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勞倫斯的與神同在

  這是法國羅蘭地方,尼哥拉哈曼先生的言論與書信。他是一位下級社會的人,沒有甚麼學問;他曾當過兵,也作過小工。他在一六六六年,進巴黎的修到院做廚司。此後他改名為勞倫斯。他卒於一六九一年的二月,享壽八十歲。

  這裡的談話和書信,是他的朋友鮑夫先生替他記錄的。他的言論與書信,只注意一件事:就是與神同在。不只在祈禱時,和神同在;就是在事物最忙的時候,也是念念不忘地與神同在。他這樣作,真叫他的生命,越過越聖潔,越敬虔,越愛神,除神之外,宇宙和世界對於他,好像空白似的;有了神,就有了一切,雖然下地獄他也甘心,他的心,常常充滿了神。他的光景,正像詩篇七十三篇二十五節所說的:「除?以外,在天上我有誰呢!除?以外,在地上我也沒有所愛慕的。」他與神同在的經歷,有四十多年之久。他以這為他的「寶貝」,所以他就孜孜不倦地勸別人。他的話,好像膏油,能使人的靈命滋潤,凡全心愛神的人,都要看見他話的寶貴。

  第一次談話——不斷地與神交通

  我第一次會見勞倫斯先生的時候,是在一六六六年的八月堙C他對我說,當他十八歲悔改信主的時候,神曾賜給他一次特別的恩典,就是在那一年的冬天,他看見樹葉子凋零了,同時就想到在不久的時候,葉子要再生,還要開花結果。他就很稀奇神造化的能力;這印象在他堶惚亄`很有能力,也是永遠不能忘記的。因此他就矢志愛神,敝棄世界,他第一次愛神的心非常堅強,雖然經過了四十年之久;他還不能說有否增加。他曾作過富伯(會計師)先生的僕役,他是一個沒有佳容美貌的粗人。

  他會想進入一個修道院,藉此來改良他自己,但是神不應許,他也就在他現有的光景堭o了滿足。

  如果我們要享神的向在,我們就得繼續不斷和神交通,離開神的交通而思念瑣碎的小事,其愚實甚。如果我們奉獻給神得著神作我們生命的餵養和滋補,我們就要得著大喜樂。

  我們應當啟發一個活的信心,小信實是一件悲哀的事,我們當以信心作行為的規律。可惜人總以反覆無常的奉獻來代替。教會的靈就是信心,有此就穀使我們的生命致完全的階層。我們應當將我們屬靈及屬物質的事一併交託神,尋求祂的旨意,以成就祂的旨意為滿足,一切苦樂在所不計。因為真實愛神的人,苦樂是一樣接受的。當你禱告覺得枯乾難受的時候,須要忠心,因為神要藉此試驗你的愛心,此時就當退回到深處單獨與神親密,就你屬靈的生命必大長進。

  他對於世界的苦惱和罪惡,並不像從前的鰲奇,反而叫他稀奇的,是他知道神能對付最大的罪人和罪惡,他只要為他們禱告,就不覺難受了。

  當我們退回到深處的時候,有一件事該注意的,就是我們堶悸滷◇。因為這屬魂的情緒怎麼能與天然的事物混雜,也照樣能與屬靈的事物相混的。不過神會賜恩光照那些誠心愛神的人。

  第二次談話—以愛神作一切行動目標

  他常被愛管理,毫無私見,因為以愛神作他一切行動的目標,他親近神的方法就十分滿意。為著愛神的緣故,就是在地上拾起一根草來也覺快樂。因此他就不求別的,只尋求神,就是神的恩賜他也不尋求。

  他曾有一個時候心堻酵纗L,因為他的確相信他會要滅亡,任何人都沒有法子把他勸轉來,但是在他的心堳o是這樣想:

  「我並不是要作一個聖品中的人,不過我要愛神,我一切的努力都是也只是為著神。我不管我滅亡也好,得救也好,我只要常常單純地愛神,我至少能穀得這一些(愛神)的好處,到了死的時候,我就已盡我的一切愛祂(神)了」。這樣他心媄纗L有四年之久,在這四年中他受頂多的苦,此後他的生命就覺得非常自由,也有不斷的喜樂;他也將他所犯的罪放在神和他的中間,意思是說我是不配得著神的恩典的,但是神卻將更豐富的恩典賜給他。

