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祈禱的實行

芬尼(Charles G.Finney)

  一、為何要為列國祈禱

  今日的世界充滿了擾亂和各樣不法的事。按表面看來,這些不法的事,似乎出自敗壞人類的天然惡性,其實,出自超然的權勢,就是撒但的權勢;因此這些不法的事就不是人力可以制服的。既是超然的,就惟有超然的能以對付,因此,撒但的權勢也惟有神的權柄能以制服。

  在此,神的祈禱的兒女們就發生了這問題:「神有沒有叫我們為列國禱告?如果有,我們應當如何禱告呢?」

  有許多熱心的基督徒對於這問題是紛亂的。他們以為:聖經堿J然有話說,這世界將要「愈變愈壞,」所以基督徒也就不能以禱告來改變這世界;惟有等主耶穌再臨罷。但是聖經埵雩雱h咐我們說:「要為萬人懇求、禱告、代求、祝謝;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提前二章一節、二節)這意思並不是一定要全世界得拯救,乃是要攔阻世界不至全然敗壞。聖經也有話對我們說:「你們是世上的鹽」所以我們在世上有一部份的工作,就是:運用那攔阻的能力,去攔阻仇敵的勢力,直到主來。

  2.如何為列國祈禱

  脫離世界的靈:如果我們要神用我們為世界各國禱告,我們自己就必須先脫離世界罪惡的權勢。聖經告訴我們說:「不要愛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愛世界,愛父的心就不在他堶惜F。」我們必須脫離世界的靈,然後我們能在基督的靈堿陞@界禱告。羅得感不動所多瑪人—他們不肯聽他的禱告。為什麼?因為他們知道,他也是像他們一樣的被世界的靈所管轄。但亞伯拉罕—一個離開所多瑪的人—能為所多瑪人向神祈求。(看創十八章二十二至二十三節)

  我們若要聖靈用我們去欄阻黑暗權勢的行動,我們就須從屬天的地位上往下看這個世界(看腓立比三章二十節),只有這樣,纔能使我們的心思脫離世界的密霧,而得著聖靈的光照。有這升天的眼光,我們就可與聖靈一同作攔阻的工作,有這升天的眼光,我們的眼睛也就明亮,能以看見那看不見的權勢運行在今日漂流不定的情形背後,以致我們不能不與他們爭戰。

  反對一切擾亂和不法:我們應當有集中的禱告,以反對那在一切擾亂和不法的背後運行的黑暗權勢。我們當堅持禱告,使那些不法者從撒但那堭o不著幫助。

  當為各國的政府、首領、和計劃禱告。當禱告以反對一切天然的和超然的兇惡權勢和堅固的營壘。

  當堅信:撒但是一個已經失敗的仇敵,也當堅信:神藉著完全傾覆那些鼓動不法事的天然和超然的兇惡權勢,就在現今證實撒但的失敗。

  當禱告以反對教會堛漱禱告之罪,就是:不為列國的需要禱告(撤上十二章二十三節)當禱告,好叫神的教會認識自已屬靈的地位,固守屬靈的能力,並且保守自己不沾染世俗。

  求神興起禱告的人:當求神興起像摩西那樣的人來,用神的眼光來看列國,為犯罪的列國來到神前禱告說:「唉,這百姓犯了大罪……倘或神肯赦免他們的罪……不然,求你從你所寫的冊上塗抹我的名。」(出三十二章三十一,三十二節)

  當求神叫他的兒女們有憐憫的心。歌羅西三章十二節說:「你們既是神的選民……就要穿上存憐憫……的心。」今各處都缺乏憐憫,各國的戰事已使人心冷硬,然而基督徒竟然和世人一樣的受其影嚮。有些基督徒還以為:這樣無憐憫是應當的,因為如果神要成就他的旨意,就是痛苦也不能感動他。我卻不相信這個。耶穌的靈乃是憐憫的靈。讓我們披戴主耶穌基督,好叫我們滿有憐憫,甚至要驅我們到神前哀求說:「神呀!求你拯救列國!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二、普遍的禱告…為全教會和全世界一切屬靈的事

