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十字架與復興

賓路易師母

  在威爾斯的大復興中最特出的主題是加略的信息。只有當我們看見了十字架是聖靈作工的根基和中心,然後復興才有可能。儘管我們已經知道一些關於十字架的各方面,現在我們還要追求去明白一些關於復興的規律和危機。在這裡我會放進一些材料,是本來想寫在「信徒的爭戰」的最後一章內的,但為了一些原因而略去了。這些是從威爾斯大復興中所學習到的。

  復興的簡單意義:神的靈經過人的靈而湧流出來。

  這與著名的福音派解經家福撒特關於人的靈的說法相同,他說:「人的靈是接受聖靈的地方,是聖靈藉以居住和作工的器官。」從這簡單的定義,你會看見所有我們思考的十字架真理和屬靈生命的規律,是如何有力地影響「復興」的問題。

  現在讓我們問,除了祈禱之外甚麼是復興的基本條件呢?第一。消極的:除去所有阻擋聖靈的外流事物。這是靠神的靈運用十字架來作工。第二,積極的:明白如何去與神的靈合作,這是靠十字架的生命方面,聖靈的流入,和信徒學習經歷在靈中行走。

  關於一些重要的「攔阻」。(一)在靈中的——一種不屈的、不饒恕的、緊抓不放的靈。(二)在生活中——不知道什麼是正確,甚麼是錯誤,以致包容了阻擋聖靈的事物。(三)在事奉神之中——不願意去述說神的事物及作見證。

  需要去對付這些障得:(一)潔淨靈(林後七1),藉除去「不肯屈服」,饒恕那些得罪我們的人,一種「抓住」的靈的降服而把所有奉獻給神。(二)從神尋求在生活中的「對」與「錯」的亮光。當得到亮光時改正錯誤的事。(三)向神降服,在說話和見證方面聽從聖靈的指示。這要寶血來潔淨所有光照出來的事,聖靈運用十字架的拯救能力,使信徒藉承認與基督同死而得釋放。

  關於復興的危機,可簡單的概述如下:(一)藉著感覺或感官生命來行動生活,而非藉著屬靈生命的危機。(二)邪靈假冒聖靈工作的危機。因著有被感覺和感情可控制的危機,復興的危機是主要來自不可見世界的諸靈。那假冒者正留心地去假冒,把牠的工作插入神的工作中。在一九0五年威爾斯大復興的高潮中,事實已經一再顯明確是可能在神開始一純淨的聖靈工作後,假冒的諸靈就摻雜進一種假冒,人卻無知地接受了。如此同樣的表顯繼續出現,但其來源未被察出。因此主要的危機是那些超然表顯的來源改變了,而信徒沒有知道。仇敵滲入一非常微小的「流」或「氣味」,雖然起初會分辨不出,但不久就會產生混亂和麻煩。

  看到了這主要的危險後,當我們為復興祈禱時,我們應當祈求神預備能幹而有屬靈裝備的人去引導和幫助祂的子民。那些曉得神的作為和仇敵的作為的信徒,他們真正蒙神裝備辨別諸靈的能力,就能夠當屬靈現象的來源改變時,立刻說出來。當在一聚會中屬靈的工作從純淨轉變為假冒時,這些人能夠分辨出來,並且知道如何去對付那些假冒的靈,如何去使聚會再次返回神的純流。這類情形曾經在威爾斯大復興發生多次,那些人看到領導者這樣分辨出諸靈的作工,就覺得驚奇。

  我記得有一次在英國

  一個說,會中,氣氛純淨如同水晶,當靈的感覺認識神時,就能感覺到氣氛。當神在大能中顯現時,就有一種感覺如同以西結所說的「極明亮的水晶」。這氣氛透明到似乎在堶悼籉騠P神不和諧的事物都是可厭而痛苦的。那時在場中有一個人起來祈禱,立刻就像有一泥濁的流倒進了聚會中,使聚會有一「濃濁」的感覺,那聖潔的神的同在的純淨而美麗的水晶般的感覺就離開了,那人是從屬魂的感官生命中而非從靈中禱告。

