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魂的能力」與「靈的能力」末後時代的危機

賓路易師母

  本文摘自賓氏所著「魂與靈」之附篇,從其中我們可以瞥見靈界爭戰之內幕。知道無底坑之權勢如何利用「魂的能力」以從事不法的工作。讀者若想更多明白這方面的信息,可參考倪拆聲弟兄所著「魂的潛勢力」以及賓氏所著「魂與靈」等書。

  「屬魂(psuche)的能力正列陣攻擊屬靈(pneuma)的能力。」這句話正描述了這嚴肅時代在看不見境界中之爭戰,其發生地點是在印度。這個題目說明了現今在印度真實的情況,但對於那些能夠分辨「魂與靈」的人,這句話對於發生在大英國境內之事物也是同樣真實,其情形與在東方國家相同。無疑地,此種情況也正在演變中。目前,基督的教會在屬神的事務上正遇見一些新的試煉,而她似乎無法應付所遭遇的,從聖靈尋求新的亮光已成為當務之急;並且當新的情況出現時,聖靈必賜與新的亮光。

  「屬魂的能力正列陣攻擊屬靈的能力!」那麼「屬魂的能力」是什麼呢?我們可以從下面的短文加以說明:

  「無底坑的權勢正進行迷惑全地的工作(啟十二7~12),因此在政治世界中正有著極大的變動。我們理當仔細思考發生在這堛漕ヾA因為它們是真實地影響了基督的教會。

  「有一次我在印度北部遇見一個人,他跟西瑪拉(Simla)印度高級社會的人十分熟悉;西瑪拉是印度政府的夏都。他告訴我一件有關印度聖人以及其他亞洲聖人的事。他說聖人能在一個禮拜或幾個月前知道政治大事的發生。他說︰『我不依賴電視或報紙上的消息,因為它們不過是所發生過事情的記錄,而我們能在事情發生前就知道了。』一個住在倫敦的人如何能知道發生在印度的事,或者在印度的人如何知道倫敦的事呢?

  「要明白這件事如何解釋,就必須要知道回教徒所投射『魂的能力』的秘宙,以及什麼是魂的能力?對於我們這些按聖靈教導的信徒而言,從神話語之亮光中可知這是無底坑的權勢所投射在世上列國之騙局;所以帶來了政治上的劇變。

  「有關『魂的能力』之魔力與魔法只有在東方才為人所知。據說只有回教的聖人才有此能力,這些人也是印度靈界之領袖。幾世紀以來,他們被賦與超自然的能力,正如今日一樣。它不但是有能力,又有推動之力,而且能控制人們的意志。

  「要證明此種在印度人心思中之魂的能力,可由重訂塞佛爾條約(Treaty of Sevres)之事看出。在此條約中被土耳其人所奪去的領土得以再度得回,證明一個東方國家能大大戰勝所有西方國家聯合的力量,其結果真是令人難以相信。其秘訣是,藉著上百萬印度人所相信的『魂的能力』的表顯。

  「人們相信這種『魂的能力』是藉著祈禱、禁食及宗教默想而培養的;回教徒常以他們在清真寺聚集之祈禱為炫耀。設想有大群的回教徒在印度都力(Delhi)最大的清真寺加瑪拿(Jumna)祈禱的情形,有成萬的回教徒在寺內聚集,還有更多的群眾一同在寺外祈禱,那麼「魂的能力」必然得以發動︰在印度有數千座清真寺,虔誠的回教徒一天三次聚在一起祈禱。這兒是伊斯蘭教謊言的源頭。每個回教徒都相信祈禱有統管世界權勢之奧秘,並且切實力行他們所相信的祈禱。他們「祈禱」,看哪!(他們相信)歐洲國家的會議正被撇在一邊。這對基督教國家是一個何等的教訓!

  「我們要如何知道在印度廣大的印度教徒中,魂的能力是如何培植呢?假若回教徒聚集祈禱的人數已經很多了,那麼印度教徒在他們大節期的聚集要比回教徒的十倍更多。印度教徒也以他們許多聖地的集會為傲。在歐哈巴達(Allahabad) 一個盛大的馬格(Magh)節期,每七年一次有幾百萬的印度教徒在此聚集。

  「印度教徒和回教徒聯合一同行動,專一從市祈禱,發動『魂的能力』,為要投射西方的的國家上,暗中破壞他們的能力權勢及在東方的成望。這就是歷史土最大的爆亂……」

運用靈的能力

  從潘伯所著「最早年代之地球」一書中我們可以得到關於魂的能力的亮光。潘伯寫道:「一個人要產生『魂的能力』。必須先使自己的身體於魂的控制下,因此才能移投射他的魂和靈,並且,當他活在世上的時候,他能夠行動像一個脫離肉身的靈。」「當一個人得到此種能力時就稱之為『術士』,……他能知道別人的心思,他能運用自己「魂的能力」於外面的靈之上……他能訓服兇猛的野獸,並使他的魂遨遊遠方。」並且「他能向他遠方的朋友顯示他的靈體,如同肉身一般的形狀。」又說︰「只有經過長時間的訓練才能使這些魂的能力成長……主要的目標是要壓身體,使身體完全置於服從之下,並達到一個地步,就是對他生活環境之喜悅、痛苦及情緒都失去感覺。……」

