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十字架與黑暗的權勢

賓路易師母

  「神的兒子顯現出來,為要除滅魔鬼的作為。」(約壹三 8 」

  「塗抹了在律法上所寫攻擊我們有礙於我們的字據,把他撒去釘在十字架上。藉著他的身體顯明對執政的掌權的蔑挸,並公開的在他自己的拉格裡羞辱了他們。」(西二 14 、 15 另譯)

  在這段經文裡又說出在加略山十字架上的基督工作的另一面。保羅對歌羅西人說:藉祂的死,將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擄來,顯明給眾人看,就仗著十字架誇勝。

  關於這些執政的掌權的,在以弗所六章裡說是「管轄這幽暗世界的」邪靈,或「屬靈氣 的惡魔」,是在空中的。

  以賽亞也特別說到十字架的得勝,他說憂患子「與強盛者均分擄物」;現在保羅也說基督在十字架上擄掠了執政掌權者,並勝過他們。

  在這裡我們又一次清楚的看到在加略所成就的一切,已經給予了在十字架復活一面的信息,聖徒不只要認識基督是替他們死了,並且也要認識他們是與基督一同死了,這樣他們纔能實際的進入保羅所說的屬天的境界,而活在靈裡,並靠聖靈而行。在這一境界有黑暗的勢力存在,牠們是屬靈的惡魔,是憑肉體血氣照世人樣子行的,人所不認識的。

  仇敵抵擋十架信息

  這就是為甚麼那管轄這幽暗世界的為著牠本身的利益,盡力使神的兒女不認識加略的雙重信息,免得他們的眼睛得開識透了魔鬼的詭計,並且明白了他們「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屬靈的惡魔爭戰。」(弗六 12 )

  仇敵的確在各方面抵擋十字架的信息,一切地獄的權勢更阻止信徒認識加略的得勝乃是勝過黑暗君王的。因為在十字架屬地的一面,詭詐的仇敵常想說服神的兒女以為牠並不存在,否則就特別誇大牠的能力,將人緊捆在罪裡,欺騙說在墳墓的那邊根本就沒有拯救。

  在事奉神的事上,基督徒常用屬肉體的兵器,所以不能有效的抵擋仇敵。有的人又活在熱心的計劃裡,盡其所能為主救人,但在背後和四周的惡魔和那看不見但卻是實際存在的邪靈,正在嗤笑各種屬肉體的兵器;對此牠是一無所懼的,魔鬼所怕的乃是把舊人釘在十字架上的神的兒女,藉著聖靈顯出的基督完成的工作的能力。

  因此我們不要希奇黑暗的君王那麼恨惡十字架;牠不惜用全力使十字架信息落空,把加略豐滿的意義向神兒女遮蔽,並叫人疑惑加略的能力。

  先知以賽亞預言到加略的人子要傾倒他的魂生命以至於死, 要與「強盛的均分擄物」。當人子在地上時,撒但普試探過他,想叫他轉離十字架。在曠野牠用萬國榮華叫主不去十字架,只要主向牠下拜,但主一直面向父的旨意,回答說:「當拜主你的神」,他棄絕那試探人的,轉向羞辱的十字架。

  後來那試探人的又藉著彼得的口說:「主啊,可憐你自己」,想要阻止主去受死,但主說:「撒但退我後面去罷,你是絆我腳的,因為你不體貼神的意思,只體貼人的意思。」(太十六 23 )

  阻擋神子去加略

  撒但一再想阻止神子去加略,牠有時藉眾人身上的鬼反對主,因為牠知道神的聖者能終止牠在人身上的能力。到末了,張爭逼近,仇敵要把主轉離十字架的詭計失敗了,就改用苦毒的煽動。當他受死的時刻將到時,指明他清楚知道他受死的目的,他不只為眾人贖罪,並且他也勝過地獄的權勢。「這世界的王要被趕出去,我若從地上被舉起來,就要吸引萬人來歸我。」(約十二 31 、 32 ),這是主對門徒說的話,預先告訴我們,一切神的能力都集中在加略,吸引人歸祂自己,救人脫離罪和魔鬼的掌權。

  主在晚餈時說:「這世界的王將到,牠在我裡面毫無所有。」(約十四 30 、 31 ),因為祂愛父,並遵父的旨意去十字架,祂將命傾倒,是祂自己樂意的,為要把神的羊從狼手中奪回來。

  黑暗的君王既不能使主離開十字架,就進入主的一個門徒裡,引他上十字架;魔鬼在晚餐時將賣主的意思放在猶大心裡,乃是當他受了主給他的餅之後撒但進入他的心,叫他快出去成全主仇敵的命令。