  如果我們要有一種與神時刻交通的習慣,在起頭的時候,就得殷勤去找祂(神,)後來你要看見神的愛,要在你的堶捫E勵你去愛祂,去與他交通,你也就不覺得難了。

  他也知道神未曾應許天色常藍,人生的道途花香常漫,所以就是有苦難傷痛的事情臨到他的時候,也處之泰然。因他知道,藉著自己,他不能作甚麼,但是神不能失信,神能給他穀多的力量來對付難處。

  以簡單信心到神面前

  當他有機會彰顯美德的時候,他就對神說:「主阿!若是?不給我力量,我就不能行。」後來他就得著力量過於他所求的。如果他在甚麼事情上有不盡責之處,他就一面向神認罪,一面對神說:「主啊!只要你稍一離開我。我的本相就是如此,我之所以不跌倒,都是因為?,是?使找不失敗,是你補足我的缺欠。」他這樣認過之後,心堣]就不覺得難過了。
在每一件臨到我們身上的事,我們當用最簡單的信心,最誠實,最坦白的態度來到神面前求神的幫助,你就要看見神是永不失信的,要恩待你。

  他有一次被差到白甘地去買老酒,他對這事是非常不願意的,因為沒有益處,並且他的腳是蹺的,很感不便。但是他卻勝過一切的難處,並且對神說他所作的是神的事,所以這事幹得很好。後來他在一個廚房堶惕@事,按天然說,他是最厭惡廚役的事情,但是因為他無論作甚麼事,都是因愛神而作的緣故,他就凡事藉著禱告求神的恩典,賜他作得好,他就覺得樣樣容易,沒有難成了。這樣有十五年之久,他常以現有的情形為喜樂,他可以作,可以不作,並無己的傾向。他在任何的情形中都能找到快樂,因為他作這些小事為的是愛神而作。

  定時的祈禱,與平時的祈禱,於他並沒有多大兩樣。雖然因著他上司的命令,有定時的禱告;但是他不需要那樣的時候,因為最大屬世的工作,也不能叫他離開神。

  他知道他在凡事上愛神的義務,因為他努力這樣作,毋需人指導他。但是他卻需要一位聽他認罪的人(神)(Confessor)來赦免他的罪。他對於錯的感覺是很靈敏的,但是他卻不因錯而灰心。他向神認罪,卻不求神原諒。他認罪之後,還是安安靜靜的操練他如何愛神敬神的功課。

  當他心媟T煩的時候,他並不和人說甚麼,他因著信知道有神與他同在,他就很滿意地將他一切的行動都向著神去。就是在所有的行動上叫神喜歡,也不顧有甚麼結果。

  無用的思想是最壞的,是禍患的起頭,所以當你察覺這事於救恩無關,又不是正當的,就該立即除去,並要回頭與神交通。

  在起初的時候,他有定時的禱古,他一面拒絕遊蕩的思想,但一面還免不了有遊蕩的思想。他總不能像別人一樣有一個合式的辦法來事奉神。雖然他在起初曾默想該怎樣事奉神,但是後來這思想不知不覺地沒有了。

  藉著愛神與神聯合

  他想得頂清楚,一切的克苦與制慾,都是沒有用處的,惟有藉著暗神與神聯合,藉著「繼續的愛神,」和「凡事都為神而作,」直接進到神的面前,纔是克慾最短的路途。

  出於悟性的動作,與出於意志的動作是大不同的。前者的用處很少,後者很大。我們惟一的事業,就是矢志愛神,以神為樂。
一切的制慾,若無神的愛,是不能除去一個罪的。我們應該無疑地盼望,我們的罪得著赦免,都是因為耶穌基督的血,只要盡力盡心的愛祂,因為神反將最大的恩典給罪魁,好像要為祂的憐憫立更「表記的」紀念碑。

