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愛的淨化

加勒度

  很明顯的,神是為了使我們能愛而創造我們。難的是決定怎樣愛和愛什麼?

  我不以為「去愛一個受造物」是一種錯誤,也不相信這是與我們的目的相反。當然,「愛基督」更是我們的目標。因此我們應該愛受造物同時也愛創造者。但,為什麼基督的宗教傳統,常常把這兩種愛放在對立的地位,而且幾乎是愛了一個就不可能愛另一個。其中的原因,一定在我們身上,必定是我們的心再沒有能力去愛,就妤像一部生了鏽的機器,再不能好好操作一樣。

  心的變質

  心,帶著它所有的潛能,當它去愛一個受造物時,便很容易失去平衡。

  它把自己完全投到所愛的受造物身上,同時還要佔有對方。佔有就是殺戮。它是這樣熱烈的纏佔著一個受造物以致完全無視創造主的存在。

  更糟的是,因為它的纏擾,它所愛的對象就被它毀滅了。它毀了對方,使對方變成一個奴隸。最典型的例子是為性而愛,以及隨之而來的種種嫉妒和自私。這種愛有很大的暴力。另一穜典型的例子是所謂盲目的熱愛。專心一志的把自己放在一個對象上,以致失去了愛原有的平安寧靜以及對事情均衡的看法。失去愛的純潔。

  對於錢財的愛又怎樣呢?人因愛財而變成財物的奴隸又這樣呢?

  就是對工作的熱愛也可能必成一種危險,尤其是當它以一種德性為藉口時,危險更大。有多少農夫巳不能在主日休閒了,他們對物質和利息的迷戀,逼使他們不斷的走向田園。

  又有多少商人使他們自己的生活,變成地獄一般可怕。被他們機械化的職責所噬食。

  人爬得越高這情形就越壞。就是對研讀的熱愛,也儈使人變得令人難以置信的自私。研究的狂熱會使他們變得像黑洞堛漸桼々@樣的瘋狂和盲目。這種情形,清楚地顯示對受造物之愛是對創造之愛的阻礙。

  神的愛,本質是純澡,平衡和神聖的。任何被它所統御的人,必定生活在深刻的平安之中,對事物的看法有條理,並能了解自由的真諦。但神的愛進入人心後,也必須培育、栽種、修剪和施肥。而這位最不肯妥協,最一絲不苟的園丁,就是主自己。

  不過,最重要的是,這份愛必須淨化。

  淨化愛

  這是什麼意思:淨化愛?

  這就是將愛從感官知覺的束縛,從享樂的追求中襗放出來。換句話說,要使愛在我們內心自由成長。

  釋放這份神賜予的愛。在我們這受造物,這些不時甘心被罪惡的圈套所捕捉,被我們的自私所封閉的受造物來說,這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任務啊。

  罪惡可怕如是,然而,我們總不能很深切地體驗到它可怕的地方。這堙A我不單指富者的自私自利,只為他們自己堆積財富;不單指那些獨裁者,貪婪地吸進唯獨神方有資格接受的世人的敬拜。

  我更指那些好人,那些熱心好人的自私,和那些經過靈修鍛鍊,自我棄絕而在至高名的台前驕傲地宣誓接神職的人。「主,我和其他的人不一樣。」是的,在我們生命的某一個階段,我們竟如此大膽無恥的相信自己和其他人不同。自我欺騙最深刻的形式,亦即「自我中心」,對人最壞的控制,就是這種「靈修上的唯我主義」,這種最詭詐的唯我主義甚至利用虔誠和祈禱作它的收穫。

