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聖靈掌管

豪威爾

  從美國回來之後,豪威爾回到老家定居,受到熱烈的歡迎。他沒有像其他兄弟一樣再去錫礦場上班,而在附近一哩外的山谷區煤礦場找到一份工作,這份在地下挖煤的工作暗無天日,是最艱苦的一種差事。

  靈命進深

  閒暇的時間他都參與大復興中的活動,那些服事主的人都普遍地意識到他們在屬靈方面需要更長進。一九 0 六年間,一大群人決定在夏季某個休假的一週堙A參加藍諾德地區的培靈會,以特別的方式尋求主,那個聚會是威爾斯的英國開西聚會( English Keswick convention )的延伸,後者一貫探討的主題是追求靈命的進深。對豪威爾來說,在他重生之後,這是對他最有革命性影響的一次聚會。

  在豪威爾決定參加那個培靈會之後不久,他到布利南曼去聚會,遇到一個年輕的婦女,在誦讀羅馬書八章廿六至卅節。她讀得很慢,所以每一個字都敲進了豪威爾的心坎上:「豫先所定下的人……稱他們為義……叫他們得榮耀。」豪威爾一邊傾聽,一邊對自己說:「我知道我在上帝的預知中是豫先所定下蒙召的人,且已被稱為義,但是我是否已得著榮耀了?」這個問題時常困擾他,他在心中反覆思想:「得榮耀足什麼意思呢?」

  兩天後,在往藍諾德的火車上,他仍在思索前述的問題,忽然聽到一個聲音對他說:「等你回去以後,你會是一個新造的人。」「可是我已經是個新造的人了「」他爭辯說。那聲音回答說:「不,你還是個幼兒。」車廂堥銗L人都在唱著大復興的新歌「榮耀頌」,但豪威爾卻聽若未聞,在通道上來回踱步,只聽到那聲音不住地在耳際縈繞:「你會成為一個新造的人。」

  聚會的第一天早晨,講員是伊凡·霍普金牧師( Rev. Evan Hopkins ),他可能算是開西堷育出的最偉大的一位關於聖靈堨糽R的解經家,他論到以弗所書二章一至六節:「便叫我們與基督一同活過來……又叫我們與基督耶穌一同復活,一同坐在天上」的含意時,指出:在復活後對門徒顯現的,正是那位升天的主,但當聖靈降臨,祂啟示的是那位被高舉、得榮、坐在天父寶座石邊的主。霍普金說到這堙A就向在座的人提出一個問題:「你是否已與基督一同活過來?你是否已和基督一同復活並坐在天上?」豪威爾在心埵^答說:「是的,我知道我已經從罪中活過來,但是我還沒有與基督一同復活、升天,得到那屬天的大能。」當他心埵p此說的那一剎那,立刻看見了那榮耀的主,「我好像真的看見了釘十架的基督,那從死奡_活的基督,和那位榮耀的基督。那個在火車上對我說話的聲音再度響起,他說:「你願意和祂同坐寶座嗎?那兒已為你預備了地方。」於是我看見自己和主一同復活。現在我終於知道什麼叫做「得榮耀」。像約翰在拔摩海島上一樣,我看見了主,我也像當年使徒保羅一樣,眼前一陣昏黑。此時我才知道:原來當祂要向人顯明一件事時,他會十分清楚地顯示,絕不會讓人以為那是幻覺。那一夜,我一直在上帝和榮耀的救主同在堶情C那種情境,世上沒有一句合適的言語可以形容。我看見人像樹一樹走來走去。」

  第二天早上,霍普金談到有關聖靈的事。他清楚地解檡說,聖靈也有位格,與救主一樣,擁有所有有位格的特性。祂有智慧,有愛,有自己的意志。因為有位格,所以在祂住進一個人心中之前,他必須完全得著這個人。豪威爾說:「他說到這堙A聖靈即向我顯現,於是我才明瞭,原來前一天向我說話的聲音就是聖靈,祂並帶領我進入華美榮耀之地,那地是凡人的眼睛永遠無法看見的。在此之前,我從來不知道原來聖靈和救主一樣,有位恪,而且祂必須住進血肉之體內。事實上教會對救主的認識遠超過對聖靈的認識,但前者在世上僅卅三年,後者卻已降臨近兩千年。過去我總以為聖靈只是在聚會中發揮影響力,大部分在大復興時代決志的信徒都和我有同樣的想法。我沒想到其實聖靈要住在人身內,就像救主在世時也曾有人的形體一樣。」