  在禱告中有一個大危險,就是:以自己為中心…只有關於個人的,並且只限於自己工作範圍以內的:這就使靈受捆綁而關閉。
如果基督徒所作的工夫,是比神所要他作的更少,他就要失去聖靈的充滿,聖靈的充滿乃是強壯的祈禱生命所不可缺少的。

  羅馬八章六節對我們說:「思念聖靈的事乃是生命平安。」(正譯)但是聖靈的事是什麼?不是限於我們個人的事,也不是那些與個人生活有關係的物質;乃是包括全教會和全世界的一切屬靈的事。

  真正屬靈生命的本性是普遍的。顧到普遍的工作。如果叫屬靈的生命被宗派,被組織的團體所包圍,這生命就必受壓制而失去能力和元氣。保羅在哥林多前書三章四節明明說:「我是屬保羅……我是屬亞波羅,」這些話無非表明屬肉體的情形,這種屬肉體的情形要阻礙靈命的長進。

  所以我們若要進入聖靈堙u普遍」的生命,就必須走十字架的道路,治死肉體:這樣,才能進入聖靈的豐滿堙C然後,我們才能有普遍的禱告—包括全教會和全世界:且要反對黑暗的權勢。

  這並不是說,在禱告中當忽略個人和本地的事:這乃是說,信徒不應當被個人的事所包圍,而不顧大局。

  或者有人要說:「但是我若專為全教會禱告,我豈不就忽略神所派我服事的那些人嗎?」在表面也許是這樣;但是我們若更看明靈的定律,就能看見這原則:—普遍禱告的工作會更加力於較小的工作。我記得:有一次,神明明白白的將這原則指示一群基督徒。當那時,我們正為著一件特別事情聚集禱告:然而禱告中沒有自由。那時適有一位弟兄遲進去,他看出那聚會有了束縛,所以他就提議說:「讓我們現在起始把我們所能想到的最大的要求帶到神前。」當時就有幾位為著列國求,求神拯救列國,也求神敗壞列國的罪惡。不久,整個聚會都得了自由。那時,那位弟兄又說:「現在可以再回到你們剛才所要禱告的事情。」我們就這樣作,這時,我們為那件事的禱告才有大能力和自由。

  在今日黑暗和艱難的日子,實在大大需要普遍禱告的工作。我們的主也正對我們說:「與我一同往下觀看。」今日所需要的是求神啟示我們,使我們既看出黑暗的權勢在教會和世界中利害的作工,我們就必要呼求神拯救全教會和全世界脫離仇敵的權勢了。

   三、為家庭禱告

  1.家庭禱告的重要

  有人說:英國人的家庭,是他們的炮台;那末,基督徒的家庭更應當這樣。當信徒關閉他房子的門時,他應當覺得他已經把世界,和魔鬼一起關在外面了。

  但是撒但總是尋機攻擊神的兒女的家庭,因為他知道,他若能進人家庭的生活堶惕@工,他就能吸取基督徒所有屬靈的生機。所以基督徒最要緊學習把守他的家庭脫離仇敵。

  家庭能直接影響基督徒的靈命,或好或壞。但是神的兒女們常常忘記了這個,因此家庭的空氣就損害了他們屬靈的康健。

  基督徒常會在家堣騆在外面更失防守。他在家塈騝|失檢,放縱自己,因此就墮落到肉體中。他在家埵陶\多的談話是他為基督徒所不應當講的。但他常讓他的話語漂流,並不自約,也不更換語題。那些關乎他屬靈生命最主要的事,他倒不想到;就是想到,他卻沒有靈堛漲菪悒h說出來。這樣,他家庭的全部空氣都壓他往下。

  2.如何在家庭中保守屬靈的空氣

  只有禱告能在家庭中創造屬靈的空氣;因為禱告乃是開門接神進來,也是把撒但和一切的兇惡都趕出去。

  一個無禱告的家庭就是一個無神的家庭;因為忽略禱告,就是向神關門。

  禱告能保守家庭清潔,而適合神來到堶惕@工,也適合聖徒們來到堶惟~住。

  家中一切大小的事情都應當逐件禱告過,不要錯過一件;而禱告要像穩定的河流,並且集中於反對所有的罪惡。還有,一切引到家庭的通道也應常防守,應當禱告過,不讓兇惡,因不觀察的綠故,偷著進入。