  那些具有這種敏銳的感覺知道甚麼屬靈甚麼屬魂,能夠藉著說話的聲音而分辨之,當信徒用「天然」的源頭時聲音就變成「金屬的」或「粗硬的」,但當他從靈中說話時,就有一溫柔優美的純淨的聲音。是的,所有來自神的靈的都是美麗的,沒有一樣是可厭的以致妳會退避之,故此你不要勉強自己去接受一些以為是屬於神,但你的靈是厭惡而退縮的。今天許多人被拖入假冒中,皆因他們不記得這點。讓我們對神的臨格有一正確的概念。當神顯現能力時你會預嘗天堂,這種天堂的臨在是藉你的靈而非你的魂(你的物理性的感官)所覺得的,「神是靈。那拜父的必須用心靈和真理來拜祂。」

  今天很多人對他們的真正屬靈狀況受欺騙,很多教會致力於感官性的表現,美麗的天然感情,悅耳的音樂和動聽的歌唱,但在永遠埵茯O沒有價值的。「神是靈,那拜祂的必須用心靈」。所有藉著安撫滿足魂的慾望的感官性的崇拜有何益處呢?卻缺乏了對神和祂的福音的真知識。但願我們都看見這個而使我們的敬拜神是在靈和真理堙C

  正如我們所見,復興的主要危機是當神開始用超然能力作工時,那假冒者就有了牠的機會。一位美國的作者稱這種宗教的諸靈為「高級的諸靈」,「在屬靈生命的高山上徘徊」,纏繞那些正在進入他們以前未知的屬靈境域的人。這些並非是粗野而可厭的靈,而是精巧而美麗的靈,是最需要畏避的。當保羅說撒但曾裝作「光明的天使」時,他是明白表示撒但能夠表現出好像光明,但牠本身是全部黑暗的。牠能帶來「一陣陣的閃光」和「光亮的流」,使一室生光,你能在這是出於仇敵時指述出來嗎?

  我們所有關於十字架的學習將裝備我們去面臨這些「危機」。故此如果我們渴望並祈求復興,我們必須要求神使我們能夠領會這些在復興來臨時使我們合乎祂用的真理。

  最後讓我們歸納一些如何引導帶進復興或在復興中的聚會的提示,復興的意思是神的靈在大能力中作工。這些提示是適合的,真正的復興是不能藉方法成功的。這些提示只表明如何在正確的情況與聖靈同工,使祂有充份的自由去作工。

  聖靈的流入與流出

  我們看見「復興」是聖靈流入重生了的人的靈並湧流出來的結果。聖靈浸或能力的裝備使靈的直覺敏銳起來,如果我們學會正確地閱讀這靈覺,它就會教導我們如何在引導聚會時與聖靈同工,不單是當祂經過我們自己的靈來活動,並且是當祂在別人的靈中活動之時。

  一、首先是聚會的領導人:領導人必須是神所選召,有聖靈能力的裝備。故此他必須是:

  (1)受了聖靈浸,知道靈的直覺,藉此知道在他堶悸爾t靈的心意,才能察出在別人堶悸瘋F。

  (2)能夠這樣領受聖靈引導的領導人,應該可以在任何時間當有需要時就講話,而不倚靠筆記或任何幫助記憶的東西。在聖靈的引導之下來帶領聚會,他要能夠「按照著聖靈所賜的口才」來講話,並能知道適當的時候和合宜的信息。

  (3)領導人必須永不讓聚會隨便鬆懈,要引導到底,儘管在外表上他似乎並未參與其中。

  我舉出一具體的例子來指出這個的重要性。有一次我觀看一個很大的聚會,一位在外地曾在復興中大大地使用的人正在帶領這聚會。他只說了幾句話語,然後把他的手錶放在桌子上,他就低頭祈禱,審慎的讓聚會自由發展,似乎自己毫不參與之。可以清楚看見他完全不控制聚會,即是他沒有繼續藉著守望和準備著去干預而暗中控制之。那結果是驚異的。當他「放開」之時,在那聚會的一部份中發出一難以形容的野蠻的大叫,作吁吁聲似乎很多毒蛇在那堙A又有一種哭泣聲好像風暴中風吹船纜的吼聲一般。那領導者並無試圖對付這個,以致不能再控制那聚會,它已完全失敗了,在這種氣氛中一點神的工作都不能做。這表示當神把一個聚會交給任何一個人,他就有責任去為神控制之,倚靠聖靈去直接堵塞任何撒但邪靈的進入,無人能假稱說那大叫是出於神。