  與聖靈相遇

  對豪威爾而言,與聖靈相遇的經驗,就像多年前與主相遇那種經驗一樣真實。「我件聖靈如同沒有血肉之軀的一位人,對我說:『如同救主曾有一個軀體,我也同樣要住在信徒中已蒙潔淨的殿堙C我有位格,我是神,我來要求你把身體給我,讓我藉著它做工。我需要一個身體成為我的殿(參林前六 19 ),這個身體必須毫無保留地屬於我,因為兩個意志不同的人不能住在同一個身體堶情C你可願意將身體獻給我(參羅十二 1 ),但若是我進入你的身體,我是以上帝的身分進來,你的自我必須出去(參西三 2~3 ),我不能將自己與你的老我混合。』」

  祂說得很清楚,祂說祂不會來分享我的老生命。我知道若我願將身體獻上,供祂居住,祂會賜我極大的榮耀,可是我心中仍眷戀著許多事物,而且我知道祂不會允許我保留任何一樣。祂所帶來的改變,將是顯而易見的。我墮落的本性將與基督同釘十架,聖靈會以祂自己的生命和性情取代我的本性。」

  這是一種無條件的降服。豪威爾離開聚會的場所,來到空壙的地力,在那堨L自心底發出呼喊,因為他說:「我好像站在被告席的囚犯,剛被宣判了死刑。老我巳在我的身中生存了二十六年,我豈能輕易地放棄這樣的生命?誰能在一個小時之內,就將他的生命託付給另一個人?若死是這麼容易的一件事,為什縻人在面臨死亡時都要做垂死的掙扎?我知道唯一合適老我去的地方就是十字架,保羅在羅馬書六章說得很清楚。但這事一旦成真,就永遠無可挽回了。我可不能決定得太匆促,我是打算要獻身,可是想到要付這縻重的代價,真是不容易下定決心啊!我連著哭泣了好幾天,瘦了 七磅,只因我看見聖靈提出的要求是那麼難答應。我多希望我不曾看見祂!祂提醒我一件事,就是祂只是來要我兌現過去向主許下的承諾,全部的承諾,不是一部分。既然主已為我死。我也必需在主埵漱F,我知道我的新生命將屬於祂,不再屬我。三年來這個念頭清晰地在我心中,如今祂來收取那原已屬於祂的,而我知唯有聖靈可以像救主一樣在我身上居住。祂告訴我的一切事都很吸引我,但我仍對自己會失去什縻存疑。所以我沒有倉促地下決定,祂也並不要求我立刻決定。」

  這個決定足足耗費了五天的時間,整整五天與上帝獨處。他說:「像以賽亞一樣,我看見了上帝的聖潔,見了祂之後,我就看見了自己敗壞的本相。我看到的不是罪,而是因墮落而敗壞的本性。我從堥鴠~都是敗壞的,所以我知我需要被潔淨。我看見聖靈和我中間的差距,就像光明和黑暗一樣。」

  他繼續說:「再沒有任何事,比那一週我所經歷過的更真實了,聖靈依然不停地與我打交道,將我本性的根源顯明給我看,讓我知道我要從根本上改變。我的罪已蒙赦免,所以祂所對付的並不是罪,祂對付的是我的老我-從人類墮落之後就出現在人性中。祂不要表面的降服。祂探觸我本性中的每一部分,要我無情地決定與之斷絕。在我同意之前,祂無法除去任何一部分。在我決定放棄老我的某部份之後,我就得到潔淨(參賽六 5~7 ),再也不會去觸及老我的那個部份了。我並不止是口頭上說我被潔淨了,而事實上老我仍存在;我乃是真正地被聖靈掌管,與老我一刀兩斷。這樣的交戰日復一日,聖靈像上帝一樣進入我的身體。我仍要過一個『人』的生活,然而,凡人可做的,我卻不盡可做。」