  家庭中的長者應當居正當的地位,用禱告來管理他他家庭;並且當覺悟,是神把他安置在那裡,叫他擔負家庭中靈性健康的責任。這事是神在十二年前啟示我的,當時,在我的家庭中繼續的有糾紛的事情發生,而且我也覺得大半是因為我沒有在屬靈方面居正當的地位。然而我「放鬆」了治家的疆繩,因為我錯用了「.交託神」的真理,把家完全置之不理:這樣,就給了仇倣一個攻擊的機會。後來神就指示我明白:神管理和護衛家庭的法子,就是藉著家長們,使他們在靈堶鞊j起來,以致能藉著禱告,和儆省防守,來護衛他們的家庭。

  所以我就為我的家庭在神面前居正當的地位,並且開始祈求以趕出家中一切的兇惡。我支取基督的權柄,奉他的名字,吩咐一切的邪靈離開,不許他們再進來。因著堅持的禱告,就創造了屬靈的空氣,而神就能作工在我的家庭生活中的一切事務上。我們從前所忍受的那些繼續不斷的禍忠都停止了;從那時候起家庭的整個生活都開始變更了;禱告豎立了保護的牆,圍繞我們的家庭生活,以致陰府堜狾釭滌倩]都不得闖入。

  四、為環境禱告

  1.正確的態度

  戕們必須藉著禱告護衛我們的環境,如同護衛我們個人的生活一樣。

  環境會成為我們的監牢,壓迫我們。阻止我們屬靈方面的長進,並且攔阻我們去作神所命我們作成的屬靈工作。

  如果我們不為我們的環境禱告,神就不能在我們的環境中作工;因為我們處於環境中而忽略禱告,就是把神關在我們環境外面;結果就是不能作得勝者,反變成受難者。

  我們環境之所以變壞,有最普通的原因在,就是:有害的順服,在生活上所遇著的每件事,皆說是「神所定的」,而被動的順服了。這樣,就服降了一切所遇著的兇惡,並不拒絕,也不得勝之。

  我常記得我的一個傳福音的朋友怎麼脫離他環境的束縛。好幾個月沒有為他開工作的門。他在家裡等候神為他開路。他的家是在一個幽靜的鄉村堙A離基督徒工作的熱鬧場很遠。當他尋求神的光照,神就指示他;他對於他的環境的被動態度,已被仇敵所利用,為的要阻止他作神的工作。他就立刻起始禱告,去反對他環境中一切攔阻他工作的兇惡,神也就立刻起手為他除去。他一切的事情也都起手變好,而且所開工作的門比他所能進入的更多。禱告已把他停滯的環境轉到活潑的境地堣F!

  常基督徒想望得著神的最好,往往不免有錯誤,就是:不理自己的事情,卻還以為是將事情交給神管理呢。

  這種不理我們日常的事務,而以為完全交託神,是危險的。因為這樣就給仇敵有攻擊的機會。我們多數的患難和攻擊都是因著這種錯謬的順服而有的。

  神沒有叫我們不問自己的事,而完全給神獨自去管理;神乃是要我們認識祂的旨意,而順服祂的旨意;然後祂藉著我們管理我們的環境。

  當我們居正當的地位,藉著禱告來看守我們的環境時,就有何等的改變來到呢!我們當像大衛的一個勇士那樣守住陣地直到神給得勝。

  今日有許多人失敗,都是因為他們從來沒有學習勝過他們的環境。

  2.如何勝過環境

  (一)當從邪靈手中收回你的環境。當收回一切因著你錯誤的順服,以致放鬆你的事務,所給仇敵的地位。
  (二)當聯於基督而看守你的環境,承認神安置你在那堙A要你為那堶t責。
  (三)要奉主耶穌基督的名,吩咐一切黑暗的權勢退去—宣告:主耶穌基督已經在各各他勝過了仇敵一切的權勢。
  (四)關乎你的事情,你覺得負擔要禱告的,就當逐件詳細禱告過,相信神會給你一切應用的光亮。
  (五)在你的生活中,不要絲毫留下與神旨相背的事。
  (六)一切通到你生活的「路徑」,都當一一禱告過,並且宣告羔羊寶血的潔淨和保護。
  (七)要禱告神,求祂作你和你全家的拯救的牆,圍繞著你們。