  (4)領導人必須敏銳地留心注意聚會,在倚靠神中尋求分辨出何時公開地干預之,何時讓之自由,何時在唱詩中或祈禱中或信息中與神一同活動。

  二、第二是關乎聚會:如果在人群中沒有聖靈明顯的活動,則預定的程序表是沒有阻礙的。但當神的靈向領導人指示時,他就要隨時放下那「程序表」 除非聖靈確實在人群中作工,否則不應讓聚會自由進行。

  今日我們在祈禱會中就看見了這個。聖靈在掌權在作工,在那一小時的最後一段,所有的祈禱都是在靈堙A當聖靈掌權時,大家是「凝集」的,有「主流」的,沒有屬肉體的多餘的話。氣氛是很重要的。當神完全在控制時,你會發現聚會只需要領導人極少的引領。

  任何屬肉體的活動的入侵應該立刻對付之,這是藉著使會眾祈禱或領導人講話。永不要讓肉體去控制一個聚會,一刻鐘也不能容讓。領導人要注意如何制止之,藉一些聖靈所引導的行動來除去其果效。

  領導者應儆醒準備著去辨認出任何邪靈的顯現,因為當有任何屬神的活動時邪靈們是時刻想去滲進牠們自己的流。一位知道隨從靈而生活的領導人,藉著辨別諸靈而察出仇敵工作的剛出現的痕跡,他不需要告訴人們關於這些,而只要藉祈禱,或一些真理的信息,或在靈堣ㄔX聲的抵擋,他就能很快的除去她們的作為。

  聚會必須受控制

  三、第三是如何去使一個沉重的聚會得到釋放。 (1)藉著請求大家出聲的祈禱或表示出其需要來,而使所有在場的人的重擔都挪開。

  人們往往在進到聚會中帶著他們自己的麻煩的重擔,使他們的靈受阻受壓,以致不能對神敞開。領導人開始向他們說話,覺得他們「很硬」,但他們不是硬,而是有重擔壓著。如果首先使大家自由去在禱告中或請求別人代禱中把他們的重擔表達出來,則可釋放這聚會。

  (2)領導者應花時間去釋放這聚會,當除去重擔和壓力時,他會發覺很容易去傳講信息。

  (3)領導人自己應是得勝者,使他能夠提高那聚會,而不需倚靠別人去釋放自己。有時講者來到聚會中自己正有重擔,而盼望在聚會中得到靈感。但這並非神的方法,講者不應倚靠會眾的幫助,而應能改變其氣氛釋放聚會到自由。即是講者不應因缺乏祈禱和準備或自己的重擔而倚靠聚會來釋放自己。

  (4)講者雖然知道他所述說的真理正受黑暗勢力或會眾所反對,仍應照直講出,那麼聖靈就會作工,真理就掌管這聚會,勝過了撒但,否則說被牠控制。

  我們正在講述關於那有功效的能力的裝備,經過我們來作工去征服任何聚會的神的能力是有程度的,其奧秘是在乎那「麥子」的生命。因為當信徒深刻的浸入基督的死時,聖靈就湧流出來浸透那聚會,如同生命的河從神的寶座湧流出來溢滿了聚會。如果我們更深的學習神能的作工條件,我們就會知道無論我們已經知道神已經過我們作工多少,仍然可能有一更強更純的聖靈能力在我們的靈中。

  在任何情形中講者最好不要把「僵硬」的聚會歸咎於會眾的情況,而應看這「僵硬」是對他的十字架的更深的呼召,關乎與基督聯合的「麥子」的經歷。

  (5)所有在聚會中的人應知他們可自由參與,並且沒有時間限制。聚會應自由繼續下去直到神的靈顯明應結束之。這是復興的最大需求之一,但在環境上很難得到,以致很多時候當神的靈正作工到高峰時,就需要結束聚會。只有神能指示祂的僕人們如何應付這一點,願祂教導我們如何去在復興的能力中與祂同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