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信心的試煉(創十二)

麥敬道

  第六節:「亞伯蘭經過那地,到了示劍地方摩利橡樹那堙A那時迦南人住在那堙C」

  神應許之地有迦南人居住,定然叫亞伯拉罕作難,這也試煉他的信心、忍耐和盼望。他離開了吾珥和哈蘭,來到榮耀的神指示他之地。他遇到迦南人,不但如此,他還遇到 神:「耶和華向亞伯蘭顯現說:我要把這地賜給你的後裔。」(七節)這兩句話的相連是美妙的安排。 一方面題及「迦南人住在那地」,另一方面為免亞伯拉罕因著這些人而喪膽,耶和華 神顯現與他看,並應許那地永給他和他的子孫。所以亞伯拉罕不必掛慮迦南人,倒能放心依靠 神。這事給我們很大的教訓。迦南人居住那地,好比撒但的權勢;但我們可不必掛慮撒但的權勢使我們得不到產業。 神召我們,要我們覺察基督的大能領我們進住應許之地。以弗所書六章十二節:「因為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 神召我們進去,就是爭戰的地方。我們要懼怕嗎?不必。我們有得勝的基督,就必得勝有餘了。因此,我們不是容讓一顆畏懼的心,乃是栽植一顆敬拜的心。七至八節:「……亞伯蘭就在那堿隻V他顯現的耶和華築了一座壇。從那堨L又遷到伯特利東邊的山文搭帳棚。」壇和帳棚顯示亞伯拉罕有兩大特性;是一個敬拜 神的人和世上的客旅。這是何等蒙福的特性!在地上一無所有,在 神一切都有。亞伯拉罕雖無立錐之地,但他享受 神,以 神為滿足。

  然而,信心有試煉,也有回應。我們不要幻想,以為憑信心的人必走平坦的路 一帆風順。不。他蒙召後三翻四次遭遇風暴險阻;但 神的慈愛看顧他,引導他進深成熟,經歷 神的信實。天色常藍和風平浪靜的環境,使人不大認識 神的作為。啊,人的心何等容易看錯,以環境的平安取代 神的平安!當萬事都順意妥當時,我們的財產安全、事業騰達、兒女用人都聽命、家宅安舒、身壯力健,一切都順應己意。此情此境。我們更會錯以環境的平安,代替基督同在的平安。我們的主知道人會如此,所以祂常興起一些事,使我們從依賴環境轉而信靠祂。

  但是,我們又常以免遭試煉為判別路途正確的標準,這是大錯特錯。順服的路常叫肉身遭遇大試煉。亞伯拉罕在 神呼召他去的地方不但遇見迦南人,而且遇到饑荒。他應否因此看自己走錯路,到了不對之地呢?當然不應。人憑眼見判定是非,但信心並不如此。無疑,試煉是深切的,人的天性會困惑不解;但在信心而言,試煉是等閒輕省的。保羅蒙召,要去馬其頓,他首先碰著的是腓立比的捆鎖。這對沒有與 神交通的人來說,幾乎是全程的致命痛擊;但保羅從沒有質疑他的地位是否正確。他在如此境況中唱詩讚美 神,深信萬事要互相效力。腓立比的捆鎖是神慈愛的工具。若然他不到那堙A就沒有人傳福音給那堛漱H聽,魔鬼便阻止了福音傳到 神所揀選之人的耳中。

  亞伯拉罕面對饑荒,應可憑信心渡過。他正在 神為他預備的地方,明顯而言,他沒有接到離開那地的指示。迦南地的確有饑荒,而埃及正近便,可從那婸C糧,以解困厄。但是 神僕人的路仍然是正直的,寧可在迦南地挨餓,也不活在埃及享奢華;寧可在 神的路上受苦;也不在撒但的路上安逸偷閒;寧可貧窮與基督同在,勝於在富足中失去 神。十六節:「亞伯蘭得了許多牛羊、駱駝、公驢、母驢、僕婢。」屬血氣的人必以亞伯拉罕下埃及的路為正確。奧!那堥S有壇,他不能與 神相交;埃及不是 神同在的地方。他下到那堛熒l失,比他所獲取的要多呢!此理常在,因為我們失去與 神的相交,是不能補償的。人求免於短暫的困苦而得進巨富,他在順服的路上只會得不償失。