  世界最大的苦痛和快樂,是不能與屬靈的苦樂相比的。他都經歷過,所以無所顧慮,也不懼怕。他只需要一件事,就是不得罪神。

  他沒有自責,他說:「當我失職的時候:我立刻承認說,這本是我當作的,只要?一離開我,我就永遠不會盡職。」當他盡職的時候,他就感謝神,承認這是出於祂(神)的。

第三次談話—親近神的辦法

  他和我談話的時候是很熱誠的,也是很直的。關於他親近神的辦法,我再略述及之。

  他對我說,「如果我們要不斷地與神交通,我們就該從心堜痤握@切和神發生隔閡的事物,這不是奧秘的,乃是簡單的。我們只要信神與你同在,時刻和祂來往,當有疑難事情臨到的時候,就求神幫助,叫我們知道神對這事的旨意。當我們看見是神要我們作的事,我們就求祂賜恩叫我們作得好,當在末作之先,就將事奉獻給祂。作完之後,就感謝祂。在這樣與神交通的時候,因為祂的恩慈和良善,我們就獻上尊敬,讚美,並不住的愛神。」

  「我們不要為著自己的罪灰心,應當靠著主的功勞來到神面前,用充足的信心求神的恩典。神是永遠不會不肯將祂的恩典給我們的。只要我們的心不離開神的同在,不忘記求助於神,神總是要答應所求的。當我們專一地討祂的喜歡,愛祂的時候,就是有疑難處,神也將亮光賜給我們。」

  「我們的成聖,不在乎我們作的是甚麼工作,乃在乎我們是否為神而工作。最可惜的,就是許多人以方法當作目的,用肉體的力量來幹不相干的事。」

  他最美好的辦法,就是在日常的工作堙A有一個目的,就是不討人的喜歡,專一為著愛神。千萬不要弄錯,以為在禱告的時候和其餘的時候有甚麼分別,我們的親近神,在作事的時候,與禱告的時候,該絕對是一樣的。

  他對於祈禱的看法,沒有別的,就是信神的同在。除感覺神的愛之外,他不理別的。在定時的祈禱之後,他還是一樣地在神的面前感謝祂,讚美祂,所以他的生活一直都是喜樂的。但是當他靈命長進的時候,他還盼望著神會把一些苦給他喫。

  我們當一次定規,永遠定規的,從心堭N自己完全交給神,絕對順服祂,相信祂永不能欺騙我們。

  為著愛神而作的,就小事也不該灰心。因為神所喜愛的,不在乎事情的大小,乃在乎是否為著愛祂而作。

  在起始作的時候,不免會失敗,可是不要稀奇,到了後來自然會成為習慣(愛神只親近神的習慣,)用不著我何來罣心,並且有極大的喜樂。

  屬靈的總訣,就是信,望,愛。常常應用這些,我們就要與神的旨意合一。此外的東西,是無關緊要的,不過可用作方法來達到目的,總歸的乃是信和愛。

  在信的人,凡事都能,在望的人,凡事不覺難,在愛的人,凡事更容易,在堅持應用這三樣到底的人,就大大容易了。

  我們應該達到一種目的,就是在今生成為一個完全的敬拜者,好像在永世堣@樣。

  當我們進入屬靈生命時,我們當徹底認清我們究竟是怎樣的人。我們是配受一切的藐視,不配稱為基督人,該受各種的煩惱,困苦,疾病以及各樣不順的事。神要用內外,各樣的苦痛,使人謙卑。此後就是有從人來的苦惱,試探,反對,衝突,就不稀奇了。我們應當歡喜接受一切苦難,只要神喜歡,我們就該忍受,因為這是於我們大有益處的。我們的生命更高更完全時,就是我們更倚賴神恩典的時候。

  繼續不斷和神同在

  當有人問他說:你是用甚麼方法,來得著這繼續不斷和神同在的經歷呢?他回答說,「他所有的思想,所有的盼望,都以神為歸。一切都向著神,也止於神。」

  當他起初學習的時候,他用數小時的工夫,在禱告媟Q念神,叫他的心深深印著神的存在,他多注重敬愛神的情緒,少注意理由和美好的默想,他就是藉這簡易確切的方法,運用在愛神的事情上,儘他的力量,活出一個繼續不斷與神同在的生命來,若是可能,就永不忘記神。