  印度宗教生活無疑地就是發展此種魂的能力。這就是成千上萬不認識基督福音的人,他們對某一特定事物密集的「祈禱」之所以能產生果效的原因。但是此種「投射」在其對象上的魂的能力,是受到這個世界之神的支配。

  那麼在英國「魂的能力」與「靈的能力」情形又如何呢?在英國心靈(psychic)的能力正有意、無意地在發展中,而且形成了一股勢力,這勢力正被那看不見的惡者所支配運用。「魂的能力正列陣攻擊屬靈的能力」,這正是今日的光景。所謂的「魂的能力」,就是「天然人的潛能不在神的聖靈管制下所發揮的能力。」那麼「靈的能力」又是什麼呢?靈的能力是神自己的能力,它是「聖靈」藉著從聖靈重生之屬靈人所表顯的能力,是他們站在加略山寶血地位上向神禱告所產生之能力(參啟八3~5之例)。

  從最近我收到的一封信中可以看出,對運用心靈能力之無知是多麼足以影響屬靈的信徒。

  「我剛剛經過了一場仇敵可怕的攻擊︰身體出血、心痛、疼痛及枯竭,我的全身瀕臨崩潰的狀況。這是當我用禱告反對一切攻擊我的心靈能力時忽然發生的,這攻擊能力是出(心靈)祈禱所產生。在基督寶血的能力中,我憑信心把它逐退,其果效甚為明頗。於是我的呼吸立刻恢復正常,出血停止,枯竭消失,一切疼痛飛逝,我的身體又得到生機。而且我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充沛。神讓我確知這次的拯救,我的情況乃是有一些受欺哄的人用『祈禱』反對我的結果!神已用我拯救了其中的兩個人。但其他的人如今仍陷在可怕的深淵中…。」

  在最近的幾個月中,這種新發生的危機臨到屬靈信徒身上已不是第一次,因為那要臨到全地災難的情況正日益加深中。這種藉著祈禱產生魂能力的事似乎特別容易發生在曾經有特別超自然經歷及向邪靈敞開的人身上。這些人在某些方面似乎有一種狂熱固執的靈,希望其他信徒能進入他們已有的經歷。假若別的信徒拒絕追求這些經歷,或有些人攔阻別人得到這些超自然的顯現時,這些狂熱者就以為應該「禱告」在那些反對者身上,使他們受神懲罰,或者使他們被迫向他們所說的「真理」屈服。

  此種情形很像福音書中所記載的,當門徒到一個村莊被拒時,他們向主所說的:「主啊!你要我們吩咐火從天上降下來,燒滅他們麼?」主回答︰「你們的靈如何,你們並不知道。」神從不強迫任何一個人接受祂,甚至即使對他們有益的也是如此。無論神是否要救一個人,神的聖靈總知道人有自己當負的責任。

  所以找們要殷切地警告神的眾僕人---神真正的僕人---特別關心那些拒絕按自己特別方式進入神「祝福」中的人,並請他們將這些信徒們交托給神,不要藉著指揮,將他們推上魂能力發生的危險中,否則此種禱告就被稱為對他人邪惡的禱告。那些熱心從事專一禱告的人,要小心避免以自認為是神的旨意來為別人禱告:最重要的是,絕對不要直接把「禱告」推在別人身上,而是向上朝著神,免得魂的能力被現今空中邪靈所運用而臨到禱告的對象身上。

  另外,還有一位服事者在寫給我的信中說道:

  「最近我們參加了本鎮的一個聚會,其中有一位「講員」走偏了,強將自己本身超自然的經歷加在別人身上---他自己那種得「祝福」的方 。我本人特別受到此種方式「禱告」的壓力,並且從那時起受到嚴重的影響……。此種集中心思(即的能力)為某些事情而禱告,是一種懷藏邪惡的祈求……」。

  我們要提醒諸位,真正從聖靈而來(生)的禱告,是從靈裡起首的,不是在「祈禱」言語下,集中心思發表自己個人的慾望。

  附言:

  一、從上述印度宣教士信函中,我們可以看出回教印度謊言的源頭,是藉著成千上萬教徒「祈禱」所產生「魂的能力」,而這「魂的能力」正被空中掌權者所運用迷惑上億在黑暗中的靈魂。故此,我們該知道福音的廣傳,先要有在聖靈中禱告,以解除空中惡者的權勢,真理才能達到人心。

  二、近年來,各種東方形而上的哲學及修行大行其道,遍及東西方,連基督教的歐美都無法分辨,而落入其網羅。在美國大學瑜珈術成為學術科目,美國加州算命成了熱門職業。根據美國時代雜誌報導,蘇聯正從事「魂的能力」研究。並且,他們雇用東方的術士;用其「魂的能力」以投射在西方當政的政治領袖身上,使他們在決策時使其有利於蘇聯的利益。近來,人們肉體情慾享受達到盡頭,進入心靈追求的人必定更多;若沒有為他們禱告,使他們相信福音并得到真正心靈的安息,必有許多人落入仇敵的網羅,成為敵基督的工具。

  三、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禱告——成為屬靈爭戰的焦點。

  1.為君王—指政治的首領,我們要起來守望,看守這些領袖(無論光明黑暗之政權之首領),使其決策受到聖靈的管制,而有利於神的國度及神的百姓。

  2.一切在位的—指在國家社會有影響力的人物,無論是教育、軍事、科學、商業、娛樂等等。他們的得救及正直,在屬靈的國度上是大有利益。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