  哦!何等嚴肅的事,撒但要得著人來成功牠的計劃;正如神的聖靈尋找那些降服他的人成全神的旨意一樣。

  當主在客西馬尼園因為極其傷痛的原故,汗流如同血滴,害他的人將他捉拿解到公會時,他說:「現在卻是你們的時候,黑暗掌權了。」(路二十三 53 )從這時他被交在黑暗世界君王的手中,牠用盡方法在主身上施展能力,藉無法之人手,照他們的心意,「殺了那生命的主。」

  得勝的時刻

  「既將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擄來,明顯給眾人看,就藉十字架誇勝。」(西二: 15 )

  這是在神聖觀點來看加略悲劇的情形。在這一刻,在世人眼前,在世界君王面前,神的基督確是蒙羞失敗以至於死了;但就在這個時候,在神及天使天軍面前,乃是一切執政的掌權的蒙羞受辱,並被牠們所釘死的基督勝過了。

  保羅說這些執政的掌權的被明顯給眾人看,如同得勝者的擄物或戰利品一樣。這位得勝者乃是在得勝中在天使天軍面前率頜他們,林後三章十四節說:「常帥頜我們在基督裡誇勝」,基督常帶領那些被他的愛所征服,並歡然作了他死的戰利品的人誇勝。

  加略的得勝是何等一幅美好的圖畫顯在我們眼前,但今日在地上所顯出來的又是何等的不同!圍繞著十字架的悔慢的群眾很少知道在看不見的境界裡所有的得勝行列,惡魔已經被那得勝者公開的羞辱了。

  聖靈的見證

  「保惠師來要叫世人… 審判自己責備自己…… 審判是因這世界的王已經受了審判。」(約十六 11 )

  在十字架受難的前夕,主對門徒說,真理的靈要來住在他們裡面,並見證他,榮耀他。在十字架之前,主曾說:「這世界的王要被趕出去」,他死而復活之後,聖靈來見證說:「這世界的王已經受了審判」。

  神的兒子在加略的十字架上,已經完全勝過了地獄的權勢,並且賜下聖靈為叫世人相信祂的得勝,並見證神兒子的工作。神的兒女很少認識藉著十字架的死,他們的仇敵己經被制服了,也很少認識如何來對付那惡者的詭計,更少人能有分於十字架的得勝而與之爭戰。

  得勝者

  「弟兄勝過牠,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見證的道,他們雖至於死,也不愛惜性命。」(啟十二 11 )

  啟示錄這一章裡我們看見了在那看不見的世界裡的爭戰是怎樣進行的。無論它是否預見未來某一時間將要成的事,我們現在不必去管它。但至少有一件事是清楚的,就是生命的主與黑暗的君王在十字架上有次最後的爭戰。黑暗的君王己經不再能控制那些相信釘十字架的主人了,牠已經從牠的地位上被驅遂出去了。於是天上要有爭戰,大龍要被摔到地上來,並扔入火湖裡。大龍及其使者仍有相當的數目,雖然執政的掌權的已在十字架上被征服,但在榮耀的得勝和撒但被扔在火湖裡之間,尚有一段時間;在這段時間內,世人可藉此機會蒙恩,信徒可應用加略的得勝,來勝過已被征服的仇敵,那有分於得勝主的寶座的得勝者,要贏得冠冕。

  天上這個最後的爭戰,向我們啟示出來,給我們看見的是得勝的三重奧秘,和每一個得勝者勝過仇敵的方法:

  他們得勝,「是因羔羊的血」,這叫我們回到加略和基督的受苦。這些得勝者顯然是受十字架得勝的聖靈的教導,羔羊的血—死—是對付仇敵的兵器。

  同時還有,「見證的道」—不怕承認基督,並「雖至於死,也不愛惜性命」。他們不只善用十字架的能力對付仇敵,並且他們領受了主受死的靈,結果就活出釘十字架的生命來,藉著主的靈,勝過黑暗的君王。

  十字架是神所有兒女得勝之路,與主的死聯合,有分於他復活的生命,並與他同坐在諸天界裡,「遠超過」一切地獄中執政的掌權的。

  釘十字架

  「基督既在肉身受苦,你們也當將這樣的心志作 兵器。」(被前四: 1 )。

  仇敵已被征服了,為了應付爭戰,寶血的能力也 我們準備了,但如果我們不能更深認識釘十字架的主裡面的靈,在那攻擊我們的邪惡的勢力面前,就仍然不能有能力。

  彼得說:「基督既在肉身受苦,我們也當將這樣的心志作 兵器。」主在這惡性世揀選受苦的道路;他雖為萬有的主,卻取了奴僕的形像;他雖是人能的,寧願軟弱,凡事與人一樣;他雖是與神同等,卻成為人,自甘卑微;他揀選並遵行父的旨意,直到進入十字架的痛苦和羞辱裡。他一步一步更低的降卑自己,十字架對他不是一個道理,乃是他肉身受苦的實際經歷。