  當他這樣禱告的時候,他的心是充滿著這無限的神。他去作廚房媟礂@的工(因為他是廚子。)他將所作的事安排一下,若要如何做。但無論在工作前,或工作後,一有空閒就禱告,當他起首作事,他總是用信靠愛神的態度,對神說:「我的神哪,因為?與我同在,我心順服你一切的命令,來作這些外面的事。我求?賜恩,再繼續與?同在,求?在凡事上幫助我,接受我一切的工作,悅納我一切的愛情。」

  他一面工作,一面繼續地和創造者(神)交通,求祂賜恩,也將一切的工作奉獻給神。事情作完了,他就省察了一下,看盡了本分沒有,若是作得好,他就感謝神,不然,就求神赦免,並不灰心,若無事然,仍舊與神有同在的交通。他說:「由失敗中再起來,重新用信和愛來親近神,這就叫我達到一種光景,就是先前以思念神為難事,現在卻以不思念神為難事了。」

  勞倫斯既然因著與神同在和交通,得了安慰和祝福,自然他項熱切地以此勸人。但是他的榜樣,比他的話語更有力量,他的臉面就能造就人。那種甘甜和藹,安靜敬虔的態度,叫看見的人不能不受感動。他在作事最忙的時候,還能保持他天上的思念,他按步就班。不慌不忙很安靜地做去。在做事的時候,與禱告的時候毫無分別。雖然在廚房很吵鬧,有時,有幾個人在同時要幾件東西,但是他有極大的平安,和神的同在,好像跪下領受主的晚餐一般。

  第一封信—不斷和神同在

  親愛的,你既然這樣熱切地要我將「不斷和神同在」的方法告訴你,(這同在是因主的憐憫樂意賜給我的,)我就頂直的告訴你,我答應你的懇求,頗不容易。但是現在可以告訴你,只是有一個條件,就是不可將這信給別人看,如果我知道你要給別人看的話,雖然我滿心盼望你得完全,也不能叫我下筆作此書了。

  這是我要告訴你的:在許多的書上,有各樣的法子,叫人親近神,叫人得著屬靈生命的造就,但是這些法子反而叫我疑惑,不能幫助我。我所求的,不是別的,就是如何能穀完全為著神。這就叫我捨去一切來得著一切,(意即捨一切屬己的,來得著一切屬神的,)所以我將我自己完全奉獻之後,我就除去一切的罪惡;因為愛祂的緣故。我就拒絕一切不屬祂的東西,活在世上,好像沒有別人。只有神與我一般。有時對神,好像罪犯在審判官的面前,有時好像兒子在慈父的面前。

  我時刻敬拜祂,常和祂同在,稍覺遠離,立即回頭;雖然不易,卻能繼續;雖然有種種心思流蕩的困難,但心仍安靜不自尋煩擾。我以與神同在作我的事業,從早到晚一直和祂同在,好像在定時的禱告一樣。因為我在每時每刻每秒鐘間,就是工作最忙的時候,一直將一切阻擋我思念神的東西,從我堶掩陞X。

  自從我認識主之後,這就是我日常的功課,雖然學得不全,卻已大得益處。我深深知道,這一切都是出於神的恩典和憐憫,因為我們離了祂,就不能作甚麼。我是比最小的還小。如果我們肯忠心地保守我們在聖潔的神前,將祂常放在我們的面前;這不只能叫我們不會得罪祂,使祂不喜歡,(至少不是故意的)並且能在我們堶接o生一種聖潔的自由,並能熟識神,隨時能求得恩典的扶持。此後就成為習慣,與神的同在變成很自然了。請你和我一同感謝祂,因祂將最大的恩典和恩賜,賜給這樣不堪的罪人,實在是稀奇不過的。但願萬有都讚美祂,阿們。

  第二封信—同在之見證

  親愛的,我乘此機會寫信給你,講到在我們中間,有一位因著與神同在,所得奇妙的果效和成功、好叫你我都得益處。他已經有四十年之久,一直只注意一件事,就是與神同在,凡神所不喜悅的事,他絕對的不作,不說,也不想。他如此作沒有別的目的,只是為著純潔地愛神,因為神是萬分配得我們的愛的。

  他和神的同在,已經達到一個地步,就是在任何的環境堙A都能成功了。在過去的三十多年中,他繼續地充滿了喜樂,有時候因為喜樂太大的緣故,他只得想方法來調和,怕它要在外面發表出來。