  這是對職事本身的一種侮辱,是一切追求聖潔的意願被倒轉過來;不是對被釘的基督的愛和效法而是欲求自我光榮。這不是愛而是唯我主義。

  我深信有大部份促使我們追求神的好意向,是這樣被毀壞的。人可以做到把自己奉猷給神,是基於唯我中心的動機。做傳教士,建醫院以及做種種慈善的工作,都可能出於這種動機。

  這種自我欺騙是無止境的。人一旦踏上這條路,就會一直溜滑下去。神必須用強力才能把我們搖醒。

  除此之外,再沒有別的辦法使我們開眼。這是非常痛苦的辦法。

  往往還不只此。災難、疾病、失望就像一群餓鷹,在這具可憐的,竟敢狂妄地說:「我和其他人不同」的屍體上,盤旋不去。

  當我們也和其他的人一般,呼喊、哭泣、恐懼,猶疑不決,甚至兇暴時,我們怎能肯定的說自己和其他人不同呢?正如可拉後裔的祈禱:

  「耶和華拯救我的 神阿,我晝夜在你面前呼籲。願我的禱告達到你面前,求你側耳聽我的呼求。因為我心媞﹞F患難。我的性命臨近陰間。

  我算和下玩的人同列,如同無力的人一樣。

  我被丟在死人中,好像被殺的人,躺在墳墓堙C他們是你不可記念的,與你隔絕了。

  你把我放在極深的坑堙A在黑暗地方,在深處。

  你的忿怒重壓我,你用一切的波浪困住我」 (詩八十八: 1~7 )

  這是愛的淨化。提煉之火暴露我們的赤裸。

  主祂自己,愛的木身,並不是沒有力量的。相反的,因為祂是愛,祂以最大的決斷行動。

  十字架的需要

  如果靈魂不通過十字架的形式使自己自由,它就永遠不能自由。為了救他,父自己對祂兒子的肉身,進行了一項非常的外科手術。沒有十字架,就沒有寬恕,這是不變的真理。這是一們奧秘,難懂,但事實如此。痛苦淨化愛;痛苦使愛變得真實、純淨。同時,痛苦也剔除那些不是真愛的雜質。它使愛從享樂的迷霧中解脫出來。它使愛成為一份禮物,自由地付出的禮物。

  當痛苦的浪潮從靈魂中逐漸退去以後,那剩下活著的部份,可算是正傕的部份了,當然這時不會有很多餘留下來的了。通常只是薄薄的一小片而已。但就在這一小片上,聖靈的鴿子會來憩息,會傾注祂的寵愛。這一小片,都歸為一個「是」字。從眼淚和焦慮中發出微弱的允諾,卻嚮應著瀕死的耶穌巨大有力的「是」。這一小片也歸化為一個赤子,再不想和主,和人有什麼爭論,但求安於父的親吻助佑之下。

  在這種情況下,靈魂才有能力接受這一份自由付出的愛。它終於進入神的智慧之中。這智慧,在人看來,常常是不合邏輯的。

  真愛的比喻

  就讓我們來談談新約中出名的有關真愛的比喻吧:

  「因為天國好像家主、清早去雇人,進他的葡萄園作工。和工人講定,一天一錢銀子,就打發他們進葡萄園去。 約在已初出去看見市上還有閒站的人。就對他們說:「你們也進葡萄園去,所當給的,我必給你們。」他們也進去了。約在午正和申初又出去,也是這樣行。約在酉初出去,看見還有人站在那堙C就問他們說「你們為甚麼整天在這媔0萱O。」他們說:「因為沒有入雇我們」他說:「你們也進葡萄園去。」到了晚上,園主對管事的說:「叫工人都來,給他們工錢,從後來的起,到先來的為止。」約在酉初雇的人來了,各人得了一錢銀子。及至那先雇的來了,他們以為必要多得,誰知也是各得一錢。他們得了,就埋怨家主說:「我們整天勞苦受熱,那後來的只做了一小時。你竟叫他們和我們一樣縻。」家主回答其中的一人說「朋友,我不虧負你。你與我們講定的,不是一錢銀子嗎?拿你的走罷,我給那後來的和給你一樣,這是我願意的。我的東西難道不可隨我的意思用麼。因為我作好人,你就紅了眼麼。」這樣,那在後的將要在前,在前的將要在後了。(太二十: 1~16 )帶著「罪惡之眼」的我們,要了解這個比喻,的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任何人,如能在死前了解一點點,他就有福了,因為這表示,這時他的眼睛巳能正視一切。因此,他可以進入自由的王國,進入一個真正的,無條件的,愛的王國。