  神的兒女要以這樣的心志武裝自己,讓這心志在你裡面如同在基督裡面一樣。如果你揀選這個,那麼在十字架上他受死的靈就要分賜與你,你就能「與罪斷絕」(彼後四 1 ),不再活在天然人的喜好裡,乃要照著神的旨意而活。你如果這樣活著,別人自然要說你們是一班奇特的人,並毀謗你們;但你們若為基督受苦,你們要喜樂,因為 神那榮耀的靈常住在你們裡面;你們若 神受苦,神必因你們得榮耀(彼前四 14 )。如果我們要得勝,我們必須帶著耶穌釘十字架的靈,用羔羊的血作為得勝的兵器,並在經歷裡可以證明在加略,仇敵已被征服。

  神的全副軍裝

  「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就能抵擋魔鬼的詭計。並且成就了一切,還能站立得住。」(弗六 11 、 13 )

  保羅這樣將仇敵和我們在加略復活的一面所進入的爭戰活畫在我們的眼前說:「要靠著主,依賴祂的大能大力,作剛強的人。」這話表明信徒自己的能力必須先帶到盡頭,因為那些與主同死,同復活,同坐在諸天上的人,是已經穿上了新人。他們如何對付試探?他們已經與主同釘了,並且時時刻刻靠著祂的生命而活,就應當在主裡藉著衪的大能大力剛強起來,站在他們的立場上,抵擋「魔鬼的詭計」將仇敵從加略和主面前驅逐出去。

  「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摔跤)」(弗六「),屬靈的仇敵乃是用屬靈的方法攻擊屬靈的人,信徒是與看不見的仇敵爭戰;信徒若憑自己「爭戰」,是無益的,只有靠聖靈「站住」,不惜任何代價,降服在基督面前,不然就必會落在魔鬼的詭計裡。

  論到魔鬼的詭計,常是藉著人化裝而來。但一個活在主裡的人卻知道邪靈不只在那些悖逆之子裡面運行,並且也常藉著神的僕人作工。牠曾藉著彼得試探過神的兒子,又激動大衛不隨從神的命令而行。靠聖靈的能力,使裡面的人剛強起來,聖徒纔能真正成為神的戰士;並且能夠更多認識黑暗的權勢和空中掌權者的首頷,就是那常攻擊神兒女的源頭,牠也曾攻擊過約伯,牠還能使人在不知不覺中作為實現牠心意的工具。

  因此戰士保羅呼喊:「所以要拿超神所賜的全付軍裝」,基督已在十字架上勝過了仇敵,你們這些聯於衪的人,要拿起為你們準備好的全付軍裝來。基督曾不顧惜祂的性命為你得勝,你也應像衪一樣勝過仇敵,這樣纔能有分於祂的寶座。當信徒認識了加略的得勝,並要進入基督裡的時候,魔鬼要用一切的詭計來攻擊你;企圖將你從主那裡拖開,所以必須要穿上全副軍裝,纔能在磨難的日子站穩,若穿上全副軍裝,則可勝過魔鬼的一切詭計。「全副軍裝」就是基督自己,住在衪裡面就可勝過魔鬼全軍。

  當用真理當帶子束腰,不可有一件事在生活中違背真理;要用公義作護心鏡遮胸,絕不可不義,因衪喜愛公義,恨惡罪惡;要傳和平的福音,聽從聖靈,不留機會給魔鬼;用信心作籐牌,滅盡惡者的火箭;戴上救恩的頭盔,免得中了詭計,像夏娃一樣;將一切思想奪回,歸順基督;用聖靈的劍—神的話—防衛仇敵的攻擊。

  與主不斷的交通,靠著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你就能夠起來抵擋仇敵,靠著愛我們的主越發可以誇勝。要認識這戰爭的凶猛,一人會影準全軍,所以要為眾聖徒祈求,特別是在戰爭前線如保羅這樣的人。

  只有這樣的戰士,纔能在 主爭戰的日子站住,並要被差遣到前線去,穿戴光明的軍裝,在戰爭中贏得十字架的得勝,並能奉釘十字架死而復活主的名,行神蹟奇事。

摘自:各各他的十字架

回目錄 >>下一篇