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豪威爾的代禱職事

  英倫之戰

  第二場代禱之戰是為空襲而有的,就是當德國戈林元帥藉其空中的優勢做為入侵英國的預備,這是一場「英倫之戰」的危機。在每一件致命的事件上,是無法留給機運或是靠著放火焰式的禱告來決定。每件事都要放在神的面光中查驗並且迅速的跟隨,直到聖靈能指示祂的僕人在智慧中,以不能推諉的禱告來得著所呼籲的。然後以信心來呼求並持守其中的得勝,他是不能安息下來,直到他得到神對此信心的功效和得勝有了確據。這些代禱不僅僅是,祈求然後盼望得到答應的禱告。我們從那時聚會的記錄摘錄如下:

  一九四○年九月二日,豪威爾說:「我要看我們能否在敵人飛機環繞我們時,得到一無掛慮的信心。我們曾在希特勒拋棄猶太孤兒時,跑到裂口救護了他們,現在我們能否求神保護全部宣教師的兒女嗎?除非我的信心與保守的事情相稱,今晚我非得把每個小孩帶到防空避難所並與他們一同呆在那兒。難道我們要因別人懼怕而害怕麼?因為我的信託,神賜給我們這些產業(指學院而言),所以我也要信靠神會保守它們。我願意你們為此種信靠也得到一個根基。在這為時累月的空襲中,為了我們的信心,我們真是需要一個真實的根基。我們能否在這不可能的事情上信靠祂,如同在經濟的供應上信靠祂呢?

  我們怕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失去了神的旨意,因為許多人為著要來的事感到懼怕。對這一點我必須清楚,因為神說:「如果你們為將來感到懼怕,那就不要求我保護你們。」在自我的懼怕與遵行祂旨意中呼求神的保守有極大的不同。我們真正已得到得勝麼?

  豪威爾所題庇護兒童的避難所,是指提供白天學生躲避空襲的地方,那時兒童有三百人。但是對於學生和六十個學院同仁的眷屬的兒童,主對他說不必到防空洞或戴防毒面具(雖然每人都有個人自由的選擇)。在整個戰爭中神全然證實祂所持守的立場,不許有一顆炸彈落在學院的產業上。雖然學院所在的小鎮與鎮上戰略性的碼頭受到相當重的空襲。我們再繼續看日記的記載:

  九月三日(昨晚大空龔後)。他說「我確知主帶我起來查看鎮上值二百萬磅的不動產。」。我想「它是否與潘樂吉爾同樣值得代禱妮?為著神國度的緣故,它是否值得成為一個重擔或憂慮呢?」。我知道,除非神保守這些財產,否則將歸無有。我發現昨晚我為本鎮禱告,如同以前為學院禱告一樣。」

  九月四日。「本國因為遭受空襲情況變得非常嚴重,這是我們從未如此說過的。最重要的事是尋求神是否是在這危機中。每日的危險,使你們花很長的時間來尋求神的保護。你能說在此空襲中是安全嗎?神是否已告訴你們了?你可能試圖應用神的話,卻得不到祂能力的支持。如果神要拯救我們脫離這個地獄,必需有些能力被釋放出來。除非你能為自己得到得勝的確據,否則你絕不能為全國的得救代禱。我們曾一再的捆綁惡者,所以我盼望在禍臨到這場戰爭時再度的捆綁惡者。」

  九月七日。「有多少的人被此種空襲的苦難所動搖呢?假若你相信你已經從地獄中被拯救出來,為何你不能相信,你們已經從空襲中得了拯救呢?我常發覺許多事情使我整天喜樂,並且我今天為神的保守而快樂。但是,除非我們真正的信靠祂,讚美能從那兒來臨呢?救主所賜的平安不是人所能製造的。它是如此的深以至惡者無法攪擾它。當你裡面有騷動感到懼怕時,你就聽不見聖靈所指示的聲音。你也不能進到神的面前得到躲避懼怕之避所。」

  九月八日。全國祈禱告日。「我們的國家只有外面宗教信仰,是不冷也不熱,真像老底嘉的教會。求神把全國再帶領回來。我的讚美的一個理由是敵人不再能夠侵入我們的領土。」

  在中午的聚會中,當豪威爾開始講道時,納粹的飛機飛臨我們頭上。槍砲的聲音在田野突然作嚮,警報大鳴。但是他繼續講道,並且「全會眾也聽得入神」。這時,過去幾天為安全及疑慮的禱告重擔,立刻變成了讚美和確信。因著滿了得勝的確信,豪威爾大聲說道:「這是何等的得勝!那些在聖靈中的人已看見了,因為祂已經知道我們堶悸澈H心。這是何等的喜樂!除非我們先得到個人的得勝,神不會賜下戰爭勝利的信心。聚會末了全體精神大振。他們以「死亡已吞滅,信者當歡呼。」的詩歌結束聚會。

  同一天下午的聚會,他說:「我敢把確信寫出來,就是惡者不能摸著在座的任何人。不需要再為此事禱告了。當你相信時,你的禱告就已完成了。我們從未得到如此的得勝,此種得勝確實到如同沒有戰爭一般。除非我們先為自己相信,我們如何為世人得勝呢?今早聖靈是何等的奇妙,他降臨在擘餅的聚會中並啟示我們祂自己的得勝呢!」

  九月九日。「聖靈已找到祂所要做之事相稱的信心。要小心保守你們的信心。你們所能做最美好的事就是相信。信心像煙霧一般,是很容易失去的。昨天早晨的得勝,若你沒有看見,可能就永遠看不見了。從那時祂便能引導這場戰爭,但若沒有信心祂就不能做什麼。」

  九月十日。全國祈禱日有成千上萬的人起來禱告,可能連一個相信的都找不到嗎?主日得勝以後,我們就有更大的自由向神禱告,求祂真實的對付在納粹中的惡者,使這邪惡的制度終了。

摘自:豪威爾自傳(The Autobiography of Rees Howells)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