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大搬家

黃安盈

  四年前,我和家人回去父母的家鄉-台港,探親。我從未去過台灣,我也不喜歡台灣。除了燠熱、髒亂,到處是人外,台灣的人並不很友善。到處你都可以看見惡言相向的吵架,超速的計程車,還有算不完的所謂「理髮廳」,在那堥k和女除了不理髮外,什麼事都做。

  停留在台灣約三星期中,我的父母遇到更生團契的創辦人。爸媽與他聊了一陣子後,他出其不意地說了一些話,令我的父母大吃一驚。他說:「你們知道,我年紀已大,不久就要退休了。這些日子來,我求神為我預備一個接棒人,我想你就是神所揀選,為我預備的人!」我的父母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住在美國十七年以後回台灣定居?

  在過去的年日堙A我的雙親在教會都有服事,他們也將自己奉獻給主。在與那位監獄福音創辦人談話後,爸媽同心禱告,尋求神的答案。漸漸地,他們深信神要呼召他們回台宣教。

  當他們告訴我要搬回台灣時,我差不多要瘋了。一想到要回到那可怕的地方住,我就受不了。我大叫「上帝感動你們,祂可沒有感動我!你們去,我要留在這裡!」我甚至認真地想說服他們送我去孤兒院。

  事後我才知道當時有許多教會的人都為我禱告,求主使我對回台灣不會那麼反感。(我猜他們多少可以感受到我不高興回台)透過他們的禱告,愈來我愈想搬去國外住了。我腦海中會浮現這樣的問題:新的學校會是什麼樣子的,什縻樣的學生在那裡上課?我們會有個什麼樣的新家?很快地,我竟等不及想快點去了。

  經過十小時的飛行,我們終於抵達台灣。我們找到了一間沒有冷氣的公寓(別忘了,那時台灣很熱),很少窗子,沒有廚房。這房子對一家四口來說,是太小了。我感到很失望。最大的一個房間跟我們加州家堛獐p房一樣大,小的房間與我們以前的浴室差不冬。(這屋以前租給報關行)

  更糟的是,我們抵台的笫一天,就在那個小臥室的牆壁上,見到一隻比我爸爸手掌還要大的黑蜘蛛。我們求神預備一個較適合我們住的房子。我偷偷地告訴神,不要再有蜘蛛。因著主的恩典,愛和神蹟,我們找到了一間有冷氣、二個臥室、一個小儲藏室,沒有蜘蛛的房子,而租金與前一個房子一樣。雖然現在住的這個房子比以前加州的房子約小四倍,我們仍是感謝主!

  在許多方面,搬回台灣實在是件掃興的事。因為光是我的兩腿被蚊子咬了四十個疤,就可以讓我捲鋪蓋逃回去。然而,上帝在台灣也顯明了祂無盡的愛。

  現在我上的台北美國學校,有許多學生抽煙,但並沒有吸毒的問題。去年夏天,我回加州見到許多以前我認識的人,現在變成吸毒的、喝酒的,或喜歡吃喝玩樂的浪蕩子(女)我以為吸毒、婚前性行為和酗酒的問題,美國遠比台灣嚴重得多。我體會到,主藉著讓我與父母返台這事,保護我,使我免除了一些可能的危險。祂也賜給我一對敬虔的基督徒父母。

  雖然有時候,我也會在心中吶喊「我真討厭這個地方」,但是,當我想到耶穌基督如何捨棄榮美天家,來到這個敗壞、邪惡的世界,為我們贖罪。祂曾抱怨過嗎?沒有!祂不顧自己,只顧念我們!我知道我不該發怨言,要多想及監獄那些未蒙拯救的靈魂,少想目己。就如使徒行傳廿: 24 說的:「我卻不以性命為念,也不看為寶貴,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從主耶穌所領受的職事,證明上帝恩惠的福音。」

  許馨潔譯

  註:本文係「更生團契」總幹事黃明鎮弟兄之大女兒所寫,曾刊登在美國教會少年雜誌上。特請黃師母翻成中文,供肢體分享。亦請為他們代禱,也為在台宣教士子女代禱。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