  五、禱告不答應的幾個原因

  (一)也許你的禱告不合乎神的旨意。約翰壹書第五章十四節說:「我們若照著祂的旨意求甚麼,祂就聽我們。」一切禱告的目的都應當是神的旨意,不然,我們就不能保險說:「我們所求於祂的,無不得著。」(十五節)

  我們必須願意祂的旨意成就過於一切的事,這樣,纔會使我們堅信壯膽的祈求。我們不但必須願意神的旨意,我們也必須用各種的方法,去尋出祂的旨意到底是什麼?因為這是我們祈禱工作中的一部份工作。應當從神尋求祂對於我們所求的事有什麼旨意。這樣,就可將我們祈求的動機試驗出來—兇惡的動機,和那些於我們無益的願望,都可顯露出來。

  (二)「知道祂聽我們。」(約壹書五章十五節)當信徒禱告與神和諧的時候,他靈裡也必應和的「知道」神聽他,他這樣的知道,會使他在禱告中篤信壯膽。

  (三)「己」的生命是禱告得答應的阻礙。「你們求也得不著,是因為你們妄求,要浪費在你們的宴樂中。」(雅各四章三節)

  單求正當的事是不夠的,求時還當存心正當。「妄求」就是為「己」過於為神的榮耀。這是禱告不得答應的一個大原因。

  例如,一個為母親的求神使她的兒女得救,—這原是一個正當的禱告—但是神看見這禱告的動機是為她個人的快樂過於為神的榮耀,試看,她很少為別人的兒女禱告?當「己」管理禱告多久,阻止神的答應也多久;但是當查出了「己」之後,把「己」交給十字架,神就能作工。

  ( 四)如果我們縈念我們所禱告的人、物、這就會阻礙我們的禱告得答應。當我們縈念我們所禱告的人、物,我們所用的力量是屬肉體的過於屬靈的。如果你和你所代禱的人沒有個人的關係,你的禱告也許就不至於這樣熱誠罷!

  我並不是說:「個人的關係」是錯的,也不是說:「個人的關係」會攔阻禱告得著答應的;乃是說:如果「個人的關係」去管理禱告就必阻擋神。

  我記得……對於這件事,神曾叫我學習一極艱苦的功課。有一次,我的小孩子犯重病,醫生對於他都沒有什麼挽回的希望。我為他用盡了我禱告的智識,他卻愈加利害。這樣,有數星期之久。有一天,當他臥在搖籃堮氶A我站在旁邊看他,我看他除非有個轉機,他不會再生存了。我對神說:「神呀,我為這孩子已經費了很多工夫禱告,他並沒有一點見愈;現在我必要把他交給你,我卻要去用工夫為別人禱告了。如果你的旨意要接他去,我就選擇你的旨意—我完全把他交給你。」我禱告完了,就叫我的妻子進來,把我對神所說的話告訴她。她雖流些淚,卻也把他交給神。兩天之後,有一個神的僕人來看我們,他原來很喜歡我們的孩子,也常為他禱告。他說:「神已經給我信心,相信他要復原—你有信心麼?」我說:「我已經完全把他交給神,但我常要到神面前題到他。」所以我就禱告;在禱告中,我對於他的復原有了信心。從那時起,他起始變好。神在前幾天所以不答應我的禱告,乃是因為那時我在禱告中縈念孩子,而攔阻神的答應;如果我繼續那樣,而不肯把他完全交給神。不知我的兒子今日能否與我同在。

  神的兒女啊!:如果你要神答應你的禱告,你就應當跟隨「我們的祖宗亞伯拉罕」的腳蹤,直到獻祭的山上。(看羅馬四章十二節)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