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我的母親

約翰衛斯理(John Weslesly)

  我的母親是一位不平凡的女人。在我們這個時代(十八世紀初期)已經非常少有的典型。她有十九個小孩,並且以教育我們為榮。小時候,我們經常一個接一個的被她處罰。她有一套教育理論,並且,有堅強的意志。這個意志以鞭子在我們身上付之實施。

  她精通希臘文與拉丁文,平常待人嚴厲,令人難以接近,絲毫不露自己的感情。嬰孩出生的死亡率在我們的時代非常高,母親在第十三與十九位嬰孩殤折時,伏在孩子身上哭泣(輕輕的),給我們留下深刻的印象,我們知道母親深愛我們的。因此她贏得全家小孩對牠的愛戴與尊敬。當我們成長接受教育時,許多內心的困惑與對真理的探求都可以與母親促膝長談。因此母親在家裡的被愛戴是隨著孩子年齡的增長而與日俱增。我現在回憶母親的教育法顯然是「注重孩子們的靈魂遠勝於他們的身體。」

  一七四二年,母親進入永恆邊緣前,我坐在她的床邊,她沒有任何的疑惑與懼怕,祇是盼望「與基督同在」,她最後對我說的一句話是:「孩子!當我被釋放時,唱首詩歌讚美神」

  (譯自:The Journal Of John Wesley)

  作者簡介:約翰衛斯理(1703—1790)十八世紀偉大的宣道家,他強調人因悔改而蒙拯救,被英國國教所斥,而與懷特腓走入森林曠野街道引領千萬人悔改,福音的波濤震撼了英倫三島與美國本土,帶下馬丁路德後的最大復興。他最有名的豪語是:「全世界是我的教區」。他教導後來的宣教者:「你要宣講信心直到你有信心,然後因為你有信心,你將再宣講信心。」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