  全然獻上

  這個「藍諾德經驗」原是個危機,隨後而來的則是成聖的過程(請看十四章豪威爾自己的見證)。在那個過程中。聖靈本著他第一步的降服,逐漸以神的性情取代了人的本性(見彼得後書一章四節)。最初,因為貪愛金錢,這個「萬惡的根源」把豪威爾帶至美國。而主告訴他,祂要把他那戀慕金錢的本性,想擁有財富的野心除去。豪威爾說:「我必須重新思考這事的意義,此後金錢對我來說,就像對施洗約翰和主耶穌自己一樣,再也無用處了。在我重生時,就已把此對付到某個程度,但現在聖靈要把它在我心中連根拔除。」這樣的抗衡持續了一整天,到了晚上,他對金錢的態度終於徹底地改變了。

  緊接著他必須面對一個殘酷的事實-以後他再沒有權利自己決定要否安頓一個家。「我知道我再也無法將生命託付一個人,僅為那一個人而活。救主並不是把祂的生命和關懷全部放在一個人身上,乃是給予全體失喪的人類,聖靈亦然。聖靈花了很多時間讓我認清這個挑戰:祂要藉我過一個為全世界奉獻的生活,而我是否也願意?」

  還有一些事需要對付,其中也包括他的「野心」。如果聖靈要進來,則野心怎能存在?主啟示他明白這個道理的方法是告訴他:如果他要在一個城媮|行培靈會,在該地碰巧也有另一場培靈會,這兩場培靈會的時間發生衝突,最好只舉辦一場,那縻最後該取消或延後的培靈會,必須是他辦的那一場。又,假設他和另外一個人同時應徵一個工作,那縻主要他退讓,使他人獲得那個職位。再者,若是他可以賺到一天十二先令的工資,另外一個有家室的人賺的卻比他少得多,聖靈就會要他把工作讓給那人。藉著告訴他諸如此類的事情,便他明瞭聖靈如何願意設身處地擔當他人的重擔,並為他人受苦。終於,他回答說:「我也願意。」

  在第五天,主開始對付他注重名聲的虛榮心。當他思想聖經上一些被聖靈充滿的人,尤其是施洗約翰時,主的話題臨到他:「我也可以在你身上,使你活出和施洗約翰一樣的生命。」那是一個以駱駝皮裹身,在曠野中居住的生活!雖然在現代,已經不會有那種生活,但他要過的,是同樣清苦的日子,所以他必須認真地決定是否要走上這條路。「如果我的生命在你堶惇△菕A你要過怎樣的生活都由我決定,你毫無選擇的權利。」主的話如此說。救主如何被人厭棄、欺壓,他也得準備接受同樣的待遇。

  週五晚上,所有的問題都必須提出答案了。他很清楚主開給他的條件,就是在永恆的賞賜和短暫的生命中選擇一項。聖靈為他把這些問題歸納出一個結論:「今後無論如何我都不許你再為自己著想分毫,我在你堶惇△菕A是要使你的生命百分之百為他人而活。救主在世上時如何為世人捨己,同樣地,你也必須如此,不能保存一點點為自己的私心。現在,請問,你願意過這樣的日子嗎?」祂要求一個最後的答覆。

  那夜一個朋友對他說:「如果我們中間有些人在聚會結束後獻身,你能不能告訴我們,你在主基督面前的光景是怎樣的?」於是聖靈立刻質問他:「你看你怎縻辦?你已經看到其他獻身者的光景,而你卻仍未達到那層境界。我已和你交涉了五天,今天晚上六點以前你一定要做個決定。記住,你的私慾一定要全部放棄。我絕不會讓你腳踏兩條船。我命你往何處,你就得往何處;我命你做何事,你就得做何事。」這是場神意與人意的爭戰,面臨決勝負的最後關頭。