  有時候,因為工作太忙,稍為覺得與神的同在有些疏遠,神就會在他堶悼s他覺得神呼召他,他也就頂忠心地回答在堶悸漫I召。他若不是舉起心來傾向神,就用溫柔,愛情,來注意祂,或者由「愛」媯o出話來對神說,「我的神,看哪,我完全屬你,主阿,照著你的心意作成我。」後來他也似乎覺得,這位愛的神,因著這些話,就心滿意足,安息在他心的深處。這一類的經歷,叫他深深相信神是常在他的深處住著,無論怎樣再也不疑惑了。

  看他所享受的那種滿足和滿意—時刻覺得在他堶悸瘧_庫,—他就用不著迫切地尋求了,因為這寶庫是時刻向著他開起的,他若要,立刻就能有所享受。

  因著我們對此盲然的緣故,他常嘆著說,我們是可憐的,稍微得著一點,就滿意了。他說,神的寶庫,好像無邊際的海洋,然而我們一得著海洋中瞬息間要過去的,微小的一浪,就滿意了。哦!我們是何等的瞎眼呢?我們攔阻了神,停止了神恩典的水流。但是神若找到了一個滿有活潑信心的人,祂就要將祂的各樣恩典和恩賜豐豐富當地傾倒在他堶情G在他堶惘n像急流,好像水閘忽然挪開,放出極猛烈的急流來一樣。

  可惜我們不看重這個,以致水流停止。但願今後不再停止它。讓我們進入自己堶情A除去一切的攔阻,贖回已往失去的光陰,利用恩典的餘日。死亡緊緊地隨著,日子也許不頂多,所以讓我們好好地豫備,因為死只有一次,時候一到,就挽救無術了。
所以找再說,讓我們進入自己的堶情A時候逼近了,不能再遲延了,我們是何等的危險呢!至於你,我相信,你已經有一些這類似的經歷,所以也不至叫你驚奇。但是我勸你,不可少的就是這一件,所以我們必須時刻為此努力。因為屬靈的生命,不進則退,但是那些已經被聖靈的氣所吹動的人,就是在睡眠中間,也是進步著的。如果我們還在風浪中動蕩著,就讓我們叫醒我們的主,因祂在你堶掃鷁菕A祂就要立刻使風浪平靜了。

  在現在將我所想的分給你,請你將這些和你所想的比一比,好讓這些再一次將你所想的挑旺起來,如果反而叫你更冷的話,(但願神禁止,這正是大惡 )就請我們回想數算我們當初所得的恩典。但願我們能從這位弟兄所作的及所想的,得著益處。他在世界。是少有人知道的,但是神認識他,寵愛他。我要替你禱告,你也為我禱告。一六八二年,六月一日。

  第三封信—祈禱的見證

  我所尊敬的,……雖然我這一種的生活情形,不是書堶惟玼鄑銆o到的,但是對我並不為難,只是我很歡喜知道你對我這一種生活的意見。

  前幾天我和一位很敬虔的人談話,他對我說屬靈的生命就是恩典的生命,起始於奴隸性的懼怕,後來長進到有永生的盼望,其實得永生在乎相信(約翰六章四十七節)不在乎長進—譯者註。再者登?造極,在純潔的愛上面,每一步的造詣,都有各步階級的經歷,到最後,纔能登?造極。

  祈禱過程

  我並沒有照這些法子去作,反而按著我所知道的,叫我灰心,因此當我起初信主的時候,我就立志棄絕自己歸向神。這就是我對付罪最滿意的辦法,同時除愛神之外,甚麼都置之不理。

  在起首的幾年中,我普通親近神的辦法,是有規定時間的禱告的。在禱告中,所思念的就是死亡,審判,地獄,天堂,和我所犯的罪。這樣我一直繼續行了好幾年。就是不在禱告的時候,或工作的時候,我也很謹慎地將我的心,放在神的面前,因為我一直想,祂是常和我同在,也常在我堶情C

