像的大,它的危險就在他們低估它的破壞力上。

  財富是慢性毒藥,它不知不覺地侵蝕,在靈魂最健康時癱瘓它。它是那些雜生在秧苗之中的荊棘,等著窒息剛剛結穗的稻子。有多少男女,奉獻人士,在中年以後,被所謂的中產階級生活風格所控制。

  現在,獨處和祈禱使我能把事情看得清楚些,並開始明白為什麼祈禱和貧窮是分不開的。如果我們自己還沒有養成一種對事物超然的態度,我們絕不可能和伯利恆的耶穌,建立深切的關係,並像他那樣,帶著權威宣道;更不能日日與他生活在一起。當然,人不能一步就達到這樣高度的神貧。真的,用盡我們一生的時間去追求達到這最高的境界,也未必足夠。無論如何,我們應該不斷地思索這個問題,不斷地反省,尤其重要的是,不斷地祈禱。

  耶穌,全能的神,祂會幫助我們的。如果需要,祂會行神蹟以使駱駝穿過我們貧病的靈魂,那生蛌滲U窄小孔。

  摘自︰沙漠來信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