  心靈的淨化

  有一個人所共知的說法:「如果把歐美富裕國家,為飲食過量的減肥治療和藥物所消耗的金錢,集合起來,就足以餵飽亞洲和非洲那些營養不良的飢民。」

  這表示人是貪婪的,包括智者,有文化的,有修養的,尤其是修習宗教的人士,最頑強的罪。

  關於近們問題,耶穌大概會這樣對我們說:「如果你在小事上不能忠心,誰會把大事托給你呢?」如果我們花物質的餐桌前,倘且這樣貪婪。那麼,對著對我們很有吸引力的屬靈桌子,我們的行為又會怎樣呢?

  實在不需要再重複了,我們是有病的人,不平衡,好聲色犬馬,敗壞。這堛滿u我們」是指我們何一個人。

  耶穌對我們裁判時這樣總結說:「你們都是邪惡(不好)的。」(太七: 11 英譯)

  在十字架上,他接著裁判我們說:「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路廿三: 34 )

  敗壞和瘋狂,我們無論在小事大事上都是這樣。我們因為吃得太多而消化不良,但卻讓我們的鄰居挨餓,這種情形,在我們的祈禱和屬靈生活上也是一樣的。

  不過,為了要防止我們屬靈上的消化不良,神會教我們一些極端的辦法:絕對的信賴,單純的仰望,去除對神屬情慾感官上的愛情的摯愛神。那些跨過靈修生活第一步的人,把自己投入祈禱及與神交通聯合的奮鬥之中,往往會被這條路上的乾怙所驚嚇。

  他越往前走,圍著他的黑暗就越加深。他越繼續下去,四周的一切就變得越苦澀,越乾燥無味。他只能從回憶取得安慰,過去主似乎曾使他的靈修道路較現在易走。

  有時他甚至要大喊:「主,如果再幫我一點點,就會有更多的人追隨你了。」

  但主並不聽從這樣的乞求;他不但小給予安慰,反而給煩悶。不給光明反給黑暗。因此就在那堙A在半途中,我們真不知是在往後退還是向前走。

  就是這個時候,真正的,劇烈的戰爭才開始。我們現在才意識到自己一無所值。在前一個階段,我們以為自己是捨己的,現在才知道這不過是自我中心而已。在錯誤的不顧一切,但追求成聖的極端思想下,我們以為自己知道怎樣祈禱,現在才發現連怎樣叫「父」都不會。我們過去深信自已是謙虛的,慈善的,服從的;現在才知逋驕傲已腐蝕了我們整個存在,一直腐蝕到最深的根堙C祈幬,人際關係,傳福音的工作,一切都因此而受挫折。

  但,我們得以向主交代--成績當然是很差,只有少數幾個特殊靈魂例外。他們一早就看到真正的問題之所在,早已步上正確的,艱苦的,謙虛和赤誠的靈修道路。

  這個靈修上乾枯的階段,通常在四十歲左右。這可說是我們一生中最偉大的一個所謂律法行為的時期,同時也是一們罪惡高漲的時期。生理上是人的更年期,是最危險的時期。「四十年之久,我厭煩那世代,說,這是心堸g糊的百姓,竟不曉得我的作為。」(詩九十五: 10 )