  我們能否說「阿門」呢!多少人為免於 神路上的試煉和操練,而滑倒在這現今邪惡世代的洪流中!他們的心靈何等貧乏、沉重灰暗呢!他們賺錢積財,求取世俗的喜悅,得地上「法老」的禮遇,在世人中名望顯赫。但是,這些可與在 神堛熙葝眲菑騅隉H可與在 神堛漪菪獢B內心的自由、純全無咎的良心、感恩敬拜的心靈、有力的見證和美好的事奉相題並論嗎?哀哉,很多人以為如此。這些無比的福分竟為區區安逸、影響和金錢而出賣了。

  基督徒讀者請小心,免得我們滑跌。我們的路雖窄仍安全,雖有時崎嶇仍能穩妥;我們是走在單純、全心全意順服的路上。我們當銳意謹慎,「要存清潔的良心 」,不可以別的代替。試煉來到時,我們不可轉向埃及,倒要等候 神;以致試煉驗明我們的順服,而不是我們的跌倒。在世俗的誘惑來臨時,讓我們記著:「基督照我們父 神的旨意為我們的罪捨己,要救我們脫離這罪惡的世代。」(加一:4。)基督既這樣愛我們、為救我們脫離這世代而捨命十架,我們還能違背祂,回頭沾染祂所憎惡的罪嗎?斷乎不可。願全能的 神禁止我們。但願 神保守我們在祂的手中,在祂翅膀的蔭庇下,直至我們見主的真體,得以像祂,永遠與祂同在。

  羅得的跟隨(創十三)

  然而,對亞伯拉罕來說,他要面對更深的試煉,是比饑荒更嚴重的。更深的試煉來自同上路的羅得。這個同伴並不是行在個人信心的恩典能力之下,也不認識自己的本分。羅得從起初明顯是受亞伯拉罕的影響而上路,而不是憑他對 神的信心。這種情況很常見。只要我們追索 神百姓的歷史,就容易看到在 神的靈所喚起的偉大運動中,有些人只是附從者,他們本身並沒有這運動的能力。這些人會走一段路程,不是成為見證的重擔,就是成為主要的障礙。因此,對於亞伯拉罕,主原先召他離開本族,但他帶同本族的人上路。他拉阻延了他的行動,直至死亡把他挪去。羅得跟他走了一段路,直至「別樣的私慾」勝過他,他就全然失敗了。

  同樣的事,可在以色列人出埃及的偉大行動中察看到。其中;有閒雜的人跟著他們,造成很多損害、軟弱和痛苦。我們來讀民數記十一章四節:「他們中間的閒雜人大起貪慾的心,以色列人又哭號說:誰給我們肉喫呢?」早期教會也有同樣情況,不但如此,在古今每一次的復興中,很多人受著種種不是從 神來的影響。這些人遲早也會退後,尋求自己的出路。

  只有 神的事是常存的。我必須認識我和 神的關係,知道 神召我所站的地位,才能桓常不變,貫徹始終。跟著別人,我們只會走人的路。 神必賜恩,給我們有可走的路、可進之境、和當盡的本分。故此,我們必須知道 神的呼召和自己的職分,藉著 神的恩典,日復日的事奉祂,使榮耀歸給祂。不拘我們的職分大小,只管行上 神的托負就是了。無論我們有五千、或一千銀子,只要我們忠心的用,時刻仰望主,我們必聽到主一視同仁的稱讚:「好。」這話十分鼓舞。保羅、彼得、雅各和約翰,都有特別的職分和才能;我們亦同然,各人並不互相抵觸。木匠有鋸子、刨子、鎚子和鑿子,他會按需要而逐一使用。地上萬物各從其類,各有各的本分和作用,不互相仿效。自然世界既如此,屬靈世界就有更大的地界給眾信徒了。每一所房子都有不同型、不同大小的器皿,而主人則全數取用。

  因此,親愛的讀者,讓我們察看自己,是行在 神的影響下,還是人的影響下;我們的信心是根據人的智慧,還是 神的大能。又看看自己所行的,是因為別人這樣行,還是按著主的呼召而行;是憑信徒的榜樣和影響維持信仰,還是憑個人向 神的信心。這些是嚴肅的問題。享受在弟兄之中的交通,是我們的權利;但若然我們單靠弟兄們的支撐,我們必會裹足不前。同樣,若然我們離開本分,我們的工作會受制肘、沒有亮光、艱巨、格格不入。人很容易在自己的地位上,憑自己的才能行事。一切的虛假、僭越:仿效是極之可恥的。故此,雖然我們不是偉大,但願我們忠實;雖然我們不是出眾,但願我們真誠。人若不諳泳術,但下到水深之處,他必深陷於其中。船隻不能遠航、不能耐風浪,就是出了大海,也會折回,也會失航。羅得離開迦勒底的吾珥,但失落在所多瑪平原上。 神的召呼並未進入他的心,他也看不見 神的產業。讓我們細察這嚴肅的觀念!

