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我如何清楚孤兒院是神量給我的服事?

  一、「最近,建立孤兒院的思想,反覆呈現在我心裡。我祇有藉著禱告來尋求是否是神的旨意,如果是出於神,求主使這個思想更堅定:如果不是,我相信祂的恩典會將所有盤據在我心中的思想一掃而空。我雖然不清楚神的旨意,但毫無懷疑這事必蒙神的喜悅,因為在聖經裡記載著祂看顧孤兒。有一件事情是奇妙的,它使我蒙受不少安慰,就是當我在尋求祂的旨意時,每一接觸到有關孤兒院的事物,神的祝福就大大的臨到我,甚至於遠超過我的需要,這是第一個確據。」

  即使外面有了供應,我仍然仔細地詢問神,因為這件服事,除了需要食物的供應,尚需要一些合適的人被選來照顧小孩,而我的時間不能全部被這項工作所佔有,我所要付出的是更重要的代價—禱告。雖然我知道這些條件,但在起初的禱告裡,我並不為這些錢與人禱告,祇為是否是神的旨意禱告。」

一八三六年一月十六日

  二、大大開口(詩篇八十一:10節)

  「今日,我的禱告有個主題性的改變,因為我讀到詩篇八十一篇,而第十節「你要大大開口,我就給你充滿。」這留給我一個深刻而前所未有的印象。我以前沒有要求建孤兒院的種種需要,祇是單單尋求神的旨意。現今我跪下來,大大的打開自己的口,為了需要禱告,我願意順服神的旨意,也願意順服神的時間,因此任何時刻,神都可照祂的旨意成全我的祈求。」

  「我祈求需要一千磅(相當今日台幣20萬元),照顧小孩的人選、家俱、衣服,也祈求神給我一間房子,不管是租的、借的、或祇是臨時的都可以。當我祈求時,我非常清楚自己所求的是什麼。此外,我所求的並不盼望從我熟識的弟兄那裡得到奉獻,因為我相信神的恩典是豐富的。」

一八三六年十月五日

  三、「今晨我接到一封弟兄姊妹的來信。信中說:「假若你認為恰當,我們願意來服事孤兒,並奉獻我們所有的家俱。我們不願意接受任何的薪水,因為假使我們到此是神旨意中的事,那麼祂定規會供應我們一切的需要。」

  「一位弟兄受感動於今日奉獻了四先令(相當台幣80元),並且願意每星期皆奉獻如此的數目,作為孤兒院購食的用金。今日,又有一對弟兄姊妹願意奉獻他們自己,並其所有的家俱、財產來服事孤兒院。」

一八三六年十月十三日

  「昨晚與今晨我比較沮喪,懷疑自己是否能依此方式來服事神,因此我要求神給我更多的勇氣。隨即有一位弟兄送來兩塊花布,一塊1/7碼,另一塊23又3/4碼;另有6又3/4碼的軟棉布,4碼襯裡,一碼床單。晚上,一位弟兄則送來一個衣服架,3件兒童內衣,4條圍巾,3條床單,一條毛毯,2台白鑞儲塭箱(一種黃銅合金),6個錫製茶杯,與6個金屬製茶匙,且奉獻3先令6辨士,這是另外三個人委託他帶來的,末了還告訴我說,有一個人會在明日送100英磅(台幣2萬元來)。」

一八三六年十月十七日

  「今晚有人奉獻5英磅,奉獻的金額已達當初祈求的一千英磅,願我所擁有的,我所服事的,都是為著榮耀神。我必須再說,這裡的每一先令,每一件家俱與衣服,正如以前我所提到的那些奉獻,他們奉獻來我這裡,從來沒有一個人曾詢問過我的需要。」

一八三七年六月十五日

  四、深覺自己的軟弱與無知,因之有關孤兒院裡最細小的每件事,都必須在神面前呈上祈求。但是有件事情是我所忽略了的,就是未曾祈求神差遣小孩來。我以為祇要孤兒院能成立,就會有許多人前來申請。但是,當一切都備妥就緒時,竟沒有人申請入院。神要顯露我隱藏的意念,使我天然的「自以為」落空,以致學到了一件事,就是離了祂便不能作什麼。環境使我再度徹夜俯伏在神面前,鑒察我內心所有關於孤兒院的動機。最後在神面前宣告,建立孤兒院的第一個目標—證明單單的信靠活神是一件可能的事。第二個目標—是為了孩子們靈魂的拯救。第三個目標—為了孩子們的身體與福利。我繼續禱告下去。直到我心裡說:即使這件事情的結果是一無所成,但祇要神得到榮耀,我就滿心喜樂。於是整個祈求朝向神的榮耀堨h。我才開始為神要差遣小孩這事禱告,頃刻間,我內心滿溢著平安,於是我比以往的任何時刻都還確信神要我建立孤兒院。隔日,就收到了42份的申請書。」

譯自:穆勒日記(The Joural of George Muiier)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