  最後關頭

  豪威爾繼續說:「我要求祂再多給我一點時間,但祂說:『六點過一分都不行。』這話聽起來,如同一頭野獸撲到我身上。我說:「你給了我自由意志,現在卻又強迫我放棄。」祂回答說:「我沒有強迫你,三年來,你不是一直說你活著已不再是為你自己,你願意把生命交託給主,完全奉獻給主,就像主把祂自己為你捨了一樣?」聽到這話,我仆倒在地,我想,我過去這種說法實在褻瀆了三位一體的真神。我對聖靈說:「很抱歉,我過去說那樣的話不是真心地。」聖靈又說。「你並沒有被強迫放棄你的意志,但六點鐘我會來聽聽你最後的決定,之後你再也沒有機會了。」這就是聖靈對我最後一次的呼召,是我最後一次的機會。我看見了寶座(啟示錄三章廿一節),也看見我那永恆的未來。於是我說:「請原諒我,我願意放下自我。」

  那個問題又再一次響起:「你真的願意嗎?。」那時離六點鐘還有十分鐘。我真的很想說我願意,可是我卻不能。如果你正在接受這樣的考驗,你的感觸會變得十分敏銳,於是我忽然領悟到一個道理:「沒有一個自我肯放棄它自己的。」又過了五分鐘。我實在好懼怕那最後的五分鐘,時鐘的每一聲滴答都重重敲在我心上。然後聖靈又說話了:「如果你無法使自己願意,你要不要我來幫助你?讓我使你變得心甘情願?」仇敵魔鬼輕輕地在我耳畔說:「小心!如果在你身邊另外有一個比你的自我更強的力量強使你甘願答應,那和你自己願意的結果是相同的。」正當我努力思索這句話的意義時,我抬頭看鐘,已經是差一分六點了。終於,我低下頭說:「主,我願意。」

  一個小時之內,神性中的第三位格來臨了。祂把希伯來書十章十九節的經文帶給他:「我們既因耶穌的血,得以坦然進入至聖所……。」豪威爾說:「於是,我立刻被領入屬靈的另一個境界,在那層聖幔中,聖父、聖子、聖靈一同居住。在那兒我聽見上帝親自對我說話,從此我便一直住在其中。聖靈進入我心之後,祂果然是「永遠地住在我堶情v(約十四 16 )。榮耀歸於主的寶血!」

  「上帝的恩典真是令人崇敬!祂為了救贖我們,甘願費盡心血。是祂幫助我捨棄自己的意志。在那一週堙A上帝向我要一些東西,我輕易地就答應了,因為這些東西都是我能控制的;可是當祂要我獻上自己並放下自己所有的意志時,我發現我做不到-直到祂助我一臂之力。」

  一位見證人告訴我們說:「那夜的小聚會真是美妙得無法用言語形容;上帝的榮耀降臨在會場中。豪威爾首先唱起:『寶血大權能……』接著會眾便一同唱和,整整唱了兩小時都未停止,然後從晚上九點起到凌晨兩點半之間,會場中只聽見聖靈在述說奇妙的事,高舉救主的名。」

  次日早晨當他醒來,他說:「我知道聖靈已進入我心,並要永遠居住在其內。那感覺正如同『祂帶我入筵宴所,以愛為旗在我以上。』(歌二 4 )接著而來的喜樂如潮水般湧來,真是美好得無法述說!」

  豪威爾本來不是一個慣於在公眾前開口的人,他生性沉靜、退縮;但是在聖靈進入他心中後,他的口舌不再笨拙,敢於放膽講道。那日早晨在營地中有一場讚美的聚會,約有一千個人參加,其中有兩百位左右的傳道人。豪威爾第一個見到的人,是他自己教會的牧師。他的出席,幾乎使豪威爾無法開口說話。然而在那個聚會中,豪威爾卻能勇敢地站在眾人面前,清楚而冷靜地告訴他們,他召聚他們來。乃是為了要向這些人見證一件事:當年在五旬節降臨在使徒身上的聖靈,今日已經進到他堶情A並且會助他達成同樣的使命。因為這個見證是這樣地奇妙,所以在那一個星期中,原先湧來要聆聽一位名講員證道的群眾中,有數以百計的人向豪威爾探詢聖靈進入他心中的經過。那情景,好像是主耶穌曾應許的活水江河所分泌出的第一道溪水,開始自聖靈內住的人身上湧流。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