  感謝 神!神的僕人有當行之路,路上有 神面光的引照,行在其上是我們的大喜樂。認識 神的人,必因 神所允賜約亮光而滿足。我們不常看到別處弟兄的臉,也不常與他們共處,因而常被人誤會;但這些事是免不了的。「那日」一切都要明顯。忠心的人可耐心等候那日,深知「那時各人要從 神那堭o著稱讚。」

  羅得離開的原因

  我們轉過來看,是甚麼特別的事,誘使羅得離開見證之路。在每一個人的人生歷程中,都會有危機。這些危機可從人所依憑的根據、所實踐的動力、和所鼓吹的目標看到。在羅得身上正有危機。他沒有死在哈蘭,但在所多瑪失落了。他失敗的表面原因,是他的牧人與亞伯拉罕的牧人相爭。但事實上,當人的眼目不專一,人的情感摻雜不純,他很容易碰到絆腳石。一次碰不到,第二次也碰到;不在這堙A也在那堙C換言之,人走錯路,不在乎表面的原因。真正的原因藏於內,外表觀察不到;這是在人心房密虛的私慾。私慾尋求世上的形式和喜好。對亞伯拉罕和羅得而言,牧人之間的爭執本很容易解決,不致造成屬靈的創傷。在亞伯拉罕來說,這是個機會,讓他顯出信心的美德和能力,並那憑信心而有的屬天地位。在羅得來說,這也是個機會,但是他所顯出的,是他那全然屬世的心。這次的相爭,羅得屬世的心表露無遺;而亞伯拉罕的信心,卻更上一層樓。

  在 神的教會中,也常有紛爭結黨的事,很多人因而絆倒了,回流到屬世的途上。這些人責怪紛爭結黨的事;但是,這些事是顯出人心的唯一方法,驗知人心的傾向。屬世的心既萌,人始終會走世界的路;問題的根既源自內心,責怪人和事的表現,並不能顯示人是否有高尚道德。當然,紛爭結黨的事,是十分可悲的。弟兄在迦南人和比利洗人面前相爭,是一件可悲、可恥的事。我們心中的話應是:「不可相爭,我求你,在你我之間,……因為我們是弟兄。」且看,亞伯拉罕為何不選擇所多瑪呢?為何相爭的事沒有催使他進入世界呢?為何這事沒有絆倒他呢?因為他站在 神那邊看此事。無疑,他的心本和羅得一樣,深受那滋潤的平原之吸引,但他沒有隨心所欲。他先讓羅得作選擇,然後讓 神為他作選擇。這就是屬天的智慧,是憑信心的人常作的。信心讓 神決定地上的產業,也護 神的美意成就,並滿足於 神所賜的分。就如詩篇十六篇六節說:「用繩量給我的地界,坐落在佳美之處;我的產業實在美好。」無論繩所量的如何,信心都看為美好之地,因為神親自量定地界。

  憑信心的人可以從容易讓憑眼見的人先作選擇。他會說:「你向左,我就向右;你向右,我就向左。」何等美善無私的心!何等高尚的品格!何等堅定的卻證!讓屬血氣的行血氣的路;讓屬血氣的經深思熟慮而先取其分;讓屬血氣的高傲飛翔。但屬血氣的人從來摸不到信心的富足,他們尋求一些與信心背道而馳的分。信心的富足,是屬血氣的人從未夢想、察驗過的。信心的方法,是行人看為不能行的。所以,信心完全穩妥,公正無私,並且讓屬血氣的人先作選擇。

  羅得的揀選

  羅得到底選擇甚麼呢?他選擇了所多瑪,就是那快要受審判之城。但他如何選上此地呢?為何作此選擇呢?因為他看外貌,不是看內在的情況和將來的結局。那地的內在的情況是邪惡,它的結局是審判,被硫磺與火所滅。有人說羅得全不知其情。也許他和亞伯拉罕都不知道,但 神知道。倘若羅得讓 神為他選擇產業,神必不為他選擇一處祂將要親自毀滅之地。羅得沒有如此行,就判定自己的結局。所多瑪不合 神之意,但合羅得之意。他的眼睛看重那滋潤的平原,心深受其吸引。於是,他朝著所多瑪支搭帳棚。這是屬血氣的選擇!保羅說:「因為底馬貪愛現今的世界,就離棄我。」(提後四:10)羅得離棄亞伯拉罕也是同一原由。他離開見證之地,進到審判之地。