  就是這個時候,神決定把這些一直都躲在不真誠的煙幕後的人逼到牆邊,要他們面對自己。

  絕望、煩悶、消沉,這一切,尤其是犯罪的經驗,都在於逼使人發現他自己的真面目。他原來就是這樣貧乏、脆弱、軟弱的東西,是驕傲和狡猾的混合品,善變、懶惰和不合理。

  人這種悲慘的情況是沒底的,而神更決心要他把這個苦杯飲乾。

  即使一些人,在這們階段得到特別的恩典,僥倖不犯罪,他們也曾發現事實的真像,實際上是:神,人,罪三者的交織。

  靈魂現在開始意識到它其實一直都是像走鋼線的人似的,在鋼線上行走,下面是地獄的深淵,他實在不止千萬次應該落下去,而卻一次又一次被仁慈的神及時救起。靈魂犯過許多罪,而且可能犯任何罪,但這還不是最嚴重的。

  隱藏的己

  在罪的事實後面,深深埋藏的是最嚴重的錯誤,它比其他任何錯誤都大。它很少,可能從來也沒有,從一個單一的具體行動中突現出來,它總是隱藏在我們存在的最深處,浸淫著一灘劇毒,造成很大的損害。這個錯誤常常出現在最普通的行動上,絕少在個別的獨特的行動上顯示出來。正因為這樣,它比形諸於外的行動,更能損傷人心的素質。因為它是隱藏著,或是被掩飾著,除非是經過很長時期的觀察,否則我們就很難見到它。不過,它是在那堙A它的活動足以使我們覺知它的存在,同時也足以污損我們,而且比我們慣常所犯的小過失更沉重地壓在我們頭上。無疑的,我慣常犯的小罪如懶惰、懦弱、謊騙、虛榮等,都是難以擺脫的,而且還像一種氣氛一樣,密密包裹著我們,從我們每一個行動,甚至疏忽中冒出來。它們也是我們的負荷,也足以損害我們。但這些小罪,也只是這個最嚴重的錯誤的偽裝而已。到了默靜祈禱近一們階段,偽裝也到拆穿的時候,靈修上的遊戲也應該終上,人這才發現自已的無知無能。這一向隱藏的最嚴重的錯誤就是以為自己能知道些甚麼,能做些甚麼。現在,知道自己無知,人就是站在造物主與受造物之間斷溝的邊緣上。

  在這堙A人只能提起最高警覺生活,只能仰賴著既不可知也不可把握的恩典生活。

  這時,所有的方法,工具都已證明無效,每一條道路都行不逋。神不可穿透的黑夜包裹著我們。可怕的孤獨緊隨我們左右。但這一切都是必要的,而且不可避免的。

  每一句安慰的話,都像一個謊言,人這時相信神已經遺棄他。

  在這個非常痛苦的時期,儘管祈禱好像沙塵一樣的乾,但這時的祈禱最真而且最有力。

  靈魂在它的貧乏和痛苦之中和它的神說話,在它最無助,最卑微的情況下與神默對。

  言語變得少了,不流暢了。人這時歸於靜默。但這是祈禱的一大進步。靜默是沒有限制的,但每一個字卻有它的限制。靈修上的貪婪呢?這時還有嗎?

  啊,總是有的,它總在那堙A躲在錯誤的灰燼後面。不過,在這個階段,它已沒有這樣兇暴了,但它卻以更謹慎的姿態出現。

  神現在用祂的安慰來下預了。因為人不能在被遺棄的情況下生存。祂便以溫柔來鼓勵這個幾經劇戰的靈魂,而它也學會感恩地接受撫慰。不過,它現在已變得這樣的柔順,再不要求更多的撫慰。

  靈魂巳深深地了解它必須讓神帶領著,完全放棄自己,把自己交給它的救主。憑它自己,它甚麼事也不能做,但神能做一切。

  如它這時保持不動,在仰賴中緊緊拴繫在神的腳下,它會很快的發現事情是改變了,它是在進步之中,雖然仍然痛古不堪,但它已向著正確的方向前進。

  那是愛的方向--這種徹悟,像隨著黑暗之後而來的光明;像晨曦之後中午的大腸。

  讓神統理一切又有甚麼關係呢?

摘自:沙漠來信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