  到了後來,不知不覺地在規定禱告的時候之外,也覺得心在神前,這一來,就叫我大有喜樂,大得安慰。這件事使我對神的尊敬有如此的高,惟有信心能叫我得著滿足。(註:我想這一句話的意思是這樣:他對神一切的觀念,都不能滿足他,因為他看出這些觀念,遠不如神(自己)的實在,所以他不滿意,惟有藉信心所得的看法,纔能滿足他,因為信心看見神的無限,看見神的實際,看見神不是人的意念所能想像的。)

  這是我起頭的光景,在起頭的十年中,我受很多的苦,因為我常常想到愛神的事上,總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我已往犯的罪,常常擺在我面前,同時也覺得神的宏恩實在是不配得的。在這些年日中,我常常跌倒,但是幸而一跌倒就起來,那時一切的被造,一切的理由,以及神自己,好像都是反對我的;惟有信心是幫助我的。有時候,我的心思很混亂,以我所相信的恩典,當作一種假定的臆斷,因為別人須經過很多的困難纔能達到,而我怎麼能一下子就得著呢!有時候,想這不過是一種故意的自欺,我那堹鈺o救呢。

  (這些煩擾和混亂,不但不能減少我信靠神的心,反而使我的信心格外加增。)當我專一地思念我末了的日子的時候,我就立刻有一個大改變,我的心覺得在我的堶情A有一種很深的平安,好像它找到了它的中心,和安息的所在。

  用謙卑、愛心 ,信心行在神前

  從此之後,我就用謙卑,愛心並簡單的信心,行在神前,凡神所不喜歡的東西,我就盡力地不想,不說,也不作,我盡力作我所能的,祂也同我作祂所喜悅的。

  現在在我堶惟珚g遇的情形,是不能用言語來表明的。我已經沒有痛苦,也沒有疑惑,因為我已沒有己意,只有神旨,我也在凡事上行神的旨意,我已絕對地順服,若不是祂的旨意,若不是單純地為著愛祂,或有其他的動機,就是由地上拾起一根稻草我也不作。

  除開那些必要的之外,我已經不作定時及形式上的禱告了。我惟一的事情,就是堅忍不拔地和聖潔的神同在,我以一種單純的注意,和一種情愛的吸力的紀念,來保守自己在神的面前,這就是我所稱為「實在與神的同在。」換一句更好的話說,這就是一種靜寂,秘密與神不斷的交通,這常使我有堶悸熙葝痋A與快樂。有時候這快樂太大了,我就不得不用一些法子來調和遏止它,怕它在外面表顯出來被人看見。

  在這三十多年中間,我一點不疑惑地,知道我的心一直與神同在。我能將許多的事情告訴你,但願你不討厭我,我也以為這是合宜的,因為這是照著我在神的面前的情形告訴你的。我看神是我的王。

  我看自己是罪犯的魁首,滿了污穢和敗壞,好像一個人向他的王,犯了各樣的罪,但是心堣Q分憂傷,在祂面前,承認我一切的罪,並求祂的赦免,我也將我自己,交在祂手中,讓祂按著祂所喜悅的來對付我。我的王,滿了憐憫和恩典,絕對不責打我,反而用祂的慈愛懷抱我,使我有分於祂的盛筵,並且親手服事我,又賜給我祂寶庫的鑰匙。祂樂意不住地和我交往,祂用千萬的方法在各樣的事上待我,好像祂心所最愛的。我也就這樣地將我一直放在聖潔的神面前。

  我來到祂的面前,不過用一種單純的注意,和一種情愛的吸力的紀念,我覺得在這種情形中的甘甜和喜樂,勝過嬰孩在他母親的懷堙A所以,如果我敢用一句話來表明的話,我就要說,這是「神的懷堙A」因在這塈痧鉆薇鴗ㄛO言語所能形容的甘甜。假若因著軟弱和需要,離開神的時候,在堶情A就有一種可愛可喜的情感將我召回去,我就不知道怎樣說纔好。

  我求你多回想我已往的敗壞。因為這是你所完全知道的,我今天由神所得的大恩,真是我絕對不配的。

  至於我定時的祈禱,不過是日常和神交通的繼續,有時侯,我就看我自己好像一塊石頭放在石匠(神)的手堙A讓祂自己的心意雕刻,我求祂賜我能完全像祂,在我的堶情A刻祂形像(祂全備的形像。)有時候我一禱告,就立刻覺得我的全靈全魂一點不用力地,也毫無困難地高升起來了;並且停留在一個升高的地位上,好像在神的堶掠磼w:又像在中心安息的地方。