  真正蒙召的人

  第十四至十五節:「羅得離別亞伯蘭以後,耶和華對亞伯蘭說:從你所在的地方,你舉目向東西南北觀看;凡你所看見的一切地,我都要賜給你和你的後裔,直到永遠。」相爭離別的事,除了令亞伯拉罕的屬靈情況受傷之外,還引領他進入屬天的原則中,為他帶來完全的救拔,加強他身心堛澈H心生活。再者,他的前途明朗過來了,另外,又得脫離同伴的死結和重擔。因此,這事為他效力,帶來豐盛的祝福。我們要謹記一件又嚴肅又勉勵的事,就是人始終找到當行的路。但人若沒有奉差遣而上路,終有一日會轉過來,重走舊路。相反,那些蒙 神呼召,又依靠神而活的人,能憑著 神的恩典而站立得住。他們的路,「好像黎明的光,越照越明,直到日午。」(箴四:18)
我們既如此看見,就自當謙卑,儆醒禱告。「所以自己以為站得穩的,須要謹慎,免得跌倒」,因為,實在「有在後的將要在前,有在前的將要在後。」(林前十:12;路十三:30)「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的原則,無論如何應用,都有其道德分量。有人英勇的駕著船,揚帆出海,四圍的人歡呼吶喊,祝他美滿航程。但是,航程上的暴風巨浪,礁石浮沙,危機四伏,情況完全改變。起程時滿懷希望,最後是災難一場。對於這點,我是指著事奉和見證的路而言,與基督永遠接納我們的問題無關。至於永生,我們感謝神!永生全不在乎我們,乃在乎主曾說:「我又賜給他們永生,他們永不滅亡;誰也不能從我手塈漭L們奪去。」(約十:28)我們不曾知道,很多基督徒初時看是蒙召去作特別的事奉見證 神,而過了一段日子後,便失敗跌倒嗎?無疑是大有人在。再者,有很多人初時承認一些特出的原則,但他們並不是按 神的教導而守著,也沒有在 神的同在下,仔細考慮其後果。以致其必然結局,就是在一段日子後,他們公然違背這些原則。

  這等事情十分可悲,要小心防範,免得 神信實的揀選被削弱,以致真理的仇敵說斥責的話。每人當直接從主接受呼召和使命。基督呼召來事奉祂的人,必蒙保守,因為基督從不遣自負其責的人入戰場。但我們若走在沒有差遣的路上,我們不但要認識自己的愚昧,而且愚昧終會顯示出來。

  但是,人不應以自己為原則的代表,或是一些特別的事奉和見證的必然事例。神禁止這些想法。這是人的非常愚昧和虛偽的自負。教師所要作的是陳明 神的話,僕人所要作的是陳明主的心意。我們全然領會和承認這事後,並在承擔建造工作和爭戰之前,我們必須常記著付代價的深切需要。只要我們在付代價上更加謹慎,我們中間就少有混亂和失敗的事。

  亞伯拉罕蒙 神呼召,從吾珥進迦南地,從此, 神在路上作他的引導。亞伯拉罕在哈蘭耽擱日子, 神等候他;他下到埃及, 神復興他;他需要指引, 神引導他;有相爭相分的事, 神照顧他。所以,亞伯拉罕只能說:「敬畏你投靠你的人,你為他們所積存的,在世人面前所施行的恩惠,是何等大呢!」在相爭的事上,他並沒有損失。他從前有帳棚和祭壇,今後也有。十八節:「亞伯蘭就搬了帳棚,來到希伯崙幔利的橡樹那堜~住,在那堿鬼C和華築了一座壇。」羅得選擇了所多瑪,但亞伯拉罕尋求屬乎 神的一切。所多瑪沒有祭壇,而斯多瑪人也從不敬拜 神,只愛世界的事,和按世上的喜好而行。雖然他們應有所尋求的,但他們尋得甚麼呢?他們的結局如何呢?看來,只有如此——「他將他們所求的賜給他們,卻使他們的心靈較弱。」(詩一百零六: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