  我知道有人說這種情形,是一種「不活動,」「受迷惑,」或說「愛自己,」我也承認這是一種神聖的「不活動」也是一種快樂的「自愛。」因為按事實看來,當人在這種安息的時候,他就不會被從前常攪擾他的動作所攪擾,這動作在從前的時候,是幫助他的,如今反而有害。

  但是我不願意人說這是「受迷惑,」因為在此,人是這樣地享受神,除祂之外,別無所求,如果這是我受了迷惑,神就該補救。但願祂按著祂所喜悅的對待我。我只要祂,也樂意完全獻給祂,我極願意知道你的意見,因我極看重你的敬虔,並願順從。……主堛漪Y某。

  第四封信—召回遊蕩的心思

  我所尊敬而敬愛的,你所告訴我的,並不新奇,被遊蕩的思想紛擾,並不只你一個。我們的心思本是很散漫的,但是意志是我們五官的主母,他必須負責召回心思,帶到神的面前。我們起首學習禱告的時候,一個沒受訓練的心思,它已經有了遊蕩散漫的惡習,若要勝過,實非易舉,而且它所思念種種屬地的事,常是我們所不願意想的。

  我想一個補救的法子,是謙卑地在神的面前承認我們的錯。在禧告時,毋需用頂多的話語,因為沒有次序的言語,常是使心思遊蕩的原因。最好是將你放在面前,好像一個困苦啞口瘋癱的乞丐在富人的門前。你的事情;就是保守你的心思在神的面前。如果它離開神,往外遊蕩,也不必怎樣不安,因為心堣ㄕw,反而叫心思更煩擾。你必須用意志,安安靜靜地召回你的心思。如果你能這樣堅持地下去,神就會憐憫你。

  還有一個辦法,就是在平時的時候,不讓你的心思跑得太遠,就在禱告的時候,稍微一離開,也就易於召回。你必須要保守你的心思,絕對地在神的面前。常常思念祂,你就會覺得在禱告的時候,也容易保守你的心思,安靜在神的面前,至少是容易從遊蕩堨l回來。

  與神同在的利益,我已經在其餘的信上說明,讓我們嚴格地去實行,彼此代禱……我某某。

  第五封信—愛神與認識神

  親愛的…神徹底地知道我們的需要,祂一切所作的,都是為著我們的好處。如果我們知道祂是多麼的愛我們,就由祂手而來一切的甘甜和苦難,都要一樣地接受。因為由祂而來的,沒有一樣不是好的。只要我們在這個亮光中看,就最痛苦的苦難,也不至於難受了。當我知道這苦難是愛我們的神所賜的,好使我們因受苦而自卑,我們的苦難就要失去它的苦味,我們的呻吟也要成為喜笑了。

  讓我們來學習認識神,你認識祂越多,你也就越想要認識祂,因為愛神的程度是與認識神的程度成為正比例的。所以你認識祂越深越多,你愛祂的心也必越深越多。如果我們愛神的心真多的話,就無論是痛苦或喜樂,也必定一樣地愛祂。

  切不要因著有快樂的感覺來尋求神,來愛神,無論這感覺多好,它永遠不能帶領我們親近神,像簡單的信心所作的。所以讓我們藉著信來尋求祂。你不必往別處去尋找祂,因祂就在你的堶情A我們真是配受責備的,因為我們常為瑣小的事情忙碌,反而將祂放在一邊。這些瑣小的事,不只不能使祂喜歡,並且好多是得罪祂的。祂今天雖然忍耐著,但是有一天我們必須出重大的代價。讓我們熱切的事奉祂,把甚麼都放在一邊,不要放在心上,求祂的恩,讓祂來管理一切。如果我們肯作我們的一部分,不久就看見,祂要在我們的堶情A作成我們所盼望的。因著所賜給你的拯救,我不知用甚麼話語來感謝祂纔好!甚盼望我因著祂的憐憫,我能於數天之內,去見祂。(註:他二天之後,就躺下,在一禮拜內回天家。)讓我們彼此代禱。

一六九一年二月六日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